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五十二章 存在的证据

第五十二章 存在的证据

  /

  一个人的存在究竟是他自己本身存在,还是只有他在别人的脑海中留下记忆才算存在,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顾诚不是哲学家,所以他不会纠结这种蛋疼的问题。

  他只相信,既然一个人真正存在过,那就肯定会在他存在过的地方留下蛛丝马迹。

  哪怕所有人都说他不存在,但他所留下的那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老族长,能否把你们苏家的家谱借我一用?”

  苏家老族长道:“没问题,我这就让人去拿。”

  周剑星在一旁低声道:“没用的,家谱我之前都已经翻过了,没有属于苏振兴的那一页。”

  顾诚沉声道:“我要找的也不是苏振兴的那一页。”

  拿过家谱,顾诚一边翻看一边道:“做为周家的附庸,苏家的家谱纪录的很详细,苏振兴那一代,上一代都有谁,全都在家谱当中。

  苏振兴可以消失,但他的父母总不可能消失,他的住处总不可能消失。

  家谱当中,苏振兴上一代的苏家人中,没有子女纪录的只有两对,麻烦这两对人站出来吧。”

  两对中年夫妇站了出来,都是一脸的紧张之色。

  苏家老族长疑惑道:“这两位都是身体有疾,所以人到中年才无子的。”

  “不着急,先带我去他们的家中看一看。”

  第一对夫妇的家中并没有什么不对,一间大宅子,但却只有两个人生活。

  因为苏家镇的人都比较富足,所以想要通过有多少屋子来判断其中有几口人是说不通的。

  但到了第二对夫妇的家中,顾诚轻轻挑了挑眉毛,一挥手,五脏庙鬼被他放出来。

  苏家的人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苏家虽然不是修行者家族,但他们却是为修行者服务的,所以武者包括各种左道修士他们也都是见过的,炼鬼而以,还不至于吓到他们。

  五只小鬼在各个屋内乱窜着,不一会的功夫便回到了顾诚的黑玉空间内。

  顾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来,看着那对夫妇道:“你们确定,你们膝下无子?”

  那中年人苦笑了一声:“我年轻时去北地行商冻坏了身子,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子嗣了。

  若是我真有个儿子,那可就是老天爷保佑了。”

  顾诚没有继续问,而是推开了一间屋门。

  那中年人道:“这是在下家中的一间仓库。”

  “仓库?”

  顾诚不明所以的轻笑了一声,踏入其中,其中各种杂乱的物件将整间屋子都堆的满满的,的确像个无人用的仓库。

  但随着顾诚搬开那一堆堆的杂物,露出其中的一根顶梁柱,指着那上面一横横的痕迹,还有简笔的数字,淡淡道:“小孩子逐渐长大,每年都要量一次身高的,你们记了二十多年,现在当真一点都不记得了?”

  顾诚又伸手将一张柜子给搬出来,拿出了一张涂满了胭脂的唇纸,啧啧叹道:“看来二位不光是有儿子,还有儿媳妇呢,这些你们都忘了?”

  周剑星的面色一变,低喝道:“把他们抓起来!”

  几名周家的下人立刻将那对夫妇给控制起来,顾诚却摇摇头道:“周兄,先不着急。

  所有人都不记得苏振兴,那他的父母不记得对方也很正常。

  而且这苏振兴竟然还有妻子,那他的妻子又去哪了?

  他的妻子可是一个外姓人,是入不了苏姓家谱的,所以他的妻子现在又在哪?

  把人都找出来,才好确定究竟是谁出了问题。”

  顾诚看向老族长道:“麻烦老族长找一个开阔之地,把现在苏家所有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女人都找来吧。”

  老族长道:“那就去祠堂那里吧,平日里我们都在祠堂祭祖,能够容纳下很多人的。”

  周剑星跟在顾诚身后,低声道:“你把四十岁的找来干什么?那苏振兴的母亲才四十多岁,他有可能娶一个妈回来?”

  “我靖夜司做事向来严谨,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疑的点和问题。

  万一那苏振兴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就喜欢成熟一点的呢?”

  周剑星略有些疑惑的看了顾诚一眼,谁会有这种癖好?他严重怀疑是顾诚有这种癖好才对。

  苏家的祠堂就在整个苏家镇的最中心,面积很大,容纳数千人都足够了。

  不过此时祠堂的门前却是有个打扮邋遢,好像是乞丐一样的家伙在哪里嘟囔着什么。

  “一层又一层,呵呵,一层又一层,哈哈!”

  那乞丐一抬头,露出来的却是一张极其恐怖的脸。

  整张脸都是被烧伤的痕迹,痊愈后的瘢痕皮肉扭曲着,简直看不到一丁点的人形,若是晚上一看,简直比鬼脸还要恐怖。

  看到顾诚的目光被那乞丐吸引过来,苏家老族长叹息道:“他叫苏振东,也是我苏家的族人,父母早逝,从小头脑便有些不灵光,十多岁了还跟幼儿一般。

  他毕竟也是我苏家的族人,所以大家便轮流照看他,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但他在十几岁的时候,意外打翻了火盆导致大火,他还不知道逃跑,结果人虽然救出来了,但却被毁了容,脑子也好像彻底烧坏了,除了吃喝拉撒便什么都不会了。

  这也是个可怜人,顾大人不要介意,我这便带他离开。”

  说着,老族长便让两名苏家的人把那苏振东给带下去。

  此时祠堂内云集了一百多名符合要求的女人,顾诚拿出那片胭脂唇纸递给小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交给你了,闻一闻,这里面有没有人身上的气息跟这胭脂唇纸是一样的。”

  闻言小乙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他的冲龙玉符只用来闻阴气闻鬼气,这还是第一次用来闻女人。

  不过现在他们是在办正事,小乙也只得红着脸开始闻。

  王奇怪笑着拍了拍小乙的肩膀:“我才发现炼气士的手段也很有趣嘛,正大光明的闻这么多女人香,这种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对了,你小子好像连女人味儿都没尝过吧?哪天让你赵大哥带你去春华楼逛一圈去,顾兄请客。

  春华楼现在是罗丰帮的产业,雷鹏那老小子唯顾兄马首是瞻,用顾兄的名义逛青楼,雷鹏那老小子敢收钱?”

  “别废话了,让小乙办正事。”

  顾诚拉过红着脸的小乙,让王奇别在一边捣乱。

  小乙拿出冲龙玉符,在唇纸上闻了闻,又红着脸走到那些女人身前挨个闻了起来。

  这种动作若是王奇这种黑粗大汉来做那叫猥琐。

  但小乙这么一个长相阳光白嫩的小鲜肉来做却还显得有些可爱。

  这时小乙忽然一顿,一指眼前的女人道:“她!唇纸上的气息跟她一样!”

  小乙所指的那女人大概三十出头,身材凹凸有致,仿佛熟透的桃子一般诱人。

  她的相貌虽然不算太过美艳,但眉眼间却是风情万种,一颗泪痣点在眼角,更添妩媚。

  周剑星还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苏振兴的老婆还挺漂亮的。”

  这时一名苏家的男人冲出人群,大喊着:“你们在搞什么!?她是我娘子,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老婆?”

  那女人更是委屈的看着小乙:“小官人是不是弄错了?奴家可是很守妇道的,唇纸怎么会落到别人家里呢?”

  小乙被她盯的面色泛红,但仍旧坚定道:“是你,就是你!”

  顾诚走过来问道:“有没有阴气妖气?”

  小乙摇摇头道:“没有,跟正常人一样,但气息肯定就是她的。”

  顾诚看向那女人,淡淡道:“是不是你暂且不知道,不过试一试便明白了。”

  说着,顾诚扔给那女人一柄匕首。

  “披着人皮的可不一定是人,放点血吧。”

  相比于忘掉了自己儿子的父母,这女人无疑是更加可疑的。

  不是顾诚看出来了她有什么疑点,而是她太漂亮,太诱人了。

  不论是苏振兴还是之前站出来喊她娘子的那个男人长相都很寻常,自身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家里也没矿,能娶到这种姿色的老婆,其概率相当于武大郎娶到了潘金莲。

  事出反常,必有妖。

  那女人委屈的拿着匕首,在自己的手指上划出了一个小小的伤口来,挤出了一滴鲜血。

  “大人您看,奴家怎么就不是人了?”

  但在她挤出这滴鲜血的瞬间,顾诚的身形却是猛的一动,血渊剑竟忽然向着那女人斩来!

  那女人的身形犹如轻飘飘的柳絮一般,在锐利的剑锋下飘过,但顾诚的那一剑太快,在她的胳膊下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剑锋划开了皮肉,但却只有丁点的鲜血渗出,深处露出来的不是骨骼筋肉,竟然是不断翻滚着的黑色脓液!

  女人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变得木然,好像是面具一般。

  “如此完美的一张皮?你怎么忍心损坏它呢?”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