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五十五章 五鬼搬运

第五十五章 五鬼搬运

  祠堂前,无数道目光都在凝视着他们,一如之前顾诚所做的那个噩梦一般。

  此时顾诚的反应也是跟噩梦当中一样,紧紧握住他手中的血渊剑。

  “顾兄,怎么办?”

  周剑星身为大族子弟,自身的素质其实还是不错的。

  面对这种场景,哪怕是他没有经历过,但却也没有太过慌乱。

  但不慌乱是不慌乱,但他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早知道如此,他就应该把河阳府周家一些旁系弟子给带来了。

  那些旁系弟子虽然实力也不算太强,但起码人多势众。

  顾诚拎起自己手中的血渊剑,沉声道:“没办法,凉拌。

  要么冲出去,要么冲进去毁了那石碑,那东西对于这怪物应该很重要,但会造成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

  小乙,发信号吧,多扔几个,希望河阳府那边能够及时发现,王奇,你跟紧小乙,莫要离的太远。”

  小乙点了点头,立刻拿出数张符咒来扔到天上,顿时刺目的光芒绽放而出,并且接连开始绽放,犹如烟花。

  但顾诚也不敢保证,崔子杰他们能否这么快便赶过来,因为眼前这些怪物已经冲杀过来了。

  这些怪物论实力其实并不强,它们真正恐怖的地方其实就在于那种分裂繁殖的手法,将人吞噬之后脱下人皮自己穿上,简直就是栩栩如生一般。

  若是给他们时间,估计整个河阳府都会被它们给渗透的。

  无数的黑色怪物脱下人皮向着顾诚涌来,黑色脓液无比的粘稠,化成了无数黑色丝线将他笼罩包裹。

  体内阴阳气劲合一,化阴烛冥火,随着顾诚的长剑横扫而出,瞬间便点燃蒸发了无数黑色的丝线。

  左手结印,降魔金光印直接将眼前一只怪物的脑袋打爆,同时右手一剑斩落,将那怪物彻底分成两截。

  周围无数黑色脓液形成的触手扑过来,顾诚手中的血渊剑瞬间被他舞动到了极致,上刺下挑横扫竖斩,剑光犹如圆环舞动,斩碎了周围的那些触手。

  一旦发现这些怪物凝聚的有些多了,顾诚便直接施展烛阴剑,一瞬间大片的阴烛冥火横扫而出,便能清场一大片。

  白日里那怪物应该是凝聚了大部分的黑色脓液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所以力量比较强,这些寻常的怪物力量却是远远不如白天的那个。

  但这些怪物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就算一剑将他们斩成了两截,也只是会损失它们一部分的力量,剩下的黑色脓液还会融合,形成一个新的怪物,只是力量要比之前强上那么一些而已。

  只有镇魔金光印还有烛阴剑这种武技能够将它们彻底击溃。

  顾诚冲杀了足足半个时辰,周剑星和小乙等人都已经看不到了,但身后所跟着的怪物也是越来越少,应该是被周剑星等人给分走了一部分。

  不过这时候顾诚却是发现,他这一路冲杀过来,也没有管方向,现在竟然又绕回到了祠堂这里,不过却是后门。

  就在这时,顾诚身后一阵喊杀之声传来,竟然是杨兴杰还有崔子杰以及孟寒堂。

  杨兴杰一脸兴奋道:“顾大人,大统领来了,我等有救了!”

  崔子杰也是挺着硕大的肚子走过来道:“干的不错,谁也没想到,就在我等的眼皮子底下,苏家镇竟然会出现这么大的变故。

  也幸亏你及时发现,若是再拖延一段时间,让这怪物逃出去,那可就糟糕了。”

  不过就在这时,顾诚手中的血渊剑却是猛然间斩出,带着阴烛冥火直奔崔子杰而来!

  崔子杰身形灵动的向着一旁闪过去,惊怒道:“顾诚!你想要干什么!?”

  顾诚冷笑一声:“这身皮画的不错嘛,栩栩如生的,甚至就连大统领的一些小动作都伪装的很成功,寻常人肯定是看不出来不对的。”

  听到顾诚这般说,崔子杰脸上的表情逐渐消失,变得木然:“哦,那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顾诚摇摇头道:“因为你们这帮东西没常识啊。

  河阳府距离这里足有几十里,就算是他们看到信号立刻就赶来,也不可能这么快的。

  你当大统领他们都会凌波微步吗?”

  顾诚目光转向杨兴杰:“我早就应该想到你有问题了。

  整个苏家镇都被这怪物波及,而你却是跟苏家镇走的最近的一个。

  你若是没有察觉到不对,那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也成了怪物。”

  杨兴杰化成的怪物面无表情道:“可惜现在已经晚了。”

  顾诚摇摇头道:“并不晚。

  之前我没发现你,而你也一直都是在我们身边隐而不发。

  但为什么就在我们看到那祠堂中的一切后你却现身了?

  看来我之前有一个猜测是对的,那就是祠堂里面你们血祭的那个石碑,对于你们来说很重要吧?”

  随着顾诚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形猛然间一动,径直向着祠堂的后门跃去。

  杨兴杰等三个怪物立刻脱掉人皮,黑色脓液组成了无数触手向着顾诚缠绕而去。

  并且之前那伪装成崔子杰的怪物甚至还主动将自身化作一摊脓水,沿着顾诚脚下汹涌而来。

  这三个怪物所汇聚的力量都很强,径直拦在祠堂的后门,并且口中还发出邪异的呼啸之声,显然是在召集着其他怪物前来。

  顾诚的眉头紧紧皱起,下一刻他果断的施展出歃血来,并且还是全力施展。

  刺目的血芒将顾诚整个人都给笼罩,他手中的血渊剑在歃血的力量刺激之下,竟然直接探出了三尺长的锋锐血芒来。

  血渊剑之前便是李如功的佩剑,歃血也是李如功所掌握的神通,所以它在没有催动歃血的时候,只是一柄比较坚固锋锐的青铜剑,唯有催动歃血,才能够展现出异能来,增幅歃血的威能。

  血色的剑芒划过一个怪物的身躯,径直将它斩成了两截。

  不过被歃血的力量所撕裂的身躯却是再也无法愈合。

  与此同时,地面上黑色脓液忽然升起,沿着顾诚的双腿向上笼罩而来。

  顾诚的全身都已经被血芒笼罩,甚至就连他的双目都被沾染上了一层无边的血色。

  左手猛的一抓,五道血线从顾诚手中绽放,径直将那黑色脓液全部笼罩,瞬间便将其撕裂成碎片。

  仅仅只是出了两招,顾诚便已经感觉自己气血在疯狂的燃烧着,并且一股嗜血杀戮的冲动都在侵蚀着他的意志,催动着他补充鲜血。

  时间不多了,顾诚没去管另外一只怪物,脚步一踏,直接以之前数倍的速度撞向祠堂后门,直接将其撞碎,一剑斩向那祠堂中央的石碑!

  那怪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来,但已经晚了。

  随着顾诚那一剑斩落,石碑顿时被分成了两截,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甚至将整座祠堂都给填满。

  在石碑碎裂的一瞬间,身后那怪物却是逐渐开始融化,好像失去了某种活力一般。

  顾诚面色苍白,站在血泊当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已经被榨干了。

  歃血的力量的确很惊人。

  动用歃血之后,自己的力量速度等等几乎是全方位的提升,而且歃血本身的力量简直堪称无坚不摧,起码这些怪物是拦不住的。

  但若是没有及时得到气血补充,最后嗜血的冲动彻底占据理智,后果就不用多说了。

  这时顾诚突然发现,那血泊当中竟然还有东西。

  那是一张人皮,一张精致无比的人皮。

  但跟之前的人皮相比,这张人皮没有脸,面部无比光华,好像之前将军墓当中那红衣女鬼一般。

  顾诚忽然发现了什么,连忙将那人皮给翻过来,那人皮背后,竟然一片密密麻麻的血色小字。

  “归墟海羽化山七十二神通:五鬼搬运!”

  看到当头那一行小字,顾诚顿时就愣在了那里。

  又是归墟海羽化山,又是七十二神通。

  如果说得到妖箭夜罗是巧合,得到歃血是必然,那这五鬼搬运又是怎么回事?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偶然,三次又怎么说?

  顾诚不是一个信命的人,但此时他却感觉到,自己跟归墟海羽化山,貌似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顾诚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他习惯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时那人皮却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没了那些鲜血的滋养,人皮好像开始干枯,那上面的血色小字也开始逐渐模糊。

  顾诚顾不得去想那么多,瞪大了眼睛,强行将那五鬼搬运给记在了脑子里。

  半刻钟后,人皮干枯碎裂,化作粉尘消散,顾诚也将最后一句话给刻在了脑子里。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