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七十一章 共同点

第七十一章 共同点

  涉及到朝廷的一些高官,这种事情是最难办的,也是靖夜司最不想去办。

  虽然说论及实力,这些普通人是跟修行者没办法比的,但整个大乾朝廷的秩序都是由他们来构建的,所以双方其实在名义上只是互相配合,实际上并没有大小高低之分。

  此时知府的儿子,侍郎大人的孙子失踪了,对于河阳府靖夜司来说的确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而且这种事情镇抚使谢安之也不敢去压,他反而会先来压一压河阳府靖夜司,让他们尽快把人给找到,一想到这里,在场的众人便感觉有些头疼。

  找到了还好,找不到可就是麻烦了。

  崔子杰一挥手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想必你们也都了解了。

  所以这段时间,大家都全力调查此事,否则拖延的时间一长,知府大人报上去,我等少不得要被镇抚使大人责难一番的。

  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尽快拿出结果来,我也会跟着大家一起进行调查。”

  在场的众人商议了一下,河阳府八县的巡夜使,有五位都要参与到调查当中,还包括宋成寻和阿图鲁这两位。

  敲定好之后,崔子杰立刻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前往知府的府邸。

  河阳府知府沈昌旭四十出头,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并且面容方正俊逸,卖相很不错。

  顾诚也发现了,大乾的官员卖相好像都很不错,很少有那种满脑肥肠,看着就像贪官的那种。

  “大统领您总算是来了,这几天家里面都快彻底翻天了。”

  沈昌旭指了指后宅内哭哭啼啼的女眷,一脸愁眉苦脸的神色。

  正常来说他这种级别的官员,哪怕是几个小妾都是不奇怪的,但沈昌旭却只有一个正室一个儿子。

  不是因为他不好色,而是因为他那位夫人的背景,比他大。

  崔子杰道:“沈大人莫要着急,既然人都已经失踪几天了,怎么先才来找靖夜司?”

  沈昌旭叹息道:“之前我只是以为人只是单纯的走丢了,以河阳府的这些捕快的能力应该可以轻松找到人的。

  结果谁承想找了三天时间,我那孩儿简直好像是人间蒸发,凭空消失了一般,我这才感觉到不对,所以才来求助靖夜司的。”

  崔子杰点点头道:“那还请沈大人给我们介绍一下贵公子失踪时的一些详细情况。”

  沈昌旭招了招手,叫上来一名三十多岁,脸上带着刀疤,面容冷冽的男子。

  “这位是我河阳府总捕头周宗南,江湖人称‘辣手神捕’。

  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负责的,他了解的也是要比我等都要多。”

  那周宗南并不是修行者,但应该也是练过武的,不过却没有修炼内功,所以他的修为应该算是外练巅峰。

  闻言那周宗南沉声道:“三日之前公子出门游玩,带着五名下人,游玩一天之后去酒楼吃饭,饭前去了一趟茅房,但却在茅房当中消失不见。

  不论是仆人还是酒楼的人,全都没有发现公子走出过茅房。”

  崔子杰沉问道:“有没有调查过,酒楼的人有没有问题?”

  周宗南道:“在诸位来之前,凡是我能够想到的方法都已经用过了。

  酒楼没有问题,下人也没有问题,甚至是知府大人的一些政敌对手……”

  “咳咳!这个就不用说了。”沈昌旭连忙打断对方的话。

  周宗南继续道:“在公子失踪之后,我已经调查了所有能够调查的方向,甚至将从公子进入茅房到发现不对开始,路过酒楼和当时在酒楼中的所有人全都调查了一遍,还挖开了酒楼的茅房甚至是整个地下,但却都没有发现丝毫线索。

  一个大活人不会凭空消失在闭塞之地,遁地不可能,飞天也没有人看到,这种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够解决的,所以我才建议大人来找诸位。”

  崔子杰想了想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还是要去人失踪的那个酒楼去看看。

  其他人各自行动,有想要调查的方向便去调查,没有的便跟我一起去酒楼看看。”

  大部分人都去了酒楼,顾诚却没去。

  有着崔子杰带头,自己能看出来的,对方也能够看出来,自己看不出来,经验丰富的崔子杰应该也能够看出来。

  所以自己去了也没用,顾诚则是留在了府衙这里,走到那周宗南身边道:“周捕头,仔细聊聊?”

  之前靖夜司的那帮人对于周宗南这位河阳府总捕头其实是有些轻视的。

  他们是修行者,而周宗南只是一个懂一些拳脚功夫的武夫,双方从本质上来说是两回事。

  所以在听周宗南汇报完情况后,便也没人在意他了。

  但顾诚却感觉,在某些方面,周宗南其实是要比靖夜司更强的。

  靖夜司擅长的是镇压妖鬼,而不是刑侦断案,如果是前者所为,那还好一点。

  若这件事情本身还有什么隐藏的内情在,靖夜司未必就要比周宗南更强。

  顾诚做事谨慎并且观察力强,但若是说论及这的刑侦断案的水准嘛,他也就是看了几百集柯南的水平,比靖夜司里面那些遇到事情就动刀子的莽夫强一些,但肯定是不如周宗南这种专业人士的。

  周宗南看到顾诚这般举动,他还有些诧异。

  似他这种介乎于普通人和修行者之间的存在,知道关于对方的一些事情,同样也知道自己跟对方的差距,被修行者轻视很正常。

  所以在说完情况之后,他也没想多嘴什么,全都交给对方来办就好了。

  他却没想到,这靖夜司的年轻人,还会主动凑过来跟他说话。

  周宗南一拱手道:“有什么问题大人尽管问便是了,在下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顾诚一摆手道:“在下顾诚,乃是罗县巡夜使。

  周捕头不用如此客气,这件事情周捕头调查了数日,纵然没有结果,但所掌握的东西也比我们要多,我只是想要跟周捕头你交流交流而已。”

  听到顾诚乃是罗县巡夜使,周宗南顿时吓了一跳。

  他知道靖夜司中的等级之分,之前他还以为这年轻人只是普通的玄甲卫,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是巡夜使。

  定了定心神,周宗南道:“其实方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这边各种方法都想过了,但却依旧没有发现,公子究竟是怎么失踪的,所以才会联想到一些超乎我们想象的力量。”

  顾诚敲了敲桌子,沉声道:“不论是凡俗的力量,还是修行者的力量,起码都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不过我感觉,沈公子失踪这件事情,貌似少了些什么东西。”

  周宗南沉声道:“理由动机。”

  做为老资格的捕头,周宗南断案十余年,更是打出了辣手神捕的威名,这些事情不用顾诚说,他早就已经想到了。

  “这个方面我之前便已经详细的调查过了,不论是为了劫财,还是知府大人的政敌,亦或者是公子本身的仇家,甚至是人贩子等等我都想到,但沿着这个方向去调查,仍旧是一无所获。”

  顾诚摇头道:“既然周捕头你感觉沈公子失踪一事是有超乎寻常人的力量插手其中,那你就不应该用正常的眼光来看。

  我是修行者,在刑侦断案这种地方是不如周捕头的,但我看问题的角度却跟周捕头你不一样。

  沈公子失踪一事的理由动机,可能跟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

  说着,顾诚便将罗县内,关于饿死鬼一案给周宗南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周宗南沉思了片刻道:“之前我虽然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不过我却怀疑过,是不是有盗匪人贩子之类的,集中掳掠人口,所以我也派人去查过最近这段时间所失踪的人。”

  “结果如何?”

  周宗南苦笑道:“一无所获,河阳府这种连带着周边县城足有几十万人口的大州府,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失踪。

  没有找到公子的线索,反而破获了几起杀人绑架的案子。

  我们也曾经对比过,失踪的人里面,跟公子究竟有没有交集,但却也没发现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顾诚轻笑道:“这种时候就需要我靖夜司出力了,麻烦周捕头将这些人的详细资料都找出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对了,还包括沈公子的。”

  等周宗南把这些都找出来之后,顾诚直接丢给了小乙,道:“小乙,查一查这些人的资料中有没有什么能跟修行者的力量有关联的地方,包括他们的住地风水等等。”

  不是顾诚想当甩手掌柜,虽然都是修行者,但让顾诚杀人可以,研究这些东西,还是正统道门出身的小乙在行。

  这期间崔子杰等人也回来了,结果是无功而返,那酒楼中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无奈之下,崔子杰也只得让众人直接分头行动,各自找寻疑点查探。

  直到深夜时分,小乙这才来找顾诚。

  “顾大哥,我貌似发现这些失踪之人身上一些相同的地方了,但不确定对不对。”

  “什么地方?”

  小乙沉声道:“最近这三个月当中,河阳府一共失踪一百零七人,要比往年多三成。

  并且这些人中,有六十七人的生辰八字都属阴,有人是阴月,有人是阴日,还有人是阴时。

  特别是知府家的沈公子,他竟然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这种生辰八字最容易招惹阴邪鬼物。

  不过他是官宦世家出身,周围都是文臣武将,阳气炽盛,所以才能让他长这么大都没有遇到什么邪异之事。”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