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二十五章 得利

第二十五章 得利

  罗教那叛徒被伤的太重,一旦紫阳罡气反噬,带给他的伤害可是要比孟寒堂更甚。

  他这一口鲜血喷出,气息已经下跌到了极致,看到这一幕,孟寒堂立刻开始趁胜追击,剑势飘雪施展而出,瞬间整个场中都缭绕着森寒的锋锐剑气,将罗教那叛徒所笼罩。

  其他在周围埋伏的玄甲卫也都出手,冲向对方。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个声音却是响彻在四周。

  “无极无天,无法无为。彼国真空,圣祖降临!”

  周围的小巷当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六七名修行者,各个奇形怪状,有的是乞丐,有的是道士,还有的是和尚。

  之前跟顾诚交手的那道士也在其中,他们齐齐结印,口诵真言。

  虽然这些人实力都不算强,最高也只有武道八品或者是炼气八境左右,但此时他们联手所结出的那印决当中却是绽放出了璀璨霞光来,凡是霞光所照耀之处,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竟然正在被往外抽取着。

  而且这股力量所针对的主要还不是靖夜司的人,其力量的最中心竟然是那罗教的叛徒。

  “该死!”

  孟寒堂暗骂一声,顾不得继续跟那罗教叛徒缠斗,直奔其他罗教修行者而去。

  再不拦住他们,靖夜司这边的损失可就大了。

  但这时那罗教叛徒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狠绝之色,他竟突然拿出一柄匕首,插进自己的肋下,大量的鲜血飘散在半空当中,汇聚成了一个个符咒来。

  随着那些符咒入体,那名罗教叛徒周身瞬间爆发出了白色和蓝色两股罡气光芒来。

  武道六品涌血可以将自身真气凝练成罡气,炼气六境凝罡则是化气成罡,掌握独属于炼气士的先天罡气,这一个境界的炼气士才算是弥补了自身的缺陷,可以跟武者正面对垒,完全不落下风。

  那罗教叛徒武道炼气双修,此时秘法一出,竟然将自己的修为给重新恢复到了巅峰境界。

  看到这一幕,孟寒堂当即便大喊道:“退后!”

  双修六品修行者根本不是这些九品和八品的玄甲卫能够抗衡的,甚至就连他都不敢硬攘其锋。

  但可惜孟寒堂喊的已经晚了。

  那罗教叛徒手捏印决,无形的力量瞬间便将一名拦在他身前的玄甲卫给拎起来,随着他手中拧动,那名玄甲卫竟然好似被拧麻花一般,身躯瞬间就被扭曲变形,化作一堆碎肉!

  大搬运术!

  这是罗教的至强秘法之一,最开始只是寻常的左道秘法搬运术,就跟之前罗教那道士所施展的障眼法一样,糊弄愚民百姓用的。

  大庭广众之下隔空搬个东西抬个人什么的,有时候还把自己抬离地几丈,冒充神仙,倒是吸引了不少愚民加入其中。

  直到某代罗教教主从微末崛起,一直修炼这最低级的搬运术,将其修练到了极致,便演化成了这大搬运术。

  据说其人曾经搬运大山而行,所过之处被尊为神佛,最后一山覆灭一个对罗教不敬的势力,被引为传说。

  此时这罗教的弟子用出来自然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但隔空拧死个人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看到这一幕,顾诚刚想要向前冲的步伐顿时停了下来。

  他不是怂了。

  这叫战略性撤退。

  连东西都看不到,直接就被拧成了麻花,这谁受得了?

  现在顾诚算是明白了,为何之前崔子杰说靖夜司的人总是不够。

  这才刚刚加入一个多月便已经死了一个,靖夜司的玄甲卫果真是高危职业。

  眼下那罗教叛徒摆明了就是在拼命了,虽然靖夜司的奖励很诱人,但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去可就不划算了。

  那罗教叛徒也知道自己挺不了多久,在斩杀一名玄甲卫后,他竟然直接把目光转向罗教修行者那边,左手一提,一名僧人模样的罗教修行者就被其提了起来,下一刻,他右手一捏,对方的头颅竟然直接被他捏爆!

  死了一人,罗教修行者那边的阵势顿时被破,他周身双色罡气爆发,立刻遁入夜幕当中,不过随后那罡气光芒便已经消散,显然他的力量也已经耗尽了。

  孟寒堂紧紧一皱眉,低喝道:“留下一部分人拦住这帮罗教中人,其他人分散追查!强行以秘法恢复修为,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那些罗教的修行者一看人跑了,他们自然也不会继续去跟靖夜司缠斗,立刻也是施展各种手段逃脱,追了上去。

  罗教的修行者几乎很少有单纯的武者,大部分都会修炼一些左道秘术,油滑的很。

  特别之前跟顾诚交手的那道士,以障眼法幻化出了好几个身形来,直接绕过几名玄甲卫追了出去。

  顾诚在后方微微皱了皱眉头,废了这么大的力气,若是依旧让对方给逃脱了,那可是当真有些不甘心。

  特别是在靖夜司给的悬赏如此丰厚的前提下。

  这时黑玉空间内的心鬼忽然传来了一阵阵悸动,好像是感应到了顾诚心中所想,要出来一样。

  被收入黑玉空间内,这些鬼物好像就成了顾诚心中的一部分,虽然不会说话,但他心中所想却都知道。

  此时周围无人,一部分有战力的玄甲卫都去追踪那罗教叛徒去了,小乙等正面战力不足的玄甲卫则是带着伤员回去救治。

  所以顾诚也没太在意,直接将心鬼给放了出来。

  只见心鬼摇摇晃晃的走到之前那罗教叛徒所站立的地方,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地上的血迹。

  之前那罗教叛徒应该是动用了某种血祭秘法,让自己的力量短时间恢复到了巅峰,不过却也在地上留下了一些鲜血。

  舔过那些鲜血之后,心鬼指着其中一个方向,示意顾诚追过去。

  顾诚有些微微一愣,他还真没想到,心鬼竟然还有这种异能在。

  心血心血,身为心鬼,它对于血液比较敏感,倒也说得通。

  将心鬼收回黑玉空间内,就算在黑玉空间内,心鬼也能够感知到外面的气息,指示着顾诚七扭八拐的追过去。

  不过这一路竟然追到了县城外的荒山中,这顿时让顾诚感觉到孟寒堂这位上司,其实也不怎么靠谱。

  他方才还说那罗教叛徒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结果现在人家还能够跑到城外去,可见他还是有一定力气的,这种时候追上去,谁碰谁死。

  荒山密林当中,顾诚忽然停下了脚步,将气息收敛到了极致。

  前方不光有那罗教叛徒在,那曾经跟顾诚交手的道士,他竟然也追了上来。

  此时那罗教叛徒的模样极其的凄惨,半边身子浴血,面色苍白如纸,气息已经低迷到了极致。

  站在他对面,那道士似笑非笑道:“少主,你可是让我们好找啊,计划到了关键时刻你却逃了,你可对得起我罗教这么多年的培养吗?”

  “闭嘴!别喊我少主!”

  那罗教弟子低喝道:“什么少主?我只不过是你们培养的一个傀儡而已,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当替死鬼!”

  那道士淡淡道:“少主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二十多岁达到武道六品,炼气六境这等级别的,可都是各大派当中最为顶尖的弟子,我们可是真把你当少主来培养的。

  既然你知道了教中的计划,那你就应该知道,为了这个计划教中究竟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就连圣女大人都为此身入险境。

  少主你逃走也就罢了,竟然还把教中的机密情报也给拿走,这可是在坏我罗教根基啊,将来死后,可是都入不了无极净土的。”

  “无极净土?”

  那罗教叛徒怪笑了两声:“糊弄愚民的东西,你们还把它当真了?滚开!今日我饶你不死,罗教的人我杀的足够多了,再多杀一个也无所谓!”

  那道士掏出铁鞭来,冷笑道:“少主啊少主,你都已经成了这幅模样了,还想杀我?

  你可知道教主如今拿出多少赏金来悬赏你吗?只要把你带回去,死活不论,都有进入净土秘境修行的资格!

  今日撞到了,合该是贫道我的造化!”

  话音落下,那道士手持铁鞭径直冲来。

  但这时那罗教叛徒却是从怀里面掏出一样东西来,顾诚离的远,外加天黑有些看不清,那好像是一截手臂模样的东西。

  道士冲到一半身形猛的一顿,仿佛看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东西,骇然道:“妖箭夜罗!你什么将它拿到手的!?教中的消息可没有这个!”

  那罗教叛徒冷笑道:“当然是早就拿到手了,你们以为我是匆忙之间才逃离的吗?

  只不过我原本是准备用它来对付那几位护法的,结果现在却用到了你这个小角色的身上,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那道士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转身便逃。

  这东西他听说过,根本就不是他这种境界能够对抗的存在。

  悬赏虽然诱人,但也要有命拿才是。

  结果等他刚刚转身的时候,地面上一块尖锐的石头却是不知道何时已经漂浮在了他的身后,瞬间将他的胸口贯穿!

  “白痴!该跑的时候不跑,不该跑的时候非要跑,怪不得在罗教二十多年,还只能当个糊弄愚民的教众头目。

  想死在妖箭夜罗之下,你也配吗?”

  那罗教叛徒长出了一口气,但浑身已经冒出了阵阵虚汗。

  方才以大搬运术抬起石头将对方贯穿,这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力气了。

  不过就在这时,他身后却是有着一股阴气袭来,还没等他回头,他的胸口便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痛!

  那股剧烈的痛楚瞬间让他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体内残留的紫阳罡气猛然间爆发,将他的面色灼烧的通红。

  “噗!”

  灼热的鲜血喷出,那罗教叛徒强撑着转过头去,但却只能看到一个有着硕大头颅的心脏怪物从他背后跳下来,下一刻,他便轰然倒地。

  “咚。”

  一块石头砸在那罗教弟子的身上,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心鬼探头探头的感应了一下对方的气息,也是生机消散。

  顾诚招了招手,收回了心鬼。

  鹬蚌相争,我吃肉。

  (//)

  :。: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