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六十章 不敬畏生命者,不配活着

第六十章 不敬畏生命者,不配活着

  道玄宗后堂内,钟林正给一名头扎紫玉道冠,穿着一身紫色道袍的中年道士说着方才的事情。

  这人便是道玄宗宗主‘神机散人’虞百千。

  道玄宗跟道门沾边的,其实就只有他这位宗主了,他是在南边当过道士的,但不知道为何后来却还俗了。

  来到东临郡之后,他又重新当起了道士,带着数门秘术加入当时还不怎么强大的道玄宗。

  可以说道玄宗能有现在这种规模,他的作用甚至要比昔日创建道玄宗的那位祖师还要大。

  “把杜子阳给我喊来。”

  听罢之后,虞百千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过了片刻,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来,小心翼翼的一礼:“师父,钟长老,有什么事情吗?”

  虞百千冷哼了一声:“你干的好事你自己还不知道吗?杀人也就算了,还把人家的家眷都逼到了绝路上,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靖夜司找上门来了!

  让你专心在宗门内修炼,你不听,出去一次便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钟林把事情说了一遍,叹息道:“你呀你呀,那家伙都已经被你杀了,你还非要多此一举干什么?”

  杜子阳一听事情闹大,顿时一哆嗦,小声道:“弟子只是气不过而已,谁也没想到,那女人竟然还会血祭引鬼的秘法。”

  其实当初的争执很简单,杜子阳看中了商队从西疆带回来的一块粗胚,是炼器的好材料,他以为那帮普通人不识货,便想要用几两银子买下来,谁承想商队里面竟然还真有见多识广的。

  他虽然是掌门弟子,但当时兜里面还真没有那么多银子,便想要强买,结果自己都报上了道玄宗的名字,竟然还真有愣头青敢拦他。

  杜子阳是道玄宗内少有的正统炼气士,会的左道秘法极少,身体强度远不如那练过一些拳脚功夫的李宗汉,跟他争执的时候被其打了一拳,这才恼羞成怒动手杀人的。

  本来人死了,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但谁承想这件事情被人传到了山上,他没少被其他道玄宗的弟子嘲笑,这让他越想越气,这才专门找到李家村的村长,去为难对方的遗孀。

  说着,杜子阳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虞百千:“师尊,靖夜司来是想要干什么?追查这件事情?弟子可不想进靖夜司的黑狱啊!”

  虞百千轻哼道:“现在知道怕了?给我滚回去修炼去!”

  赶走了杜子阳,虞百千对钟林道:“去把丰原县巡夜使陈崇山给我找来,拿了我道玄宗这么多好处,也该到他出力的时候了,我去会会那顾诚。”

  虞百千走出门外,沉声道:“贫道便是道玄宗宗主虞百千,方才钟林已经把事情都跟我说了,不知道顾大人你是什么意思?”

  虞百千望着顾诚,实际上态度是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

  论实力,虞百千其实是少有的正统炼气士出身的修行者,已经达到炼气七境观想的巅峰境界,距离六境凝罡只有一步之遥。

  跟炼气和养神境界的炼气士不同,观想境已经可以在脑海中观想道纹符咒等等东西,可以瞬发各种道法符录,战力跟养神境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只要有合适的距离,甚至可以耗死同阶武者。

  最重要的是,虞百千后期还修炼过不少的左道秘法,虽然对于他的修为境界没有多少提升,但却为他增加了不少的战斗力,弥补了他肉身孱弱的缺点,哪怕达到了六品涌血的武者跟其对战,都没有占据上风。

  所以在虞百千看来,整个河阳府靖夜司,能够跟他平等对话的,便只有崔子杰一人。

  顾诚敲着桌子,沉声道:“很简单,交出杜子阳!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因为他杜子阳一人,已经毁了几百条人命,杀他十次百次都不为过!

  眼下李家村还有三十多人存活,只要将他带回去血祭恶鬼,便能够平复其怨气,救下那些人。”

  “不可能!”

  虞百千一挥手,直接断然拒绝。

  “方才我问过我那弟子了,那李宗汉的确是他所杀,但大家都是江湖人,争执起来失手误杀什么的很正常,不是吗?

  还有他可并没有授意什么村长去针对其家眷,分明是那些刁民胡乱攀咬!”

  杜子阳是他的亲传弟子,最重要的是,杜子阳是现在道玄宗这一辈的年轻弟子中,唯一一个有炼气士天赋的修行者。

  左道秘法虽然强,但成就有限,像是钟林这种主修左道秘术的长老,可能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唯有他跟杜子阳这等主修炼气的修行者才有更广阔的未来。

  况且就算这人不是杜子阳,而是一名寻常道玄宗的弟子,他都不会交人的。

  有人来他道玄宗要人他道玄宗便要交,拿他道玄宗当什么了?他道玄宗的脸面不要了?

  顾诚凝视着虞百千:“但鬼域之内,还有三十多条人命!”

  虞百千淡淡道:“那我弟子的命便不是命了了?”

  “虞宗主是不打算交人?”

  虞百千袖袍一甩,轻哼道:“笑话!若是谁来要人我道玄宗都要交,那我道玄宗还有存在的意义吗?我这个宗主干脆让位算了!”

  双方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这时候门外却是忽然传来了一声大笑:

  “哈哈,二位都先息怒,有事情大家商量着来嘛,何必如此针锋相对呢?”

  一名四十多岁,满脸堆笑,身穿靖夜司黑色玄甲的中年武者走进来。

  他对顾诚道:“顾兄弟对吧?我乃是丰原县巡夜使陈崇山。”

  “原来是陈大人。”

  顾诚看到紧跟着陈崇山后面走来的钟林,不禁微微一皱眉,他已经猜到对方跟道玄宗是什么关系了。

  靖夜司跟修行宗门的确是对立的存在,但也并不代表双方就非要你死我活。

  就比如这丰原县巡夜使陈崇山,对方在没成巡夜使的时候,就拿了道玄宗的一些好处,为其弟子开了一些方便之门。

  因为这些好处他的修炼速度要远超其他玄甲卫,这才成为了巡夜使。

  此后道玄宗给他的好处也是源源不断,毕竟道玄宗就在丰原县的管辖地域内,跟当地巡夜使打好关系,做事才方便。

  陈崇山把顾诚拉到一边,低声道:“顾兄弟,罗县的事情呢,我也听说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追究追对谁错也没有意义了。

  这件事情跟你的关系不大,大统领日后追查下来,也不会怪罪到你头上的。

  不如这样,你给老哥我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道玄宗那边呢,我帮你说说,你卖他们一个人情,他们也能给你一些好处。”

  顾诚看了对方一眼:“算了?鬼域还在,鬼域当中还有三十多个活人在,就这么算了?”

  看到顾诚这种态度,陈崇山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淡淡道:“顾兄弟,你刚刚当上巡夜使才没几天,有些事情你还是没看透啊。

  东临郡每年死于妖鬼的人多吗?真不多,三十多人又算得了什么?

  西疆叛乱,几十万大军都折进去了,南边乱党邪教起势,动辄屠城灭族,每年又会死多少人?

  你我都是俗人,别把自己当菩萨,这天下间的人命官司多了去了,你管得过来?

  听哥哥我一句劝,拿了好处装聋作哑才能走的更远,就像咱们上边那位镇抚使大人。

  管闲事的人,通常都活不长久的。”

  顾诚长出了一口气,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一种名叫愤怒的感觉,愤怒他们对于生命的不敬畏。

  陈崇山有一句话说的倒是对,顾诚不是菩萨,他只是一个俗人。

  不论前世今生,不公冤屈的事情多了,他管不过来。

  甚至顾诚在对罗县三帮,在对长乐帮时的手段也不是那么光彩,堪称是不择手段。

  不过孟寒堂的一句话却一直都被顾诚记在心底。

  身为修行者,掌控着常人所难以企及的力量,要有底线,否则跟妖鬼何异?

  顾诚是死过两次的人,死过的人,往往才知道生命的可贵,知道去珍稀。

  但这个道理虞百千不知道,陈崇山也不知道。

  不敬畏生命的人,不配活在这世上。

  有时候以杀止杀,以暴制暴,以命换命,或许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快办法。

  对错利弊,没人能说得清楚。

  顾诚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他只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抬起头看向虞百千和陈崇山,顾诚开口道:“所以,你们还是不准备交人吗?”

  陈崇山一皱眉,合着自己方才那些话都白说了?

  虞百千更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一个巡夜使,还不是管辖他道玄宗范围的巡夜使也敢执着的管他道玄宗要人,不知所谓!

  顾诚大笑了一声,冲着两个人一拱手:“明白了,再下告辞,来日再见。”

  顾诚笑的很灿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他这种笑容若是让雷鹏看到,定然会感觉眼熟的。

  甚至在杜辛五和花青死后的那几天,雷鹏还在噩梦当中,梦到过这种笑容。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