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八十章 我的公道,我自己拿

第八十章 我的公道,我自己拿

  杀人很简单,但杀人的后果很麻烦,这些顾诚都知道。

  顾诚是能忍的,但这次他却不愿意忍。

  但就像他跟宋成寻说的那样,不杀那洪督军,他意难平!

  河阳府的驻军营帐内,一名老道士不满的看着眼前的洪督军。

  “居士以洪将军的名义邀请我来,结果却是居士你自己的决定?”

  洪督军赔笑道:“道长莫怪,我这不也是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嘛。

  您放心,只要您这次护我周全,等父亲他回到京城,我定然会然让他回报白云观的。”

  那老道士不满的轻哼了一声,但也依旧还是点了点头。

  白云观就在京城周边,跟朝廷关系密切,一位大将军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这时外面的士卒忽然慌乱的跑进来道:“大人!靖夜司的那位巡夜使顾诚来了,就在营帐外呢!”

  “郭淮呢?”

  士卒摇摇头道:“并没有看到郭大人。”

  洪督军的面色顿时一白。

  郭淮前去劝说,结果人却没回来,他再白痴都知道怎么回事。

  联想到之前宋秉忠跟自己说过的,那顾诚如何如何凶残,他连忙拉住那白云观的老道士,哀求道:“道长一定要救我啊!”

  白云观的老道士皱了皱眉头,拉开了洪督军的手,淡淡道:“贫道尽力而为。”

  拉开营帐的门走出去,顾诚就站在营帐门前,周围那些河阳府的驻军都用兵器远远的对着他,但却不敢靠近。

  长春观那一战他们都参加了,他们可是知道那些行尸的恐怖,眼前这位可是杀那些行尸犹如杀鸡一样的修行者,那杀他们,肯定也是跟杀鸡差不多了。

  白云观的老道士走出去,打了个稽首道:“贫道白云观守真,见过顾大人。”

  顾诚轻轻皱了皱眉头,他猜到有人会保护那洪督军,但却没猜到对方是白云观的人。

  当世道门最正统的五大传承,白云观便是其中之一,而且白云观当代观主还是大乾这一代的国师之一。

  眼前的老道士气势内敛不发,就连顾诚都无法完全看透,他的实力起码达到了炼气六境凝罡,比虞百千还要强上一截。

  “守真道长是来拦我的?”

  守真老道士摇摇头道:“不,我是来劝顾大人的,莫要被怒火淹没了理智,走入不归之路。”

  顾诚忽然轻笑了一声:“看来道长是知道我的事情喽?你可知道,就因为你身后的那家伙,害我靖夜司的同僚袍泽殒命?

  白云观身在京城,也是会镇压周边的妖鬼邪魔,若是有人在你白云观镇压妖鬼邪魔时,在你背后捅你一刀,道长又会怎么做?”

  守真老道士叹息了一声,他当然也是不齿那洪督军的为人,但他来都来了,若是护不住对方,不光拿不到一位大将军的人情,说不定还会被对方所迁怒,那就更加不值得了。

  所以守真只得道:“洪督军做的的确不对,但顾大人你却可以上报靖夜司,上报军方,相信上面定然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你现在这般私自动手,肆意报复,实乃目无法纪。

  顾大人你是靖夜司出身,大乾的律法和靖夜司的法纪,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

  “公道?我的公道不用别人给,我自己会拿!”

  守真道人沉声道:“但是有贫道在,顾大人你拿不走的,退下吧,莫要执迷不悟了。”

  顾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是吗?但我若是偏要拿走呢?”

  营帐内的洪督军此时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外界的情况。

  看到那守真老道士果真把顾诚给拦住了,他还在心中暗喜。

  郭淮那家伙虽然不靠谱,但他出的主意还是很靠谱的嘛。

  同时他也在心下发狠,这顾诚竟然还想要来杀他,等有机会,自己便去找母亲,让她给靖夜司施压,好好整治一下这顾诚!

  但这时外面的顾诚忽然一抬手,一摸淡淡的阴气在他手中流转而出,速度极快,甚至就连守真道人都只能隐约看到,那好像是五个小鬼的残影,但却转瞬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感知到那股阴气再次出现的地方,守真道人的面色猛的一变,但已经迟了。

  营帐内,洪督军还在疑惑着,为何那老道士的面色变得这么难看,他却忽然发现,几名士卒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他。

  五只小鬼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洪督军的脑后,结成一圈,拎着他的脑袋将其整个人都给抬离了地面。

  洪督军惨叫挣扎着,五只小鬼轻轻转动,犹如拧麻花一样,洪督军的身子转了一个圈,鲜血碎肉均匀的喷撒在了营帐周围,无头的尸体轰然倒地!

  下一刻,洪督军那人头便已经被顾诚拎着头发握在了手中,他的眼中满是惊恐之色,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我要拿的东西,没人拦得住。”

  拎着洪督军的人头,顾诚转身离去,河阳府的驻军不自觉的分开一条道路,无人敢拦。

  未知的存在才是最为恐怖的,在那些河阳府驻军的眼中,顾诚一招手便取来了他们督军的人头,这样的存在简直就是鬼神无异了。

  守真老道士看着顾诚离去的背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并没有去阻拦。

  洪督军都死了,拦了有什么用?

  他只是感觉自己倒霉,凭白无故的掺合到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当中来。

  …………

  拎着人头回到罗县,顾诚将人头放到了小乙的墓前。

  在天火诛魔符下,小乙的身躯都已经被燃尽,所以眼前的墓只是一座衣冠冢。

  赵静明等所有罗县靖夜司的人都在,他们跟在顾诚的身后,对着墓碑行了一礼,又对着顾诚深深一礼,沉声道:“多谢大人!”

  他们是在谢顾诚替他们报仇。

  是小乙救了他们,所以这个仇本来应该是由他们去报的。

  不过哪怕他们所有人一起上,也是杀不了洪督军的。

  若是没有顾诚,要么他们有人良心上过不去,强杀洪督军然后被杀,要么就是这么憋屈一辈子。

  “不用多说了,小乙也是我的同僚。”

  赵静明拿出来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只略显丑陋的稻草人。

  “大人,这是小乙留下来的唯一遗物。”

  顾诚刚刚接过盒子,他却看到崔子杰挺着苍白的面色走了过来。

  “哎,我就知道以你的性格,肯定会动手的。”

  崔子杰叹息了一声,将代表着小乙的靖夜司令牌放在他的坟前。

  “小乙是当初我救下,寻常人经历过妖鬼事件,性格难免沾染上些许阴暗,唯有小乙却依旧能够保持阳光的心境,这很难得。

  这次我没有拦你,因为如果我再年轻二十岁,我的同僚袍泽被人坑死,我也会出手的,因为那时候我不会考虑后果。

  但这一次,你可曾考虑到后果了?”

  顾诚挑了挑眉毛道:“天下之大,除了东临郡,难不成还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顾诚杀洪督军虽然是因为意难平,但这却并不影响他思考自己的后路。

  当初自己决定加入靖夜司是因为要活命,要在这方诡异危险的世界获得力量。

  靖夜司是一个很好的跳板,很好的平台。

  但以现在顾诚的实力,哪怕是脱离了靖夜司,他也不是无名之辈。

  之前死在他手中的那杜拦江,一个盗墓水贼出身的家伙都能够在散修当中小有名气,他顾诚就算是脱离了靖夜司去当散修,有着黑玉空间在,有着各种神通底牌在,在草莽当中也能够崛起。

  玄武真宗在东临郡乃是顶尖的大派,但大乾五十一郡,还轮不到它玄武真宗一手遮天。

  崔子杰轻轻摇摇头道:“话虽是这么说,不过你在靖夜司内积累了这么多的功绩,脱离靖夜司后的麻烦先不说,就这么浪费了多可惜?

  不过有一句话你说对了,天下之大,除了东临郡,哪都有你的容身之地,靖夜司也不光在东临郡一处。

  算你小子运气好,我这里有个破局的方法。”

  在顾诚疑惑的目光中,崔子杰拿出一个龙纹锦匣道:“就在你去杀洪督军的时候,京城靖夜司总部那边安排玄甲卫前往南九郡中的南嶷郡去送这个东西。

  但那位玄甲卫有些倒霉,抄小路结果撞到了妖穴中,自身被重创,已经无法送信了,坚持来到河阳府之后,他直接拿出京城玄甲卫的令牌,要求我河阳府靖夜司出人,代替他将东西送往南嶷郡。

  因为他拿的是京城靖夜司总部的命令,所以可以直接略过镇抚使,你送完东西也不用回东临郡,而是直接回到京城复命。

  到那时候便好说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加入京城靖夜司总部,没人会拒绝的,当然你这个巡夜使可能要降成玄甲卫了。”

  顾诚的眼前一亮,天无绝人之路,崔子杰的办法可以说是现在顾诚最好的选择了。

  “对了大人,这其中是什么东西,需要靖夜司当信使,专门送到南嶷郡?”

  “招安令!”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