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818抢婚冥王的男人 > 第4章 死亡之神

第4章 死亡之神

  </>  她当然有。

  像是证明自己曾经狠毒的想要伤害春之神,明塔试着去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切。

  她想把春神推下山崖,她也想把春神沉入河底……但是当她把一切想起来后,愕然发现,她什么都没有做到,反倒是她自己……

  “明白了吗?”

  普罗塞再一次问起明塔,而少女眼中的男神嘴角噙着笑意,双眸中浸满的仍是她心醉的柔情似水。

  明塔抖着嘴唇一言不发

  普罗塞似乎无奈于明塔的愚笨,耐心良好的像个教师一样解释道。

  “你的迫害受伤的只有你自己,明塔,所以你不需要让这张美丽的脸上被羞愧覆盖,让它绽放出平时的美丽吧!”

  乍听之下像是委婉的劝告,甚至由于劝解的是男神,其中多了几分把女性逗弄的脸红的情话

  。

  明塔适时红了脸,她没有看见普罗塞眼底的冰冷轻蔑,她以为面前的春神真的是在怜惜她,所以开解自己。

  这让她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把只展现在哈迪斯面前的风情加大力度的展露出来。

  普罗塞像是旅人欣赏美景一样的欣赏了一会儿。

  “石榴露出粉色果实的样子和你粉嫩的脸蛋非常相配,能让我看看吗?明塔在石榴林中起舞的样子?”

  当然的,身心都被俘获的明塔绝对没有拒绝普罗塞的理由,她羞红了脸走在前头,阻止自己频频回头的不礼貌动作。

  而站在后面的普罗塞一直在微笑,笑意宛若春光落下融化了薄冰的河面,即使给人温柔的感觉,却在触碰到的时候满捧冰凉。只有这时才意识到,那温柔全是目睹冰凌融化的错觉。

  见面不超过一天的时间,普罗塞轻易的把情敌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手法娴熟的让人不由愕然。

  不过也理所当然,能够让整个大陆的人民都以成为他的信徒而荣耀的至高神,现在只是对一个水仙女使用了类似的技巧。

  即使在外人眼里多么高杆,对于普罗塞来说,这恐怕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目标一开始就很明确,理由就摆在眼前,普罗塞要是还表现出震惊失态,他自己都要为自己的多年神生点蜡。

  这是要多么蠢啊!才发现不了水仙女的嫉妒。又是要多么蠢啊!会发现不了能在陌生的冥界遭受怨恨的唯一理由?

  不就是他从冥王的房间里走出来了吗?

  会因为这件事嫉妒的,肯定是情敌啊!

  在陌生的地界冒然消灭情敌并不是明智的决定,有利的是把对方转变成自己的支持者啊!

  这样掌控人心的方式,别怀疑,光明神系出版的百科全书告诉你怎么蛊惑人心!

  明塔忍不住内心骚动的悄悄回头,被温柔微笑的普罗塞闪了一眼睛亮片,几乎是飘着走到目的地——冥石榴林。

  灵魂中的春神神格散发生机勃勃的气场,包围住另一颗神王神格的光明刺目。

  光线到了极致能刺瞎双眼,仅是注目就是原罪。

  已然达到这等级别的普罗塞披着春神的皮,对着这满林冥石榴温婉缱绻,蓝眸里装满美好。

  明塔出神的望着这样的春神,不久之前她还发自内心的诅咒他,并否认他成为冥后的资格,但是现在她却由衷的希望,如果哈迪斯陛下一定要喜欢上一个人,那么她希望是春神殿下。

  这样美好的人,冥王陛下一定会爱上他吧……明塔不由的想着,同时内心中一个想法由此而生,哈迪斯会比自己更加珍爱他……比自己更加……

  又一种嫉妒涌了上来,这次明塔很容易的分辨出了这份嫉妒的矛对准的对象是谁……

  是她所爱的对象,哈迪斯陛下。

  “明塔,”手里捧着冥石榴的普罗塞站在枯黑的树下,那双眸子里装满了神色不定的少女,“我想看你跳舞

  。”

  每一次都被这样的眸光救赎的明塔垂下头,心甘情愿的敛起雪白的裙摆,收起诅咒的尖刺,为春神献上冥界的歌舞。

  轻哼着歌,名叫石榴树下的小曲随着展开的双手飞向天空,明塔在飞舞的裙摆中逐渐失神。

  手臂用力划破空气,腰肢柔软,裙摆翻飞,她猛然弯出几近折起身体的姿势。

  宽松的裙子顺势展开蝴蝶般的两翼,黑色的眼底神情复杂,两手却随着心意舞出不规则的动作。

  死神达拿都斯前来所见的,就是冥界公认不好惹的水仙女明塔,为春神跳出如此惊艳一舞的情境。

  喂喂,这俩碰到不该打的要死要活吗?

  达拿都斯默默吐槽自家大哥,修普诺斯刚和他说过春神有望成为冥后,怎么眨眼间,一直在冥界宣称自己是冥王情人的明塔就和人好上了?

  这可是明塔的舞蹈,看过的人只有哈迪斯!

  即使达拿都斯也觉得明塔性格不好,但却不会不承认对方的歌舞非常出色。

  达拿都斯抱着自己的竖琴煞有介事的想道:都是搞音乐的,当然要学会欣赏对方的优点。

  死神一来,普罗塞就注意到了,要说他为什么没有去招呼对方,反倒是一副沉迷歌舞的情态……

  所以说他为什么要去招呼对方啊?

  自始自终都没有二等神自觉的普罗塞很自然的认为,除他欣赏的那几个维持世界本身的神灵之外,他不让这些生活在世界之中的小神对他跪拜就不错了,还要让他主动?

  天知道多少年没神敢让光之主宰普罗塞主动了,因为这位神王也是出了名的灾难神,他一动,天地都为之动摇。

  简单说一下,就好像太阳掉下来一样。

  海水枯竭,大地干裂,花草失去生机,生命丢却信仰。

  一般大多数时候,附属在至高神坐下的光明系神灵,都是让普罗塞能不动就不动。

  即使是老对手黑暗神系的那帮子邪神,毁灭神也尽量保持在不触动普罗塞心情的情况下嚣张。

  因为试着想想,自己嚣张在半路,把光之至高神的趣味引起来了,他还怎么收场?

  要知道神王普罗塞可是出了名的好玩!

  一动起心思,不管不顾的跑出神域,到时候……全世界都要点蜡了!

  幸好达拿都斯如今安安静静的等着明塔跳完舞,普罗塞心情舒畅了才上前告知来意,不然这个世界估摸也要点一回蜡!

  “死神达拿都斯竟然会来找我?”普罗塞低声呢喃,不大的音量却足够被人听见。

  春神眼底是明明白白的疑惑,并无畏于被他人发现

  。

  这样的坦然,即使达拿都斯没有听到普罗塞说什么,也能令他产生好感。

  干巴巴等半天的怨念在这样的坦诚下顿时没有了,他甚至还好心的对着普罗塞解释道:“不是我要找你,是哈迪斯陛下找你。”

  “哈迪斯?”普罗塞转念一想,回头对着明塔说道:“明塔……”

  “殿下,我没关系的,”明塔打断了普罗塞想要说的话,这位嫉妒心极为强烈的仙女表现出了少有的善解人意,曾被恶毒扭曲成丑陋模样的脸庞如今清秀温和,她对着普罗塞如同对着曾经的挚爱。

  “如果殿下还能记得我,我希望能再为殿下跳一支舞。”

  普罗塞睫毛煽动,看了明塔半响,在对方真挚的目光中露出祝福的笑容,那瞬间仿佛大地上开满鲜花,芬芳袭人。

  神力闪动,普罗塞知道这么做会得到什么,并且他为了即将得到的付出了一些东西。

  “薄荷将会在我到来的时候开出花朵,也代表明塔你将会露出花开的笑容。”

  绿叶的植物被春神托在掌心,明塔小心翼翼的接过,脸上羞涩又甜蜜。

  河边的石榴林下,春神和水仙女之间的互动甜到牙疼。

  达拿都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那边儿,对全是单身汉的冥府来说,任何和恋爱有关的东西都该被交给复仇三女神,上火刑统统烧掉!

  脑子里装满烧烧烧的达拿都斯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说好的冥后候选呢!大哥你又驴我!

  普罗塞正走着,发现死神停了下来,那张苍白而瘦削的脸上不知想到了什么布满悲愤。

  普罗塞:“你还好吧?”

  达拿都斯:“你到底喜不喜欢陛下?”

  普罗塞:“喜欢啊。”

  达拿都斯:“……卧槽!”

  达拿都斯是直脑筋,他已经习惯了在头脑上和老哥对比只会显得自己智障。

  他们的母亲黑夜女神也曾说过,达拿都斯和修普诺斯是双生兄弟,但弟弟的达拿都斯在肚子里的时候,被即将出去的他哥踹了一脚在脑袋上借力,这使得他在思考上总是不太灵光。

  从小到大都是被歧视着长大的达拿都斯,心宽的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法。

  既然想不通,就去问本人好了。

  这么想的达拿都斯不能去问冥王陛下,明塔现在又不在,他最好的目标自然是普罗塞。

  其实达拿都斯碰到这样的情况一般有两种选择。

  一是问他哥,但修普诺斯总驴他,二是问当事人,在怀疑他哥耍他的情况下,第一种显然不适用了,所以第二种方法闪亮登场。

  但没想到如果他哥没驴他,达拿都斯该怎么处理这尴尬事儿。

看过《818抢婚冥王的男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