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七十章 失踪案

第七十章 失踪案

  河阳府的闭关密室内,顾诚周身围绕着五脏庙鬼,各自都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比如那心鬼此时周身便萦绕着大股的火焰,虽然这股火焰对外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却已经将它的五行属性彻底给发挥到了极致。

  拿到了这些更高级别的新材料之后,顾诚用了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将这五鬼搬运所要用到的五只小鬼彻底祭炼成功了。

  一挥手将五只小鬼收回黑玉空间当中去,顾诚手捏印决,调动体内属于炼气士的后天之气,虽然略有些生疏,但却没有丝毫的差错。

  五只小鬼围绕在一起环环相扣,瞬间便已经消失,等它们再次出现时已经浮现在了闭关密室中的一个角落,抬起一个水壶,又瞬间消失。

  下一刻,那水壶就已经出现在了顾诚的手中,速度几乎是在瞬间便已经完成。

  不过顾诚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五鬼搬运的效果跟他想象的一样,不过这门神通却并不是完美的,身为使用者,顾诚在一瞬间便已经发现了其最大的缺陷。

  五鬼搬运无视空间的效果的确是相当惊人的,涉及到了空间的规则,任何真气罡气都无法阻挡,堪称无解。

  但在五鬼搬运出手的一瞬间,准确点说是在它们开始搬运东西的一瞬间,它们会显露出实体来,可以被防御,自然也可以被攻击。

  所以说这门神通如果用来对敌,那最合适的地方就是用来偷袭,让对手直接猝不及防。

  而且特别是针对肉身孱弱的炼气士甚至有奇效,一旦被近身,炼气士的修为必将大跌,哪怕是像虞百千那样修炼了白骨秘道术这种左道秘法的炼气士也是一样。

  但对付武者,五鬼搬运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

  武者肉身强大不说,并且大部分经历过许多次搏杀的武者都一个习惯,那就是时时刻刻都将自身的真气散布在周身,不用太多,薄薄一层就足够了,消耗不了多少真气。

  这样一来可以提升自己的感知,在出现什么意外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反击防御,现在的顾诚就有这种习惯。

  所以只要五鬼搬运在现行的一瞬间,便有可能被对方给察觉,至于能不能躲过去或者扛得住,就要看对方的实力了。

  不过就算五鬼搬运有着这样一种弱点,顾诚对其威能也还是很满意的。

  况且这天下间也不存在什么绝对完美,没有任何缺陷的神通秘法。

  伸了一个懒腰,顾诚也准备出关看看外面究竟如何了。

  顾诚这个巡夜使当的要比孟寒堂‘懒’许多。

  孟寒堂做事严谨认真,所以下面递上来的每一个消息情报他都要看过之后才做决定要不要派人去,之前还要仔细的分析一番等等。

  但顾诚可没有这般细致的心思,他直接把下面所有递上来的消息分给了其他玄甲卫的小组,谁认为此地有问题,那便可以去查探,解决了问题报到他这里来,他再集中送到河阳府去申请功绩点,实在解决不了的,再找他这个巡夜使出手。

  这种方法不光解放了顾诚这位巡夜使,更是让下面的人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力,更加的拥护顾诚。

  当然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情,就凭顾诚覆灭道玄宗一战所带来的威望和实际上的好处,这个巡夜使的位置顾诚也已经坐稳了。

  李家村那边的事情顾诚也关注了一下,算是彻底解决了。

  活下来的幸存者已经彻底迁移走,并入其他村子里了,这些都是由衙门来办的。

  他们不走也不行,因为李家村那块地域已经不能用了。

  虽然鬼物已经消散了,不过残余的阴气还在,寻常人长时间呆在那种地方会体弱多病,而且那种阴气极其浓重的地域还会招惹一些阴邪鬼物,虽然只是低级的,但修行者能扛得住,普通人却扛不住。

  那么一大片地域,可不是小乙念几句度人经便能够净化的。

  这时柳盈盈却是来找顾诚,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神色,娇滴滴道:“顾大人,商量件事情行不行?”

  “打住,好好说话,你想要干什么?”

  柳盈盈这女人虽然外表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很有迷惑性,但实际上这女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赶尸一脉出身,而且还在江北之地当散修厮混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是单纯之辈?

  “我想要加入靖夜司。”

  顾诚诧异的看着她:“你脑子没病吧?你是赶尸一脉出身,加入靖夜司干什么?”

  柳盈盈叹息了一声:“赶尸一脉的确强大,整个湘西还有整个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赶尸一脉出身。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是泸溪柳家三义堂出身,但我却没告诉你,其实早在我上一代所谓的柳家三义堂便已经因为一些内部斗争名存实亡了,在世的弟子分散在江湖各地,怕是连一百号人都凑不齐。

  所以现在我跟赶尸一脉的关系呢,就相当于是整个道门跟那道玄宗宗主一样的关系。

  散修不好当,特别是我这么一个女人,孤苦伶仃,总被人欺负,这不是想要找个好去处嘛。”

  柳盈盈孤苦伶仃是假的,但她想要加入靖夜司却是真的。

  虽然江湖上大部分左道江湖人都喊着朝廷鹰犬走狗之类的话,但若是真有一天他们有机会加入靖夜司,那大多数人都会答应的。

  靖夜司的确是没有宗门待遇好,入门便有师父培养什么的,也不用你整日里去跟妖鬼拼命。

  但靖夜司能够保证公平,起码是大面上的公平,你付出便有回报。

  并且等你到了一定的年龄,气血衰败,战力下降,也可以靠着自己之前所积累的功劳,去靖夜司的一些后勤部门,领着俸禄还不用跟邪修鬼物拼命,岂不是美滋滋?

  跟那些朝不保夕的江湖浪人一比,靖夜司可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去处了。

  之前在覆灭道玄宗的时候,柳盈盈也是帮了忙的,所以顾诚点了点道:“我身为巡夜使,倒也的确有资格推荐人进入靖夜司,这点是没问题的。

  不过靖夜司需要审核其身世是否清白,有没有案底,这个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所以我等我把文书递上去之后,你能否通过,便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柳盈盈连忙点头道:“没问题,我说过了,本姑娘可是很乖巧的,我赶尸一脉的作风也跟那帮左道散修不一样,绝对没有案底留下的。”

  顾诚这边刚刚写完文书,正准备找人送到河阳府去,没想到河阳府那边却也正好有公文下来,让他带一部分人去一趟河阳府,说是有重大的任务需要调动。

  文书上面没说是什么事情,不过看其语气,顾诚还是带上了赵静明等自己熟悉的几个人一起动身前往河阳府,顺便还带上了柳盈盈。

  河阳府靖夜司那边若是验明了柳盈盈的身份并没有案底留下的话,直接便可以办理入职正式加入靖夜司了。

  当顾诚踏入河阳府靖夜司的大堂后,第一眼便看到了陈崇山,同样陈崇山也是看到他。

  不过这一次陈崇山的面色却是阴沉无比,还显得有些尴尬。

  上次陈崇山离开的时候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准备等着看顾诚倒霉。

  结果谁知道这顾诚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在镇抚使大人那里蒙混过关,这简直让他无法理解。

  但输人不输阵,陈崇山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一声:“这不是顾诚顾大人嘛,去了一趟临安府,挨了镇抚使大人一顿骂,现在回来了?”

  “这不是陈崇山陈大人嘛,怎么,金主没了,所以准备跑来经河阳府执行任务了?你还记得你靖夜司巡夜使的身份?”

  顾诚反唇相讥,两个人差点就在这河阳府靖夜司的大堂内开始斗殴动手了。

  这时崔子杰咳嗽了一声,走进来淡淡道:“行了,都是一县巡夜使,手下都管着几十号人,传出去像什么话?”

  环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崔子杰沉声道:“今天这次把大家都找来呢,是要调查一宗失踪案,大家各自县城内若是没有大事的,便先将自己手中的事情放下,来州府一起调查这件事情。”

  一名巡夜使皱眉道:“大统领,只是失踪案而已,需要我们这么多巡夜使一起调查?”

  崔子杰淡淡道:“知府大人的独子,丢了。

  对了,这位知府大人还是当朝吏部侍郎的儿子,也就是说,侍郎大人的孙子也丢了。”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