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第17章 蛰伏 十

第17章 蛰伏 十

  乐东是个孙子,这是全二代系统公认的事情。这倒不是说乐东这人玩起来有多过分,而是他这人在感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孙子。

  出来玩的,银货两讫,互不相欠,萧景茂这些人一般都这么玩儿。偶有遇到真爱的,牟起劲儿来追的也有,真爱一生不悔和家里撕心裂肺要断绝关系的也有。可是从来没有乐东这样的,他妈真爱一天一换!

  专门喜欢沾那种对感情认真的人,还经常好几个“真爱”一起爱着,最喜欢看被他欺骗感情的人一脸悲痛欲绝的样子。到时候他两手插兜,一脸无所谓地说:“出来玩的,那么认真干嘛?真爱?真爱值几个钱?你看这个数够吗?”

  萧景茂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跟乐东比起来,他就是个圣父!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求助于乐东,当然这肯定不是因为萧少对秦毅那个老男人动心了,只不过他这种一看就特别认真的人,想上手必须走感情路线。萧景茂这回明白乐东为什么总那么孙子了,就好这口没办法怎么破!

  求助于乐东就是因为这人不管怎么花,总能有办法将那些对感情极为认真的人追到手,香车鲜花什么都弱爆了,真爱哪需要这个。

  “嘿嘿,”乐东听了萧景茂的话后阴险一笑,“这回知道认真的人的好处了吧?所以我说你们一个个光考虑下半身不考虑感情真是太低俗了,做/爱做/爱,没有爱怎么那不叫做/爱,叫交/配!”

  “少他妈扯淡,你还配谈爱?亵渎!我现在要追个人,性格?挺好的,好老人一个,谁的忙都帮,宁可吃亏都绝不占便宜那种人;工作,临时演员,快穷死了,连房子都没有,刚被房东赶出来住剧组了;长相……”

  萧景茂看了看化妆间,秦毅的妆已经卸了下来,小王随便在他脸上涂了涂,刻意将外表丑化了些,只是打扮得干净利索一些罢了。萧景茂默默收回视线,对着电话说:“很丑,相貌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上他。”

  乐东也不是没追过三无少女,自然理解萧景茂,于是开始出馊主意。

  “对这种人,你记住把握住两点。第一,他们特别自卑,自卑到完全不愿意用你的钱,你送他钱他一定不答应,千万别用钱砸人。第二,你不管有多少缺点都没关系,但一定要表现出十分爱他,处处关心他,渗入他生活中每一个部分里,不管他喜欢谁,你都要给他一种,一回头你肯定在身后的感觉。什么,不用钱怎么关心爱他?用行动行动!”

  朽木不可雕也,乐东费尽口舌终于让萧景茂明白了什么叫“润物细无声”,并表示他十分愿意为萧少全程指导。

  第二天萧景茂拿着乐东给他的三十条要点,蹙眉问:“那要是我这些都做到了,他还不答应怎么办?”

  乐东耸耸肩:“看差不多的时候把人放到掀开大腿直接进!”

  萧景茂点了点第十三条:一定不要操之过急,要表现得绅士。

  “那是前期,等你把这三十条都做到了他就算不答应也肯定对你有感情。到时候你弄个酒后乱性,多乱几次,过了那道坎就随便你了。我跟你说这些玩真爱的,别看你追的时候这不行那不行的,等到手了,那可真是满心满眼的都是你,特别享受。还有,记得追真爱时偷腥要干净利落一些,这是长期抗战,身体可别憋……”

  “你他妈真是个孙子!”萧景茂打断了乐东的话,每次和乐东聊天,他都会有种自己特别高尚的错觉。

  -

  秦毅虽然不知道萧景茂最近在搞什么鬼,但也清楚他的态度明显发生了改变,大概是打算走怀柔路线了。

  天一天比一天热,他经常在烈日下干活,累出一身汗,还要抽空练习指法。托林导高压政策的福,他现在对于基本指法已经很熟悉了。虽然还不到盲打的程度,但现在晚上聊□□速度已经很快了,不会被小姚骂“猪,你是在造字吗!”之类的话了。

  他甚至开始学习使用百度,并且已经开始初步研究电、网络、智能计算机等高科技词汇了,虽然里面的解释艰涩难懂,但秦毅总归是明白电是一种什么东西了。

  而在他私下练习的时候,萧景茂总会突然丢过来一瓶冰镇矿泉水,凉凉的贴在身上很舒服。前生夏日里,奴婢们就只能硬挨着,就算是主子,也只有一些正当宠的能在实在热的受不了的时候得到点冰窖里的冰。而现在,任何人只要花上一块两块钱,就能享受到冰凉的气息。偏偏这样还有很多人叫苦,随着夏天的到来他被拜托的次数也更多了,不过秦毅可不觉得苦,有冰水冰棍雪糕,回到住处还有凉爽的空调,电真是个跨时代的发明啊!

  “谢谢。”秦毅对着萧景茂微微一笑,凉凉的水放在脸上贴了一会儿,一口气喝掉半瓶,剩下从头顶浇下去,清凉的水让头脑为止一清,水滴顺着头发滑落到肩膀上,半湿的衣物贴在身上,勾勒出半袖下经过锻炼已经趋近完美的身材。

  萧景茂咽了下口水,忍不住坐在秦毅旁边,专注盯着他问:“你每天这样,不累吗?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这么辛苦,你……”

  “我只是觉得,”秦毅打断了萧景茂的话,“谁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只是顺手而已,没什么辛苦的。而且换个方向想,我这么锻炼,连健身房都不用去,你知道我很穷的,交不起会员费。”

  你穷我有钱啊!睡一晚银票大大的有!萧景茂差点冲口而出,还好他及时想起乐东的教诲,忍了下去。

  秦毅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下了然。不过是想换个方式罢了,可惜掩盖不住本性。和他的计划没有太大出入,而且还可以提前占点便宜。他一个古人在现代社会生活,可是很难的。

  正巧刚拍摄的古装戏杀青,由于好人缘,秦毅也被邀请参加杀青宴了。这种场合当然必须参加,可是交通就是个大问题。平日里闭着眼睛都能分清东南西北的厂督大人,上了立交桥估计连怎么回去都不知道了。至于地铁,抱歉,秦毅现在还没研究明白地底下那堆交织成网的地铁路线。

  刚好现在有个有车有房的免费劳力,于是萧景茂就在“无意间”“不小心”听到秦毅跟张铭请假说他下午要去参加杀青宴,并问张铭这个地方离哪个站点最近。

  而当天秦毅走出影视基地奔向地铁口的时候,一辆凯迪拉克相当拉风地停在他面前。萧景茂从车中探出脑袋问:“你要去哪儿?”

  秦毅客气地回答:“之前的古装戏杀青宴,我也被邀请了。”

  “正好,我也打算去那看看小妖儿,顺路带你一程。”萧景茂故意摆出随意的模样,一副我就是空车顺路,你爱上不上的样子。

  “那真是谢谢你了。”秦毅点点头,大方地上了车。

  上车后萧景茂就开始没话找话。

  “你多大岁数了?”其实他早就知道秦毅的年纪。

  秦毅努力回想身份证上的数字,默默地算了一会儿才说:“三十一,已经老了。”

  “不老不老,才比我大六岁,我今年二十五了。”

  “可是到三十一还一无所成,房子没有,车没有,连工作都是混口饭吃,已经老了。”秦毅苦笑了一下,满眼都是被生活压迫的苦涩。

  萧景茂心里就怒了,跟我多好,房车都给你,工作天影的合同随便你签,都这么辛苦了还摆什么谱啊!你要是二十来岁还对生活充满朝气没看清社会黑暗面的年轻人你热血一点愤青一点也行,可是你一个老男人,有人要你已经不错了,你……

  好吧,他也不是拒绝,而是压根儿没听懂。

  可没听懂萧景茂就更气了,这么明摆着的事儿怎么能听不懂呢?而且秦毅这种人,就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也肯定会冷冷地鄙视他,并且表示老死不相往来吧?宁可自己扛砖也不愿意在演艺圈赚那点不违背他原则的钱。

  硬骨头的老男人,演技高超的老男人,上妆比年轻人还要漂亮的老男人,萧景茂越想兴趣越浓。

  从小在酒桌上混大的人,就算在纨绔至少交际手腕绝对不缺。萧景茂平时只是不愿意搭理别人,也觉得没几个人值得他放下身段的。可他要是真下决心结交哪个人,很快就能变成铁哥们儿。

  于是这一路就在萧景茂的有心拉拢和秦毅的顺水推舟的催动下,下车时两人已经聊得很热乎了。要是再接触几天,估计很快就能成为朋友。乐东的意思是,先从朋友开始,接着各种暧昧有意义的暗示,最后在大家伙心知肚明的情况下表白,然后一副誓死不回头的模样。这么持续一个月,能追上就追,追不上就直接上,上了之后再想办法搞定就是了。

  萧景茂和秦毅就这样有说有笑地走进了酒店,萧少是何等人物,走到哪儿都被人关注的对象,王尧第一眼就看见和秦毅一起进来的萧景茂,见两人热乎的模样,心都凉了下去。

  而萧景茂这边看见王尧也开始在暗地里捶胸顿足,乐东可没告诉过他,这有个明面上的情人该怎么追人并表现出一副真爱不悔的样子?!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