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四十九章 掌控全局

第四十九章 掌控全局

  靖夜司能管的东西很多,不过像是一个帮派帮主继承人的位置靖夜司也想管,那这也太霸道了一些。

  哪怕就算是有些地方的靖夜司实力强大,对于管辖之地的宗门可以完全掌控,但这种事情也是暗地里去做的,而不是像顾诚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便说了出来。

  季林堂的面色顿时一变,冷声道:“顾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凭什么不同意?”

  顾诚慢条斯理道:“本来谁来当掌门这件事情呢,我是管不着的,但奈何二公子你得位不正啊。

  季海崖老帮主虽然身体不好,但长乐帮内多名医师都说了,他起码还能活数年的时间。

  一个还能活数年的人会这么着急便立下遗言吗?还是说季海崖老帮主有未卜先知之能?”

  季林堂冷哼道:“长乐帮内谁都知道我父亲最宠爱的便是我,他是草莽出身,也不讲究什么长子继承的那一套。

  所以他怕自己出了意外,提前留下了遗言有什么问题吗?靖夜司做事也是讲证据的!”

  顾诚淡淡道:“证据?我靖夜司说话当然讲证据,小乙,把你的冲龙玉符给我一张。”

  小乙愣了一下,递给顾诚一张符纸,道:“顾大哥……”

  顾诚却是直接打断了小乙的话,冲着季林堂冷笑道:“下九流的左道修士你也敢信?简直天真!

  鼻神曰冲龙玉,这是正宗的道门符咒,可以将任何气息放大无数倍感知到。

  你那封遗书应该是被那下九流的左道修士伪造后送入季海崖老帮主的书房内的对吧?

  这封信只要被这些下九流的左道修士动过,就一定会沾染到气味的,那这个人又是谁呢?

  青山剑宗乃是武道宗门,为什么会突然请一个左道修士当门客?我看这个门客并不是青山剑宗的,而你二公子季林堂的才对!

  你父亲虽然宠爱你更多一些,但他却也并没有彻底放弃大公子。

  反而因为大公子做事沉稳,所以他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帮派内的事务,而不是像你一样一直都游手好闲。

  所以你因为嫉妒和不甘以及对帮主之位的觊觎便动了杀机,暗中招募下九流的左道修士黑石道人,然后伪造遗书,对不对!”

  顾诚最后三个字直接大喝而出,声音震耳欲聋,顿时让季林堂的面色猛的一白,慌张的开口辩解道:“你胡说!我怎么会杀害父亲?黑石道人是在父亲死后才被我找来的!”

  顾诚似笑非笑的看着季林堂:“哦?那你这是承认自己勾结左道修士喽。

  你勾结左道修士,便有可能动了杀心。

  你动了杀心,便会伪造遗书。

  看来我的推测没错,二公子,与我去黑狱里走一趟吧。”

  站在顾诚身后的赵静明不禁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长乐帮的二公子都快被顾诚给糊弄傻了。

  冲龙玉符的确是能够提升嗅觉感知,不过这都已经多少天过去了?味道早就已经散的一干二净了,一百张冲龙玉符都是闻不到的。

  但可惜这些季林堂是不知道的,而且在他的下意识当中,在修行界这方面靖夜司无疑是权威,是要比黑石道人这等左道修士更高一级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杀害老帮主这件事情的罪名太大了,大到季林峰都扛不住,更别说是季林堂这种心性幼稚的家伙。

  此时一句话说漏了嘴,被顾诚抓到把柄,这一顶大帽子扣上想要摘下去可就难了。

  顾诚又将目光转向那黑石道人,冷声道:“还有你,滥用左道邪法害人,我顾诚此生励志铲除天下妖邪鬼魅,最看不惯的便是你这等左道邪修!”

  黑石道人面色顿时一变,连忙道:“我没有……”

  滥用邪法害人这种事情的确是靖夜司严厉打击的,不过那也要看你害的是谁。

  你害的若是寻常百姓,那只要你跑的快,没有被靖夜司抓住,那说句不好听的,靖夜司也根本就没有力量为了一条人命大费周章的追捕你。

  但眼下顾诚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直接把害死长乐帮主季海崖的罪名都扣在他头上,这谁担得起?

  “不,你有!”

  顾诚话音落下,脚步一踏,气劲爆发,使得他落地之处的地面都发出了一声脆响来,砖石碎裂。

  劲风已经呼啸而来,距离太近,根本就无法闪躲,黑石道人只得一口鲜血喷出,血影夹杂着黑影在他面前交织着,但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股带着诛邪镇魔之力金色气劲。

  镇魔金光印!

  少顷,幽黑色的冥火绽放盛开,烛阴剑开,鬼神张目!

  绽放在剑尖七寸长的冥火撕裂了那黑影血线,连带着将那黑石道人的脑袋直接平滑的斩了下来,被顾诚拎着头发,拿在了手中。

  如此近的距离下,这黑石道人也比五脏道人强不到哪里去。

  “似这等恶贯满盈的左道邪修审他都是浪费时间,先杀再审肯定不会冤枉他的!”

  顾诚的目光环视一周,董魁等人的面色都是阴沉如水。

  话都让你说了,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算黑石道人真是冤枉的,但脑袋都被你给砍了,还能接回去不成?

  这一番电光火石一般的变化甚至让小乙都有些反映不过来,他还小声的问道:“顾大哥什么时候励志铲除天下妖邪鬼魅了?这么大的志向,我都没听他说过。”

  赵静明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道:“可能就在刚才。

  看戏吧,这次的任务咱们轻松,留给顾兄弟一个人表演就足够了。”

  其实顾诚已经用不到怎么表演了,因为大局已定。

  顾诚扶起一旁还在目瞪口呆的季林峰,淡淡道:“大公子,现在这个帮主之位是你的了,已经没人会跟你争,也没人会跟你抢了。”

  季林峰虽然在顾诚看来也不算太成器,不过显然素质是要比季林堂高很多的。

  在这一瞬间他便已经反应过来,对着几名长乐帮的长老厉喝道:“把季林堂给我带下去!家丑不可外扬,等事后再处置他!”

  季林堂一边被人拖下去,一边挣扎着大喊道:“我没杀父亲!我真的没杀父亲!”

  他到现在还没有明白,现在局势已经跟他杀没杀季海崖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们这两兄弟之间可是没有半分情谊在的,现在季林峰既然已经上位了,哪怕他没杀,最后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的。

  此时季林峰环视一周,忽然道:“父亲刚刚故去,在下唯恐把持不住长乐帮。

  关于灵药分配这件事情,我想要请靖夜司派人来帮忙监督,以防帮内有人中饱私囊。”

  钟林闻言面色顿时一变,指着季林峰:“你……!”

  一个字脱口而出,钟林却是说不下去了。

  方才他便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顾诚为何平白无故的揭露季林堂而去帮季林峰?

  毕竟昨日季林峰已经表过态,是要站在他道玄宗这边的。

  谁承想只是一天,这顾诚不知道说了什么,竟然让季林峰就这么直接倒戈。

  有着靖夜司派人监督,季林峰又站在了靖夜司这边,长乐帮所产出的灵药,他们根本就连一毛都捞不到。

  顾诚这时候却是走到了董魁和钟林二人的身前,轻笑着道:“怎么,二位不服气?”

  钟林轻哼道:“愿赌服输,没有什么不服气的。

  顾大人好手段,我还当真不知道,靖夜司什么时候出了顾大人这种‘年轻俊杰’!”

  说到年轻俊杰这四个字的时候,钟林很明显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

  顾诚淡淡道:“二位不用不服气,都是有头有脸的江湖门派,赢的起却输不起,这可就没意思了。

  二位可知道这次为何靖夜司派我来,而不是其他巡夜使,不是崔子杰大人?

  因为靖夜司要脸面!

  和气生财,靖夜司要脸,所以不想跟诸位撕破脸皮。

  外面无数妖鬼邪魔等着我靖夜司剿灭,所以没有时间跟诸位在这里勾心斗角。

  这次我来了,还有缓和的余地,但若是统领大人来了,或者是‘鬼面’宋成寻大人来了,你们认为还有缓和的余地吗?”

  董魁和钟林都是默然不语。

  崔子杰看似好说话,整天都笑呵呵的,好像很和气的模样,但实际上却也是有名的笑面虎。

  而宋成寻那家伙简直就是半个疯子,他若是来,恐怕昨天他们就能在人家灵堂上来一波大乱斗。

  “我靖夜司不想把事情做绝,所以给二位些脸面。

  跟以前一样,青山剑宗和道玄宗各拿一成,长春观不要的那两成归我靖夜司。

  脸面台阶我靖夜司给了,二位是否要接着?”

  顾诚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妥协的人。

  忍忍忍,让让让,退退退,何时才是尽头?

  大部分的时候退一步换不回来海阔天空,而是对方的步步紧逼。

  所以若是有机会,他是不介意把事情做绝的。

  但这次的事情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涉及到整个河阳府靖夜司。

  崔子杰也有崔子杰的难处,这两派若是闹腾起来,崔子杰也会头疼的。

  所以为了让自己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好看一些,顾诚也只得做一些妥协让步。

  拿了一成的东西,这两派的收益还是跟以前一样,只不过算计都成空而已,没算亏的太大,也就别再闹腾了。

  董魁和钟林沉默片刻,冲着顾诚拱了拱手,直接转身便走。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这个台阶,他们下了。

  这两派的人走了之后,长春观那位秋莲东也是告辞离去。

  顾诚对着季林峰道:“大公子……不,现在应该喊你帮主了才对。

  你先倒向道玄宗,又倒向我靖夜司,两次倒戈,已经是三心二意了,所以别怪我没提醒你,最好莫要有第三次。

  我可能大部分时间都不在河阳府府城内,出了什么事情大可来河阳府找崔子杰大统领。”

  季林峰这个人虽然比季林堂沉稳了一些,但显然也是那种没什么主意的家伙,顾诚这是提醒,也是警告。

  “大人请放心,我晓得的。”

  季林峰恭恭敬敬的把顾诚给送出去,就在顾诚感觉这次的任务自己已经超额完成,准备回去复命时,周剑星的声音却突兀的在他身后响起。

  “顾兄请留步。”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