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十七章 种梨

第十七章 种梨

  孟寒堂拿给顾诚的册子上全部都是八品之下的功法或者是修炼所能用到的材料或兵器等等。

  顾诚翻看了两眼,后面也都标有奖励点数,其中最少的也要一百多点,他得到的这40点功劳点,只能兑换一些常用的丹药。

  这些丹药也是价值不菲,最便宜的也要10点,最高的甚至要一百多点,堪比功法了。

  “属下初入武道,还有些不了解,不知道大人您有没有什么建议?”

  虽然现在的顾诚人杀过了,鬼也杀过了,但对于修行一道来说,他只能算是入门的新人。

  功法什么的可以跟靖夜司兑换,但经验却是换不来的。

  孟寒堂沉思了片刻道:“你现在主修武道和左道秘术,不过武道还是你的根基,所以选一门打基础的内功才是必须要的。

  这部《洗髓经》你可以选择兑换前半部,佛宗功法底蕴稳健深厚,足可以帮你打基础。

  另外你有破法剑堂的破法剑在身,剑道根基有了,所以我这里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兑换一字冥阴剑,这招剑式跟你的一字炎阳剑同出一部名曰《烛阴剑》的剑法中,需炼化阴脉鬼气,阴火阳炎合一,化阴烛冥火,威能邪异,但容易招惹鬼魅,练之者不祥。

  而一个则是玄罡道术之上金光印的升级版,你可以选道门的诛邪金光印,也可以选择佛门的镇魔金光印。

  前者针对妖邪鬼魅效果大,后者针对那些修炼下九流左道邪法的修行者效果大。”

  顾诚闻言顿时瞪大眼睛:“洗髓经这种级别的功法靖夜司都可以随便兑换?”

  孟寒堂皱眉疑惑道:“你为何反应这么大?洗髓经虽然还算不错,但却只是佛宗用来给自家年轻弟子打基础用的,江湖上数个佛宗寺庙都有,要不然我靖夜司也不会得到。

  而且功法虽然重要,但你却莫要把它看得太重。

  裴斐大人曾经说过,没有最强的功法,只有最强的人。

  昔日裴斐大人以佛门入门级别炼体拳法小金刚伏魔拳连败佛宗圣地大威德金刚寺十余位高僧,便足以证明这一点。”

  顾诚摸了摸下巴,他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可不是前世,或许只是名字一样而已。

  况且就算效果一样,在这种妖鬼遍地的世界,洗髓经也只能拿来打基础了。

  “对了大人,这位裴斐大人又是何方神圣?”

  “统领大人没跟你说过?”孟寒堂反问道。

  顾诚摇摇头。

  “统领大人也真是的,这种事情都能忘。”

  孟寒堂神色肃然道:“靖夜司中其他的东西你可以忘,但唯独两个人你不能忘,一个是武圣裴斐,另外一个便是大乾初代国师,罗浮真人叶法善。

  这两位便是五百年前靖夜司的开创者,同样也是辅佐太祖皇帝平定整个天下的至强修行者。

  我靖夜司入门的武刚纪要和玄罡道术,便是这二人所创造的。”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

  武刚纪要虽然简单,但却把九品和八品这两个境界给剖析到了极致,就连顾诚这种刚入门的修行者都能够看出不凡来。

  玄罡道术也是将鬼魅妖物的特性讲解的十分清晰。

  这些虽然都是基础,但能将基础讲解的如此透彻才显得更有难度。

  顾诚思虑了片刻道:“大人,除了洗髓经外,另外一门功法我选镇魔金光印。”

  洗髓经是接下来修行必要的内功,一字冥阴剑虽然有用,不过现在顾诚连一字炎阳剑都没有完全掌控,兑换还太早。

  金光印升级后的两门印法,顾诚思虑后选择了可以针对修行者的镇魔金光印。

  他日后所要面对的可能不光是那些鬼魅,更有可能是修行者,所以最好还是两者兼备。

  选完了功法后,顾诚便回到自己的屋内,专心去淬炼内腑之力,以便早日达到内练之境,孟寒堂则是前往了河阳府。

  不过这一次孟寒堂前去河阳府,足足数日还没回来,反而是托其他县路过的玄甲卫,将功法给顾诚带回来。

  小乙说这种事情很正常,崔子杰身边只有两位巡夜使在,出现一些突发事件,经常会随手抓人的,哪个巡夜使离得近他便用哪个。

  拿到功法后,顾诚又连续修炼了一个月的时间,此时他一拳轰出,便有三寸的无形气劲散开,轰在空气中发出一声响亮的脆响,这便是八品内练初期,淬炼内腑,气劲外放。

  走出闭关的静室,顾诚伸了一个懒腰,长出了一口气。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何有些修行者明明知道修炼左道秘法只能速成,不利于后期修行,但却也依旧去修炼了。

  正统的武道修行的确是无比枯燥,没有毅力者根本就无法坚持下来。

  顾诚之前便有了一些基础,还有黑玉空间在,并且靖夜司这边功法也不缺,但就算是如此,也要长时间进行这种枯燥的闭关,不断捶打淬炼身躯。

  那些条件不如他的武者,所要付出的无疑更多。

  这时小乙看到顾诚出关,便也过来问道:“顾大哥你已经突破八品了?”

  顾诚点点头:“还要多亏大人的指点,否则我的进境也不会如此之快。”

  小乙带着羡艳之色道:“顾大哥你的修行速度已经算是我见过最快的武者了,而且顾大哥你修炼太刻苦了,除了执行任务,其他时间都在修练。”

  “其他人难道不是这样?”

  小乙挠了挠脑袋道:“其他人虽然也有苦修,不过他们有闲暇的时间也会去干别的事情。

  比如王奇大哥便喜欢赌钱,靖夜司发下来的饷银,都被他扔到赌场里去了。

  赵静明大哥喜欢去青楼跟睡觉,不过我有点不明白,在哪都是睡,为什么非要花钱去青楼睡?”

  小乙从小便当在山上当道士,后来便来到了靖夜司当中,这些东西,他是真的不知道。

  顾诚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这些等你长大你便知道了。”

  小乙总感觉顾诚虽然没比他大多少,但却是有些老气横秋的,可能京城的人见识就是多。

  “对了顾大哥,今日康平街有个大集市,热闹的很,你去不去?”

  顾诚想了想,点了点头。

  他连续高强度的修行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也的确是应该放松一下了。

  康平街便是之前顾诚等人处理那饿死鬼的地方,这里是整个罗县的中心,每隔一个月,都会有附近村镇的人前来参加集市,要比平日里热闹许多。

  顾诚和小乙都换了一身便装在集市中闲逛着,穿着靖夜司的玄甲有些太显眼了一些。

  “梨子!清脆爽口,皮薄汁多的梨子!”

  顾诚等人不远处,一个农家汉子推着一车梨摆在路边。

  这时一名打扮邋遢的中年道士凑上去问道:“汉子,你这梨怎么卖?”

  那汉子道:“一文钱一个,不甜不脆不要钱。”

  “不错不错,给贫道一个尝尝如何?”

  那汉子一脸的不耐之色:“没钱吃什么?走开走开,莫要耽误俺做生意。”

  那道士冷笑道:“你这汉子当真吝啬小气,你这一车梨子几百个,贫道只要一个你都不肯?”

  “一文钱不是钱?你这道士再捣乱,俺可就要喊官差了。”

  这两个人的争执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顾诚和小乙本来没在意的,不过随后顾诚却是发现了什么,拉住小乙,沉声道:“先看看。”

  那邋遢道士闻言只是大笑了一声:“你既然不肯给贫道梨吃,那好,贫道自己来种。

  说着,那道士随手在自己的脚下挖了一个小土坑,双手在半空中乱抓着什么,嘴里面念念叨叨,好像把什么东西埋了进去。

  最后他拿出一个酒葫芦,冲着在场的众人得意一笑:“这是贫道从观音菩萨那里求来的杨枝甘露,诸位可瞧好啦。”

  随着那道士将酒葫芦中的水浇在土坑里,那土坑当中竟然长出了一支小树苗来,飞快的长成了一株梨树,结满了黄澄澄的梨子。

  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已经没人去管,他一个道士为什么要从菩萨那里求东西了。

  那道士摘下来一枚梨子,啃了一口大笑:“你这汉子小气,贫道却是不小气,来来来,这些梨子大家随便拿。”

  一听这话,围观的众人立刻开始疯抢了起来,片刻的功夫便将那一刻梨树给摘光了。

  那汉子呆愣的看着这一幕,下意识的回头一看,他车内的梨子,竟然已经全都消失不见。

  他这才反应过来,大喊道:“那是我的梨子!我的梨子!”

  道士一边啃着梨,一边得意的笑道:“吃你一个梨子你都不肯,权当给你个教训,以后莫要再这般小气了。”

  那汉子愣在了那里,随后捶地大哭道:“这一车梨子卖的钱可是要给俺娘治病的!”

  周围的人看了一眼手中的梨子,都纷纷散开,那道士听到了却也是一脸的漠然之色。

  小乙倒是一脸的激愤,但却被顾诚给拉住,轻轻冷笑着摇摇头。

  但这时那道士却偏偏注意到了顾诚,望着他冷哼道:“小子,你笑什么笑?怎么,道爷我这么做,你有意见?”

  顾诚愣了一下,随后笑着摇摇头:“道士,你这是老寿星吃砒霜啊。”

  那道士一皱眉:“什么意思。”

  顾诚的手已经摸向他腰间被黑布包裹着的长剑,脸上的笑容也是逐渐消失。

  “活腻歪了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