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七十六章 你听说过杀人灭口吗?

第七十六章 你听说过杀人灭口吗?

  整个长春观的山门已经是阴气冲霄、尸气弥漫。

  顾诚一路上山,所过之处已经都被行尸给占据了,天知道这长春观的祖师究竟在下面埋了多少尸体。

  血渊剑在顾诚的身前舞动成了华丽的剑舞,残肢断臂在他周身飞舞着。

  对付这些普通的行尸顾诚并没有太浪费真气,单凭兵器锋锐就能够将其斩杀。

  但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传来,顾诚左手换成了黑僵臂,猛的向着身后一扫,火光在黑僵臂之上炸裂,顾诚被轰退了一步。

  一个穿着道袍的行尸嘶吼着,嘴角裂开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眼中也闪烁着对于血肉的渴望,但他手中所结出的却是正统的道家印决。

  顾诚暗骂了一声,这行尸是之前长春观的人。

  长春观的这帮家伙为了追寻什么长生,主动把自己变成了活尸,鲜血献祭给了那尸魔。

  但他们其实还是有一线生机在的,并不算是完全死亡,只是意志等等都被三尸虫所吞食,所以他们本能还在,居然还可以用出术法来。

  长春观的弟子人数其实并不多,只有十几人而已。

  但这些人里面可没有几个弱者,基本上都是达到了八品甚至是七品的存在。

  这些人变成了活尸才是最为难缠的,就凭崔子杰所带来的这些巡夜使,竟然没能压制住对方。

  随着那活尸手捏道印,一个个枝桠藤蔓从顾诚脚下疯狂的蹿升而出,向着他缠绕而出。

  顾诚想要以真气爆发将其震碎,但那些枝桠藤蔓竟然十分的坚韧,就连顾诚的真气都无法挣脱。

  而那活尸又是一扬手,大片的火符在半空当中舞动着,化作巨大的火阵临空落下,向着顾诚笼罩而来。

  长出了一口气,顾诚直接施展歃血,猩红色的血雾在他周身弥漫着,瞬间让那些枝桠藤蔓枯萎粉碎。

  阴烛冥火沾染着血气斩落,所过之处,瞬间将那些火符全部粉碎,在半空中爆裂着。

  那活尸没有了神志,只有进攻的本能在,所以直接忘记了,炼气士跟武者近战对拼几乎是必死无疑的。

  迎着顾诚那一剑,他竟然还在往外扔着符咒,但却被那沾染了歃血之力的烛阴剑彻底斩成了两截。

  一股股气血之力涌入顾诚的体内,反倒是让他一愣。

  之前动用歃血是因为顾诚不想跟这些炼气士活尸去缠斗。

  跟虞百千一战顾诚已经积累许多面对炼气士时的经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莫要跟对方去缠斗,若是不能速战速决,那最后被耗死的一定是你。

  所以顾诚原本都已经决定要牺牲一部分的气血之力来施展歃血了,没想到这活尸体内竟然还有一部分气血之力残留,倒是没让他损失太多的气血。

  不过刚刚将这头长春观的活尸斩杀,转眼间却又有两头活尸从山上下来,都穿着长春观的道袍,盯上了顾诚。

  顾诚微微一皱眉,其他那些巡夜使的战力应该没这么弱吧?就算是杀不了这些长春观的行尸,但拦住他们还是不成问题的。

  没等顾城多想,两个行尸已经冲上来,一瞬间道门一脉的五行术法还有长春观那可以催发草木生机,化作藤蔓木剑的秘术劈头盖脸的向着顾诚袭来。

  “当真是讨厌的很啊。”

  顾诚忽然发现,他很不喜欢跟炼气士交手,更喜欢跟武者对敌,一招一式大开大合,完全比拼力量技巧。

  被各种术法符箓密密麻麻糊一脸的感觉并不不好受,这让他的精神力都紧绷到了极致,不能漏掉一个。

  真气不计消耗的全部爆发,血渊剑之上阴烛冥火骤然炽烈,猛然间横扫而下,真气离锋七尺,将眼前的一切术法全都荡平。

  下一刻,顾诚做出了弯弓搭箭的姿势来,体内的妖箭夜罗被唤醒,犹如干尸手臂般的箭身在顾诚的右臂当中浮现,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既然这些行尸体内也有气血,那动用妖箭夜罗是不是也没问题?

  一声凄厉的尖啸之声传来,妖箭夜罗爆射而出,所过之处,粉碎任何道法符箓,径直将一只行尸贯穿,箭身上的触手探出,将其吸成了真正的干尸。

  与此同时,顾诚再一次爆发出歃血来,黑僵臂手握血渊剑,三步跨出,直接跃出了十余丈的距离,一剑将另外一只行尸斩杀。

  一招手收回妖箭夜罗,但那妖箭夜罗竟然还传递给顾诚一种感觉,那是一种不满的感觉。

  因为这些行尸之前已经献祭过一部分的鲜血给尸魔了,所以体内残留的气血肯定不如正常同阶修行者,这让被唤醒的妖箭夜罗感觉有些不满。

  那股意思很明显,若是下次顾诚将其唤醒,结果却吞噬不到足够的气血,那他可就要吞噬顾诚这个宿主一部分的气血来弥补了。

  顾诚一皱眉,这玩意还挑食?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上方传来:“方才你用的那是什么箭?为什么好像罗教的妖箭夜罗?

  等等!不是像,那就是妖箭夜罗!

  之前那罗教的叛徒就是在你罗县被抓住了,所以你得到了妖箭夜罗,并且私藏了,对不对!”

  陈崇山的身影从山上下来,他看向顾诚的目光带着诡异和狂喜之色。

  其实方才那两只行尸就是他负责抵挡的,不过陈崇山在丰原县呆的有些太安逸了,靠着道玄宗给予的丹药维持修行,真正的生死之战他竟然已经有数年没有经历过了。

  境界不会退步,但战斗力却是会生疏的。

  所以在跟那两只堪比炼气七境观想的行尸交手时,他被其逼的步步后撤,又没有顾诚这种爆发力直接贴身将其秒杀,他竟然主动后撤,把这两个东西给放下了山。

  但他还怕这两具行尸下山后对山脚下的玄甲卫造成大量伤亡导致他受责难,所以便跟在它们身后,结果便看到了顾诚用妖箭夜罗射杀行尸的那一幕。

  顾诚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的问道:“你还知道妖箭夜罗?”

  陈崇山狂笑道:“原本我是不知道的,但我在南边的一位好友给我传信,说罗教曾经发布消息,寻找过妖箭夜罗,你可知道这消息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就是三天前!

  这就是命数使然啊,顾诚啊顾诚,你可算是落在我手里了。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跟大统领镇抚使他们说这件事情的,当然这前提是,你要听话!”

  从道玄宗覆灭开始,陈崇山便感觉自己一直都在倒霉,而现在可算是时来运转了。

  自己接到前脚接到消息,后脚他便发现顾诚动用了妖箭夜罗,这不是气运是什么?

  至于举报顾诚,陈崇山可从来都没想过。

  虽然他深恨顾诚在覆灭道玄宗的时候没给自己丝毫脸面,但此时举报顾诚除了能让顾诚倒霉,他顶天能够获得一些功绩点而已。

  但他若是握着顾诚这个把柄,那以后顾诚也就只能任由他差遣了,这岂不美哉?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不会做,要做,就是损人利己的事情!

  看着一脸美滋滋的陈崇山,顾诚轻轻摇了摇头,做出了一个弯弓搭箭的姿势来。

  “杀人灭口这句话,你听说过吗?”

  一句话出口,陈崇山顿时从头顶凉到了脚后跟。

  狂喜被浇灭,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虽然他发现了顾诚的把柄,但问题是,他有没有实力握住这个把柄呢?

  慌乱当中,陈崇山大吼道:“顾诚!你敢……”

  锐利的尖啸之声传来,妖箭夜罗已经脱手而出,甚至那骨箭的箭尖之上,还浮现着一抹血色,那是歃血的力量。

  陈崇山手中的长刀之上萦绕着漆黑色的真气,向着身后疯狂的斩出,但却都被妖箭夜罗所寂灭。

  慌乱中他逃出了一枚符咒来,这是昔日虞百千给他的符咒,乃是特制的,也可以用武者真气催发,是他为道玄宗大开方便之门的好处之一。

  随着符咒爆开,一道火墙在他眼前绽放,强大的灵气溢散而出。

  但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妖异的箭矢便已经从那火墙当中探出来,将他整个人贯穿,吸干了他全身的气血。

  顾诚走过来,一挥手收回妖箭夜罗,这一次妖箭夜罗倒是满意许多,很显然陈崇山这个武者的气血比较符合它的口味。

  “白痴,你以为我敢不敢?”

  顾诚拎着陈崇山的尸体来到另外一边的游尸群中,直接一甩手,对方的尸体便已经被那些游尸撕得粉碎,彻底死无全尸。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