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三章 修行者

第三章 修行者

  顾诚现在的处境很不妙,只有他的奶奶顾老太君他能相信,至于其他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张氏的人?

  特别是顾老太君还想要把自己送到他二叔那里去从军,这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嘛。

  张氏都想要置他于死地,他那个二叔究竟是什么想法,顾诚可不敢去赌。

  在顾老太君看来,张氏只是刻薄了一些,她根本就没想到,她这个儿媳妇甚至都已经为了这个爵位动杀心了。

  前世多家公司跳槽的经验告诉顾诚,混不下去,那就换个地方混,没必要非在一棵树上吊死。

  顾诚沉声道:“奶奶,孙儿已经快要及冠了,也该有个去处了,总不能继续呆在府里混吃等死。

  孙儿文不成武不就,去了二叔那里怕也是要拖累二叔,恰好孙儿还遇到这么一件事情,去靖夜司刚好合适。”

  顾老太君抹着眼泪道:“说什么呢,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要不是你父亲留下的军功,你二叔也当不上这个参将。

  你这孩子连鸡都没杀过,更别说去杀人杀鬼了,你出了事情,咱们家这一脉就绝后喽!”

  张氏忍不住在一旁道:“老太君,还有证儿在呢,我顾家怎么会绝后?”

  顾老太君脸色一沉:“诚儿出事,你大哥家不是绝后了是什么?你怎得如此自私,总想着自己?”

  顾诚心中苦笑,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张氏这么恨自己了,恐怕不光是因为爵位的原因。

  顾老太君这么偏向自己,每骂她一次,她怕是都要记在自己身上。

  下定了决心,顾诚对顾老太君道:“奶奶,您就莫要再说了,孙儿去意已决。”

  顾老太君愣了愣,自己这个孙儿什么时候这么有主见了?这跟他父亲倒是挺像的。

  孩子大了,也出息了,顾老太君叹息了一声,对铁天鹰道:“铁大人,那就麻烦你了。”

  铁天鹰点了点头道:“老太君说的这是哪里话,都是应该的。

  我这便回去写信,举荐顾公子进入靖夜司,拿到文书之后,他便可以去东临郡河阳府靖夜司报道了。”

  顾老太君一愣:“东临郡河阳府?为什么这么远?不是京城吗?”

  铁天鹰摇摇头道:“当然不是京城,京城乃是靖夜司总部所在,汇聚了大乾靖夜司中所有的精锐,是不收新人的。

  不是在下吹嘘,虽然在下现在只是个玄甲卫,但放到河阳府靖夜司中,最次也是一个副统领或者是巡夜使。

  在下昔日便是从河阳府巡夜使的职位上升到京城来的,如今河阳府靖夜司统领‘大紫阳手’崔子杰乃是在下昔日的同僚,顾公子去他那里也能够得到照顾和历练。”

  没等顾老太君答应,顾诚便一拱手道:“多谢铁大人照拂。”

  铁天鹰点点头:“顾公子不必客气,昔日我铁某人得了老侯爷的恩惠,这些都是应该的。

  在下这就去准备手续文书传到河阳府,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便会有结果的。”

  等到铁天鹰离开之后,顾老太君这才埋怨道:“孙儿啊,你可知道你答应了什么?你这事情可做的太鲁莽了些。”

  “奶奶,我心中有数的,我顾家以武传家,总不能到了我这一代就断了。”

  顾老太君叹息道:“行了,你有主意便好,来人,给少爷沐浴更衣,做些吃食,诚儿都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顾诚连忙道:“好久没跟奶奶一起吃东西了,我跟奶奶一起吃吧。”

  张氏现在恨自己入骨,她都能做出找人用邪法杀自己的事情,难保她不会下毒。

  虽然这种时候下毒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有可能会暴露自己,但天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因为气疯了就没有脑子。

  顾老太君顿时眉开眼笑:“行行行,跟我孙儿一起吃。”

  看着顾老太君和顾诚走出去的身影,张氏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阴冷的怨毒之色。

  吃过饭后,顾诚回到自己房间内,来回检查了一圈后他才摸出怀中的玉佩。

  他记得上次自己是摸着摸着,就进入了那一片漆黑的空间?

  但顾诚刚刚想到那漆黑的空间,他的精神立刻就被吸入到了其中。

  这一次顾诚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是自己的精神被吸入其中的,期间还让他损耗了一部分的精神力,瞬间便让他有种劳累的感觉。

  而且随着顾诚仔细闭目察觉,他在这空间内每呆一秒,精神力都在消耗着。

  上次他晕厥其实跟心鬼无关,纯粹就是因为精神力耗尽,这才晕厥过去的。

  这时候那心鬼又蹦蹦跳跳的走过来,那副模样虽然骇人,但不仔细看,还有点丑萌丑萌的。

  顾诚摸着下巴打量着心鬼。

  这东西被自己吸入这里面,就变得老老实实的,这里对于它来说是监狱?

  顾诚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时候那心鬼好像知道了顾诚心里在想什么,它竟然伸出拇指大的小手,指着外面。

  “你的意思是说,你能出去?”

  心鬼摇晃着硕大的脑袋点着头。

  顾诚尝试着想着外面,果然,下一刻他的精神便回到了外面。

  同时顾诚又在心里想着那心鬼,随着黑光缭绕,那心鬼竟然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瞬间顾诚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跟心鬼之间的联系,同时也能够感觉到他的精神力在不断的流逝着,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好像快要晕厥了一样。

  顾诚连忙将心鬼收回到那空间当中去,同时揉了揉脸。

  自己从上一世带来的这玉佩还真的很神秘,能够吞鬼,也能够驱使鬼。

  不过就是时间太短了,就这么几秒的时间能干什么?

  当然有总比没有好,有了这么个玩意,也算是多了一重自保的底牌。

  第二日清晨铁天鹰又来了一趟,要拿一些证明顾诚身份的户籍档案一起传到河阳府去。

  同时也铁天鹰也过来看看顾诚,看他身上的阴气消散的如何了。

  不过这么一看,铁天鹰却是一皱眉:“你身上的阴气怎么好像又重了一些?你昨天又遇到怪事了?”

  顾诚猜测可能是因为昨天他又接触那心鬼的原因,所以又被沾染上了一些阴气。

  “并没有,昨天一切正常。”

  阴气只是涨了一点点,铁天鹰也就没有再追问,他只是问道:

  “顾公子,你可曾修炼过你们忠勇侯府一脉的功法?”

  “功法?”

  顾诚茫然的摇摇头道:“记忆中父亲只教过我一些锻炼身体的拳脚功夫,没提到什么功法。”

  铁天鹰叹息道:“看来你父亲应该就是你们顾家最后一位武道修行者了,他所修行的应该也不是你顾家的功法。

  你们顾家祖上也并非是修行者出身,所以也并没有太强的功法传承下来,后期全靠军功获得功法传承。

  但朝廷有规定,军功获得的功法传承,每上升一重,才能兑换一重,并且需要下禁制,无法外传。”

  说着,铁天鹰将两个薄薄的册子给了顾诚,分别是《武纲纪要》和《玄罡道术》。

  “这便是功法?”顾诚惊喜道。

  铁天鹰摇摇头道:“不是,这只是给靖夜司的新人打基础用的。

  修行者大致分为三类,上九境的炼气士、中九品的武道和下九流的左道修士。

  当然也有武道炼气两者兼修者,不过很少。

  炼气九境:炼气、养神、观想、凝罡、元炁、归元、神游、洞明、地仙。

  武道九品:外练、内练、锻骨、涌血、观山、望海、神门、超凡、武圣。

  至于下九流,都是一些没有炼气天赋,还承受不住武道打熬肉身的艰辛,所以去修炼那些速成的、左道秘术的家伙。

  这样的人一般走不到巅峰,除非半路转修武道和炼气。

  武纲纪要里面分别是九品外练和八品内练的修炼方法。

  外练是筋骨皮,打熬肉身,淬炼体魄。

  內练是吸一口后天之气,鼓荡胸腹,淬炼内腑五脏,可让内腑坚韧,恢复能力惊人,气劲外放,并且内腑呼吸鼓荡之间,爆发虎豹雷音。

  这两个境界都是基础,所以是不需要功法的。

  再往前,就需要你用自身功劳去向靖夜司申请高级别的功法。

  去河阳府靖夜司报道之前,你最好完成第九品外练的修行。

  虽然你是公侯子弟,但最好是在成为正式修行者之后再加入靖夜司,否则也会惹人非议的。”

  顾诚点了点头,明白了,这就是俗称的大路货。

  “那这本玄罡道术就是炼气士的功法?”

  铁天鹰摇头道:“不是,炼气士的功法更稀少,玄罡道术只是记录一些关于鬼怪的基础常识和对付它们的方法,算是基础的玄门秘法,但不是功法。

  武道前两品,如果你天赋好,勤奋拼命,数月便可以将肉身打熬结实,去吐纳后天之气淬炼内腑,一年便可完成内练和外练,天赋不好的数年也会有些成就。

  但炼气士前两境便需要一年炼气,三年养神,四年才可小成,耗费时间太多。

  这还算有天赋的,无天赋者,一辈子都别想入门。

  所以纯正的炼气士只有一些大派才会培养。

  而武道入门后,精神魂魄强大,也是可以用一些速成的左道玄门秘法的。

  像我靖夜司,一般都是主修武道,辅佐玄门秘法,或者主修炼气,同样也会修炼初级的武道增强体魄以自保。”

  “那武者和炼气士孰强孰弱?”

  铁天鹰道:“这个主要看你自身。

  当然如果按照大概率来说,前期武者更强,后期炼气士手段更多变奇异。

  炼气境炼化后天之气于体内,耳聪目明,精神焕发。

  养神境凝练精气神,通过打坐禅定等方式,修炼精神,提升感知,开阴阳眼,可见阴邪鬼物。

  这两个境界对于肉身都没有明显的提升,所能够掌握的术法也很少,一旦被武者近身,必死无疑!”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铁天鹰说的这些东西好像是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那两者兼修岂不是更强?”

  铁天鹰指了指顾诚又指了指自己:“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能够把一道修炼到巅峰已经是不易了,大部分人两者兼修的结果便是两者都修炼不到家,你可千万莫要有这种想法。

  行了,我也该走了,等河阳府的公文发下来,你便可以起程了。”

  “劳烦铁大人了。”

  顾诚这时候忽然问道:“铁大人您是何种境界?”

  铁天鹰露出了一抹笑容,伸出了一双骨节都要比常人粗大双手,猛然间一握拳,空气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爆响来,真气勃发四散。

  “武道七品锻骨,气敛入骨,洗髓生精,凝练真气,肉身堪比寻常刀剑,可碎金裂兵!”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