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第15章 蛰伏 八

第15章 蛰伏 八

  震撼,这是秦毅的表演给人的感觉。老实木讷与疯狂变态明明是两种极端的反差,但在秦毅身上,却得到了完美的统一。

  当然这并不是说前几个人的表演就没有统一感了,其实他们所饰演的郝建峰也很协调,打他们第二幕的表现却都只是老实人发飙一般宣泄怒吼,其实也挑不出错来。可是他们都忽略了两点,第一,郝建峰是个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患者;第二,郝建峰智商高达一百八,能够将警方玩的团团转。

  这两点注定了郝建峰虽然平时自闭,对社会不满,但他绝对不是一个会窝囊大吼宣泄的人,他完美的作案手法,证明他对自己的举动十分享受。郝建峰是这部以搞笑为主的电影中唯一刺激人心的一幕,也是电影的高/潮和升华,从某种程度来讲,他与主角的重要性相差无几。

  只有秦毅的表演才真正诠释了剧本上郝建峰这个人,给予人物骨血的是剧本是人物设定,而真正赋予人物灵魂的,是演员。

  只有秦毅的表演,才真正配得上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才配得上一部电影的幕后BOSS。

  林导松了口气,李强是他的老朋友,他相信他的眼光,但在李强描述中,秦毅的另一面只是有气势,并没有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惊悚感,他怕秦毅达不到自己心目中的要求。可是现在,他是真的认可了李强的话,这个人,前景很可观。

  看了秦毅的表演,他甚至不想再去看最后一个人的表现了,因为在他心中,再不会有人比秦毅表现得更完美,再冲击的展现也比不上方才那种感觉震撼人心。

  可是不行,这个人,是萧景茂带来的。林导心中突然有些难过,他是不是真的要放弃这个人才,违心选择另外一个人。

  王尧心里难受得不行,他之前只是给秦毅讲了一下郝建峰的人物性格,他为了拍戏特意去学过心理学才会理解的这么透彻,但是他不一定能够表现出来。秦毅的表演让他惊艳,尽管是那么狰狞可怕扭曲变态,但是能将这样一个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丝毫不顾自己的形象,这证明秦毅对演绎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与认真。

  他真的要用那不入流的手段去抢夺这个角色吗?

  众人心中都很复杂,殊不知这里最纠结的,反倒是萧景茂。

  萧景茂看不起王尧的演技不是因为他看不起演员这个职业,而是因为他见过最巅峰的演技——影帝萧景程。

  萧景程是娱乐圈一个传奇,他十六岁从去军队的火车上跳下来,跑到北影去报名,气得萧老红军差点没打断他的腿,家里更是断绝了萧景程的银子,完全没有背景的他一个人在北京打拼。没有学费,他夜晚跑到片场一场场做群众演员,学习别人的演技,顺便转去赚取自己的生活费。没有背景,他无数次败在潜规则下,却依然努力磨练自己的演技。

  现年三十六岁娱乐界的泰山北斗,曾多少次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那份对军人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的自尊多少次被人踩在脚下。

  然而他成功了,不靠家里丝毫背景,全凭自己的拼搏成功了。二十年后的今天,他是娱乐圈中最闪亮的一颗星,没有人能动摇他在影视界的地位。

  萧景茂就是看着萧景程的电影长大的,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更加看不起现在演艺圈里凭借潜规则上位却又没多少实力的人。没有人比得上萧景程,那样全心全意地热爱演艺事业。

  可是现在呢?他看到了秦毅,足足两次试镜,两次都是反派角色,但却被这一个人,演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味道。两个角色唯一相同的地方,就只有那份让他毛骨悚然却又痴迷不已的杀意。

  王尧压根不愿意演的反派角色,要是真的拍摄起来,秦毅刀刀刺下,满脸血腥,只怕会更加可怖。震撼是有了,吸引眼球也有了,可是这么一来,以后他再想饰演正面角色就太难了,他那变态的形象会深入观众的心。是人都会爱惜羽毛的,可他却这样认真地毁掉自己的形象。这是为什么?

  因为对自己的事业,对自己所饰演的角色,投入了全身心的爱。这是当年萧景程接了一场坏人戏并演得无比讨厌后对萧景茂说的,他至今仍然记得。他也记得,萧景程偶尔会对他提起过去自己辛苦拼搏时,遇到的挫折。

  所以他现在,饰演的就是当年欺/辱萧景程那种人吗?

  萧景茂一拍桌子站起身,直接拽着王尧离开,走时丢下一句:“我们就是无聊随便逛逛,谁愿意演这种变态!”

  王尧和安芸终于放心一颗心,林导也松了口气,他不用在前途和良心中间纠结了。

  秦毅却是所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萧景茂倒还没无耻到一定程度,倒还有可取之处。若是秦毅自己想要自己的人得到这个角色,看到这明显的差距后也不会出手,毕竟这其中还有一个脸面问题,有些人不在乎,可秦毅却不愿落人口实。没想到萧景茂还有些眼光,日后再利用他时,下手轻一些吧。

  萧景茂不知道,自己一时对专业素质的尊敬,让已经露出獠牙扼住他喉咙的眼镜王蛇暂时放开了他的猎物,从死刑变成了死缓。他只知道,那一刻他的血脉贲张,心跳如鼓,无论如何都想得到秦毅这个人。

  想要将他压在身下,撕扯掉他身上整洁的衣物,让他那高高在上宛若神祗的眼神变得凌乱,将他弄得一塌糊涂,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之中。他从骨血里渴求着这个人,想要这个人。

  果然硬骨头比送上门来的劲道吗?萧景茂嘴硬地想着,无论如何都不愿承认,自己已经被秦毅深深吸引的事实。

  再一次的,那晚萧景茂没碰王尧,谁都没碰,回到家中满脑子秦毅地自己解决。这次不像上一次,隔几天那种发自骨髓的寒意便消失,随便再找几个漂亮的陪陪,玩几次疯狂的,就能把这个人丢在脑后。

  一次是难忘,第二次便成了瘾。就如同毒品一般,第一次沾手后要是有些毅力还能戒掉,可若是再碰上一次,便再也逃不脱这欲/望的漩涡。

  就是那种感觉,无论找多少个更漂亮更温柔更有技巧的人都不能替代,不是他就不行。

  就这样,萧景茂第二天便从将自己账户里那些钱整理了一下,发现已经被他败的所剩无几了。于是他去找了一趟萧景程,磨了他半天,就带着天影新建的影视基地和在全国几个电影院的合同书去找林导了。

  再然后,开机那天,萧景茂便大摇大摆地坐在了林导旁边,在剧组里坐着转椅,喝着鸡尾酒,看着就一副欠抽的样子。

  安芸被他恶心得不行,私下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原来萧景茂已经是第三方了……

  这货居然摇身一变变成了天影的董事,有决策权了!话说天影要黄了是吧?安芸在心中默默腹诽。

  秦毅倒是面上显不出什么,还是一副特平静特不在状况的样子,还恍然大悟地对安芸说原来萧少是第三方所以那天才来看试镜,他也有决策权嘛。

  安芸:……

  的确她在打算报秦叔恩的时候就有一生背上秦毅这个累赘的心理准备了,可是她没想过要养一辈子孩子啊!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纯洁善良得跟天仙一样的性格是怎么回事?你老婆都跟人跑了你怎么越活越纯洁了呢?是受刺激过多失忆了吧?还是潜意识里排斥黑暗世界的规则?将一切光明化合理化?话说她要不要联系个心理医生,她真不想一辈子养个大龄男童。

  殊不知秦毅心中已经重新梳理了一次对萧景茂的计划,这人对萧景程的影响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看来要重新规划,以期榨干他所有的剩余价值了。

  于此同时,秦毅房东也找上门了,秦毅租约到期了不说,房东还特别后悔自己当初一签签三年的行为,这几年房租涨得多快啊!

  于是秦毅面临了生存危机,要么加租要么滚蛋,这房子虽老但地段不错,房东打算截出几个小屋子来,一间一间的往出租。

  古装戏片酬还没到位的秦毅身上只有不到一万块,真是各种穷酸,最后没办法,整理了一下行李投奔安芸去了。

  安芸倒是不算缺钱,她有能力,早就买下了高地段的小高层,虽然背上三十年的房贷,但以她的能力还款肯定没问题。可是这不代表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少……呃,三十少女要和一个男人同居。好在秦毅这段时间打算继续赖在剧组不动摇,和安芸住不了几天。加之这部电影上映了安芸就打算让他签长期合同,到时还是可以申请单人公寓住的。

  于是秦毅,从穷/屌丝男士,变成了付不起房贷车贷的无房穷/屌丝。他不仅不是富二代,他连付二贷都不是了。

  真是越活越惨。

  正在努力调查秦毅现状的萧景茂知道他是一个只签临时合同的临时演员,外加连房子都没有的屌丝男士后,简直快要乐死了,他觉得拿下秦毅的把握更高了。

  不过在知道秦毅搬进安芸家之后,他就笑不出来了,脸色扭曲得可怕。

  可是开机后知道秦毅蜗居剧组时,他又莫名开心起来,看安芸也顺眼了不少。

  套用一句话,真是痛并快乐着,还都是自己脑补嘬出来的。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