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六十六章 歃血鏖战,妖箭夜罗

第六十六章 歃血鏖战,妖箭夜罗

  /

  杀心起,煞气显。

  当两人周身的杀机和煞气彻底开始凝聚之时,虞百千脸上的怒容反而消失了。

  都已经决定要分生死了,那还有什么可愤怒的?

  虞百千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我只想最后再问你一句,你灭我道玄宗,当真就是因为李家村一事?”

  其实直到现在虞百千都不敢相信,道玄宗的灭门只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

  他宁肯相信是自己道玄宗在某些方面得罪了崔子杰,或者是影响到了整个河阳府靖夜司的利益而被灭门,而却不愿意相信道玄宗的覆灭竟然是因为这种滑稽的理由,反正在他看来,这很滑稽。

  “除了这件事情,难不成你道玄宗还犯了其他事情吗?”顾诚反问道。

  虞百千大笑了一声,冷声道:“就因为三十多个普通人的性命,你便拉上了我道玄宗一百余人陪葬?”

  顾诚缓缓拔出自己手中的血渊剑:

  “普通人的性命也是命,你道玄宗弟子的性命也一样是命。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个道理一万年前是这样,一万年后也依旧是这样。

  反正都是命,一刀下去碗大个疤,一剑下去捅出个窟窿,谁又比谁高贵?

  虞百千,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害死整个道玄宗的人其实是你!

  不是我为了三十多条命去拉你道玄宗一百多条命陪葬,而是你为了杜子阳一条命,拉了整个道玄宗陪葬!”

  虞百千长出了一口气,下一刻,他厉喝一声:“顾诚!死来!”

  随着那四个字喝出,虞百千那宽大的袖袍猛然间一甩,四道符录向着顾诚飞来。

  其中一道在半空中炸裂,化作巨大的火球。

  第二道化作森冷锋刃,带着凛冽的锋芒斩来。

  第三道化作枝桠藤蔓,尖刺带毒。

  第四道为利刃冰锥,带着幽深寒气。

  顾诚的血渊剑之上瞬间一层阴烛冥火浮现。

  烛阴剑出,鬼神张目!

  长剑瞬间横扫而出,将那四道符咒幻化全部粉碎,但他的身形也是被其中的力量所轰退一步。

  就是这一步,他脚下的大地却是变得无比的泥泞,还传来了极大的吸力,宛若沼泽一般,拉扯着他的双腿。

  五行术法!

  顾诚的眉头轻轻一皱。

  道家的五行术法虽然是烂大街的东西,但这却也是道门一脉的基础,一些道门大派也都是以这些基础,演化出了一些惊天动地的大神通来。

  虞百千最后那一道符录,哪怕是顾诚已经到了养神境,感知力极其强大了,但他竟然仍旧无法察觉那符录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这时虞百千手捏印决,一道道火符从他宽大的袖袍当中飞舞而出,连成一个圆环飞舞着。

  随着那符咒炸裂,化作一只只火鸦向着汹涌而来!

  顾诚一边要抵挡着的脚下泥潭传来的拉扯之力,一边真气爆发,在那火鸦近身之前便要将其斩碎撕裂。

  大股的火光在半空中炸裂,虽然没有近身,但那股灼热的力量还是溢散到了他的身前,甚至让顾诚的面色都被炙烤的通红。

  虽然来之前,顾诚便已经将虞百千资料中的实力给拔高了一筹,但真正交手他才发现,对方比想象的更加难缠。

  这也就是顾诚的力量底蕴还算是深厚,能够挡得住这种级别的攻势。

  换成是其他寻常的七品武者过来,恐怕此时已经八成熟了。

  不过再这样下去,顾诚迟早也会被耗死的。

  他的真气是有限的,虞百千的境界也要比他高上一大截。

  最重要的是,这些道士闲着没事就开始画符,谁知道他们身上究竟隐藏了多少符录?

  他们驱动符录所动用的力量其实很少,大部分的力量都是用来操控符录的,消耗要比顾诚少许多。

  在察觉到情况不对后,顾诚直接爆发出了歃血之力,一瞬间雾蒙蒙的血色便将顾诚的周身所笼罩,血色煞气冲霄而起。

  ‘砰’

  一声炸响传来,顾诚直接一脚将那泥潭所粉碎,黑僵臂被他唤出,手持血渊剑,阴烛冥火炽烈的爆发着,所过之处,不光将那些火鸦全部撕裂,更是吸收了其中一部分的火力,显得更加旺盛炽烈了起来。

  一路斩尽火鸦,顾诚手中的长剑已经距离虞百千只有一丈之地,但就在这时,他手中拂尘却是犹如钢鞭一般的猛然间甩出,银色的长丝迎风暴涨,径直向着顾诚的腰部缠绕而去。

  感觉到那拂尘当中所传来的力道,虞百千的面色有些微微变化:

  “怪不得钟林等人都死在了你的手中,你身上有古怪!

  这种力量绝对不可能是寻常七品锻骨境的武者所能够拥有的。

  但是可惜,依旧无用!

  它是在消耗着你的气血,或者是你的其他力量对吧?你还能坚持多久呢?”

  歃血给顾诚带来的影响极其的明显,此时的他双目泛着惊人的杀机和煞气,并且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气血的补充,双目中已经泛着疯狂之色。

  顾诚一瞬间将歃血的力量给提升到了极致,同时周身真气不计消耗的疯狂爆发着,最终一声爆响传来,那拂尘长丝彻底被撑爆!

  血渊剑带着阴烛冥火,犹如一条火蛇一般向着虞百千的心口刺来,那种距离,这种速度之下,炼气士几乎是无法阻挡的。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虞百千竟然不躲不闪,直接伸出双手来,向着血渊剑抓去。

  他的双臂之上一层层狰狞的骨甲从皮肉当中绽放着,甚至连同他的身躯都被整个包裹。

  巨大的骨甲手臂握住血渊剑,发出了铿锵一声爆响,骨屑纷飞,但却也成功的遏制住了顾诚的那一剑。

  白骨秘道术!

  虞百千一个正统的炼气士,他所修炼的左道秘法,却正是传承自赶尸一脉的白骨秘道术!

  并且看其模样,虞百千在白骨秘道术之上的造诣甚至要比赵静明更强,已经可以用骨甲覆盖全身了。

  与此同时,虞百千那骨甲之上竟然泛起了一丝丝炽热的烈炎,他竟然将道家火符融入了白骨秘道术当中。

  血渊剑被炙烤的无比灼热,就连顾诚的双手都滋滋作响,一股烧焦的味道飘散而出。

  “想要我去上路?你先去给我道玄宗陪葬吧!”

  虞百千狂笑了一声,不过就在这时,五道阴气却是突兀的冲向了他的周身,五脏庙鬼疯狂的隔着骨甲啃噬着,让他顿时惨嚎了一声。

  趁此时机,顾诚直接撒手撤剑,黑僵臂带着呼啸的劲风砸向虞百千的脑袋!

  “叱!”

  剧痛当中的虞百千一声厉喝,金色道纹爆开,瞬间将五只小鬼轰飞。

  同时他胸口的骨甲却是猛的暴涨出一根根的骨刺来,将顾诚给架在了半空当中。

  虞百千长出了一口气,额头上浮现出了一层冷汗。

  他也没想到,顾诚这种攻势极其暴烈的武者,竟然还会炼鬼之法。

  这件事情钟林是知道的,但不论是钟林还是他,都没想到顾诚会对道玄宗动手,所以对于顾诚的真正战力资料,他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不过还没等虞百千把这口气给出完,被架在自己身前的顾诚汇聚了最后一丝歃血之力,咬破了舌尖,鲜血混杂着真气还有歃血的力量,犹如一支血箭般冲着虞百千的脑袋喷出!

  顾诚这种反应是虞百千怎么都没想到的,虽然他下意识的偏了偏脑袋,但那一支血箭却是在他的左脸炸裂,瞬间便撕裂了他左脸的皮肉,还连带着炸瞎了他一只眼睛。

  “啊!!”

  虞百千暴怒的狂吼了一声,周身骨刺猛然间炸裂,将顾诚给轰飞了出去。

  捂着自己被炸烂的半张脸,虞百千也是几近疯狂。

  他怎么都没想到,跟顾诚这个才刚刚踏入七品的武者厮杀一场,他竟然会伤的这么惨。

  虞百千周身的骨甲的退去,全都凝聚在了手臂之上,化作一支骨箭,但准确点来说,那更像是一支短矛。

  密密麻麻的火符贴在那骨箭之上,对准了顾诚。

  虞百千周身所有灵气瞬间爆发,点燃了骨箭,灼热的力量甚至就连空气都被烧灼出了一层层波纹。

  顾诚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来,面色苍白。

  歃血被反噬了,哪怕是最后一刻,他都没能从虞百千的身上汲取到气血之力。

  看着那燃烧着熊熊烈焰的骨箭,顾诚的嘴角却是扯出了一个怪异的弧度。

  玩箭啊,他也有啊。

  那柄自从得到之后,就被顾诚收藏起来的妖箭夜罗被他拿出来,宛若枯藤手臂一般的箭身在不断扭曲着。

  这东西有些邪异,不过越是邪异的东西,效果才最大啊。

  顾诚左手指间凝聚出锋锐的真气来,将自己整个右臂都给划开。

  妖箭夜罗紧贴在伤口之上,沾染了鲜血之后,竟然生出了一个个细小的触须,‘挤’进了顾诚的体内。

  顾诚闷哼一声,一股妖异的气息已经萦绕在他的周身,甚至就连他的双瞳都发生了某种邪异的变化,瞳孔渐渐竖起,变得浑浊灰黄。

  脑海中一股意志不断的侵蚀而来,那是一股饥饿感,一股对于血肉的渴望。

  燃烧着烈焰的骨箭即将来到身前,顾诚强行提起最后一丝意志,弯弓搭箭。

  自身血肉为弓,妖箭夜罗从他的右臂当中浮现,伴随着一声邪异凄厉尖啸,爆射而出!

  那支箭宛若活物一般,箭尖的骨刺闪烁着妖异的光泽,寂灭了虞百千骨箭上的烈焰,箭身那宛若筋膜缠绕的邪异之物伸展着,化作粗大触手,将那骨箭直接绞杀!

  虞百千瞪大了一只独眼,以剩余的全部力量催动白骨秘道术,在自己的身前撑起了一道骨盾。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

  骨盾碎裂,妖箭夜罗瞬间将其贯穿,刺入虞百千的胸口。

  下一刻,筋膜上那些粗大的触手将虞百千整个人都给包裹在其中,贪婪的吸食着他全身的血肉。

  虞百千瞪大了独眼,身躯抽搐挣扎着,但不到三息的时间,他整个人便被彻底吸成了人干!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