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新生 八
  拍摄结束后,秦毅帮着韩哲收拾了一下片场,直到全部结束后两人才一起回到住处。

  韩哲满意地拍了拍秦毅的肩膀说:“虽然不知道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这么做却是对你有好处。别看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很不起眼,但是真要得罪了谁都够你喝一壶的。哪怕是负责订盒饭的,你要是得罪了他,人家给你的盒饭抽条你也没处说理去。尤其是一些二线三线的演员,仗着自己在电视前露了几回脸就对剧务组的人吆五喝六的,那种人长不了的,只要有机会,大家都会落井下石。你真不错,这明明不是你的工作,却留下来帮忙。我看他们对你印象都不错,这样一来,最起码你明天的盒饭分量肯定足。”

  秦毅:……你想多了,我是找不到住的地方等你而已。

  虽然是这么想,但秦毅也不乏这个意图,否则他完全可以在旁边看着等,又何必拖着本就疲惫不堪的身体去做体力活?他是从小太监一步步爬上去的,十分清楚往往有些时候真正的关键都在小人物身上。当年良妃娘娘家世雄厚,备受荣宠,对手下更是百般折磨。最后如何?秦毅绝不会告诉任何人,良妃失势时,有多少证据都是那些小太监小宫女招供的。他们心里恨,表面上虽不显,但暗地里搜集证据。皇宫里人多眼杂,只要有心,蛛丝马迹中都藏着足以让人抄家灭族的罪证。

  他要一步步登上高位,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他的踏板,绝不放过任何一个。

  韩哲对秦毅很满意,一开始听安芸描述只觉得他还是个认不清现实的大少爷,谁知相处下来人随和不说,还很有眼力见。相信用不了几天,他就能和剧组的人打成一片。这样的人就算没办法飞黄腾达,至少也会是一位人气稳定的二线演员。

  两人一起回了住处,是影视基地内的宾馆,绝对的高层。秦毅站在电梯中,异常的平静。

  “咦?你脸色有点不好,是不是不习惯这样的生活累到了?我一开始也这样慢慢就好了。”韩哲说。

  秦毅咬着牙默默点头,脸色依旧惨白。

  好在电梯速度很快,不到一分钟就到达目的地。秦毅稳着脚步跟着韩哲走回房间,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下电梯,发现自己安然无恙,不由得心中暗叹,当真是巧夺天工。

  大庆朝崇尚儒学,读书至上,将沉迷于奇技巧淫之人视为玩物丧志。殊不知这等技巧研究到至极,竟是如此便捷。

  走到门前,见韩哲拿出一张类似身份证□□的卡片在门手把附近放了一下,“滴”一声响,门开了。

  秦毅捏着衣兜里那张贴着“1103”的卡片,心道原来这便是钥匙。当时韩哲将这卡递给他时他还费解,怎么不给他钥匙呢?

  新世界,好似一切都离不开卡一般,却不知这小小卡片为何能有这么多用处。

  韩哲也不和秦毅客气,一进屋子跑进浴室先洗澡了。观察力强的秦毅第一时间便看见韩哲方才那张卡插在门边的一个凹槽中,上面写着“插卡取电”。

  电,电视、电灯、电热水器、电脑、电饭锅、电炒锅、取电。秦毅不是没听过电这词语,电闪雷鸣大庆朝也是懂的。只是那时被人们认为是雷公电母在作祟,现在“电”却普及至此。

  灯、热……换言之,电是类似于火,但却比火更加无形更加有用的一种……东西。

  秦毅不知道能源能量等词汇,但他精准地猜到电的用途。而且在他看来,天空中的雷电是危险的,火同样是双刃剑,那么电应该是一种比火更有用同时也更危险需要严谨控制的东西。

  韩哲洗澡时,秦毅一边观察着屋内所有的电器,一边认真思考。没有学过物理学的他,真的很难理解电这种能源。他只能艰难地利用自己已知的东西推测、分析,连询问旁人都做不到。

  韩哲顶着满脑袋沫子探出头来说:“帮我烧壶水!”

  秦毅:……

  他自己都用凉水泡面,并且喝了好几天的矿泉水,从哪儿给他烧水去?

  他当做没听见,打开电视追他的《婆媳冤家》。

  十分钟后韩哲从浴室里裹着浴巾出来,一股凉气袭来,差点把他吹回去。他抖着身体冲到床边,抓起一个遥控器对着空调滴滴几下后,迅速擦身体。

  “你怎么不开空调?不冷吗?”韩哲一边擦一边问。

  秦毅瞧了眼他手中的遥控器,平静说:“我没找到遥控器。”

  “大哥,空调遥控器和电视遥控器是放在一起的!”韩哲差点炸毛。

  秦毅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电视遥控器,继续平静说:“我以为这个就是空调遥控器。”

  韩哲看了下电视,抽了抽嘴角说:“所以你才一不小心看到《婆媳冤家》这种家庭妇女剧吗?”

  “不,”秦毅抬眼看他,依旧平静说,“我喜欢看这个。”

  韩哲:……

  两分钟后,韩哲拎着空空的热水壶问:“热水呢?”

  秦毅平静回答:“我没看见水壶。”

  “就在电视遥控器和空调遥控器旁边你没看见吗!”韩哲一脸悲愤。

  秦毅以不变应万变地平静回答:“你在浴室,我不好去接水。”

  韩哲一边进了浴室一边接水烧水,给秦毅做一套个标准的烧水动作后,才缓过口气来问:“你可以进去接水的,我不介意。”

  秦毅抬起头,这次终于眨了眨眼,一脸纯良地说:“我介意。”

  韩哲:……

  他刚刚,怎么突然有一瞬间觉得秦毅身上散发出惊人的魅力呢?眨眼睛那会儿?小心脏噗通噗通乱跳。

  他觉得自己一时间落了下风,必须找回场子来。视线在秦毅上三路下三路转了一圈后说:“不是吧,你这是害羞了,嫉妒了?我知道我器大活好身材棒,你不用自卑的,我不会因为这个鄙视你的。”

  秦毅站起身,脱下上衣,随意丢在床上,接着一个个慢慢地解开衬衣扣子,领口敞开,露出半个胸膛和性感的锁骨,这才弯了下嘴角说:“我介意是因为,我怕看到你器大活好身材棒,忍不住直接在浴室里把你办了。”

  他一边说,一边慢慢走向韩哲,韩哲一步步后退,最后被床绊住,倒在上面,秦毅也顺势压了上来。韩哲连忙用手抵住秦毅的胸膛,却因为衬衣扣子全部被解开而碰到了他炽热的皮肤。韩哲像烫到一样缩回手,抓过枕头挡在他们中间,这才喘口气说:“你、你、你不是我想的意思吧?”

  秦毅双臂支撑在床上,堪堪将韩哲环在怀中,他伸手摸了下韩哲的下巴,低头靠近他,极为暧昧地在他耳边道:“你想的什么意思?分桃?或是好男风,再或是……”

  “断袖之癖、龙阳之好!还有别告诉我你是GAY!”韩哲一个骨碌从床上滚了下来,蹲在地上瞪秦毅。

  “不是。”秦毅特别平静地起身,“我只是想洗澡而已。还有你身上比我身上暖和,我借借热气。”

  韩哲:……我去!

  “对了,”一只脚踏进浴室的秦毅突然回头说,“就算我两个小时不从浴室里出来,你也不用管,因为我虽然不是器大活好身体棒,但持久力还是勉勉强强的。尤其今天有……”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韩哲半/裸的身体,等韩哲一把抓住被子裹在身上后才微笑说:“你懂的。”

  韩哲:……尼玛他什么都不懂!

  因为一天的宫女装心情稍稍舒爽了的秦毅走进浴室,打开热水,开始默默调息。每日修炼内功调理身体是必须的功课,现在吃住全在剧组,基本没有个人空间。一天半个时辰的修炼,只能在浴室内进行了。

  好在他这功法不需要五心朝天盘膝而坐,只要心静气凝,什么姿势都无所谓。否则这等半透明的琉璃墙壁,一眼便看出他不是在洗澡。

  说起琉璃墙壁,这世界的琉璃当真神奇,只怕比石墙都要结实。

  秦毅很快收回思绪,开始静静调戏。

  而望着电视《婆媳冤家》发呆的韩哲许久后才回过神来,默默穿上睡衣把电视换成娱乐新闻,并唾弃有这种奇怪爱好的秦毅!

  一个半小时后。

  韩哲走到浴室门前,轻轻敲门问:“秦毅,我知道你……持久力让人羡慕,可是能不能速战速决。我……想借用一下卫生间呢。”

  刚刚调息好的秦毅微微一笑,故意说:“……嗯……你在外面……啊……我怎么可能……快起来……嗯……”

  尼玛这浴室里暧昧的声音是怎么回事!韩哲揉着脑袋差点疯掉。

  好在秦毅最后看在安芸的面子上放过了这个可怜虫,否则韩哲今晚都别想休息了。

  秦毅匆匆洗了个澡后便钻进被窝与韩哲一起看八卦新闻,主要内容是某个男星和某个女星绯闻了,某个大腕做了什么匿名慈善活动,某个女星喜得贵子不知何时复出,某个男星离婚了,某多个明星出现在多个活动上,男/女伴都是谁谁谁,某明星……

  都是些杂事,在秦毅看来完全不知所云。但他也清楚人们对这些消息的兴趣,每个人都会想要知道那些遥不可及的明星的真实面貌,尽管他们的所饰演的角色与他们本身并没有关系。

  这就是演艺圈,光鲜亮丽下是毫无隐私和空间的生活,以及荧幕背后的努力和黑暗。

  秦毅只是看了一天拍戏,就被导演的要求和演员的演技给吸引住了。他还记得王尧,第一次见面时本是个靠着他人生存的人,打扮得非男非女,妖气十足,拧着胯仿佛连路都不会走一般。

  然而今天,他脱下那贴身的紧身裤和闪亮亮的网眼衬衣,套上那件将军的战衣,整个人为之一变。

  战场上他血染黄土,敌众我寡之时抢过军旗屹立不倒,硬是凭借一身钢筋铁骨拼出个生机。然而衣锦还乡,面对的却是朝堂上无尽的阴谋和算计。他望着他忠心守护的君主,抖着双臂深深磕下一个带着血痕的头,面对家人的指责一脸悲怆。

  在秦毅看来,原本那种性格的人,能变成这副样子已经足够,偏偏导演还十分不满,说他演不出那种悲伤。

  秦毅想,换做是他,能够演出来吗?

  或许是可以的,毕竟他擅长作伪。他只会用表情用动作作伪,可是他无法用躯体用眼神诠释那种炙热之情,身至而心不至。

  他做不到。

  若是前日试镜的不是太监而是其他角色,只怕就算过得了要求低的导演一关,也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秦毅心中清楚,若是想要在演艺圈搏出个天地来,只是计谋策略是不行的,他缺少最基本的东西。

  其实,很多幕后老板也都不是会演戏的人,就算没有演技,不当演员,只要给秦毅熟悉这个世界的机会,他也能够慢慢地爬上来。潜水卧不住蛟龙,真正有能力之人,无论在何时都会闪光。

  可是他听到了自己心中的声音,他想要去演绎。那一日试镜后心中不为人知的悸动,那一夜电视机前沉默中的斗志,这一天摄影机前暗暗钦羡。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十岁时,被良妃折磨后那稚龄的孩子,握紧拳头望着那金銮殿,内心疯狂地嘶吼着想要得到。

  他想要站到高位,他想要演绎各种角色,磨砺自己,成为众人眼中独一无二的自己。

  他要成为娱乐圈中,最耀眼的一颗星。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