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六十九章 过关

第六十九章 过关

  顾诚灭道玄宗这件事情,黑的白的并不重要,重要的一直都是谢安之的态度。

  所以从一开始顾诚就没想过要为自己辩解什么。

  道玄宗有多过分他没说,自己杀人是为了救人他也没说,因为这些对于他重要,但对于谢安之这位镇抚使来说却并不重要。

  顾诚敢保证,他若是这么辩解,那最后的结局肯定是会被重罚。

  你顾诚救人杀人,为了大局,那他这个镇抚使是干什么的?吃干饭的?

  崔子杰让顾诚不要逆着谢安之的意思,顾诚不光不逆着他的意思,反而把名声,把好处送到你镇抚使大人的面前,你要不要?

  顾诚敢保证,谢安之是要的。

  不是因为他贪,而是因为谢安之要的,是听话的手下。

  不论你的能力如何,也不论你是黑是白,只要在整个东临郡你足够听话,便能够混得开。

  顾诚这一番话说出来,谢安之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脸上的怒容逐渐消失,似笑非笑道:

  “说的却是比唱的好听,话都让你说了,你便是一心为我,没有半点错误?”

  顾诚低头沉声道:“属下当然有错,错在能力有限,本想要为大人解决麻烦,没想到手脚不利索,反而让麻烦到了大人这边,给大人招惹了麻烦。

  对就是对,错便是错,属下愿意受罚,将来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

  谢安之稍微愣了一下,忽然大笑道:“哈哈哈!有趣,有趣,听说你是孟寒堂提拔起来的?你跟孟寒堂,当真一点都不像。”

  “孟大人有孟大人的做法,属下有属下的做法,但唯一不变的就是我等都是东临郡靖夜司的一员,都是以大人您马首是瞻。”

  谢安之一挥手,淡淡道:“行了,都散了吧,功过相抵,覆灭鬼域的功绩点东临郡这边就不给了。

  道玄宗的那些东西,你们留下一些自己能用的,用不到的直接运到临安城便好了。”

  对于道玄宗的那些东西,谢安之其实并不怎么看重。

  他乃是一郡镇抚使,又怎么会垂涎道玄宗那点家底?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

  他真正看重的乃是态度,顾诚的态度。

  东临郡靖夜司以他为尊,他要的,便是下面人的这种绝对服从的态度。

  谢安之走后,陈麻子等人都用古怪的神色看了顾诚一眼。

  他们都是东临郡靖夜司的老人了,知道谢安之是什么性格。

  虽然对方卖相不错,平日里也好像很少发怒的模样,但若是有人做错了事情或者是忤逆他,那可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顾诚是少有的几个在犯了事之后,还能够全身而退的人,甚至他好像还把谢安之给哄的很开心?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崔子杰这才擦了擦自己头顶的冷汗,低声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玩的这么刺激?

  跟镇抚使大人耍心眼儿,你也真敢想!

  万一镇抚使大人是个喜怒无常的性格你怎么办?说不定当场就能把你给砍了。

  一个镇抚使要杀一个巡夜使,甚至都不用往上面汇报,想杀便能杀。”

  顾诚扯了扯嘴角,同样低声道:“正因为我知道这位大人的性格,我才敢这么说。

  而且我怀疑,镇抚使大人一直保持这种做派,可能是故意的,所以我只要迎合他这种做派便好了。”

  “故意的?什么意思?”

  顾诚低声道:“这位大人把自己的性格和喜好展现的如此明显,要的就是下面的人去按照这种喜好和做派去附和他,不论事情对错,只有这位大人是对的。

  不论外界传扬的名声如何,愿意这么做的,才算是他的人,才算是听话的人,不愿意的嘛,那就不用多说了。”

  谢安之玩的这一套说白了就是有些隐晦的指鹿为马。

  他当真听不得半分不同的意见,是非不分,黑白不明?

  不见得,只不过只有他让你说意见的时候,你才能说,他让你分黑白的时候,你才能分。

  这种事情做的时间长了,自然能够筛选出来什么人是听话的,什么人是不听话的。

  就好比这次他放过顾诚,不是因为顾诚做对了,也不是做错了,而是因为顾诚表现的很‘听话’。

  而崔子杰能够在河阳府扎根,倒不是因为他听话,而是因为他为人足够油滑,虽然有时候不赞同这位镇抚使的意见,但却也从来都不会明面上顶撞对方,只是暗地里依旧我行我素。

  但很显然,他这种做派在那位镇抚使的眼中也不怎么讨喜,份量有限。

  崔子杰叹息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着这样一个上司他也有些感觉心累了,是不是自己也要找个时机,调入到京城当中,不当这劳什子大统领了?

  不过这样的想法只出现一瞬便被崔子杰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他不是孟寒堂和铁天鹰,可以放弃权势一心去追求武道,宁愿去京城当个玄甲卫。

  河阳府靖夜司被他经营了十多年,他可不忍心放弃。

  “行了,这次算是渡过了一劫,下次可不要如此行险了,回河阳府去吧。”

  顾诚这时却道:“大人,能否在临安城多留一天,我要买一些东西。”

  顾诚要买的是炼制五鬼搬运的材料。

  之前从河阳府靖夜司兑换的材料虽然足够,但却有些太低级了,同样也导致炼制速度缓慢,半个月才炼制完成了一只半。

  这次来临安城,顾诚也准备换点好东西。

  “行,那你便去吧,明日我们再返回河阳府。”

  跟河阳府相比,临安城的修行者气氛更浓郁一些,甚至还有一个坊市,专门用来给修行者交易的。

  因为有些修行者所用的东西都是有价无市的,用银子来交易有些不合适,所以便以物易物,其中的硬通货便是丹药。

  没错,大乾明面上禁制任何修行类丹药的交易,但是在这临安城内,却是明目张胆的用丹药来作为硬通货交易,其原因便是,任何开在临安城内坊市内的店铺,都必须要缴纳三成的收益给谢安之。

  当然这都是小意思,这位镇抚使大人的敛财手段可不止这么些。

  若是有人在临安城内动手,靖夜司直接抓起来,先交保释金,谁交的多先放谁,少的那个重罚。

  这样一来动手的双方几乎是争先恐后的交钱,生怕自己成了少的那个。

  所以到了后来,临安城的治安还当真是变得好了许多,因为大部分的人打得过,但却打不起。

  顾诚手里面虽然不缺银子,但他的银子吃喝住行倒是够了,买这种修行材料还是不够的。

  不过在剿灭道玄宗的时候,那些丹药顾诚也没少拿,用这种硬通货,顾诚倒是顺利的把自己想要的材料都给换到了。

  正当顾诚准备离开时,他却看到了一个熟人,准确点来说只是认识的人。

  “秋道长也来临安府采购修行资源?”

  顾诚所看到的,正是长春观的那位秋莲东。

  虽然顾诚没跟对方说过几句话,不过他对于秋莲东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起码在上次长乐帮的时候,对方并没有跟自己结仇,并且表现也一直低调。

  甚至长乐帮帮主季海崖的葬礼还是他给主持的,这让顾诚感觉,这位也是一个厚道人。

  秋莲东闻言却是猛的哆嗦了一下,认出了顾诚后,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顾大人。

  再下宗门内还有事情,就不跟顾大人你多聊了,有机会再见。”

  寒暄了两句之后,秋莲东客客气气的转身便走,明显就是不想跟顾诚多聊。

  顾诚摸了摸下巴,感觉略微有些尴尬。

  人家好像并不愿意跟自己多亲近,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灭了道玄宗一事?

  不过顾诚也没有太在意,拿到了自己想买的东西后,顾诚便径直跟着崔子杰返回河阳府。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