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十二章 相公,我好饿

第十二章 相公,我好饿

  深夜,满脸通红黄生打着酒嗝,刚在狐朋狗友那里吃完酒回来,摇摇晃晃的推开了家门。

  “他娘的,不就是跟着商队跑了趟京城发了笔横财嘛,得意什么?老子若是有机会,赚的比你还多!”

  黄生一路上歪歪斜斜,骂骂咧咧的踏入家门,这时候一阵窸窣嘎吱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吞咽声,好像有人在啃噬着什么东西一样。

  那声音让黄生想到了一些恐怖传说,脑门上浮现出了一层细汗,酒当时便醒了大半。

  他小心翼翼的沿着声音的方向走到了厨房,却看见一个女人正蹲在灶台边,抱着东西大口撕咬着,正是他的妻子王氏。

  知道了声音的来源,黄生顿时松了一口气,指着王氏大骂道:

  “你个败家娘们大半夜吃什么东西?差点没吓死老子!

  一天天就知道吃吃吃,吃这么多却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母鸡还能下个蛋呢,老子养你干什么?

  老子我这几年走了霉运,逢赌必输,就是让你这败家娘们给妨碍的!

  别吃了,给老子滚回去睡觉!”

  “可是相公,我很饿啊。”

  王氏抬起头,两只眼睛瞪得溜圆还带着血丝,嘴里面仍旧在吃个不停。

  黄生这时候才看到,她啃的竟然是一块干硬的老腊肉,怪不得会发出那种声音。

  王氏的模样让黄生心里猛的一突,磕磕巴巴道:“饿……饿你也不能吃生的啊。”

  “可是我等不及了啊。”

  当王氏站起来后黄生才发现,她的肚子已经撑得溜圆,家里的米缸面缸都已经空了,厨房里能吃的东西,都已经被王氏翻出来吃掉了。

  “相公,我好饿啊。”

  王氏瞪着通红的眼睛看向黄生。

  这个平日里一直打骂她的男人让她很讨厌,她讨厌对方出去赌钱喝酒。

  但此时她却感觉黄生很顺眼,很……诱人,浑身散发出香浓的肉味儿来,就连往日里那惹人讨厌的酒气,也让她想到了德月楼的醉鸡,那是她订婚那天才吃过的美味。

  咽下了嘴里最后一口腊肉,王氏的手摸到了一旁的菜刀。

  黄生惊恐的倒退,但却一不小心,被厨房的门槛给绊倒。

  “相公,我真的好饿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融入夜色当中,伴随而来的,却是剁肉和啃噬的声音。

  …………

  罗县靖夜司的一间静室中,顾诚的身前竖立着一块柱形的巨石,他全身气劲融入拳中,一拳轰在那巨石上,发出了一声声爆响,反震的力量震得顾诚的胳膊发麻,他的拳头上甚至都已经练出了一层老茧来。

  来到靖夜司这一个月的时间,顾诚几乎都在进行这种自虐一般的炼体修行。

  现在的顾诚对于力量有一种偏执的渴求,铁天鹰那句话对顾诚的影响很大,能够保护自己的,便只有自己。

  他不想被自己那个婶娘派杀手追杀,也不想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上死的莫名其妙,那就只能用尽全力去提升自己的力量。

  外练筋骨皮,讲究的是皮肉坚韧,筋骨强健,气劲合一。

  武刚纪要不是功法,但对于外练这一重境界的解析却是十分的详细透明,甚至举例出了十几种修炼方式。

  眼下顾诚这种修炼方式是最有效的,也是最痛苦的。

  炼体炼体,这种方式就是把自己当做一块材料,用外力繁复捶打。

  这块巨石便是靖夜司发下来修炼用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十分的坚固,但在顾诚看到它时,它上面已经有了一些拳印掌印什么的。

  显然肯拼命的不止他一个,之前也有靖夜司的人选择这种自虐的修炼方式。

  不过按照这种方式修行,顾诚估摸着,再有三个月的时间,他便能够踏入九品巅峰了。

  从河阳府靖夜司拿到的《阴脉经》和《一字炎阳剑》顾诚也已经修炼了。

  阴脉经是炼气士的功法,脉有阴阳,阴脉经便是炼气于阴脉当中。

  修炼了阴脉经后,顾诚终于可以确定,之前他在山神庙杀伥鬼时得到的那一丝力量,正是炼气士的‘气’。

  不过顾诚并不打算去修炼阴脉经。

  就像铁天鹰所说的,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兼修两道最大的可能便是两者都走不到巅峰。

  既然杀鬼物能够获得炼气士的力量,那顾诚便打算主修武道,随缘炼气。

  至于一字炎阳剑,那是一招剑式,剑出气劲合一,劲力走阳脉,能够爆发出炽烈如火的剑式来。

  不过这一招剑式需要到八品内练时,可以气劲外放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现在的顾诚使用可看不到一丁点火星。

  拿着毛巾擦去头上的汗,顾诚推开静室的大门准备回去休息一下。

  这时小乙忽然跑来,喊道:“诚……顾大哥,有任务了,大人喊我们过去。”

  顾诚点了点头,立刻跟着小乙前往大堂。

  这一个月时间他倒是见过靖夜司的人出任务,但大部分都是小事。

  比如哪个村子的人把尸体误埋进养尸地里去,结果养出了僵尸来。

  还有一些山中精怪骚扰人等等,大多数都是危害不大的,一队靖夜司玄甲卫便能够解决。

  此时大堂内已经有了七八名玄甲卫在,孟寒堂坐在中央,两名穿着皂衣,面色略微有些发白的捕快正跟孟寒堂说着什么。

  孟寒堂看着两名捕快,淡淡道:“这么说来,你们没看到鬼,只是人杀人,那你们便敢来上报靖夜司?真以为我靖夜司的人都很闲?”

  其中一名捕快连忙道:“大人息怒,虽然是人杀人,但那场景……呕!”

  那名捕快干呕了一声,强撑着道:“那场景绝对不正常,绝对不是人所能干出的事情,靖夜司的诸位大人去了一看便知。”

  孟寒堂想了想,瞥了一眼下方的玄甲卫道:“王奇、赵静明、小乙、顾诚,你们两组过去看看。”

  “遵命,大人!”

  四人跟着两名捕快前往事发地点,小乙跟在顾诚身后小声道:“顾大哥,我就说了孟大人是面冷心热的,你看今天安排就知道了。”

  顾诚诧异道:“为何这么说?”

  小乙道:“王奇和赵静明是我们罗县靖夜司中,几乎是资格最老,实力最强的两位了,让我们跟他们一起行事,大人的意思也是让他们照顾一下我们,而且选的还是这种暂时看不到什么危险的任务。”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一个月的时间顾诚几乎都在修行,除了小乙,他还真没跟其他人怎么交流,大部分也都是点头之交。

  “对了小乙,你修炼的是哪一道?我怎么很少看你去静室修行?”

  小乙笑道:“我主修炼气,在床上打坐便可以了啊。”

  顾诚有些惊讶道:“你主修的竟然是炼气?”

  崔子杰和铁天鹰都说过,炼气一道很难入门,耗时太长,除了有条件的宗门世家,很少有人去选择主修炼气的。

  小乙苦笑道:“我也想修炼武道的,可惜我体弱多病,天生便不适合修炼武道。

  听说顾大哥你只用了几个时辰便感知到了经脉流动,但我却用了足足半年,甚至到现在,我都达不到筋骨皮肉合一,九品入门的标准,只能去主修炼气了。

  所幸我是道士出身,还真有那么一丁点炼气士的天赋,或许是三清祖师他老人家赏饭吃。”

  小乙又笑了两声,显得很乐观。

  “你还当过道士?”

  小乙点了点头:“我从小体弱被父母遗弃,是师父把我捡回来的,不过我师父虽然是道士,但却不是修行者,只会给人解签念道经。

  后来道观中出了事情,惹来了一只怨鬼,师父为了救我和几名香客主动上前,被怨鬼所杀,幸亏崔大统领及时赶到救下了我。

  那时候我本就体弱多病,身上还沾染了阴邪鬼气,崔大统领便破格把我收入靖夜司内培养,要不然可能我也活不到现在。”

  顾诚拍了拍小乙的肩膀。

  人世艰难,谁人活着都不易。

  小乙却并没有什么悲伤的神色,反而笑道:“师父告诉过我,凡事都要往好了看。

  我本是早夭的命,却能活到这么大,多活一天便是赚一天,所以我每天都很开心。

  师父虽然死了,但他救了我,救了几名香客,便是功德无量,下辈子肯定会有好报的。”

  一路上说着,众人便已经来到了城东的一座宅院前。

  此时那宅院已经被封锁,几名捕快在外面守着,还有一些闲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看热闹。

  “都散开!有什么好看的?”

  捕快驱散了众人,带着顾诚等人来到厨房,面色发白道:“大人你们去看吧,我可不敢进去了。”

  赵静明和王奇两人率先踏入厨房内,楚休和小乙跟在后面。

  那厨房内,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鼓胀着硕大的肚子,瞪着通红的眼珠倒在灶台边上,地面上满是鲜血,还有半具男人的尸体。

  那尸体上满是被啃噬的痕迹,嚼烂的血肉,被斩碎的骨头,内脏都被掏出来,铺满了地面。

  “呕!”

  小乙有些承受不住,干呕了两声。

  赵静明和王奇面色不变,对于他们这种老资格的靖夜司玄甲卫来说,比这还恶心的场景他们都见过,这算不得什么。

  他们还诧异的看了顾诚一眼,因为顾诚表现的竟然也十分淡定,这可不像是新人的模样。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