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六十七章 后果

第六十七章 后果

  山谷之内,满地血色。

  顾城站在那里,凝视着虞百千的身躯足有半刻钟一动不动,默然不语。

  他不是在享受胜利的快感,而是此时他真的是伤势太过严重了,甚至严重到了连动都不能动的地步。

  以妖箭夜罗送虞百千上西天后,顾诚便相当于是损失了两部分的气血。

  一部分是歃血反噬,还有一部分则是被妖箭夜罗所吞噬的气血,这甚至已经有些伤及到顾诚的身体本源了。

  当然顾诚这也是谨慎一些,以防虞百千诈尸。

  毕竟对方除了是正统的炼气士之外,还修炼了赶尸一脉的左道秘法,谁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变成僵尸?

  半刻钟后,顾诚回复了一些力气,同时也确定了虞百千不会诈尸,他这才走过去看情况。

  妖箭夜罗在被融入了顾诚的血肉之后便好似跟他有了一定的联系。

  随着顾诚随手一招,妖箭夜罗便重新回到了他的右臂之内,好像跟他的右臂融成了一体,但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很是神奇。

  而且顾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妖箭夜罗在吞了虞百千的血肉之后,好像很满足,所以便陷入了沉睡当中。

  但这种沉睡是有期限的,要么是顾诚想动用妖箭夜罗的时候将其唤醒,要么就是等它……饿了的时候。

  若是那时候顾诚没有足够的血肉来喂养妖箭夜罗,那它可是会吞了顾诚,用来满足自己那对于血肉的饥饿感的。

  看了一眼已经被吸成人干的虞百千,顾诚在他身上搜了搜,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除了一部分常用的丹药,便只有一大堆的符箓。

  顾诚长出了一口气,直接一把火把对方送入大地的怀抱。

  这一战远比顾诚想象的还要凶险。

  虽然他已经估算到了虞百千很强,但这却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七品以上的炼气士。

  一连串的术法符箓,如果拉开了距离,单纯杀伤力要比武者更强。

  特别是虞百千所修炼的左道秘法竟然还是白骨秘道术。

  跟寻常的左道秘法比,白骨秘道术这种属于赶尸一脉的秘法已经算是威能相当强大的那种,近战远攻都十分强大,无限接近正统的武道和炼气。

  也不怪柳盈盈这些赶尸一脉的修行者极其厌恶其他人说他们是下九流,起码赶尸一脉的秘法从威能上来说,的确是很不俗的。

  当顾诚回到罗县靖夜司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他们可是很少能看到顾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大人,虞百千他……?”

  赵静明等人连忙凑过来问道。

  “去跟道玄宗的人团聚去了,这段时间我要闭关,暂且不要打扰我。”

  说完之后,顾诚便立刻开始去闭关养伤。

  动用歃血被反噬,动用妖箭夜罗虽然没有被直接被吞噬血肉,但融合的时候却也是被其吞了一部分的气血,所以现在顾诚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丹药来修补自己肉身上本源损伤。

  这种伤势若是现在没有得到修复的话,将来会留下暗伤的,而且也会影响到自己的根基和以后的修行。

  不过顾诚这边才刚刚闭关了五天他就被人喊出来了。

  崔子杰回来了,并且让顾诚立刻前往州府一趟。

  等顾诚来到州府之后,刚刚踏入大门他才发现,不光是他来了,整个河阳府八县的巡夜使也都来了。

  崔子杰往日里一张笑脸也已经消失了,反而变得肃然无比。

  看到顾诚进来,在场的这些巡夜使都是看向顾诚,脸上露出了各种神色。

  有惊奇也有好奇,有打量也有怀疑。

  这几天的时间,顾诚带领罗县靖夜司灭掉道玄宗一事便已经传遍了整个河阳府。

  谁都惊讶于顾诚做事之大胆。

  要知道河阳府都已经数年没出过这么大的事情了。

  结果这顾诚一个刚刚上任的巡夜使,竟然就带着一个小据点,二十多号人便灭掉了道玄宗,究竟是这顾诚太强了,还是道玄宗根本就是个纸老虎?

  但就算是道玄宗是纸老虎,虞百千可不是纸老虎。

  他跟虞百千的那一战虽然没有人看到,但两个人进入山谷却是有人看到了。

  最后的结果是顾诚活着出来,虞百千再也没能离开,只留下一地骨灰。

  面对已经达到观想巅峰,正统炼气士出身的虞百千,他们可是谁都不敢说能够胜过对方甚至是杀了他,这顾诚,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这时崔子杰的声音响起,顿时打断了众人的胡思乱想。

  “顾诚啊顾诚,我就离开这么几天,你便给我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你说我现在是该哭还是该笑?”

  顾诚低头拱手道:“大人见谅,当时事情紧急,要救人便要先杀人,属下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时陈崇山忽然站起来,指着顾诚冷哼道:“所以你就为了救三十多号人,灭了道玄宗一百余口?

  这种问题三岁小儿都知道怎么算吧?

  没有办法?我看就是天生残暴、目无法纪、肆意妄为,一颗老鼠屎,坏了我整个河阳府靖夜司!”

  顾诚猛的抬头看向陈崇山,那眼神中的煞气竟然让他忍不住退了半步,接下来的话又憋了回去。

  周围的其他人看到陈崇山这幅模样,都不禁撇撇嘴,眼中露出了嗤笑的神色。

  他们可都是听说了,之前道玄宗被灭门时陈崇山便已经跟顾诚打过照面了,但却被对方给吓退了,现在一看果不其然,这陈崇山是越混越回去了,竟然对一个后辈怕成这幅模样。

  陈崇山此时却是在心中暗骂,这顾诚怎么越来越邪性了?杀了虞百千后,他眼中所蕴含的杀机和煞气让他都有些忍不住心惊。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这事情是他道玄宗惹出来的,他们不拿命来还,难不成还要让我靖夜司给他们擦屁股不成?

  陈崇山,弄清楚你的位置,别忘了你究竟是站在哪边的!”

  就在陈崇山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崔子杰低喝道:“都给我闭嘴!

  眼下这件事情闹的有些大,道玄宗有幸存的弟子竟然跑到了临安城去拦截镇抚使大人告状。

  这件事情被镇抚使大人知道了,事情究竟要怎么处理,就连我都无法影响。

  顾诚跟我去一趟临安府,其他人都给我记住了,以后出现这种事情,务必要先通知我再行动!”

  在场的其他巡夜使都点头称是,陈崇山更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离去。

  他在河阳府的时间很长,在东临郡的时间更长。

  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那位大人的行事风格,顾诚所做的事情在那位大人看来可是禁忌之事。

  就算是崔子杰想要保住顾诚都是不可能的。

  任你嚣张狂妄,也逃不过这一劫!

  等到所有人都走后,崔子杰严肃的脸垮了下来,指着顾诚苦笑道:“你啊你啊,你可知道,你这次的事情闹的有多大?

  镇抚使大人一心求稳,靖夜司公然出手覆灭一个宗门,这已经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其实事情我也都了解了,也不能说你做的不对,但下次出现这种事情,你怎么也要先跟我商量一下,再做这种决定。”

  孟寒堂是他的心腹,顾诚又是孟寒堂提拔起来的,还跟他的好友铁天鹰有关系,所以顾诚自然也是他的心腹,方才他那副严肃的模样,其实也是做给其他巡夜使看的。

  顾诚低头道:“是大人,属下知道错了。”

  “知道下次做事应该冷静点了?”

  顾诚摇摇头道:“不是,是知道下次做事要做的干净一些,杀人要灭口,斩草要除根,绝对不会再留下麻烦。”

  崔子杰瞪着顾诚,一脸的无语。

  当初一个好好的谦逊年轻人,现在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崔子杰摇摇头道:“算了,你心中有数便好,现在先想想怎么度过这一劫吧。

  镇抚使大人亲自开口要见你,记住了,说话的时候千万莫要逆着镇抚使大人的意思来,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我也会尽力帮你周旋的。”

  “多谢大人,之前我在攻打道玄宗时,除了一些低级丹药我拿走了,其他东西我分成了两份,一份四成给大人,一份六成给镇抚使大人。”

  崔子杰看向顾诚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奇异之色。

  他原本以为顾诚灭道玄宗只是一时气愤之下的冲动决定,现在看来,顾诚果然不需要冷静。

  他那哪里是冲动,分明是走一步算三步,就连灭门之后上面的反应他到算到了。

  四成给自己,是顾诚知道他乃是自己的心腹,所以拿小头自己也不会计较。

  大头给镇抚使,可以让镇抚使看到他的态度。

  崔子杰都不得不承认,顾诚在做事这方面可是要比孟寒堂油滑多了,或者说是老练。

  若是换成孟寒堂,恐怕整个道玄宗所有的东西都会被他直接登记造册充公的。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