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三十章 左道江湖

第三十章 左道江湖

  柳盈盈这么一个娇滴滴,楚楚可怜的美女却是三句话不离尸体,这让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很别扭。

  顾诚淡淡:“别忘了,你现在可就在我手中呢,那些人的消息我问,你还敢不答?已经在我手里面的东西,也能拿出来做交易吗?”

  柳盈盈大声道:“喂喂喂,别这么现实好不好,你们只有八个人,那帮家伙可足有十余个人呢,真打起来,还是你们吃亏,多我一个,起码还能多点战斗力不是?”

  这时齐周听到对方竟然有十余个人,他有些犹豫道:“顾诚,我们是不是谨慎一些,先行撤退,然后让州府那边多派一些人过来?毕竟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探查为主,而不是跟那帮下九流的左道江湖人在这里死磕。”

  齐周已经年近五旬了,武道才勉勉强强到了八品外练,可以说是天赋有限,这辈子也就只有这种成就了。

  他在靖夜司内倒不能说是混日子,只能说是小心翼翼的习惯了,凡事总想稳妥,不想犯险。

  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到了六十岁之后,积累到足够的功勋资历,调入到府或者郡中,担任一些安全的后勤职位养老。

  顾诚将目光望向柳盈盈:“那帮人具体都是什么实力?有没有堪比武道七品或者炼气七境的存在?”

  柳盈盈道:“下九流的修行者等级没有武者和炼气士那般分明,不过若是论战力来说,堪比七品的有两个。”

  “那这些人互相之间的关系如何?”

  柳盈盈冷笑道:“当然不怎么样,他们都恨不得把对方全都杀光,然后独自占有那宝物的消息,只不过办不到,这才约定互相联手,一起取宝的。

  本姑娘也是看透了那帮人,这才决定单独行动的,就这还差点被他们针对。”

  “那他们明日不直接进山,来县城干什么?”

  柳盈盈道:“那帮家伙领头的乃是‘碎玉手’杜拦江,当过水贼盗过墓,有些经验,所以想要先到县城里面找来县志地图,探探其中的底细再动手。”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回头冲着小乙等人沉声道:“诸位,虽然现在我们直接打道回府,上面也不会说什么,但如此做总感觉有些憋屈。

  我们是兵,他们是贼。我们是猫,他们是老鼠。

  这天底下只有贼怕官兵的道理,哪有见了老鼠先逃命的猫?

  对方那帮下九流的修行者人数较多,但一群乌合之众,并且互相之间勾心斗角,我有把握一战。

  况且等回去后再派人来,山路难行,一来一回要数天的时间,恐怕他们早就拿着宝物离去了。

  现在虽然还不知道那宝物究竟是真是假,但只要有好东西,别管是交上去换取功绩点,还是自己拿来用,可都是一桩机缘。”

  说着,顾诚看向齐周:“当然齐老哥若是顾虑太多,那可以先行回到河阳府去汇报情报,人各有志,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勉强大家的。”

  顾诚做事并不怂,准确点来说之前他面对那罗教叛徒时也不是怂,而是谨慎。

  但谨慎却并不代表谨小慎微到会眼睁睁的放弃眼前的机会。

  靖夜司除了悬赏任务中的收获,其他的都归个人所有,当然你若是用不上,也可以上交到靖夜司当中,换取功绩点。

  总之靖夜司的规矩就是为了让手下的人更加主动一些,而不是拿着饷银混日子。

  赵静明等人的年岁都不算太大,还是有一搏的魄力的。

  齐周犹豫了一下,苦笑道:“这种时候我独自回去算怎么回事?罢了,今日便跟大家搏一次。”

  看到靖夜司的人都达成了一致,柳盈盈看向顾诚,不满道:“喂喂喂,既然都成盟友了,你该松开了吧?还摸上瘾了?”

  顾诚松开手臂,柳盈盈这才揉了揉脖子,跑去查看她那两具僵尸,不满的嘟囔着:“我的大黑和小白都被你给弄坏了,又要花费材料修复。”

  在场的众人嘴角都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两个狰狞恐怖的僵尸一个叫大黑一个叫小白?

  第二日清晨,顾诚便直接让张县令打开城门,同时让县城内的百姓这段时间都不要出门。

  修行者之间的对抗寻常人哪怕是围观都容易出人命的。

  像是东林县这种小县城,更是对那种无法无天的左道修行者没什么约束力。

  顾诚等人站在县衙门前等了一个多时辰,远处这才走来了一队人,穿着各异,有的甚至还奇形怪状的,足有十余人之多。

  柳盈盈站在顾诚身后低声道:“看到最前面那个壮汉了吗?他便是‘碎玉手’杜拦江,江北水贼出身,盗过墓,厮混过帮派,听说还给王府当过一段时间客卿,反正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他身边那穿着黑色锦袍的年轻人是‘鬼公子’王川,他在自己体内养了一只鬼,准确点说是跟一只鬼合为一体。

  白日里鬼借人身,黑夜里人化鬼躯。

  这些人当中只有这两个人的实际战力是堪比七品的存在。

  不过其他人也不好对付,那个只有孩童大小的侏儒是水猴子,不知道姓名,反正谁都喊他水猴子,也是水贼出身,不过他却是独行水贼,专门劫杀那些来往的小型客商,据说其水性极好,能够在水下呆一天一夜。

  还有那个妖艳美貌的妇人,她是青城妇,半人半妖,下面可是有古怪的,去青楼睡姑娘要钱,跟她睡可是要命的。”

  柳盈盈快速的给顾诚介绍着杜拦江等人,同时那帮人也看到了站在县衙门前的顾诚等人,这让他们顿时一皱眉。

  原本他们是打算拿到县志,研究一下将军山的情况便直接进山的,谁承想竟然在这里遇到了靖夜司的人,这可有些难办了。

  他们这些下九流的左道修行者跟靖夜司一向都是死敌,双方虽然不至于是不死不休,但起码都看不惯对方。

  并且他们今天说是来拿县志,其实以他们的做派就是想要直接强抢的。

  反正一个偏僻的小县城也拦不住他们,但谁承想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竟然会出现靖夜司的人。

  双方的人都站在长街上对峙着,气氛一瞬间变得凝重肃杀。

  这时杜拦江那拨人里面有一名穿着红色八卦道袍的中年道士忽然站出来,指着柳盈盈大骂道:“贱人!你怎么跟靖夜司的走狗鹰犬站在一起?

  你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约定的?现在你跟靖夜司的走狗鹰犬站在一起,你是不是把那件事情都告诉了他们!”

  柳盈盈轻哼一声:“约定?你们趁着本姑娘的本命尸不能用,强迫着我盟誓,这也叫约定?”

  说着,柳盈盈小声对顾诚道:“那家伙是幻灵道的‘九幻道人’何天久,幻灵道之前是南边一个不入流的小教派,擅长用一些障眼法之流糊弄愚民百姓,结果发展到一定程度膨胀了起来,竟然糊弄到了官府头上,被靖夜司剿灭。

  这家伙便是幻灵道最后一个幸存的弟子传人,所以他对靖夜司的人极其的敌视。”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对那道士淡淡道:“道士,你方才喊我们什么?”

  何天久冷笑道:“当然是喊你们走狗鹰犬!身为修行者,却甘当朝廷的走狗,爷爷我说的难道不对?

  狡兔死走狗烹,说不定哪天就轮到你们这些走狗鹰犬倒霉!”

  说着,那何天久回头对杜拦江道:“杜老大,靖夜司人少,咱们一起上,做掉他们之后再入将军山内探宝!”

  杜拦江皱了皱眉头,略有些不满。

  似他们这等左道江湖人,虽然平日里跟靖夜司便有些矛盾摩擦,但只要不是那种关乎生死底线的事情,他们是不愿意跟靖夜司死磕的。

  这次他们是来探宝的,不是来杀人的,宝物还没见到,便在这里跟靖夜司死磕一场,太不值得了。

  况且这何天久算什么东西,也配跟他发号施令?

  还没等杜拦江说什么,顾诚的身形却是忽然一动,手中的长剑已经出鞘,一字炎阳剑向着何天久刺出,灼热的气劲瞬间扑面而来。

  不论是那何天久还是杜拦江怎么都没想到,人数处于劣势方的顾诚却是说动便动手。

  何天久方才站位有些靠前,瞬息之间便已经感觉到了剑锋气劲袭来。

  杜拦江想要出手,但赵静明已经用出了白骨秘道术,一根根骨刺从地上升起,拦在了他面前。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顾诚的剑势已到。

  骇然之下,何天久手捏印决,嘴里念念有词,一阵七彩烟雾从他宽大的道袍中散出。

  但还没等那七彩烟雾彻底散开,顾诚左手的镇魔金光印却是已经落下,金光爆裂,顷刻间便将那七彩烟雾撕裂。

  ‘噗哧’

  一声轻响传来,灼热的剑锋瞬间便将那何天久的人头斩落,掉在地上骨碌到了杜拦江的身前。

  顾诚持剑而立,甩了甩剑锋上的血珠,淡淡道:“不会说话便不要说话,那劳什子幻灵道被灭,估计也是因为你那师门长辈一个个都嘴巴太臭,说了不该说的话,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