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第18章 谋划 一

第18章 谋划 一

  杀青宴主要以灌酒为主,在结束了三个多月的工作后,大家都想放松一下。不过这个灌酒也有学问,比如李导可以放开胆去灌王尧,但韩哲就不行。

  可是秦毅不一样,此时作为老好人唯一的坏处就来了。他被一些工作人员围成一团开始灌酒,厂督本想试试自己这身体的酒量的,左右现下人多不会出什么事,他只要在最后关头保持清醒便可以了。谁知这世界酒的种类这么多,而且他更不知道喝杂酒容易醉。前生酒席多是开上两坛好酒大家一起喝,香醇甘美却不上头,哪像现代社会啤酒这般杀人的口感,白酒这般辛辣的味道,混酒还能叫人难受。

  尽管秦毅喝了一口啤酒便意识到不对,开始打太极偷着喝,奈何来灌他的人太多,没多会就迷糊起来。

  萧景茂和王尧在主桌,由于秦毅本身态度太正常,而王尧又适时拽过萧景茂谢谢他帮忙载秦毅过来,加之萧景茂的喜好大家都明白,漂亮的年轻的男孩,秦毅又高又老,实在不是他风格。

  虽然人在主桌,但这顿酒萧景茂喝得心不在焉,他不喝便没人敢灌他,整个晚上他只攥着酒杯远远地看着秦毅。见他一脸为难却又无法推拒地被人灌酒,看他不容易晒黑的脸染上一抹淡红,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萧景茂握着酒杯的手变得更紧了。

  王尧一直密切关注着萧景茂,他最了解这个人,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秦毅的目光能够笔直地看向他,丝毫没有愧疚或是傍上萧少的自得感,足以证明秦毅和萧景茂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萧景茂在一担子热。眼见着秦毅越喝越醉,眼神越来越迷茫,最后被人扶着去了几次洗手间,躺在同样醉醺醺的韩哲大腿上睡了。

  萧景茂一看秦毅睡着了,迅速站起身,才起身一半,见里面还算清醒的人都看着他,便一把拽起王尧说:“太晚了,我们该走了。”

  萧少的决定谁能改变,况且大家现在也都喝得热火朝天,当然不希望有个外人在这里高高在上般地冷眼看他们,便随他去了。萧景茂将王尧拽到自己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我知道你没醉,趁人不注意把他带出来!”

  说完便一把推开王尧,出去开车接人了。

  王尧看着迷迷糊糊的秦毅咬牙,犹豫了一会儿电话便响了起来,是萧景茂打过来的。他咬咬牙,将秦毅一把扶起,带到洗手间,帮他洗了把脸,低声在他耳边说:“秦毅,醒醒,别醉,你千万别醉。你手机在哪儿?我打电话叫安芸来接你,你醒醒!”

  秦毅这边却醉的好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一样,搂着他的脖子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听都听不清楚。

  王尧只好让秦毅一米九的大个子靠在身上,自己去翻他的衣兜找手机。秦毅却十分不配合,好一会儿才翻到他的手机,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王尧豁出去不接,却没想到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萧景茂举着手机一脸铁青地站在他面前。

  将人一脚踹倒在地,萧景茂冷冷地说:“少坏我好事!”

  说罢便要抱着秦毅出门,可才走了两步就折了回来,脱下王尧的外衣给秦毅披上,这才走出去。

  王尧却是微讶,萧景茂从来都巴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他又包养了谁谁谁。虽然在萧景程的威慑下没有媒体会将这些事捅出去,但圈子里大部分人都是知道了。然而现在萧景茂居然为了秦毅着想,将衣服换过来,只要不被拍到脸,大家都只会想这个人是他。

  见他带了人出去,王尧咬咬牙,抓起萧景茂丢在地上的外套,套在自己身上也低着头跟了出去。

  王尧是自己开车来的,跑到外面正见萧景茂开车走,他也连忙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其实萧景茂看上谁,又糟蹋了谁和他有什么关系。可今晚的王尧喝得也不少,酒精的冲动让向来冷静的他忍不住追了出去。什么目的他不知道,萧景茂看上秦毅早晚这大叔也会落入魔掌,这些都不是他能阻止的。但是他就是不甘心,这么眼睁睁的让人从他手中被夺走,就好像回到八年前那个夜晚,什么都无能为力。

  一边开车跟着萧景茂,一边紧紧握住胸前的戒指,这是他一直放不下的过去,也是他从进入演艺圈开始就丢掉的过去。过于相似的一幕,让王尧想到了那一晚浴室里的鲜血。他没能阻止他被带走,造就了他一生的恶梦,如果恶梦再一次重演,王尧怕自己这一次就真的无法站起来了。

  秦毅热得把外套丢开,将衬衫领口打开一半,露出泛着红晕的胸膛,躺在副驾靠背上睡着了。汗珠滚落,滴在他棱角分明的锁骨上,萧景茂看得狠狠咽了下口水,巴不得直接在车上就把人办了!

  要不是王尧在后面跟着,他一定会找个僻静地方停车办事。为了保证性质来时能够随时随地车震,萧景茂车子里完全不缺安全套和KY,后座又十分舒适,绝对能给秦毅一个刺激难忘的初体验。

  至于乐东说的什么前期要坐怀不乱要绅士要走入他的心之类的话都滚蛋,妈的美色当前还不动如山那是阳/痿!

  快速将车开回家,直到小区里王尧居然还一直跟在后面。运气好的是,萧景茂进门忘记叫保安把王尧拦住,而保安也认识王尧的车,便放他进来了。

  萧景茂扶着秦毅先上了电梯,王尧连忙冲上楼梯,发挥体力极限地往上跑。萧景茂在门前又被秦毅醒来耍酒疯抱来抱去闹了一阵,磨蹭一会儿才打开门,而此时王尧已经气喘吁吁地跑上来了。

  “你想干什么?”萧景茂让秦毅靠在自己肩上,空出一只手揪住王尧的衣领。

  王尧大口吸了几口气,这才断断续续地说:“……我、我……想你了……一、一个多月……没见了……不想、不像你……在今晚……带着别人。”

  说了半天才把话说明白,同时顺势靠近萧景茂怀里,手指努力在他胸前画着圈:“萧少,你……已经不喜欢小妖儿了吗?”

  萧景茂现在对王尧哪有兴趣,满脑子都是面色红润衣襟半开神色迷离的秦毅。秦毅颜好,只不过是平时他刻意低调又穿得很土才会让人感觉其貌不扬。现在他头发在刚才洗脸时被打湿,全都拢到上面,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闭着让长长密密的睫毛凸显出来,加上水润的嘴唇,真是谁看了都想咬一口,整个人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王尧也看见秦毅这样子,真是差点疯了。他怎么没发现这大叔还有这么迷人的一面,难怪萧景茂从一开始就盯上人了,要夸他眼光不错吗?

  当下他就明白萧景茂不可能放下秦毅来上自己,便用大腿蹭着萧景茂下/身,胳膊死搂住他不放,暧昧说:“要不,3P也行。秦毅那么死板,明早知道你对他做了什么不得要死要活?还不如让他自己也犯错,一切都当成酒后乱性,这样他也说不出什么,嗯~~”

  鼻音中带着浓浓的兴致,萧景茂从来不是个有节操的人,也被他勾勒出的美景给弄硬了。而且看到秦毅现在这样子,他也不想只吃一次就不能再吃了,与其得罪这老男人弄得鱼死网破,倒不如让他狠狠堕落,以后就算想碰他也可以用这一晚的糜烂当做借口,逼老男人就范。

  这样想着时,王尧已经开始上手帮忙扶秦毅,两个人扶着秦毅进了房间。

  王尧见萧景茂同意自己进门,总算是松了第一口气。他想先哄着萧景茂让他进门,之后自己牺牲一下,多勾引萧景茂一下,本来酒后就容易冲动但难以持久,两三次下来估计萧景茂就有心无力。到第二天早上秦毅见到萧景茂的真面目,估计以后也知道离他远一些了吧?

  两人计划得都很好,谁知秦毅在进门后突然醒了!

  不,也不算全醒,他还醉着,并且抱着萧景茂不撒手了!

  萧景茂费力将他推开,打算顺势让人自己走到床上,谁知这时秦毅突然瞪大了眼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萧景茂,伸出手指指着他大声说:“你!”

  萧景茂心中跳的厉害,不知为什么,他有点害怕被秦毅知道自己的险恶用心,总觉得这种事在私底下做就行了,被当面发现总有些不舒服。

  谁知秦毅却慢慢收回了手指,用手捧住萧景茂的脸,眼泪的滑了下来。

  “我想你。”

  秦毅伸手抱住萧景茂死死不放开,胡乱地亲了亲萧景茂的脸,眼泪落在他脸上,低低的呜咽声在房间里回荡:“我好想你好想你,我想见你,想抱你,想搂着你睡觉。我知道我没用,你离开我是应该的。可是我以后会当一个好演员,我会赚好多钱给你花,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只要你不走,回到我身边,要我做什么都行。”

  萧景茂的脸铁青铁青的,手死死钳住秦毅的肩膀,咬牙切齿地问王尧:“他、说、的、是、谁!”

  王尧一脸木然:“你觉得我会知道?”

  “操!”萧景茂骂了一声,把心一横,就要推人进卧室。

  可那个刚才还死抱着他不撒手的人,突然慢慢抬起头,摸了摸萧景茂的脸说说:“你不是他。”

  自己一个人趔趔趄趄地走到沙发上,用手捂住脸,特别痛苦地说:“他走了,他不要我了。”

  然后他一拳砸在茶几上,可怕的力道让木茶几发出巨大的响声,只听秦毅大声说:“酒,我要喝酒!”

  萧景茂王尧:……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