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第14章 蛰伏 七

第14章 蛰伏 七

  萧景茂的心思秦毅一清二楚,看着王尧那张不敢与他对视的脸,他眼睛虽然在笑,笑得也十分灿烂,心中更是得意,但这些都无法掩盖内心深处升起的一股邪火。

  安芸是他前生今世唯一认可的朋友,这个角色虽然一般,但那是安芸拼死拼活跑断了腿,弯折了腰帮他争取到的。王尧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打算笼络的第一人,秦毅想要打江山,手下缺不得人才,韩哲是一个,王尧是一个。王尧这边本应该颇有成效的进展,却在萧景茂的横插一杠上险些要断绝往来。

  秦毅转到王尧身前,看着他那张强撑出来的跋扈模样,眼睛却是要哭出来一般,邪火肆意,一把搂住了王尧,将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眼睛却是远远望着树荫下的萧景茂。

  秦毅个子不矮,足足有一米九的身高,论外形真是没的说。王尧还不到一米八,还有点瘦,被他这么抱着的感觉十分和谐,身材相当适合这个怀抱。远处抽烟的萧景茂没看到秦毅跑过来向自己点头哈腰,反倒来撬他的墙角,将烟头丢在地上狠狠踩了一下,向他们走过来。

  用余光看着走来的萧景茂,秦毅心中冷冷笑。萧景茂这次要是识相的把角色给他,日后在利用他之余,倒也能好好待他些。可这次他要是敢执迷不悟,秦毅不介意将萧景茂连皮带骨头都吞下去,将他调/教得连渣都不剩。前生刑房里,多少人到最后连哭都哭不出来了,秦毅完全不介意把那十八般花样都让萧景茂挨个尝上一遍。

  王尧在秦毅怀里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扭了扭身体挣扎出来,他知道萧景茂在旁边看,自己和秦毅这么抱在一起算什么事呢!

  他没挣扎几下秦毅就将人从怀里捞了出来,双手把住他的双肩,见萧景茂差不多走到地方能听进他们对话后,便用开朗的声音说:“我知道你担心我,但其实你完全不用这么想,以你的实力一定能得到这个角色。就是这角色对你帮助不大,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你这种敬业的决心,我以后也都要向你学习!”

  王尧:……

  他这是真圣父还是假圣父?怎么这么像真的呢真的呢……

  先入为主的观念,让王尧心中的天平渐渐偏向秦毅。

  这会已经走近听见他们谈话的萧景茂已经气得鼻子都歪了,他是让王尧提点一下秦毅,不是让这两位你好我好的!于是萧景茂在王尧身后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小妖儿,不介绍一下?”

  他一向叫王尧小妖儿,因为谐音一般人也听不出什么,只当是小名。王尧心里却吓了一跳,偷偷去看秦毅,不知为什么,他不希望秦毅看不起自己。不过这个时候,也不能隐瞒了,倒不如一次性叫秦毅看清楚自己的真面目,以后离他远些,省得被连累好了。

  王尧咬咬牙,搂住萧景茂的胳膊,一副亲密的样子说:“秦毅,这个是萧少,一直以来,对我照顾很多。前些日子我对他提起你,他说你也很有潜力,想看看你的实力,要是正有前途,萧少也想照顾照顾你呢~”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是人都明白什么意思了。安芸已经气得脸色发黑了,要不是知道冲撞萧景茂等于把秦毅的路堵死,安芸真的能冲上去给这两个贱人一人几十个巴掌!秦毅是什么人?从小被秦叔叔宠到大的孩子,几乎没接触过社会黑暗面,否则也不会经不起打击一蹶不振。安芸虽然能给秦毅讲解这些演艺圈的潜规则,也会鄙视秦毅老男人不会被人看上根本没前途,但内心深处从来没想过让秦毅走那条路。

  秦毅却是几人中最平静表情最阳光最积极向上的,他对萧景茂伸出手,热情但不谄媚地说:“我一直很佩服王尧的演技,萧少真的有眼光,被萧少看好是我的荣幸。”

  萧景茂一听这话眼睛亮了,这是识相的答应了?伸手握住秦毅的手,抓住就不放,手指不着痕迹地在秦毅掌心摩挲。

  秦毅没事人一般握够了就把手松开,并且不再看萧景茂,转头对王尧说:“过一会儿试镜,我期待你的演技。”

  说完和安芸一起去剧组报到领牌子等试镜,而萧景茂则是看着应付了一下就把自己当空气的秦毅的背影,一脸不可思议地问:“他什么意思?”

  王尧极为不屑地瞧了萧景茂一眼:“他什么意思都没有,单纯客套。”

  “说那么明白他耳朵聋啊!”萧景茂真是怒了,“他妈一个老得快进棺材根本没出路的男人,少爷我嫖他是他的荣幸!”

  王尧真是要吐了,他以前怎么没觉得萧景茂这么恶心啊!但专业素质极高的王尧还是说:“他这人我了解,老好人一个,傻得要死,吃亏都当成占便宜傻乐,怎么听明白咱们这些不上台面的交易,纯当公平竞争呢。我可说话,这角色我真不一定演的过他,林导选谁我不能决定。”

  王尧本来就不打算好好演戏,怎么可能演的过秦毅。看着秦毅对他一如既往,王尧心里松了口气,没看不起他真的很好,没听懂真的很好。

  “你演就行了,剩下的还用你管!就你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没我你一个片都接不到,除了G/V!”萧景茂不屑地看了王尧一眼,打算去看他们试镜,看导演的意思再决定要不要动手段。天影是娱乐圈的泰山北斗,就算再大牌的人也要卖萧景程个面子,林导不会为一个小角色得罪他的。

  这次电影的主角已经都决定好了,都是林导常用的老班底,上次电影他们一起火了起来,这部也不会放过。因此只差几个重要配角要选,幕后BOSS是第一个试镜,除了秦毅和王尧还有三个人竞争,都是经常饰演配角的人,秦毅倒是里面资历最差的一个。

  试镜很公开,几个人都坐在后排,一个个上前饰演。都是两场戏,一个老实木讷的样子,一个凶相毕露。

  秦毅被排在第四个上场,王尧是第五个,前三个演员都演的中规中矩,不好也不差,老实的样子都不错,可是凶起来那都是一样的,撕心裂肺地吼自己的心声,宣泄自己对世界的不满,世界对他的不公。林导几不可见地蹙眉,他想要的可不是这种效果。

  下一个秦毅上场,萧景茂和王尧都坐直了身体,目不转睛地看着。

  这部戏主角并不是警察,而是一个倒霉到家快揭不开锅的侦探,另外一位主角是一个倒霉的小贼,遭遇一场杀人案又没钱,只得找最便宜的侦探帮他,两人一起闹出很多笑话,误打误撞发现了真凶。

  试镜的第一场是在警察刚刚例行询问过后,郝建峰刚要离开,被粘死人的侦探缠住,问了几句话,没有新收获。

  秦毅上场时先是低着头,蠢蠢的样子,一米九的个子好像被他缩成一米七,鹌鹑状。可是这状态不到两秒钟,他就慢慢抬起头,凝视着刚才警察离开的地方,眼睛半眯,不让人看清他的眼神。

  剧本:侦探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随意地说:“兄弟,借个火儿。”

  突然他好像吓了一跳般耸肩,向自己左肩处望去,随后开口说:“我不抽烟。”

  这声音既不是那日试镜太监统领时阴狠清冷的声音,又不是平日里温和的声音,而是有些慢吞吞的,低落的,好像总在家被老婆孩子欺压的四五十岁大叔。

  剧本:“没火啊?那算了,对了,你知不知道XX平时都喜欢去哪儿啊?他常找你维护软件吧?”

  “刚才……问过了。”郝建峰的样子变得有些犹豫,好像很怕对方是坏人的样子,特别没出息。但是他的右手,私下握成拳,可以认为是不常与陌生人说话紧张的,也可以认为是……警惕。

  剧本:“是吗?说说嘛,这两天警察来来去去的,怎么回事啊?”

  郝建峰缩了缩肩膀,有点害怕的样子,摇摇头:“不知道,我就是修、修理软件。”

  剧本:“不是,你一点都不了解XX啊?你们一个业务部一个技术部,常接触吧?”

  郝建峰这次只是闭嘴摇头,很不想说话,缩着脖子,一脸没出息的样子,看得人巴不得抽他一巴掌。

  剧本中的侦探一无所获的走了,也没把这个不善交流的家伙放在心上。郝建峰却是把手塞进裤兜里,裤子的布料不时鼓起,他在用手抓自己的裤子,来回反复。

  第一场结束,林导点点头说:“第二场。”

  秦毅先是将身上那件大得过分的衬衫塞进裤子里,黑框眼镜摘下,凌乱地散落在脸庞挡住眼睛的头发拢起来,整齐地梳在头上,俨然一副精英的样子,哪有变态杀人狂的模样。

  这一场用到了道具,一个床,床上绑着个人体模型。郝建峰带上准备好的手套,坐在那人床边,不像前三个演员那样狂乱地指责那人的罪行,反而用带着手套的手摸了摸那人的脸说:“你和你的狗男人,将这些年和你老公一起努力赚的不动产股票现金,全都划在你姘头的账户上,让你的老公十几年来的努力化为飞灰,还背上一笔莫须有的债务,整个人颓废得要死,吃了安眠药。你说,你是不是有罪?”

  他的声音柔滑阴沉,就好像一条静静爬行中的毒蛇,在阴暗的角落中,等待致命的一击。

  郝建峰温柔地擦了擦模型的脸蛋,脸上带上一丝怜惜:“你哭了,是知道自己错了吧?呵呵,真是可惜,已经晚了。”

  那么温柔的声音,那么怜惜的表情。可是在下一秒,郝建峰的脸色突然狰狞起来,他拿起手上的刀,明晃晃一刀刀狠狠插/在模型身上,居然是先插/在身体上,无数下之后才用力插/进胸口拔出,直在心脏上刺了十数下才收手。

  他手上还拿着刀子,慢慢从床上爬下,手掌松开,刀子掉落,同时郝建峰发出可怕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他发狂一般大笑,可笑着笑着,却慢慢蹲下身,用手捂住脸,笑声好似变成呜咽声一般。

  就在众人以为他就要这样结束无法进行最后一句台词时,郝建峰的笑声停止了。他的手从脸上移开,脸上竟是一脸平静,他站起身,走到床前,看着被自己弄得千疮百孔的尸体,笑了。

  那是一脸陶醉,从内心深处无比享受的笑容,面对杀戮时让人无法理解的发自肺腑的愉悦——

  “我是神,制裁之神。”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