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五十九章 人祸

第五十九章 人祸

  随着李老汉的诉说,事情的经过重现在了他们眼前。

  那座大宅的主人叫李宗汉,是李家村最出色的年轻人,父母死的早,一个人在外打拼,学过一些拳脚功夫,跟着商队走南闯北,三十多岁就打拼下了一份家业。

  他的妻子不是本地人,是他意外从强盗手中救下的,两个人婚后在李家村盖了一间大宅子,就这么美满的过了几年。

  直到几天前,李宗汉在行商时与人争斗被杀,这一家的天,便塌了。

  吃绝户这种事情是当地的一种恶习,古来便有之,但谁也没想到,这李家村的人会做的这么狠,这么绝,简直就是在把人往死路上逼。

  李老汉怒骂道:“宗汉这孩子虽然早就没了父母,但却有个仁厚的性子,发达了之后,谁家有什么困难,他都是能帮就帮。

  但那些狗日的明面上千恩万谢,暗地里却都嫉妒宗汉,骂他是白眼狼儿,赚了钱也不知道给村子里修修祠堂,就知道给自己盖大宅子。

  昨日里我便想拦,但却被那帮人给骂跑了,我想要去县城找县令老爷做主,没想到今天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要我说他们就该杀!杀的好!”

  说到这里,那李老汉忽然大哭道:“就是可怜我那儿媳和孙儿也在里面啊!

  我那儿子在西疆从军,早年间战死沙场,丢下了老头子我和孤儿寡母。

  老头子我七十多了,挺着不死不去见阎王,就是怕我死了,她们孤儿寡母的被这帮王八蛋欺负啊!”

  这时柳盈盈却是道:“你先别哭了,你那儿媳妇是不是左脸有一颗痣,孩子大概十二、三岁?”

  李老汉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她们!她们还活着?”

  柳盈盈点头道:“整个李家村还有三十多人没死,都聚集在祠堂内。

  按照你所说,那鬼物应该就是李宗汉的妻子所化,她应该还是保留着一部分神志的。

  祠堂内的那些人应该是没有欺辱过她的,一旦鬼物靠近祠堂,就会立刻转头,人性压制着鬼性。

  但她能够坚持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就算她能一直坚持下来,祠堂内可没有吃的,时间长了,饿都饿死了。”

  柳盈盈把目光转向顾诚:“这件事情你解决不了的,还是去找你上司去吧。”

  顾诚长叹了一声道:“没用的,崔子杰大人去了东临郡靖夜司总部所在的临安城,距离这里几百里,快马来回也要数日才能到,等回来早就已经来不及了。”

  李家村的事情让在场的众人都很沉重,包括镇压妖鬼无数的靖夜司玄甲卫。

  往日里他们对于鬼物的态度都是镇压剿灭,但唯独这一次,他们竟然对那鬼物产生了一丝同情。

  就像那李老汉说的那样,杀得好。

  但李家村内还有三十多人,他们却是无辜的。

  他们不仅没欺负过对方,甚至还帮助过她。

  柳盈盈这时候却道:“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有些奇怪啊。

  那女人虽然会炼鬼一脉的血祭引鬼之术,不过她只是普通人,只是以自身血祭,然后以强大的怨气引来鬼物。

  这种鬼物是以怨气为基础的,等人死了,怨气自然也都散了。

  整个李家村曾经欺辱过她的人都被她杀的差不多了,她的怨气怎么还没散?”

  顾诚猛的看向李老汉:“方才你说她丈夫是争斗当中被人所杀?是被谁杀的?”

  李老汉有些迟疑道:“我听说是一个宗门的弟子叫杜子阳,好像叫什么玄宗?”

  “道玄宗?”

  李老汉一拍大腿道:“就是这个道玄宗!

  商队的人说过,好像是这个杜子阳要强买他们商队的一样东西,但给的钱太少了。

  宗汉那孩子做事认真,其他人都没有出头,他作为商队护卫的头儿便与那杜子阳争执起来,好像打了对方一拳,结果就被对方用邪法活活给烧死了!

  而且我还偷偷听到过其他人跟村长的谈话,也有人感觉村长做的有点太过分了。

  往日里这种事情也有,不过还是会给人家留下几亩地,留一条活路的。

  但这次村长却说,就是那个杜子阳让他这么做的,就连官府都不敢去管那些宗门。”

  听到这事情还涉及到了道玄宗,在场的众人都沉默了。

  赵静明走到顾诚身边,低声道:“顾……大人,其实这件事情呢,我们管也行,但不管也可以。

  虽然事情是发生在我罗县境内,但涉及到了河阳府的大派道玄宗,那可不在我罗县的管辖范围内,就算是崔子杰大统领回来,也不会怪罪你的。

  道玄宗可不是罗县内的那几个地下帮派,而是正经的修行宗门。

  上次我们见到的道玄宗长老钟林也只是道玄宗数名长老中的一个而已。”

  顾诚这时候忽然轻笑了一声,又发出了一声长叹: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合作干掉的那只饿死鬼吗?

  七级的怨鬼也只是杀了四个人而已,但今日又死了多少人?

  今日之事,与其说是鬼灾,不如说是人祸。

  孟寒堂大人曾经跟我说过,鬼物可以恶,但人心却不能恶。

  因为鬼无人性,我们却有人性。

  但今天我却发现,原来人心,可以比妖鬼更恶。

  你说的对,这件事情管也可以,不管也行。

  我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但今天这件事情,我却想管。”

  听到顾诚这么说,赵静明也只是向后退去,没有再说什么。

  他只是把该说的都说了,实际上他心中也是一样愤怒。

  修行者跟普通人其实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身为修行者去滥杀普通人本身就是一件很掉价的事情。

  结果那杜子阳把人杀了还不解气,竟然还要把人家遗孀给逼到这种地步,这是有什么仇什么怨?

  简直下作!

  那边的李老汉并不知道什么是修行界,甚至他连宗门代表着什么都不了解。

  在他的眼里,宗门跟官府,跟那些富人老爷一样,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但他能听出来,那什么道玄宗好像很厉害,厉害到让衙门都没有办法。

  他猛的给顾诚跪下,大哭道:“求大人救救我那可怜的儿媳和孙儿!她们没做错什么啊!

  老头子我快入土的年纪,没什么能报答大人的,今后只能给大人您立一个长生牌位,每日烧香祈福,保佑大人您长命百岁!”

  顾诚将李老汉给扶起来:“长命可以,百岁就不用了。”

  转头顾诚对赵静明道:“这里就先交给你们了,一旦发现鬼域有变化,立刻带着人撤离。”

  说完之后,顾诚便直接前往道玄宗。

  道玄宗不在罗县,而是在临近罗县的丰原县外,距离罗县不算太远,几十里而以,半天的时间足够一个来回了。

  像是道玄宗这种级别的宗门,其实都是没资格占据那种风水宝地的,所以道玄宗的山门只是一座寻常的荒山,被道玄改做了宗门后,这才被改造的像一些样子。

  不过景色依旧寻常,况且这次顾诚也不是来看景色的,所以来了道玄宗之后,顾诚也懒得跟守门的弟子废话,直接亮出了靖夜司的令牌。

  道玄宗的待客大殿内,接待顾诚的乃是钟林,整个道玄宗只有他跟顾诚打过交道。

  听闻顾诚来此,钟林也是有些疑惑的。

  长乐帮的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了,顾诚又是罗县的巡夜使,来他道玄宗干什么?

  “顾大人来我道玄宗有何贵干啊?”

  钟林不咸不淡的问道,态度可并不算友好。

  毕竟上次他在斗法当中输给了顾诚,还被顾诚一剑毁了他精心炼制的魔傀血偶,可是让他后来心疼坏了,花费了重金才修复好。

  “杜子阳可是你道玄宗的弟子?”

  钟林一愣:“是啊,怎么了?”

  顾诚也没有卖关子,直接把李家村所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钟林的眉头顿时一皱。

  “顾大人,杜子阳是我道玄宗掌门的亲传弟子,你先稍等,这件事情我要去跟掌门汇报一遍。”

  说完之后,钟林便直接离去,顾诚却是长叹了一声。

  他已经有预感了,道玄宗这件事情,没那么好解决。

  因为他在钟林的眼中看不到对于自家弟子的愤怒,也看不到被鬼域吞了一个村子的震惊,更没有对危在旦夕幸存者的怜悯。

  他只在钟林的眼中看到了两个字:麻烦。

  很显然在道玄宗看来,自己就是他们的麻烦。

  :。: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