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七章 天高任鸟飞

第七章 天高任鸟飞

  大乾京城,忠勇侯府。

  三名家丁一脸羞愧的站在张氏面前,把事情的经过都跟张氏说了一遍。

  当然他们隐瞒了最后他们被顾诚给耍了,追上后才发现那是空马的事情。

  听完这些之后,张氏并没有骂他们,她只是感觉浑身有些发冷。

  那个小畜生……顾诚,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他什么时候成了修行者?

  最重要的,这些自己竟然不知道!

  一想到之前在府内,顾诚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每次见到自己都恭敬的喊着自己婶娘,那时候的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但他却一直都在隐忍着。

  “放虎归山啊。”

  张氏长叹了一声。

  在忠勇侯府内,她是仅次于顾老太君的大夫人,甚至有时候说话比顾老太君还管用。

  但她的影响力,哪怕是算上她娘家那边,也是影响不到东临郡的。

  ………………

  崎岖的山路上,顾诚仔细分辨着一些有人行进过的痕迹向前摸索着。

  他迷路了。

  从那客栈逃离之后,因为时间紧迫,那时候顾诚还受了伤,他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选了一个跟三名家丁背道而驰的方向疾驰而去,结果便跑到了山里,彻底迷了路。

  他的马匹也因为一脚踩空断了腿,顾诚也只能靠自己摸索着,走出这片山林。

  杀了韩亭和乌千行之后,顾诚的收获不小。

  这两人身上除了一些散碎银子,还各有一千两的银票,顾诚猜测,这莫非就是他们杀自己的价码?那的确是不低了。

  他二叔那个参将每年的俸禄才只有五百两而已,寻常士兵一年的饷银和奖赏加在一起,也不超过十两。

  当然忠勇侯府也还是有一些生意的,不会只靠着饷银生活,但这些生意几乎都被张氏所把持。

  韩亭那把长剑被顾诚拿了过来,他身上竟然还有一部功法,准确点来说是一门剑法,名为破法剑,这顿时让顾诚欣喜万分。

  铁天鹰给了他武纲纪要,但那东西只是打基础用的,可没有武技招式。

  而这破法剑则是一门极其精妙的剑法,施展出来看似剑技简单,但却大巧不工,可以应对多种武技,任意转换。

  破法剑的精髓便在于一个破字,那破法剑的典籍十分厚重,上面竟然纪录了一堆针对其他不同风格的剑法、刀法、拳法甚至是一些玄门秘术的应对方式。

  将这些应对方式总结汇总,用最少的力量,发挥出针对敌人的最大力量,摒弃那些花里胡哨的技法,返璞归真。

  这段时间顾诚也一直都在研读练习着破法剑,一边修行一边赶路。

  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暂时没了威胁,心情倒也是轻松了许多。

  乌千行那里顾诚倒是没搜出什么功法,只有几瓶丹药,乌黑发臭,没有名字,顾诚也不敢去乱用。

  可能他那只邪异的黑僵手臂,便是他的修行结果,是他最大的底牌。

  那东西就在顾诚的黑玉空间内,而且顾诚也发现,他竟然也能像驱使心鬼一样,将那黑僵手臂给召唤出来。

  不过黑僵手臂却不是单独召唤,而是一瞬间将他的手臂替换成那黑僵手臂,第一次使用时还吓了顾诚一跳。

  但这东西的消耗要比心鬼还要大,顾诚只是随便挥了两拳,便感觉精神力如同流水一般的消耗着。

  并且在吞噬了黑僵手臂之后,顾诚还发现了黑玉空间一个很不好的变化。

  空间满了。

  虽然那里面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好像无边无际,但当顾诚再次进入黑玉空间后,他却是生出了一种奇异的饱胀感。

  那是这片空间给顾诚的一种回馈,那股意思很明显,这里只能承载心鬼和黑僵手臂,再进行吞噬,可能会撑爆。

  这个发现让顾诚心中一沉。

  这黑玉空间是他的底牌,这次自己能够逃脱追杀,还多亏了这东西。

  但这玩意也没有说明书,顾诚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用,若是只吞了这两个鬼物便满了,那他可就亏大了。

  虽然现在心鬼和黑僵手臂对顾诚来说很有用,但以后呢?

  若是没有解除两个鬼物跟黑玉空间之间联系的办法,那顾诚这个底牌在以后很可能会彻底废掉的。

  这种糟心的事情顾诚没有多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此时天色已经见黑,再过一段时间,山林中怕是要伸手不见五指了。

  正好前方有个已经破败的山神庙,顾诚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

  推开破旧的庙门,山神塑像脸上的油彩失色溶解,衬托的那原本就有些怪异的山神像更显丑恶狰狞,青面獠牙,犹如恶鬼一般。

  顾诚倒是没什么顾忌。

  穿越一个多月,他便经历了两次杀场死局,鬼神再恶,那也是人变的,还能恶得过人心不成?

  顾诚冲着山神像随便拜了两下:“借您的地方住一晚,也给您添点人气儿。”

  随便找了一些枯木点上火,顾诚的包裹里面还有一些面饼干粮,省着点还能坚持几天。

  他这边刚用火烤着干硬的面饼,外面便传来了一阵响动声音。

  “小姐,前面有座庙,我们今晚便在这里歇息吧。”

  破庙的大门被推开,陆续走进来八个人。

  领头的是一名护卫打扮的中年人,方才说话的便是他。

  在他身后还有一名身穿白色纱裙的年轻女子,容貌姣好,眉目婉约,看着便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

  女子身边还跟着一名穿着锦袍的老者,虽然打扮很整洁,但却落后那女子半步,身形微躬,应该是管家一类的角色。

  剩下五人都是配着刀剑弓弩的护卫,簇拥在他们周围。

  那护卫头领看着庙中的顾诚,他不禁一皱眉:“小子,我这里有女眷,有些不方便,我给你一两银子,你把这地方让出来,怎么样?”

  这时那小姐连忙道:“林叔,这里明明是人家先来的,我们怎么能让人家出去呢?”

  说着,那小姐冲着顾诚轻轻一点头:“家人做事不当,这位公子不要在意。”

  “无事,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顾诚摸着下巴笑了笑。

  人家表现的这么得体,倒是让自己少了装逼打脸的机会,有点可惜,自己果真没啥主角气场。

  这时那管家吩咐着几名护卫又找了一些干柴,把火升的更旺了一些,没过多长时间,这小小的山神庙内,竟然又来了两拨人。

  先进来的是一名背着包袱,面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年轻书生。

  那书生刚刚进门,又有一男一女也走进了庙内。

  那一对男女都穿着贴身短打的武士服,带着斗笠背着包袱,腰悬长剑,一副标准江湖人的模样。

  男的神色傲然,相貌寻常,那女的虽然称不上漂亮,但却娇俏可爱,乖巧的跟在那男子的身后,不像是夫妻,应该是师兄妹的关系。

  顾诚在山神庙内扫视了一眼,嘴角扯了扯,露出了一个莫测的笑容来。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