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六十八章 巧舌如簧

第六十八章 巧舌如簧

  /

  临安城乃是整个东临郡的中心大城,其规模之雄伟,仅次于大乾京城,起码这是顾诚所见过的第二大的城市了。

  来往的行人街景顾诚还没有仔细看一看,便被崔子杰带到了东临郡靖夜司总部内。

  跟河阳府的靖夜司总部相比,东临郡的靖夜司总部无疑要更加的大气辉煌。

  就在临安城的最中心,一座座漆黑的阁楼宅院坐落在其中,门口竖着的两只谛听雕像中,其眼睛竟然是湛蓝湛蓝的,那居然是用两颗宝石雕琢的。

  还有靖夜司的建筑虽然都是一片漆黑的,这是靖夜司的标志,也是靖夜司的规定。

  但东临郡靖夜司总部却是在黑色中夹杂着一丝金色。

  比如房檐的边边角角,还有门钉等看似不起眼的角落,都用纯金点缀,在庄严肃穆的同时也是添加了一股华贵的感觉。

  这也正应了之前顾诚对于这位镇抚使的印象,贪!

  贪图富贵,贪图功劳,甚至他还贪图轻松空闲,所以最讨厌的,便是下面的人给他惹麻烦。

  崔子杰带着顾诚刚走进东临郡靖夜司总部内,便听一个声音怪笑道:“崔胖子,听说你手下这次露脸了?

  啧啧,镇抚使大人三令五申,此时正值多事之秋,让大家都安稳一些,结果你河阳府便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情来,看来你不光人胖,这胆子也是肥的很啊。”

  崔子杰的笑脸顿时一黑,扭头骂道:“老子胖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陈麻子,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你商南府还有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情没解决了,还有闲心来笑话老子?”

  说话的那人跟崔子杰正好相反,高高瘦瘦的,脸上还有一堆麻子,看着便有些渗人。

  陈麻子冷笑道:“我的事情是不少,但起码没闹到大人这里来。

  崔胖子,进去吧,大人一会可就要到了,希望到时候你还能继续逞口舌之利。”

  崔子杰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跟陈麻子斗嘴,径直带着顾诚进入到一间议事大殿内。

  此时那议事大殿内还有数名武者在,应该也都是只属于东临郡麾下的修行者。

  顾诚站在崔子杰身后等待着,过了足有一刻钟,那位镇抚使大人这才到,而对方的形象却是有些让顾诚意外。

  虽然顾诚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镇抚使大人,但在崔子杰等人的一些言语当中,顾诚已经可以脑补出对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如果让顾诚来形容的话,昏庸二字,绝对可以很形象的概括出这位镇抚使来。

  身为一郡镇抚使,位高权重,结果对方却只顾自己利益,欺上瞒下,营造出整个东临郡四方平安的假象来。

  对于他来说,只要自家这官位坐得稳妥,那一切便都不是问题。

  而且对方看似软弱,但实际上那只是对外的,对内却是一言九鼎,容不下任何忤逆之言。

  所以之前崔子杰才告诉顾诚,千万莫要顶撞对方。

  这样一个存在,在顾诚的想象当中应该是那种满脑肥肠的痴愚贪婪之辈,但实际上,对方却是可以用气度不凡来形容。

  这位镇抚使大人名为谢安之,名字便很文雅,相貌也是一样,大概四十来岁,方正俊逸,留着一缕胡须,打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他并没有穿靖夜司的玄甲,到了镇抚使这个级别,倒也不用强制性的穿着玄甲。

  所以谢安之只是穿着一身紫金长袍,身后披着绣着金纹谛听的黑色披风,代表着他靖夜司镇抚使的身份。

  这份气度别说是镇抚使,说他大派掌门或者是皇亲国戚也是有人信的。

  “见过大人!”

  谢安之坐在主位之上,拿起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慢条斯理道:“河阳府巡夜使顾诚何在?”

  顾诚连忙站出来:“属下在。”

  谢安之打量了顾诚两眼,轻轻点了点头,淡淡道:“很年轻,不错,是块好材料。

  年轻人都气盛这没错,可以理解,但这,却不是你违背我命令理由!”

  最后两个字喝出,一股淡淡的威压落下,刺激的顾诚想要爆发出真气来抵挡,但却硬生生忍下。

  崔子杰有一句话顾诚可是一直都记着呢,千万不要逆着这位镇抚使大人来。

  一旁的崔子杰站起来,刚想要说什么,但谢安之一眼望过来,淡淡道:“崔子杰,这里没你的事情。

  这顾诚动手的时候你不在河阳府,不知者不罪,这次我便饶过你。

  但他的事情自然有他来解释,用不到你来插嘴!”

  崔子杰苦笑了一声又座了回去,今天这件事情,貌似不能善了了。

  道玄宗这么一个小宗门在河阳府虽然有些名气,但在整个东临郡根本算不得什么,甚至谢安之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问题的关键点不在道玄宗被灭,而在这个时间段顾诚灭了道玄宗,还被人捅到了谢安之的面前。

  之前他在临安城议事的时候谢安之便说了,这段时间京城那边的风声有些不对,所以下面都老实一些,莫要惹事,出了事情也要压下去。

  结果他刚刚说完便传来了顾诚这么一档子事情,这在谢安之看来简直就是挑衅。

  所以这次只能说是顾诚倒霉,被抓了典型了,他这次若是拿不出来一个让谢安之满意的解释,怕是没那么容易过关的。

  “把道玄宗的人带上来。”

  谢安之吩咐了一句,立刻便有人带上来一名道玄宗的弟子。

  那名道玄宗的弟子一看顾诚在这里,立刻跪在地上哭诉道:“大人,就是他!罗县巡夜使顾诚无端攻打我道玄宗,覆灭宗门,绝我传承,还请大人为我做主啊!”

  这名弟子是早在钟林等人死之前便逃出来的,还是钟林等人特意吩咐他来临安城告状的。

  整个东临郡的修行者都知道这谢安之的性格,所以他们还在想着,等挡住了顾诚之后一定要闹到临安城去,把事情闹大,然后让这顾诚吃不了兜着走。

  结果他们还没看到顾诚倒霉的那一天,便都去见了阎王爷。

  谢安之指着那名道玄宗的弟子,淡淡道:“说说吧,人家苦主来讨要公道呢。”

  说着,谢安之还拿起了茶杯,好像准备要看戏一般。

  顾诚将目光转向那道玄宗的弟子,道:“你说我灭了你道玄宗,证据何在?”

  那名道玄宗的弟子怒声道:“证据?整个道玄宗被灭,山门被烧,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的,还需要证据?”

  顾诚点了点头:“哦,懂了,这么说,你自己就是证据喽?”

  话音落下,顾诚的右手直接幻化成了黑僵臂,黑粗的僵尸手臂掐着那名道玄宗弟子的脖子,瞬间便将对方的脖子直接扭断,甚至都没让对方惨叫出声来。

  随手将手中的尸体扔在地上,顾诚淡淡道:“现在证据没了。”

  所有人都呆愣在了那里,包括谢安之都是如此。

  他举着茶杯放在嘴边,半晌后才猛的将茶杯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爆响来。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镇抚使?”

  谢安之脸上的表情已经是阴沉到了极致。

  方才他就算是质问顾诚,表情也是很淡然的,他想看的,只是顾诚的解释。

  结果谁承想,顾诚竟然当场把人给杀了,当着他的面,把人给杀了!

  “没有。”

  在场的众人一愣,那陈麻子甚至都怀疑这顾诚是不是跟崔子杰有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所以准备今天拉上这个上司同归于尽。

  在东临郡,可还从来都没有人敢这么挑衅过谢安之这位镇抚使。

  不过随后顾诚便低下头,拱手沉声道:“属下虽然早就听闻大人的威名,但这却是第一次见到人,所以自然是要把大人放在心里的,而不是眼里。

  方才属下做的孟浪了,还请大人见怪,实在是属下不想给大人惹麻烦。

  不灭道玄宗,鬼域扩大,还是寻常百姓所形成的鬼域,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当地的县令捕快都知道了。

  文官跟咱们毕竟不是一个系统的,到时候消息传出去,我等受罚倒是无所谓,我却担心大人您的名声受损。

  现在道玄宗的人都死光了,大人您大可宣传我东临郡靖夜司不畏强权,对修行者和普通人一视同仁,还能获得更好的名声。

  对了大人,覆灭道玄宗之后所得之财物,属下都已经收集整理好了,这些东西不是我河阳府靖夜司能拿的,还请大人您派人来登记造册,直接充公。”

  这一番话说完,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顾诚好了。

  特别是那陈麻子,一双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崔子杰究竟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奇葩?

  黑的被他说成了白的,合着他灭道玄宗,是为了镇抚使大人灭的?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