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六十三章 道玄七长老

第六十三章 道玄七长老

  道玄宗内,其实大部分的道玄宗修行者都没有睡觉。

  虽然说大部分道玄宗的修行者并不是纯正的炼气士,不过以打坐代替睡眠,也是可以增强他们的精神力,让他们对于力量的操控更加的细致入微。

  当毒烟和瘴气将他们笼罩的时候,一部分道玄宗的修行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立刻中招,惨嚎着倒在了地上。

  直到毒烟和瘴气都已经蔓延到了整座道玄宗所在的荒山,有人这才反应过来,动用秘法或者是堵住口鼻,大喊道:

  “有人袭宗!”

  不怪道玄宗的人反应太慢,而是他们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碰到这种情况了。

  河阳府就这么大点地方,像是道玄宗、青山剑宗之流的宗门已经能有几十年没有过直接攻入对方宗门的大战了。

  平日里互相摩擦争斗也只是小范围的,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当顾诚首当其冲攻入山门的时候,一名紫衣中年人正在号召着弟子布下阵法,吹散毒烟,阻挡瘴气。

  看到对方的一瞬间顾诚的脑海中便已经浮现出了对方的资料。

  道玄宗七长老之一的唐催,擅长道玄三十六秘术中的浮光掠焰,远距离可压制七品武者,但肉身孱弱。

  关于道玄宗的资料是河阳府周家那位老管家给顾诚的,也是周剑星吩咐的。

  帮人帮到底,既然周剑星已经帮顾诚引走虞百千了,也就不介意再锦上添花,送他一些资料。

  此事唐催也是看到了手持利刃上山的顾诚等人,那一身标志性的黑色玄甲就算是在夜色的笼罩当中都是武比的显眼。

  “靖夜司!?你们攻入我道玄宗,究竟想要干什么!?”

  唐催又惊又怒,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攻入他道玄宗的竟然会是靖夜司的武者。

  顾诚的回应很简单,脚步一踏,真气凝聚脚下,轰然一声炸响,他整个犹如一只大鸟一般扑向了唐催。

  唐催的面色略有些潮红。

  那些毒烟好解决,除了一开始吸入的弟子中毒,反应过来之后想要将其吹散还是很简单的。

  但柳盈盈的尸骨雾林瘴属于尸毒瘴气的一种,化身雾气,融入空气当中,只要被吸入一口,立刻就会被尸毒入体。

  此时眼看顾诚袭来,唐催也顾不得去压制什么瘴气了,他双手一翻,十指当中十道火光瞬间爆发,犹如一张大网一般向着顾诚笼罩而来,瞬间将周围的毒气和瘴气全部燃烧殆尽。

  火网缠绕而来,顾诚手中血渊剑一翻,阴烛冥火瞬间绽放,以火对火,瞬间将那火网所撕裂。

  唐催骇然之下,身形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双手结印,在身前升起了一道熊熊燃烧的烈焰火墙,看上去十分的骇人。

  但下一刻,一只粗大的黑僵臂却是径直从火墙内探出来,掐住他的脖子狠狠的一扭!

  一颗人头已经被顾诚握在手中,无头的尸体喷涌着鲜血倒在了地上。

  “左道旁门,不堪一击!”

  这些修炼下九流左道秘术的修行者虽然不能说弱,但他们的实力总是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才能够发挥出应有的效果来。

  在这种环境下,他们堪比八品,堪比七品,但没了这种环境,他们却是不堪一击。

  “速战速决!遇到道玄宗的长老莫要恋战,将他们引到我这里来!”

  顾诚对身后的赵静明等人吩咐着。

  虽然他斩杀一名堪比七品的左道修士很简单,但换成其他八品的靖夜司玄甲卫,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就在这时,顾诚左边一阴一阳两道浮空气劲向着他上下两路斩来,同时顾诚脚下的土石开始碎裂,化作泥浆拉扯着他的身躯。

  一胖一瘦两名修行者同时在远处对顾诚出手。

  胖的是道玄七长老中的陆源广,擅长道玄三十六秘术中的泥犁化狱。

  廋的是道玄七长老中的陈斐,擅长道玄三十六秘术中的阴阳陷空刀。

  脚下被泥犁化狱所演化的泥浆拉扯,让他无法移动,同时那阴阳陷空刀更是封锁了他上下两路。

  下一刻,顾诚手中的血渊剑向前横斩而出,真气绕身一周,不计消耗的爆发,瞬间将那阴阳陷空刀所撕裂,在半空中发出了一声气劲爆响。

  与此同时,顾诚一手甩出,五脏庙鬼带着森森怪笑向着陆源广扑来,纵使对方想要闪躲,但那肥胖的身躯速度却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泥犁化狱也困不住幽魂鬼物。

  五只小鬼趴在他的身上大口的撕咬了起来,一瞬间心肝脾肺肾同时传来了无边的剧痛,堪比心绞痛、肝硬化、脾脏痛、肺气肿、肾结石同时发作,甚至让陆源广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下一刻,一柄长剑便已经将他肥硕的身躯整个人都给贯穿,解除了他的痛苦。

  陈斐一看不好,直接转身便逃。

  顾诚提剑向着他杀来,感觉到身后那幽深的杀机袭来,他双手结连舞动,不顾消耗,陷空刀向着顾诚疯狂的砸去。

  就在这时,钟林等其他四名道玄宗的长老终于也赶到了,这让陈斐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还没等他一口气出完,凛冽锋锐的长剑便已经夹杂着锋锐的真气临空掷来,直接将他整个人都给钉在地上。

  “陷空刀能够离体,你便不知道真气也能够离体吗?”

  八品内练之时,气劲松散,所以基本上只要兵器离体,那附加在兵器上的气劲便会消散。

  但更加凝实的真气可以保证在真气离体之后仍旧能够有强大的威能。

  “顾诚!!”

  钟林瞪着通红的眼睛,仿佛恨不得要吞了顾诚一般。

  他怎么都没想到,顾诚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攻打他道玄宗!

  而且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们道玄宗七位长老便已经死了三个!

  “我说过来日再见的,现在我来了,钟长老你惊不惊喜?”

  还没等钟林说话,顾诚便已经出手了。

  以一敌四,虽然对方都是左道修士,各自的弱点都很明显,不过人数一多,双方互相配合,足以弥补那些弱点了。

  所以在一瞬间,歃血便已经发动!

  于脑海中勾勒阵纹,无边的血气在顾诚体内沸腾着,淡淡的血色雾气飘荡在他的周身,甚至就连他的双目都被浸染成了血红色。

  “李谦!顶上去!”

  钟林大喊一声,一名身材壮硕,穿着黑甲的武者双臂交叉,脚步猛的一踏,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震动之声,犹如一头蛮牛般向着顾诚碾压而来。

  他周身都笼罩着一层黑色的气流,隐约看上去,竟然是兵将模样的魂体。

  这李谦修炼的也是养鬼之术,不过却是战将之魂!

  黑僵臂被顾诚唤出,手持血渊剑,阴烛冥火在飘荡在剑锋之上,沾染着歃血的力量。

  顾诚不躲不闪,迎着那冲撞而来的李谦一剑斩落,森冷的夜色当中,鬼神张目,冥焰炽烈!

  ‘噗哧’

  强大的力量震得顾诚身形向后倒去,但浓稠的鲜血却是喷溅了他一脸。

  李谦的将魂,连同他整个人都被顾诚这一剑彻底撕裂成了两截!

  就在这一瞬间,漫天的树杈枝桠落下,有些落到顾诚的身上竟然开始发芽,变成坚韧的藤蔓将他缠绕。

  真气爆发,在挣脱这些藤蔓的瞬间,钟林的魔傀血偶已经来到身前,关节之上一片片刀刃弹射而出,犹如刀轮一般向着顾诚的关节斩来。

  血渊剑拦在身前,破法剑所带来的剑道根基极其的扎实,一剑力敌八柄利刃也游刃有余。

  但这时凛冽的锋锐从顾诚身边传来,他猛的一偏头,森然的剑锋从他脸颊划过,一丝鲜血流淌而出。

  顾诚的眼睛猛的一眯,煞气流露。

  那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但她却可以隐匿在黑暗当中,只有在出剑的一瞬间,才会爆发出锋锐杀机被顾诚察觉。

  另外一名道玄宗长老不断的结印,一根根枝桠从各个角度向着顾诚射来,只要有一只落到他的身上,便会形成藤蔓纠缠。

  魔傀血偶还在不断的跟顾诚缠斗着,而女人身形隐没在黑暗当中,虽然没有出手,但顾诚一半的注意力却都被她给牵制住。

  一根藤蔓枝桠缠绕在顾诚的腿上,顾诚却是故意卖了一个破绽,手中的血渊剑被魔傀血偶在一瞬间弹飞。

  就在这时,顾诚将歃血催动到最大,体内气血疯狂的沸腾着,双手当中十道血线飘散,向着周围猛的一拉!

  一声惊呼传来,那女人手中的纤细长剑直接被歃血的力量所撕裂,她整个人也都被血线给逼到了顾诚身边,好像是被顾诚给拉到了怀中一般。

  ‘嗤嗤’

  用力的搂抱当中,十道血线从那女人的体内划过,气血之力被歃血吸纳,便只剩下一堆碎尸倒在地上。

  随后十道血线被顾诚凝聚成了一股,随着他猛然间一甩而出,仿若一只血色长枪,所过之处无坚不摧,瞬间便将那扔出藤蔓道玄宗长老贯穿。

  短暂激烈的搏杀当中,钟林的眼中已经满是惊恐。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道玄宗七位长老便已经被顾诚杀的只剩下他一个!

  此时在他眼中,浑身浴血的顾诚那一身黑色的玄甲已经被染成了血甲,当他望向自己的时候,简直犹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鬼一般。

  钟林逃了。

  他被吓破了胆。

  顾不得道玄宗其他的弟子,顾不得他长老的身份,甚至都顾不得他那魔傀血偶,就这么逃了。

  ‘咚’

  一块夹杂着真气的石头便轻轻松松将肉身孱弱的他砸到在地。

  沾满泥浆和血浆的黑色靴子踩在了他的脑袋上:

  “杜子阳在哪里?”

  钟林的眼中满是惊恐:“就在后山禁闭室!他被宗主罚了禁闭!顾大人别杀……”

  “砰!”

  一声轻响,钟林的脑袋已经被踩爆。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