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四章 我会回来的

第四章 我会回来的

  修行者代表力量,现在顾诚最缺的就是力量。

  顾诚应该算是死过两次的人。

  前世死亡时的记忆历历在目,这一辈子死的记忆也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顾诚并不想再尝试一次。

  有些东西只有失去才知道珍稀,死过,才知道活着的可贵。

  对于力量的渴求让顾诚没时间去耽搁,铁天鹰走后,他立刻翻开那武纲纪要和玄罡道术看了看。

  玄罡道术上所记录的法门很少,只有一门金光印是可以修行的,效果乃是可以克制低级的鬼魅邪物。

  不过施展金光印的前提是需要一手结印,一手以阳刚之血画符才能施展,越阳刚效果越强。

  至于这个阳刚的标准是什么,上面没写。

  但顾诚感觉自己挺阳刚的,不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挺阳刚。

  上辈子他是没机会,但这辈子嘛,好歹也是个世家公子,身边漂亮丫鬟多得是,结果这家伙也是老老实实的,就连顾诚都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好不容易穿越了,这具身体都没给他留点什么美好的回忆。

  除了金光印以外,玄罡道术主要还是讲解一些妖邪鬼物等东西的常识。

  比如靖夜司便将妖物和鬼魅也按照修行者的等级规划出了九个等级。

  鬼物是:幽魂、小鬼、怨鬼、厉鬼、恶鬼、鬼将、鬼王、阴神。

  妖物是:猛兽、精怪、小妖、妖怪、妖灵、大妖、妖王、妖神

  等级后面还有一句备注,鬼物妖物能力多变,等级只是一个参考,有些鬼物等级虽低,但却有一些危害极大的邪异能力。

  第九等的幽魂最弱,几乎没有威胁,弱一些的甚至连阳气旺盛的普通人都无法近身,强一些的也只能靠形态吓人。

  第八等的小鬼是已经凝聚成形体的鬼物,可以对人造成一些伤害,有些甚至会致命,只有修行者才能对付。

  若是按照这个等级来区分,顾诚黑玉空间内的心鬼应该是第八等的小鬼,已经有了形体,可害人致命。

  不过奇怪的是,前面明明说的是分为九等,但这最后一等却被删了去,这又是什么意思?

  顾诚没有多想,把玄罡道术翻完,其中所记载的一些关于鬼魅妖物的常识让顾诚都心中发寒。

  妖邪鬼物横行,还有那些邪道修士肆意妄为,甚至在京城内都敢动用邪法杀人,哪怕就算有靖夜司的存在,显然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

  铁天鹰说的很对,在这个世上没人能保证绝对的安全,能保护自己的,只有自己。

  放下玄罡道术,顾诚翻开武刚纪要仔细观看着。

  外练之法需要按照武纲纪要上的图案摆出一个个奇异的姿势,直到感知到体内产生一股热流在体内流动,其流动的路线便是经脉。

  这股热流便是最初级的气劲,当其涌入四肢经脉中时,以外力捶打皮肉筋骨,这便是外练的修炼方式。

  而修炼到后期,气劲可以外放,甚至可以演化成真气乃至罡气,当然那都是七品、六品的武者才能够达到的境界。

  顾诚只用了几个时辰的时间便感知到了经脉气劲的存在,也不知道他这个速度究竟是快还是慢。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还不算黑,顾诚又开始捶打身躯,但只坚持了两三个时辰便感觉身体酸软。

  不过顾诚却能清晰的察觉到身体好像比之前都轻了几分,精神状态也更足了。

  余下一个月的时间,顾诚要么就是跟着顾老太君吃饭,要么就是自己躲在屋内开始炼体,别的地方他不能去,也不敢去。

  顾诚也不知道是自己有被迫害妄想症太敏感,还是忠勇侯府内真有人在监视着他,他总感觉有人在窥探自己。

  一个月之后,顾诚对着地面狠锤了两下,原本青石铺就的地面已经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被顾诚锤出了两个深深的拳印来。

  按照武纲纪要上所说,出拳之时,筋骨皮肉合一,拳重百斤,开碑裂石,这基本上就达到了外练初期,可称之为是正式的修行者了。

  顾诚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拳有没有百斤之重,反正筋骨皮肉合一他做到了,忠勇侯府内的青石地面选择的都是极其坚固的那种,寻常的石头自己应该也能轰碎。

  顾诚这种速度按照武刚纪要上说,已经算是相当快速的,应该跟他幼时所打的基础有关。

  记忆里顾诚父亲还在时,从小便教他一些基础的拳脚功夫,但自从他父亲去世后,顾老太君太过宠溺,便有些荒废下来了。

  熬过了这一个月之后,铁天鹰终于送来了文书,顾诚也可以起程去河阳府报道,脱离这个好像监狱一样危险的侯府了。

  侯府大宅门前,所有侯府的人都来相送,顾老太君搂着顾诚,抹着眼泪:“孙儿呦,去了河阳府可要照顾好自己,莫要心疼银钱,府里面还是有些积蓄的,没钱了就写信过来。”

  铁天鹰咳嗽了一声:“顾老太君放心,我靖夜司的俸禄还是很高的,比文官军方都要高。”

  顾诚冲着顾老太君行了一礼,抬头看向顾府牌匾上那忠勇侯府四个大字,沉声道:

  “奶奶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等到孙儿闯出了一番天地,便会回来的。”

  顾诚这番话不光是对顾老太君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对那个已经死在了邪法之下的‘顾诚’说的。

  穿越之后,这一世顾诚的记忆他都翻遍了,最后顾诚只能用两个字来评价这一世的自己,那就是单纯。

  父母早逝,顾诚从小就被顾老太君养大。

  顾老太君是个善人,宠却不惯,所以顾诚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却待人和善,更是没什么心机,对于那爵位继承人的位置,他甚至都没有概念。

  穿越之后顾诚立刻便能感觉到张氏对自己的恶意,但在这一世顾诚的记忆中,他竟然只觉得是自己做的不乖巧,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被婶娘不喜欢。

  结果如此一个单纯无害的人,却因为利益之争,惨死在邪法之下,虽然临死他都不知道真相,但顾诚却都感觉到憋屈和不值。

  自己能再活一世,是因为占据了‘顾诚’的身体。

  下意识的,顾诚便感觉自己欠了这一世的‘自己’一些东西,所以他的憋屈和不值,将来自己会替他还回来的!

  张氏这时候也笑眯眯的走过来道:“诚儿,去了河阳府之后,要记得时常给家里来信,我们都会想念你的,还有证儿今日也从书院请假回来,特意来送你上路。”

  张氏身边一名十五六岁的英俊少年走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对顾诚:“祝兄长此行顺利,一路顺风。”

  那少年便是张氏的儿子顾证。

  在顾诚的记忆里他很少出现,张氏从小便送他去书院读书,还找来退役的军官当武师,教导他拳脚功夫。

  跟顾诚的文不成武不就相比,顾证可以说是文武双全了。

  顾诚也不知道他究竟知不知道他母亲所做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起码他跟顾诚之间是没有什么亲近之感的。

  低下头,尽量不让张氏看到自己那锐利的目光,顾诚沉声道:“多谢婶娘和弟弟了。”

  铁天鹰将文书和一枚代表靖夜司的令牌塞给了顾诚:“顾公子,河阳府那边我已经送过去消息了,你直接拿着东西去河阳府报道便可,靖夜司还有其他事务,我便不相陪了。”

  铁天鹰身为京城靖夜司的玄甲卫,他身上的事情可不少,自然不会亲自送顾诚去河阳府的。

  顾老太君担忧道:“那路上会不会出事啊。”

  张氏那略显刻薄的嘴角划出一丝弧度:“老太君放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三名家丁护送诚儿上路了,都是昔日跟着他二叔的老兵,不会出事的。”

  顾老太君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这件事情你倒是做的蛮周到的。”

  顾诚的面色微微一变:“不用麻烦了,从京城到河阳府有官路的,哪里会有危险。”

  顾老太君在这件事情上却没有听顾诚的,反而强势的一挥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安全也不行。”

  在顾府内,就算是张氏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反驳顾老太君,她这么一开口,顾诚若是再激烈反抗就显得可疑了。

  所以顾诚只得在三个身强体壮的家丁护送下上马,离开京城。

  没有他们三人护送,可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但有了他们三人护送,那危险可时时刻刻就在身边。

  离开京城的时候,顾诚回头望了一眼。

  从他穿越到现在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都没有离开顾府,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大乾京城外在的模样。

  乌黑色的巨大石砖堆砌出了高达百丈的雄伟城墙,离的近了甚至一眼都望不到尽头,宛若匍匐在大地上的洪荒巨兽。

  这种雄伟的城池是他前世历史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

  总有一天,顾诚会再回到这里,仔细看看这大乾京城的。

  PS:新书上路,求收藏,求推荐,萌新打滚各种求ヾ( ̄▽ ̄)

  新书期间每天两更,等上架后给大家爆发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