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七十二章 长春观

第七十二章 长春观

  /

  生辰八字这种东西是天生的,两个是巧合,十个也可能是巧合,但一多半都是巧合,这明显有些不对。

  周宗南疑惑道:“生辰八字都属阴有什么不对吗?或者说,他们有什么作用?”

  顾诚想了想道:“说实话,这个我也不太了解,江湖上的左道秘法实在是太多了,生辰八字这种东西本来就有阴有阳,属阴也没什么不对的,只有像是沈公子这样全部属阴的比较稀少。

  但或许有一些邪道修士或许会用其修炼什么邪法之类的,这些都有可能,特别是道门一脉的邪修。

  周捕头,眼下能够发现的线索便只有这么一个,虽然就连这个线索都不确定,但我们也只能按照这个方向严查了。

  还请周捕头带着手下的人详细的查探一番这些人这段时间究竟碰到了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情等等,看看能否再找出一致的地方来。

  对了,特别是道士。”

  周宗南点了点头,也不管现在是黑夜,立刻雷厉风行一般,便带着人去查探。

  不得不说,周宗南这个总捕头的效率还是很高的,第二天午时,他便带着结果回来了,不过面色却有些古怪。

  “周捕头,你那边查到消息了?”

  周宗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说查到了也可以,但我却不敢肯定。”

  “为何?”

  “因为这些人,包括公子失踪前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去过长春观。”

  听到周宗南说这件事情竟然还牵连到了长春观,顾诚顿时微微一皱眉。

  任何牵连到宗门的事情在东临郡当中都不算是小事,区别只是,若是真跟长春观有关,那该头疼的是崔子杰。

  “既然疑点如此明显,你为何还不敢肯定?”

  周宗南苦笑道:“因为去过长春观的人太多了。

  在顾大人你们这些修行者眼中,长春观乃是修行者宗门。

  但在我河阳府这些普通人眼中,长春观只是河阳府周边一座很灵验很大的道观。

  所以一旦过什么节日,或者是谁家有什么喜事之类的,都会去长春观上柱香的。

  公子虽然去过长春观,但知府大人和其他河阳府的达官贵人也去过,寻常百姓去过长春观的更是数不胜数。”

  顾诚敲了敲桌子,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

  河阳府的这些宗门内,长春观的名声其实是最好的。

  道玄宗那副德性就不用多说了,青山剑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仗着自家有实力,组织商队欺行霸市的事情干的不在少数。

  唯独一个长春观乃是正统道门出身,也不参与什么江湖纷争,反正有名气在,光是香火钱就足够他们那十几个道士享用一生的。

  所以长春观不光没有欺辱普通人的举动,更是每年都会接济一下道观周围村镇的穷苦百姓,每逢天灾人祸都会拿出香火情捐献,还主动开坛超度亡魂。

  上次在长乐帮时,秋莲东主动帮季海崖老帮主住持仪式超度,也是显得很厚道的一个人。

  不过眼下线索既然已经查到了这里,顾诚也准备带着人去长春观看一看。

  因为只是去查探的,也不是兴师问罪的,所以顾诚便只带了小乙和周宗南一起去。

  小乙是道门出身,长春观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能看出来。

  周宗南是河阳府的名捕,经验丰富,说不定也能够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长春观就在河阳府外十余里的地方,距离河阳府很近,所以前来上香的河阳府百姓络绎不绝。

  顾诚顺着山路一直到长春观山门都没看到有道士住持秩序,全凭香客自觉。

  他好像记得,上次秋莲东好像说他们长春观要闭关参悟什么道经,所以就连长乐帮的灵药分成都不要了。

  一直到了中央大殿内,顾诚才看到了秋莲东这么一个熟人。

  “秋道长又见面了。”

  顾诚走过去打了一个招呼。

  秋莲东那冰冷的面色在看到顾诚后忽然愣了一下,随后他好像才反应过来,走过来问道:“顾大人怎么突然来我长春观了?”

  “有些事情在下想要问问的长春观观主邱真人,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秋莲东想了想道:“几位先请去客房内等待片刻,我去跟师傅说一下。”

  一路被带到了客房内,顾诚看向小乙和周宗南,两人同时摇摇头,表示没发现什么疑点。

  只有周宗南忽然道:“我发现这位秋莲东道长貌似有些心事。”

  顾诚道:“有心事也说明不了什么,从我见到这位秋道长第一面开始,我便感觉他有心事了。”

  过了片刻,打门被推开,一名慈眉善目的老道士走了进来,他便是长春观观主‘长春真人’邱一心,已经达到了炼气六境凝罡的高手,就连崔子杰面对这位老道士的时候,态度都很客气。

  “见过邱真人。”

  顾诚等人都站起来拱手一礼。

  邱一心笑了笑道:“不知道顾大人来我长春观所为何事啊?”

  顾诚道:“在下也就不卖关子了,知府大人的公子失踪一事,不知道邱真人可知晓?”

  邱一心点点头道:“当然知道了,沈公子失踪之前,还曾经来我长春观上香,保佑其祖母平安呢,那是个好孩子,可惜谁承想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看来这件事情已经是惊动靖夜司了,不知道顾大人那边有没有什么结果?”

  听到邱一心这么说,顾诚反而问不下去了。

  人家都这么光明正大的给说了出来,自己还问什么?

  不过来都来了,顾诚也只得道:“暂时还没什么线索,不过经过我们调查却发现,河阳府最近三个月失踪的人数骤然增多,并且失踪的人中,一多半生辰八字都是属阴的,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都前往长春观上过香。”

  邱一心一愣,随后苦笑道:“莫非顾大人怀疑这些人的失踪与我长春观有关?

  不是贫道自己辩解,而是来我长春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甚至多到我长春观的弟子都招待不过来了。

  但这些都是香客,我也不好撵人,所以哪怕是我等修行中人要以修行为重,也要招一些俗家弟子为他们算卦解签。

  不过这事情也的确是巧合,顾大人怀疑我长春观也是无可厚非的,反正我长春观就这么大,顾大人完全可以现在就搜查一下道观,这个没有关系的。”

  邱一心的态度极好,顾诚也不可能无凭无据就去搜查在河阳府有着极大名望和极强实力的长春观。

  所以顾诚只是笑了笑道:“邱真人多虑了,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长春观又怎么可能跟这件事情有关呢?

  在下叨扰了,还请真人不要见怪。”

  邱一心笑道:“无事,我长春观一直都很配合靖夜司,护佑一方平安靠的可不是我们这些只会念经的道士,而是诸位靖夜司的壮士。

  关于知府公子失踪一事,若是真跟生辰八字属阴有关,顾大人可以去查一查炼鬼一脉和赶尸一脉的修行者,只有他们才需要以人命血祭等等邪异之事。”

  “多谢真人指点,我等这就告辞了。”

  寒暄了几句之后,顾诚便带着人径直下山。

  回头望向香火鼎盛的长春观,顾诚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起。

  他们没在长春观发现任何疑点,甚至就连邱一心的态度都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甚至别说挑毛病,若是天下所有修行宗门都像长春观一样通情达理,那靖夜司一半人都可以直接退休了。

  但顾诚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因为对方的态度简直太好了,太配合了,好到让顾诚都生出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是顾诚有被迫害妄想症,总感觉有刁民想害朕。

  而是按照常理来说,长春观这种级别的宗门,在听到有人怀疑他们时,第一个反应应该是被怀疑的愤怒才是,而不是大大方方的让你去搜查,就好像等着辩解自己的清白一样。

  或许是他想多了,总把人想的那么黑暗,万一那位邱真人就是如此和善的性格呢?

  人家态度不好自己还能查一查,但人家的态度这么好顾诚若是还坚持要查,哪怕是报到崔子杰那里,崔子杰都会感觉他有病的。

  刚回到河阳府那边,柳盈盈便道:“你们怎么才回来了?长乐帮的那个帮主来找你,都已经等你半天了。”

  季林峰?他来找自己干什么?

  顾诚有些微微疑惑。

  自从道玄宗那一战后,季林峰好像有些害怕自己,怎么还上赶着来找他了?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