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第9章 蛰伏 二

第9章 蛰伏 二

  在演艺圈混个两三年,都是人精。但是人人都爱听好话,说好话也是一门艺术。说的太过,会让人觉得虚伪,说的太浅,会让人感觉不到。王尧也不算是新人了,吹捧的溜须拍马的糖衣炮弹的内含陷阱的话他听多到耳朵都快出茧子了。最初被夸奖时的飘忽感早就变成了警惕性,但凡有人夸他,他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这人特意接近我有什么目的?他是不是记者,下句话会是什么?

  很少有夸奖能让他那根警惕天线没有竖起来,直接听进心窝里。

  小姚更别提了,她虽然算不得老油条,但总归是比不上在高干圈中求生存的王尧,听见秦毅夸自己,乐得对他眨了下眼睛:“大叔,等下有时间我也给你画画,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巧手,绝对给你最美的享受。”

  这话秦毅爱听,他早就对化妆有特殊的兴趣了,真想知道自己这张脸画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化妆是门学问,要求化妆师有很强的感性,能通过对方的五官言语,找出最适合他的气质,再用化妆品将这种气质凸显出来。这也是有些演员无论怎么化清纯妆看起来还是很妖媚一样,有些天生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

  秦毅只淡淡夸了句就继续帮小姚做事,一点都不上赶着,小姚给他化妆那他很感谢,而小姚不化呢,他依旧帮忙,因为他本来也没什么目的。看见他这样小姚更坚定了要帮他化妆的心思,一句话说,秦毅这种态度激发了她的创作欲,不知道这种老好人在她的手下如何让人惊艳。

  王尧则是更加肯定了自己对秦毅的印象,话说这种人怎么就被萧景茂看上了?就算是缺父爱也不至于看上他吧,萧景茂那市长爹怎么看也不至于是这种温吞老好人的性格吧?

  补好妆见秦毅又被剧务组的人给叫住,跑到角落里整理今天换下不再需要的戏服。大部分戏服都是租借的,每天一定要好好清点整理,有损伤可是要赔钱的。

  下一场是女主和现太子未来皇帝的对戏,王尧闲着,就装着散步走到秦毅身边。瞧了一会儿后蹲下来搭话:“谁叫你帮忙你都帮,不怕别人看你老实欺负你?”

  秦毅将手头的戏服挂好才扭头对王尧笑了下:“我有时间就做呗,多做多学,吃亏是福。其实你没发现吗?我是在偷师,真有一天演员界混不下去了,我还可以混片场当剧务嘛,你看现在我做的多熟练,有些人想掌握其中的窍门都没机会,我占便宜了才对。”

  王尧默默扭头,萧景茂你到底是有多人渣才会想要对这种老好人出手啊!

  虽然被萧景茂包了几年得了不少便宜,但王尧还是不得不说那货真不是什么东西。兄弟女人敢抢,别人老婆敢上,未成年敢玩,特殊癖好敢试。他现在最怕萧景茂看什么新出的S/M片,他别墅地下室有一间大屋子,进去一次就得丢下半条命在那里。好几次第二天有通告都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王尧差点受不住诱惑去吸/毒,好在经纪人及时发现,把他骂醒了。

  后来王尧学聪明了,萧景茂找新人他一句话不说帮着脱衣服,萧景茂想玩刺激的他果断搬出天下影视公司的声誉来堵他。天影是萧景程的产业,也是萧景茂的提款机,他一般不拿天影的声誉开玩笑,选择签天影真是明智的选择。休假实在躲不掉时,他也能想办法给萧景茂灌酒,灌趴下他就松口气了。

  这些王尧都认了,左右是他自己想上位勾引萧景茂的,而他也得到了等价的回报。可是秦毅不一样啊,他什么都没做又是老实人一个,怎么就被那个人渣看上了呢?

  当然王尧不可能帮秦毅对抗萧景茂,他只是有感而发,兔死狐悲罢了。

  “对了,”秦毅一边整理戏服一边说,“昨天那场女主角差点被人卖到青楼的戏,你救出她的时候,总觉得情绪有点不对。剧本上写你那个时候对女主还处于欢喜冤家的感情阶段,在确定她没事之后,应该带着嘲讽却关心的语气。可是你昨天……怎么说呢,就是不对劲儿。”

  王尧愣了下,他自己记得,那场戏之前因为女主柳韵对他一副看不起趾高气扬的态度给刺激到了。拍摄时有些出戏,看到女主被卖到青楼还差点被用强时,心理想的却是都是婊/子,你就比我高尚到哪儿去?所以在后来说话时,语气中讽刺多了些,关心少了些。不过说完话他们又遇刺,他帮女主挡刀那一幕导演说表现很好,就直接过了,所以没有重拍。他没想到秦毅看出来了,还傻乎乎地直接提出来。难道他不知道人都不爱听批评吗?

  见他没有回答,秦毅带着歉意说:“抱歉,我自己演技也很烂,其实没资格评论什么的,导演都点头了,你演的一定很好。可是……你演的每一场戏我都有看,总觉得是你的话,能表现得更完美。”

  到这里秦毅其实就在阿谀奉承了,可是欲扬先抑的做法让王尧丝毫没有反感,还愣了一下。

  “你……一直在看我演戏?”王尧有些不相信地问。

  秦毅点点头:“你可能不知道,在拍这场戏之前,我只是一个混日子的人,对演戏也没有一点兴趣。就是那天试镜,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靠着关系走后门才得到这个角色的,也没有好好准备。我被逼看每个人试镜的人的表现,看到你的时候,觉得很佩服。”

  “哪里值得佩服?”王尧开始怀疑秦毅的意图了,那天他的表现糟透了,一点都达不到自己的要求。萧景茂在旁边坐着,他受到影响,完全没有演戏的感觉。

  “那天你身体不舒服吧?”秦毅认真说,“感觉动作很僵硬。但你还是按照导演要求狂奔,其实你只要演出想要追回女主那坚定的决心就可以,完全没必要那么做。我看了,很感动,所以,一直在看你。”

  “你对演戏这么认真,我要是不努力一些,就觉得好像在亵渎你的热情。”

  王尧呆了一会儿,这时上一场已经拍完,该轮到他上场了。他丢下一句“夸大其词”就跑去拍戏了,但要是平时他可不会说得这么僵硬,而是非常客气地谦虚应对。

  秦毅看着王尧的背影,一边整理戏服一边微微勾起唇角。看起来老实人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那么该走下一步棋了。

  还有……

  谁说偶像剧的台词又假又煽情又恶心的,依旧有人信不是吗?

  的确秦毅将萧景茂视为可利用的棋子,但并不代表他与王尧一定是敌对关系。他跟了萧景茂这么些年,对这小少爷的脾气一定了如指掌,便于他更好的利用这人。

  而秦毅为什么将萧景茂视为踏板,原因有三:第一他是秦毅现在唯一知道的纨绔子弟,出现下一个秦毅只怕也会想办法算计;第二萧景茂有个极有势力的哥哥,控制了萧景茂就代表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牵制萧景程;第三嘛……

  当然是因为萧景茂足够渣,利用起来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他虽然不是好人,但也羡慕好人,前生虽不是没害过忠良,但害佞臣时心情更舒畅一些。

  一边看拍戏一边将戏服整理好后,已经闲下来的小姚亮着眼睛将秦毅拽走了。她说到做到,偷偷挑了件华丽的长衫让秦毅穿上,接着开始为他化妆,力求将这个老好人划出一代奸佞的感觉。

  秦毅早就想试试化妆,便由着小姚折腾。只见小姚先将一堆水和稀泥一般的乳/色液体糊在自己脸上,据说是保护皮肤,避免因化妆品的副作用导致肌肤缺水什么的。

  小姚满脸放光地在秦毅脸上涂涂画画,嘴里时不时嘟囔着什么。偶尔离得远些看整体效果,中途还弄来一个假发给他带上,接着再一脸激动地继续化。

  秦毅感觉到她的动作很细致,一点点的描绘出他的容貌轮廓。

  许久后小姚长出一口气,倒退两步同时让秦毅随便摆个姿势,便望着秦毅的脸开始发呆了。她嘴巴微微张开,眼睛瞪圆,双手捂住两侧脸颊,脸有些红。

  身着长衫,秦毅不自觉地想要按照以前的步伐走路,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地,踏踏实实地走在路上。重心都在一条中线上,如果此时戴上头冠,冠上装饰几串铃铛,他走路时若是没有风,只怕连铃铛都不会响。

  走到化妆室的全身镜前,秦毅不自觉抬起头,像过去一般习惯性地以眼下余光看人。目空一切,狂妄地仿佛无人能入得他眼一般。

  镜子中,一个衣饰华贵,举止优雅的人走来。他的容貌还是那个秦毅,眉眼比平时棱角分明了些,凭空带上一丝凌厉。肤色较之之前白了些,神色间多了一些狠戾。唇线画的轻薄了些,嘴角不屑上翘,增添一份冷漠的薄情。

  安芸会劝秦毅进入演艺圈,是因为他本身外形就不错,过去的他看起来就像是教养极好的世家公子,即使后来窝囊了,也有一种颓废的美感。就算是厂督进入这个身体,因为隐忍,也没在气质上改变太多,只是将懦弱换成了老实。

  可是现在镜子前的人,是秦毅,却又不是秦毅。他一举一动都带着上位者的气息,深邃的眼中暗藏着杀机与无尽的野心。然而,他突然一笑,原本凌厉的眉眼柔和下来,过白的皮肤带上一丝血色,薄唇因为笑容变得温和些。就好似,冰川融化,月洒暗夜,让人沉迷这暗夜中的诱惑无法自拔。

  那是黑暗中的魔物,明明无法与白昼共存,却如星空般神秘诱人,能让人沉醉于那黑暗中不愿醒来。

  好似童话故事中的——

  恶魔。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