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第19章 谋划 二

第19章 谋划 二

  他力气太大,把萧景茂和王尧都震住了。萧景茂只得陪他坐下,用手搂住秦毅的腰,低声在他耳边哄着说:“你都醉了,别喝了,去睡觉。”

  “谁说我罪了?”秦毅突然伸手捏了捏萧景茂的鼻子,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我告诉你,ba……喝多少酒都不会醉的!我可以为你挡风避雨,所以……回来好不好,好想你。”

  萧景茂额头上的青筋是一根根往出迸,胸中真是怒火滔天。其实他不是一个会谈感情的人,包养的那些人中,只要在和他处着那段时间把自己弄得利索些,之前之后再去找什么人和他都没关系。可当他听到秦毅这般对一个人剖白时,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老男人难得被他看上居然还有心思喜欢别人,看他今晚不操得他再也不敢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他是很想把秦毅拽到床上的,可扛不住力气不如他。又被秦毅哭闹着要喝酒,不给酒就搂着萧景茂不放,简直就是要把人给勒死的节奏。

  萧景茂被勒得喘不过来气,只得拍着秦毅的背哄着说:“好好,给你拿酒。”

  随后用眼神示意王尧,王尧不愿意,可扛不住萧景茂那凶狠的眼神。他也想了,反正逃不过一死,倒不如试试借着这个机会把人灌醉。就算灌不到爬不起来的程度,也要到认不清是谁的地步。

  于是他把萧景茂珍藏的陈年佳酿拿来了,又抱了两瓶价值不菲的拉菲,红的白的混着喝,放不翻这两个人。

  结果当他拿出两个杯子,给萧景茂倒上一杯红的时,秦毅摸着另外一个杯子,从热水器里倒了一杯纯净水。

  萧景茂王尧:……

  “干杯!”秦毅举起杯子和萧景茂碰了一下,“你不要喝、喝白的,多、多喝对、对身体不好,你喝……红、红的,我喝……白的。”

  说完还笑了一下,特别单纯的笑容。老男人脸上露出这种笑容,不让人觉得反感,反倒带上一丝可爱的感觉。秦毅右侧脸上有个不明显的酒窝,平时冷艳高贵笑撕心裂肺笑(演戏时)都不会露出来,只有这种咧开嘴笑得一脸甜蜜时,才能显出这个不大的酒窝。

  萧景茂喉头发紧,觉得自己渴的不行,一口干了自己杯中的酒。

  秦毅蹭到萧景茂身边,亲了下他的脸蛋:“一、一口全喝掉了,真厉害,亲、亲一个!”

  然后他也没提自己也干杯的事情,从王尧那里拽过酒杯,摇摇晃晃地萧景茂又倒满了一杯,同时拿着手里的纯净水和萧景茂碰了一下:“干杯!干、干一杯,ba……亲、亲一个!”

  尼玛喝多了耍酒疯的有的是,没见过喝多了比TM清醒时还能灌酒的!

  萧景茂被秦毅盯着一口又干了一杯,得到香吻一个,续杯一满杯。

  萧景茂王尧:……

  也不知怎么地,萧景茂迷迷糊糊就被灌进去一瓶红酒,头也有点晕。他酒量不错,一般人撩不倒他。可没谁把红酒当啤酒糟践的,一口一杯干一瓶脑袋不晕才怪!

  王尧更是幸灾乐祸地把第二瓶也打开了,这次刚倒了半杯就被秦毅抓住了手。

  秦毅眯着眼睛,靠在萧景茂肩膀上,一脸醉酣地指着杯子说:“不、不许再这么喝了,再喝,对身体不好,你会醉的。我、我会生气,不、不搂你睡、睡觉了!”

  “你也知道!”萧景茂把人捞进怀里,按耐不住地在秦毅脖子上狠狠啃了两口才说,“别喝了,睡觉去!”

  “等、等!”秦毅力气大得厉害,又把萧景茂给推开了,他随手拿起地上那瓶白酒,倒进只倒了一半红酒的杯子里,口中说,“先、先喝点水再、再睡。”

  尼玛那是水!

  萧景茂这次是真不打算惯着秦毅了,可这次秦毅也没打算让他自己喝。见萧景茂挣扎,也不知怎么动作就顺溜了,一把捏住他的下颚,活生生的把酒给灌进去了!

  王尧:……

  萧景茂:咳咳……额咳咳!

  秦毅这下老实了,半眯在沙发上不动了。

  萧景茂也被他灌得眼睛鼻子都难受,咳了一会儿后去了下洗手间洗把脸,这才略微清醒了些。走出来看见秦毅老老实实地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不知怎么心里的火就消下去了。他坐在秦毅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发后,拿起桌子上那杯秦毅一直没动的纯净水一口干掉……

  “咳咳、咳咳咳!”萧景茂一阵狂咳,“这什么玩意!不是水吗?”

  一直隔岸观火的王尧极力压抑自己幸灾乐祸的心情,努力平静地说:“你刚才洗脸的时候,他又诈尸了。突然蹦起来说要喝酒,自己一口干掉杯里的水,然后拿起酒瓶子又倒了一杯,就又躺下了。”

  萧景茂:……

  他连干两杯,一杯混酒一杯纯白,都是满满的,十分真实地把白酒当矿泉水喝,眼睛都有些红了。不过萧少毕竟是萧少,从小在酒桌上混过来的人,这么几杯酒还是没办法灌醉他的。但是头晕是肯定的,因为之前再喝酒,也没这么喝过。

  他也头晕目眩地站起身,趔趄地扶起秦毅,十分坚定地拖着他向床进发。其实萧少在沙发上也一样能做的,可是,酒劲儿加一股别扭的心,让他觉得不把秦毅弄上床他真失败啊!

  这一次秦毅乖乖地跟人上了床,唯一还算清醒的王尧也赶紧跟上来,和萧景茂一同抱住了秦毅,轻吻他的耳畔。

  谁知萧景茂见他这样眼睛一下子红了,本来还幻想3P的他现在居然完全无法忍受王尧碰秦毅一下。他一脚把王尧踹下床,搂着秦毅冷冷地说:“出去!不准碰他!”

  王尧咬牙试着向前爬了几次,都被萧景茂给踢下去。他还不肯死心,想要上前抱萧景茂,却被这冷心狠手的人一拳打翻在地,拎着他的衣服将他丢出房门,并将卧室门反锁了。

  没了打扰的对象,萧景茂这才慢悠悠地重新走回到床边,指尖一点点描绘着秦毅的容貌,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让他心动,好像就是为他而出生一般,五官中每一个部位都那么合他心意,连细小的瑕疵看起来都那么可爱。

  手指在脸上轻轻摸着,摸索到那泛着红的薄唇,那么薄,让红色都显得好像透明一样。指肚覆在唇上,用力地揉着那血色,让它变得更加红润。

  终于,萧景茂再也无法忍受,俯下/身压在秦毅身上,狠狠地咬了上去。

  他才不管什么人是不是在睡着,是否酒后乱性。他瞧上了秦毅,就是要得到他,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的想法。就算是金枪鱼他也认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人办了!

  谁想秦毅竟然又动了动,嘴唇上下蠕动了一下,回应了萧景茂的吻。

  这一下就是天雷勾动地火,让萧景茂怎么再忍耐,他搂着秦毅不断地亲吻着。萧少那吻技是经过专业培训的,都能拿高级证书。他试过用舌头将绳子系个结,能用嘴唇把衣服扣子全解开。在这吻技全力施展下,秦毅那可怜的动作就有些跟不上了,只由着他肆意。

  萧景茂也不只是亲吻,手掌更是不客气地在秦毅身上轻抚。

  应该是被压着不舒服了,秦毅鼻子里发出哼声,推了他两下,抱着萧景茂翻了个个儿。秦毅力气大,萧景茂就算再冲动也比不上他,被他压倒后萧少自然不愿意,抱着秦毅又翻了一下。秦毅也不愿意,他便第三次翻了身,然后……

  没有然后了,他们已经翻到了床边,秦毅再一次翻身后,两人一起掉了下去。不巧萧景茂刚好在下面,后脑勺重重磕在地板上,非常干脆地晕了过去。

  在门边急得团团转的王尧听到屋内一声巨响,连忙冲上前打算豁出去撞门。谁知才碰到门把手,便有人从房内将门打开了。

  秦毅平静地走出门,醉态全无,萧景茂则是惨兮兮地躺在地上,双目紧闭,不知死活,格外可怜。

  王尧这下没心情担心秦毅了,跑进屋子里把手指放在萧景茂鼻子上,发现人还有呼吸才松了口气。十分良心发现地将萧景茂扶到床上,这才敢去看坐在沙发上,拿着装红酒的高脚杯,一脸高深莫测的秦毅。

  “过来坐。”秦毅看见王尧,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王尧迟疑了一会儿,见秦毅的眼神不容置疑,终于一步步蹭到秦毅身边,被人一把拽过,贴着坐到他身边。

  “萧景茂酒量不错,还以为能把他灌醉呢,没想到最后还得用暴力手段。”秦毅像逗猫一样摸了摸王尧因为一番折腾已经乱七八糟的头发。

  这动作很暧昧,可王尧只觉得从脊骨出传来一阵寒意。他怯生生地望着秦毅,尽量削弱自己的存在感,小声说:“萧少酒量很好的,深水炸弹都能干掉好几杯不倒。”

  秦毅见他这样子,安抚地拍了拍王尧的头说:“别害怕,你不错。”

  真的不错,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想各种方法帮他,真是不错。秦毅此时方才真正信了王尧,将他视作自己人,否则也不会在他面前露出真面目。

  “你……这是……怎么回事?”王尧得到安抚,大着胆子问。

  秦毅勾起唇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小妖儿,没听过装醉吗?”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