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六十四章 平怨

第六十四章 平怨

  顾诚揉了揉脑袋,掏出苦涩的解毒丸,好像吃糖豆一样嚼了嚼吞下去。

  他不是被瘴气给波及了,而是歃血的影响太大了,顾诚靠着那苦涩的味觉和意志力,这才将歃血所带来的影响压下去。

  这是顾诚第一次在激战当中长时间动用歃血,威能的确是惊人,杀的人越多便越强,自身完全没有气血消耗。

  但同样,动用歃血的时间越长,那股疯狂的杀意,对气血的渴望便会充斥在你的脑海中,驱使你不断的去杀戮。

  若是在军阵当中这可以说是一件大杀器,千人敌万人敌简直不在话下。

  但现在这种情况,一旦他控制不好,甚至都会误伤到自己人的。

  而且彻底被杀意侵蚀,应该也会对他的精神力造成一定的影响。

  所以今后歃血可以动用,但长时间动用,必须要警惕。

  顾诚回头望去,道玄宗一战已经有了眉目。

  靖夜司这边胜了,实际上在顾诚疯狂杀戮着那几位道玄宗长老的时候,他就已经胜了。

  道玄宗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种级别的大战,在他们看来,自家那几位长老便已经算是强者了。

  他们先是被毒气和瘴气给杀了一个猝不及防,随后又眼睁睁的看着被他们视作强者的七大长老被杀,他们早就已经破胆了。

  赵静明面色有些苍白的走过来,对着顾诚恭敬的一拱手道:“大人,九成道玄宗弟子已经伏诛,但有些人却是用些手段逃走了,追不追?”

  之前赵静明对顾诚的态度算是尊敬,他是个油滑的人,在顾诚变成巡夜使之后,便立刻转变了自己的态度。

  虽然按照资历来说他是前辈,但跟随顾诚一起经历过数次任务,他也知道了在实力和能力上自己是不如顾诚的,这种时候若是还摆前辈的架子,那根本就是找死。

  但等到今日看到顾诚出手,往日里在河阳府的江湖上都能算得上是人物的道玄宗七大长老被他齐齐弄死,他才知道自己跟顾诚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心服口服。

  顾诚环视一眼:“弟兄们的伤亡如何?”

  “道玄宗的人已经吓破了胆子,根本就没有形成有效的反攻,大部分都在抵抗和逃命,所以我们损失不大,无人死亡,只有几个被重创,其余人有些脱力。”

  顾诚点了点头:“那便好,丧家之犬,不用浪费力气去追了。”

  说着,顾诚径直向着山上走去,来到了道玄宗后山的禁闭室内。

  这里算是道玄宗最高的一处地方,所以都没有被毒气和瘴气波及。

  杜子阳此时被关在禁闭室内瑟瑟发抖。

  山下的喊杀声他都听到了,但在禁闭室内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逃出去。

  ‘铿锵’

  禁闭室的门锁被人斩断,大门被人拉开。

  顾诚看着缩在角落里面的那个人,沉声道:“你便是杜子阳?”

  杜子阳猛的哆嗦了一下,点了点头,刚想要说些什么,顾诚直接抓着他的脑袋向着墙上‘砰’的一撞,顿时鲜血直流,杜子阳也被直接撞晕了过去。

  拎着杜子阳,顾诚走下道玄宗,沉声道:“把整个道玄宗都给我抄了,其中一些低级丹药之类的东西大家自己留着,其他东西全都收集起来,分成两份,一份六,一份四。”

  赵静明略有些疑惑的看着顾诚。

  灭门抄家这个套路他当然是懂得,不过顾诚还要把东西分成两份干什么?这一战顾诚表现出的实力众人都看在眼里,哪怕他全都留下,其他人也说不出什么来的。

  顾诚淡淡道:“除了一些丹药,道玄宗的东西我全都不要,这两份也不是给我自己留着的,而是给大统领,还有上面那位大人准备的。

  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该不会真以为,上面会不管不顾吧?”

  眼下虽然顾诚算是崔子杰的心腹,不过他擅自做主,干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崔子杰那边肯定也要有一些交代才行。

  还有那位镇抚使大人,顾诚虽然没有见过对方,但仅凭崔子杰的描述顾诚便能够依稀猜到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会不会管这件事情顾诚不知道,但提前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

  就在这时,道玄宗山下忽然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顾诚!你想要干什么!?造反不成?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规矩了?”

  陈崇山带着丰原县的靖夜司的人在山下大骂着,正在跟罗县靖夜司的人对峙。

  丰原县的县城距离道玄宗很近,甚至还不到一刻钟的路程。

  但陈崇山根本就没想到,顾诚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直接跨界带领罗县靖夜司进攻道玄宗,还真把道玄宗给覆灭了。

  所以当他在睡梦中被值夜的玄甲卫叫醒时他都已经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才带着人前来。

  顾诚淡淡道:“造反?陈大人,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造谁的反?就因为我灭了道玄宗便是造反,你把道玄宗当成什么了?

  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河阳府靖夜司的巡夜使,不是他道玄宗的走狗!

  怎么,现在看到主人被杀了,所以恼羞成怒想要报仇?”

  “顾诚!你找死!”

  陈崇山手握长刀,指着顾诚,一脸羞怒杀机。

  打人不打脸,尽管整个丰原县靖夜司的人都知道,他们上司跟道玄宗的关系密切,拿了对方不少好处,但像顾诚这么明晃晃点出来的,却还是第一个。

  “我找死?我看找死的是你才对!”

  顾诚的神色一冷:“道玄宗滥杀无辜,违法乱纪,坏了大乾的规矩,也犯了靖夜司的法纪,我灭道玄宗乃是为了这河阳府的无辜百姓,乃是为了捍卫我靖夜司的法纪尊严!

  道玄宗在你丰原县靖夜司境内,你们没用不敢管,或者说是不想去管,那好,我来帮你们管!

  现在宗门我灭了,人我也杀了,你又能如何?

  陈崇山,别忘了你的屁股坐在什么位置上,别忘了你自己是谁!”

  此时的顾诚一身浴血,煞气冲霄,暴怒过后的陈崇山冷静下来后这才反应过来,顾诚究竟做了什么。

  道玄宗七长老,虽然没一个正统的炼气士或者武者,但也都是堪比七品的存在。

  换成他来,一对一干掉两三个也是可以的,但七人在一起,他估计连一个回合撑不下来。

  天知道这顾诚究竟是怎么把道玄宗七位长老全都干掉的。

  陈崇山是跟道玄宗关系密切这不错,顾诚灭了道玄宗,相当于是断了他一条最大的财路这也没错。

  但他天生谨慎,外加此时一身煞气的顾诚有些骇人,保险起见,他只得指着顾诚冷声道:“顾诚,今日这件事情咱们没完!

  未经大统领允许,你擅自跨界动手,我还就不信了,这靖夜司还没有个讲规矩的地方了!”

  看着陈崇山带着人离去,顾诚淡淡道:“放火。”

  赵静明一愣,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杀人放火,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人教吗?”

  赵静明苦笑了一声,得,他们这做事的方式可是越来越像强盗,而不是靖夜司了。

  一把火将整个道玄宗付之一炬,将来哪怕是有人调查,也是查不出任何痕迹的。

  当然在顾诚的计划中,是不会出现这一步的。

  当顾诚等人返回到李家村时,天色已经微微露出了鱼肚白,但唯有李家村却还笼罩在无边的阴云鬼气当中。

  拎着杜子阳来到那李家村前,顾诚一巴掌将对方给扇醒。

  随着杜子阳悠悠转醒,让对方看到这熟悉的李家村,还有那阴风怒啸的鬼域时,他终于明白了这一切。

  杜子阳涕泪横流,大哭着求饶:“求大人您饶了我吧!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让那村长为难一下那女人,谁知道那老东西会做的这么狠,这么绝!”

  顾诚神色淡然的看向对方:“你相信报应吗?”

  杜子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但却又憋了回去。

  他说相信,那顾诚说不定会杀了他,让他偿还报应。

  他说不相信,那顾诚也会杀了他,说这就是报应。

  但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说,长剑便已经从他胸口捅进去,将他整个人都给贯穿。

  杜子阳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看向顾诚,但却被顾诚直接一甩,将身体给扔进了鬼域当中。

  瞬间一阵撕扯咀嚼的声音便从其中传来。

  “其实我是不相信报应的。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若这世间真有报应,那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坏人恶事,怨鬼横行了。

  但是人,总要为自己所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的,不是吗?”

  顾诚将头转向小乙,问道:“会念超度经文吗?”

  小乙点了点头,单手放在胸前,低下了头。

  “尔时救苦天尊,遍满十方界,汇集诸天仙众……今幸遇天尊,发大慈悲,开大法门,普集十方……普救群生,救一切罪,度一切厄,出离长夜,得睹光明……”

  在小乙的诵经声当中,无边的阴云消散,露出了满是淋漓鲜血的李家村。

  狰狞恐怖的山鬼屈膝在地,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悲吟,八只眼睛当中血泪流淌而出。

  那些血泪流淌到了它的身上,但却在溶解着它的身躯,片刻之后,山鬼怨气消散,只留下一只丑陋的稻草人。

  顾诚抬头看了看天色。

  黑夜过后,晨曦降临。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