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二十一章 夜幕杀机

第二十一章 夜幕杀机

  顾诚做为一个刚刚加入靖夜司才不到三个月的新人,便能够获得暂时统领整个罗县靖夜司的权利,这的确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众人还不得不服气。

  事情做成了,大家都有功绩点拿,好处是整个罗县靖夜司的。

  但若是做不成,哪怕以孟寒堂的人品不会拿他扔出去顶罪,万一出了什么闪失差错,这些都要顾诚一个人承担。

  凭心而论,在场的众人里面可没有哪个人有顾诚这种魄力的。

  孟寒堂退出大堂,准备继续养伤后,顾诚对着众人一拱手道:“多谢诸位的支持,这一次行动,关乎到大家的利益,在下必将竭尽所能,也请诸位配合。”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纷纷应答,倒是没有人跳出来发表其他的意见。

  把事情弄砸了,他们的利益也是一样损失,况且罗县靖夜司内,几乎是实力最强的赵静明和王奇,可都是站在顾诚那边的。

  赵静明问道:“顾兄弟,只有三天的时间,你那边可有什么计划?”

  “对付几个不入流的江湖帮派用不了三天的时间,今夜便可以将他们全都解决。

  杜辛五、花青这二人,必杀之!

  雷鹏可以留下。”

  小乙疑惑道:“为何不杀雷鹏呢?因为他作恶最少吗?”

  顾诚摇摇头道:“因为他这个人最弱,不光是实力弱,性子也是弱。

  我等对付这三帮不是为了杀人泄愤,而是要利用他们三帮的力量找寻出那罗教妖人来。

  把他们都杀了,整个三帮群龙无首,谁来帮我们找人?

  那些草莽帮派培养出来的帮众虽然实力不堪,但在这方面却是有大用的,没人指挥,我等也指挥不动。”

  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顾诚沉声道:“赵兄王兄还有小乙,二位陪我去劫杀花青。

  其他几位帮我监视青花堂,看住三河帮,不能让他们碰面。

  一夜,只要事情顺利,这一夜的时间整个罗县的地下势力便会重新换个天地!”

  靖夜司的玄甲卫素质可以说是相当优良的,分配好任务后,众人立刻便开始分头行动。

  赵静明也是忍不住将目光频频看向顾诚。

  他在罗县靖夜司中是老资格了,甚至孟寒堂还不是巡夜使的时候,他便已经是罗县靖夜司的玄甲卫了,算得上是老油条。

  只是因为他的白骨秘道术有缺陷,导致他辅修的武道进境缓慢,这才没踏入七品锻骨。

  历经几任上司,孟寒堂是他最为满意的一个,他有一颗武者之心,对待下属公平正直,跟着这样的上司,起码不用担心什么时候被卖掉。

  但此时顾诚却给他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若是不算修为,顾诚这种果决狠辣的行事方式,可能要比孟寒堂走的更远。

  ………………

  午夜子时,花青从极乐楼中离去,打发走了几名手下,回到他在南城的家中。

  花青是开青楼的,但他在自家的青楼里面却没碰过一个姑娘,反而在他的大宅中,娶了十房小妾,还是每年一个。

  所以罗县帮派内的人都在传,花青不是被伤到了下身,而是彻底没了那玩意,不能人道,所以每年娶一房小妾只是为了遮掩。

  他那十房小妾被他折磨的身上从来就没有一块好肉,据说有房小妾实在受不了,便跟他手下的心腹帮众私通,想要在半夜杀他,结果花青却是睡觉都随身带着刀。

  那小妾被活埋,那名帮众更是被切掉下身喂了狗,最后千刀万剐而死,手段极其残忍。

  所以罗县这些帮派当中,最让人畏惧的,便是性格怪异狠辣的花青。

  花青摇着扇子,正思索着,自己今晚要宠幸哪个。

  在他看来,只有看到女人在自己身下露出痛苦的表情,他才能找回自己昔日当男人时的雄风。

  就在这时,花青的动作却是忽然一顿,猛的扔掉了他手中的折扇,从身后掏出一柄漆黑色,纤细无比的柳叶刀来。

  他是漠北狼盗出身,漠北狼盗不是一支盗匪,而是一群盗匪。

  因为其行事来去如风,手段狠辣狡诈,犹如荒原上的野狼一般,所以被称之为是狼盗。

  虽然远离漠北那风沙之地已经许多年了,但花青的警惕性却没有放下。

  狼,最擅长的便是感知危险。

  顾诚抱着剑从黑暗中走出来,脚步踏在寂静空旷的街道上,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了花青的心底一般,让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赵静明等三人就在周围隐匿着,将出口堵死,怕花青逃离,也防止有人掺合进来。

  如今的顾诚已经踏入八品内练初期,再配合他黑玉空间内的鬼物,相当于是也有八品级别的左道秘术在身,实际战斗力应该堪比八品中后期了。

  上次跟那道士一战不过瘾,最后让对方跑了,今日顾诚也想要看看,自己的实际战斗力究竟能达到什么地步。

  “靖夜司!”

  花青眯着眼睛道:“就因为之前我等没答应你,你们靖夜司便要对我出手?

  堂堂靖夜司,还讲不讲规矩,讲不讲道义了?”

  顾诚忽然笑了一声,笑声当中充满了讥讽的意味。

  “一个狼盗出身,开着青楼,逼良为娼的家伙也跟我谈规矩,讲道义?

  你配吗?

  罗县的官府能容你,是因为你还有点用处,能约束帮众。

  靖夜司能容你,是因为你没有冒犯到靖夜司的底线。

  现在你没用了,又冒犯到了靖夜司的底线,似你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杂碎,活着还有何用?”

  顾诚这番在他看来很‘诚实’,但在花青看来却很恶毒的话语彻底刺中了他心底的痛处。

  低喝一声,花青手中的柳叶刀已经向着顾诚斩来,黑夜当中,那漆黑色的柳叶刀竟然好似无形的一般,顾诚只能感觉到一阵阴厉的劲风扑面而来。

  夜刀花青,指的是他的刀,也是他的刀法。

  之前花青的刀法只是迅捷狠辣,但自从做不成男人后,他的刀法却是变得诡谲无比。

  纤细的锋芒出现在顾诚的面前,直指顾诚脖颈而来。

  倒提长剑拦在身前,刀剑相撞发出‘铿锵’一声,顾诚被震退半步。

  花青手中的柳叶刀更是犹如一条毒舌般,左右翻转,刀身不论如何变化,气劲始终指着顾诚的脖颈。

  但下一刻,顾诚双手持剑,剑势看似朴实,但却不管花青的刀势如何变化,径直斩出三剑。

  一剑封上路,一剑斩中路,最后一剑却是横扫而来,三尺长剑却是被顾诚用出了一种重剑的感觉来。

  任凭花青的刀势变化,最后却都撞在了那三剑之上,气劲对撞发出一声声铿锵爆响来。

  得自杀手韩亭的破法剑对于初入武道的武者很友好,化繁为简,可以说是剑道乃至于武道的根基所在。

  起码顾诚遇到任何对手,他都能下意识的反应过来,自己应该用何种打法。

  所以江南破法剑堂的弟子出现在江湖上,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但却也绝对不是最弱的,根基也是无比的深厚。

  并且顾诚还修炼了洗髓经,以正统佛门功法来打基础,他虽然境界没有花青高,但力量却并不比花青差多少。

  花青低喝一声,手中的柳叶刀爆发出了无数繁花乱影来,体内气劲几乎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而出。

  夜战八方!

  漠北狼盗出身的武者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与人对战之时只追求快,能用一刀杀人,绝对不用第二刀。

  没有试探,没有留手,直接全力出手爆发。

  顾诚分不出眼前的刀影气劲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但他也不用区分,直接正面强攻!

  他手中的长剑颤动着,一挑一刺,灼热的气劲轰然爆发,犹如一丝烛火,照亮了幽冥夜色。

  一字炎阳剑!

  一个乱如繁花,一个直取中路。

  刀剑气劲相对撞,这次两个人谁都没有退。

  但就在这时,花青却是忽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向着面前一口鲜血喷出,嘴里面念着拗口的咒文,一只面色青紫的血婴在那血雾中浮现,露出细碎的尖牙,扑向顾诚!

  这血婴小鬼是他在漠北的时候,用了自己大半积蓄,跟当地的萨满巫师所换的。

  谁都以为他是正统的武者,此时用出这种左道秘术来,几乎是无往不利。

  但下一刻,顾诚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来。

  他的左臂瞬间替换成了黑僵臂。

  粗大的黑僵手臂带着浓重的阴气一巴掌便将那小鬼彻底扇成了一团血雾。

  在花青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僵臂顺势将对方掐着脖子拎起来,猛的一扭!

  宛若拧麻花一般,头颅和身躯已经瞬间分离!

  血洒长街。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