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奸宦巨星 > 第20章 谋划 三

第20章 谋划 三

  装醉的王尧见过,他自己也经常装,可没见过像秦毅这样装着耍酒疯还能装得这么像的。他不知道,秦毅前生装醉时,很多次都是有生命危险却还不得不借醉酒无心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他要一边装醉,一边捡着能说的话说,比起现代人只是为了躲一些事情装醉技术含量要高得多。

  可以这么说,秦毅所有的演技中,最熟练最高超的便是装醉了。现代人大多只是在为面子装醉,而他的演技都是用生命练出来的,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王尧神色复杂地看着秦毅,脑中回放着几个月来两人的相识相处,再见他现在这模样,心中不由得发寒。他们在演艺圈混的,多多少少都会带上面具,对谁都在演戏,可是自己的本性总是会不经意地露出来。即使是入戏,回到现实生活中一段时间也就能够出戏了。但秦毅将演技融入在生活中,好像整个人都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除了偶尔在摄像机前有机会展露真面目外,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本性。这样强行压抑自己的本能,是要多大的忍耐力,和多高超的演技?

  第一次,热爱演戏的王尧觉得,演戏竟是如此可怕的一件事。

  秦毅见王尧眼中不由得流露出恐惧的神色,知道自己这二震的目的达到了。在他看来,要收服一个人,总是要经过一惑二震三安抚四威胁五控制这几个步骤的。

  之前在王尧面前扮演老好人,便是一惑,现在露出真面目,则是二震。震得他畏惧,震得他潜意识里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接下来便是要安抚他,有前面的震慑做基本,接下来的安抚会让他放心,但也会生出不想反抗的念头。前三步之后,这个人基本上便可以为他所用了,不过这样收服的人前生的厂督是不会相信的,他的天性让他难以信任别人,所以才需要接下来的四五两步。

  可是王尧就不需要了,秦毅如今已经完全确定,现代世界与古代不同,虽说号召的法治社会还不够健全,但枉顾人命嚣张枉法的事情也不会在明面上发生了。一旦被发现,即便是高官子弟,有网络这神奇之物,唤起人们舆论和愤怒,再有权势也要低头。

  若不是有这等制度,萧景茂只怕早就把他绑起来强行凌/辱了,届时秦毅少不得要先忍耐一番,又如何能像现在这般?这世界虽然规则更严格一些,私下里行事困难了一些,但相比起过去,秦毅更喜欢现在的制度。至少,他若是败了只会落个倾家荡产的下场,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可前生,他夺宫失败,却只有抄家灭族,凌迟处死的下场了。

  既然不需要做太多坏事,那么对王尧的控制也只要到他非到关键时刻不敢反抗就可以了。更何况王尧这人的性格秦毅还是了解一二的,只要利益达成一致,王尧是很好控制的。

  于是秦毅伸出手,指肚轻轻在王尧脸上摩挲,轻笑说:“你也不用这么害怕,我虽然装老好人,可什么时候害过你?况且我要是真想瞒你,又怎么会在你面前露出真面目呢?刚才我只要继续装醉,压在萧景茂身上不动,你也看不出来什么吧?”

  王尧听他这么一说,想想也是。秦毅爱装老好人那是他想用这个面貌在演艺圈混,谁没个面具呢?只不过人家演得比别人好而已。况且秦毅现在不是不在他面前演戏了吗?这明显是对他的信任,也是将他视作了自己人,他为什么还要害怕呢?

  见王尧神色缓和了些,秦毅继续柔声说:“其实,我是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为我着想,冒着得罪萧少的危险跟过来。”

  “真是谢谢你,小妖儿。”

  他说最后一句话时,声音变得无比轻柔,仿佛一个羽毛挠进人的心里一般,让人心痒难耐。最后一个儿化音微微上挑,带着丝逗弄的的感觉,但话语里却充满了宠溺的味道,却让这称呼变得无比暧昧。

  王尧早就知道秦毅很会控制自己的声音,让声音更适合人物性格。可是他没想到当秦毅用这种声音呼唤自己的花名时,竟然这么性感,让他觉得自己这本该带着些难堪的名字竟然这么好听。他觉得自己再听下去,耳朵都要怀孕了。

  王尧脸红了,不自在地在秦毅臂弯里动了动身体。没错,是臂弯中。秦毅早就顺手搂住王尧的腰,另一只手在王尧长了些胡渣的脸上摩挲。

  杀青最后一幕戏是王尧战死沙场的一幕,导演要求他尽量憔悴一些,悲壮一些。于是这些天他就没有剃胡子,下巴带上些胡渣,再加上化妆师的巧手,战死时的他真是无比催泪。这时的胡渣显得他更男人,更有担当,却也要离开他深爱的女人以及一直守护的国家了。

  他有些不自在,却不知为什么不敢去抓秦毅的手让他别摸了。只得扭了扭身体说:“别……别摸了……我……我一会儿回去就刮胡子。”

  “谁说你要回去了?”秦毅扬眉,“你我都走了,萧景茂明早要怎么想你?过会儿我会去卧室和压着萧景茂在地上睡一晚,你就坐在卧室门边,等明早萧景茂推开门时再露出一副憔悴的样子,对他说些依赖怕被抛弃的话,你今晚上得罪萧景茂的事,也就揭过去了。”

  “他这种人,可以忍受你吃醋耍性子,因为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有魅力,很有成就感。但是记住不要再有下一次,否则真的会被他报复的。”

  道理王尧都懂,他一时脑子没转过弯儿来,但现在也想明白了不少。秦毅这分明是在为他着想,这让王尧不知为何有些开心。

  再一次伸手在王尧下巴上摸了摸,秦毅靠在他耳边低笑说:“还有,谁说要你刮胡子了?我呢,是真的喜欢胡子,觉得有胡子的人,真是性感极了。”

  他的声音也性感极了,王尧的耳朵再一次发烧了。

  “你、你是……同志?”这是来到这世界第二个人这么问秦毅了。不过之前对韩哲秦毅只是逗他而已,现在面对王尧,秦毅却开始沉思了。

  前生秦毅在十四五岁时,也曾暗暗喜欢过一个小宫女。当时那感觉很深刻,尽管知道两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可能,但每日只是见到她就觉得开心,利用自己在小厨房工作的便利偷偷给她塞些糕点,那时候真是只要付出就那么幸福。可是后来小宫女死了,良妃再一次发怒时把她生生打死了,而秦毅也利用小宫女的事情讨好新得宠的慧妃,将良妃拉下台,也是为小宫女报了仇。

  后来,小宫女的模样模糊了,只是隐隐还记得那时美好的感情,然而更多的,却是扳倒良妃的无尽快感。成长中他也向往过结婚生子的幸福生活,见到有太监娶妻也觉得很羡慕。可是后来成了厂督,才发现没有了最重要的东西,这些向往都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罢了。

  他娶过妻,也纳过妾,不过连碰都不愿碰她们,只觉得那娇美的身体对自己是一种无声的嘲讽。他见其他太监用各种器/物折磨女人,从中得到变态的快感。但他不一样,手握重权的他,不需要那种扭曲的成就感。逢场作戏时看到女人被折磨他也会快乐,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加难以忍受的不堪。秦毅太清醒,他清醒地认识到这种快乐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可悲;他太喜爱干净,不仅追求干净的女人,更不愿意用这种方式让自己与那些他瞧不起的太监一同变脏。

  所以他前生对女人的感情,都变成了一场空幻。而来到这个世界四个月中,他没有碰过女人。虽然想过,可就是提不起多少欲望。自己解决时会有反应,但没有那种发自心底的快感。

  可是在方才与萧景茂纠缠时,秦毅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从内而外迸发出的冲动。年轻男子的气息竟然让他有些意乱情迷,亲吻萧景茂一是为了做戏,二也真的是渴望肌肤与肌肤的交织融合。

  他对萧景茂产生了欲望,秦毅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个事实。而在摸到王尧脸上硬硬的胡渣时,秦毅指尖竟觉得一阵酥麻,舍不得移开手。他迷恋于这种坚硬的感觉,男人的感觉。

  他明白,就算是重新有了重要之物,但前生的经历注定他无法再重来了。有些东西改变就不可能回头了。他喜欢上了男人,并迷恋男人的身体。

  或许,娶妻生子,柴米油盐酱醋,这种他渴求渴望的生活,注定是他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将手从王尧脸上移开,秦毅点了点头:“没错,我喜欢男人,而且还是刚刚发现的。”

  王尧脸又红了,他现在真的弄不懂,秦毅到底是故意跟他玩暧昧呢,还是真是对这方面天然到什么都想不到?以秦毅擅于伪装的性格来看应该是故意玩暧昧,可是他也说是刚发现的,那么不自知也是有可能的?

  他却不知,秦毅前生大半生都在伺候女人,在宫里女人是不把太监当成男人的。他甚至帮助嫔妃洗过澡,解过闷,他手上挑逗女人的功夫比起某些能力不知的男人还强。王尧这种身份,让秦毅不经意间便将他视作过去接触过的小太监,小嫩男孩一般。就忍不住顺手调/教一下,捏捏摸摸的,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秦毅不晓得王尧的纠结,他接下来还有些事情要做。很快地收回了对前生回忆的惆怅,问道:“萧景茂的书房在哪里?或者说,他办公的地方,如果……他有的话,带我去看看。”

看过《穿越之奸宦巨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