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七十三章 季海崖之死

第七十三章 季海崖之死

  /

  幽深的地宫内阴气弥漫,一排排的尸体整齐的摆放在其中。

  准确点来说那并不是尸体,还有着微弱的心跳,不过却各个面色苍白,有些甚至肉身都已经开始腐烂,有的甚至根本就是一具干尸,但它们的身上却都有着属于活人的一丝微弱气息,十分奇异。

  秋莲东拿着一个小葫芦,挨个把那些‘活死人’的嘴掰开,扔进去一颗丹药,动作熟练无比,好像已经这么进行过无数次了一般。

  在那最地宫的最深处也有两具活尸,一具很年轻,只有二十出头,肉身也没有丝毫损坏,好像正在沉睡一般。

  另外一具则是异常的狰狞,它穿着道袍,周身都已经剩下了皮包骨,暴露在外的皮肤好像还被涂上了一层油脂,显得油腻湿滑。

  最重要的是他的脸,已经被撕裂了一半,露出了狰狞的血肉骨茬,但却仍旧留有一丝生机。

  站在这两具尸体前,秋莲东拿出一个药瓶,单独倒出来两枚赤红色的丹药喂到这两具尸体口中。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那被撕裂了半张脸的尸体上,一只独眼却是忽然眨了一下,露出了昏黄色的眼珠。

  开启层层机关,当秋莲东走出地宫,看到天上的太阳时,他顿时长出一口气。

  每当这时候,他都好像是从地狱当中走出来一样。

  回到后堂内,看到在那里打坐的邱一心,秋莲东忽然低喝道:“师父,收手吧!

  靖夜司都已经找上门来了,把那些东西全都销毁了,咱们还有回头的机会!”

  邱一心睁开眼睛,神色冷冽肃杀,跟方才面对顾诚时那副慈祥真人的模样,简直就是两个人一般。

  “说什么糊涂话!

  回头?做了这么多事,死了这么多人,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现在你让我回头?

  靖夜司怀疑了又如何?在动知府家那小子的时候我便知道事情有可能闹大,但他却是少有的生辰八字全为阴时的体质,是融合神体的关键。

  只要再给为师几天时间,融合神体成功,师祖复活之后,你我便能够分享神体血脉,真正的长生不死!”

  秋莲东苦笑道:“长生不死?师父,别想了,就算是那些达到了圣境地仙的传说存在,他们也不可能不死的。

  长生不死只不过是传说而已,这天下间早就没有神佛了,又哪来的长生不死?”

  邱一心死死盯着秋莲东,声音冷冽道:“你怎么就知道没有长生?祖师的身躯挖出来之后,就算是过了五百年,仍旧带有一丝生机,这足以证明我长春观所流传下来的长生秘法是真的!

  长春便是长生啊,我长春观其实就是长生观!

  莲东,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你也知道,我长春观已经倾己所有,全部都压上去了。

  你的师弟师兄师叔们,也都献出了精血,服用了那种药,唯有祖师复活,赐予他们神体血脉,才能够复活他们。

  再坚持几天,一切都会好的,只要几天的时间,我长春观便能够从一个只能给那些愚民百姓解签的小小道观,成为当今道门的至尊!

  什么白云观、太玄道门,通通都是异端!”

  秋莲东的眼中露出绝望之色,他知道,自己是劝不住邱一心的。

  自家师父之前不是这样的,但自从挖出了那祖师的尸体,还有那不知所谓的长生秘法后,师父便彻底入魔了。

  几天过后,他们长春观究竟是一飞冲天,还是彻底自掘坟墓,又有谁人知道?

  ………………

  河阳府靖夜司内,季林峰一看到顾诚立刻便道:“顾大人,我这里有些发现,跟我父亲的死有关。”

  顾诚疑惑道:“跟季老帮主有关?你不是已经对外宣布了,季海崖老帮主是你弟弟害死的吗?”

  季林峰苦笑了一声道:“当时我以为父亲是因为旧伤复发而去世的,所以便把大帽子扣在了我二弟的头上。

  但父亲毕竟是我父亲,现在我知道他的死因有蹊跷,所为子嗣若是不去调查一番,我这心里也是难安啊。”

  “你发现了什么?”

  季林峰道:“这段时间我都在整理父亲留下来的东西,但我却意外发现了父亲所留下来了一笔账单。

  我长乐帮贩卖灵药,同样也收购各种灵药,凑成完整的药方出售,所以每一笔的交易,哪怕是内部的交易,也都会纪录在账上的。

  但在我父亲那里,我却发现了一笔没有纪录在帮派账目中的交易账单,其中的一些灵药八成都是我长乐帮没有的,乃是我父亲偷偷从外面采购之后补全的。

  这笔交易从一开始便是由我父亲亲自来做的,而最近的一笔交易,就在我父亲死的前一天!”

  “交易的对象是谁?”

  “长春观长老,邱一宁!”

  季林峰此时脸上也是带着不解之色,他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父亲的死跟长春观有关。

  他对长春观的观感可是很不错的,秋莲东还帮他住持了自己父亲的出殡仪式呢。

  “那交易的账单你可曾带来了?”

  季林峰点了点头,拿出来交给顾诚。

  顾诚看了一眼账单,不过却没看懂。

  那些灵药的名字乱七八糟的,他可一样都不认得。

  这时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柳盈盈忽然道:“咦,这账单里面的有部分丹药组合起来,能够炼制三尸虫。”

  “三尸虫?”

  柳盈盈道:“三尸虫是赶尸一脉一种比较恶毒的邪法,炼制出来之后,三尸虫可以吞食人的精气神,人的欲望意识,让人彻底变成没有意志的活尸。

  这种活尸能够炼制的东西比较多,但因为必须要用活人才能够炼制,有伤天和,所以在赶尸一脉内也都是禁忌。

  正统赶尸一脉的门人是绝对不允许炼制这种东西的,当然仇家就无所谓了。

  这账单上其他的灵药我认识一些,不过组合在一起能够炼制出什么来我可就不知道了,但其中有大半的灵药可都不是什么好路数,能够炼制出什么来我也不敢肯定。”

  顾诚长出了一口气,他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了,长春观的确是有问题的。

  就算长春观跟这件事情无关,但长乐帮季海崖的死绝对跟其有关。

  “季帮主你先在这里等着,这件事情我需要去跟大统领汇报一下。”

  此时崔子杰等人还在满河阳府的找线索,他们也不是一无所获,倒是抓了好几个在河阳府内用邪法作乱的左道修士。

  河阳府毕竟是大州府,在其中有一些左道修士兴风作浪也很正常,只要不闹到惊动官府的地步也没人会管,但这次也算是他们倒霉,只要有些许的蛛丝马迹,就被靖夜司给找了出来。

  当顾诚找到崔子杰,把自己调查出来的情况还有季林峰发现的事情都给崔子杰说了一遍后,崔子杰也是一脸的惊奇。

  “长春观邱一心?不应该啊。”

  顾诚问道:“大人,邱一心在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崔子杰揉了揉自己硕大的肚子道:“这老道士嘛,以前倒也老实,就是有些神神叨叨的,自诩为道门正统,所以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

  准确点来说不是不敢干,而是不屑于去干,怕影响到他长春观的名声。

  若是这些失踪的人跟他有关,知府公子的失踪也跟他有关,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而且根据我们的调查,长春观的弟子最近一段时间除了那秋莲东,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下山了,就算是秋莲东下山的次数也是有限的。

  而那些失踪的人,他们身边可并没有秋莲东出现在其身边。”

  这时一旁的宋成寻忽然道:“大人,你可还记得长春观的剪纸法身?

  昔日镇抚使大人寿辰之时,邱一心便曾经施展过这门秘法。

  剪纸成人,顷刻间幻化的栩栩如生,舞动一个时辰才重新化成了飞灰。

  这种秘法属正一道一脉,没有任何杀伤力,属于传道布道所用的,长春观的人就施展过那么一次,但却让属下记忆犹新。

  长春观的人虽然没有下山,但我们怎么知道,那些下山的人,就是失踪的人,就是知府公子呢?”

  一直以来都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的宋成寻此时却是忽然心血来潮,给出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顾诚也顺着他的思路推演道:“生辰八字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极其重要,没有人会闲着无聊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往外说的,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们去长春观求签解签的时候,自然要报上自己的生辰八字!

  那些生辰八字属阴的恐怕在报上了自己的八字之后,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长春观!”

  崔子杰长出了一口气。

  到了这种时候,不论长春观有没有嫌疑,他都要过去一探了。

  “去吧,召集现在河阳府靖夜司内所有巡夜使以及玄甲卫,上长春观!”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