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八十一章 一路向南

第八十一章 一路向南

  大乾历经五百年,制度还是很完善的,寄送各种东西自然有专门的驿站驿卒。

  就算是军方的情报等等,也有军方的渠道,或者是有炼气士出手,动用虚空传送阵。

  但虚空传送阵也有缺陷,那就是布置繁琐,并且虽然是成熟的阵法,但每个人所造出来的传送阵都有细微的差别,这就导致两边的传送阵必须是由同一个人布置的才行。

  大乾立国五百年,最初的时候几乎能够保证每个郡都有虚空传送阵来传送各种情报物资,但现在因为边疆战乱,虚空传送阵被毁掉的实在是太多了。

  京城内还能够保证九成的传送阵完整,但其他地方可就不一定了。

  就比如这次顾诚要去送信的南嶷郡,就是南九郡当中比较混乱的一郡。

  听到招安令三个字,顾诚立刻便反应了过来:“南嶷郡那里又有叛乱了?”

  崔子杰点点头道:“南九郡那里一直都没有太平过,这一次闹的时间很长,已经接近一年了。

  其人号称‘乱武天王’方镇海,草莽当中崛起,但却势不可挡,数个月便席卷整个南嶷郡,甚至还牵连到了周边郡府不太平。

  朝廷刚刚派北玄军过去镇压,北玄军大将军贝邵杰提议招安,朝廷也应允了,毕竟这种事情也不稀奇了,杀人造反受招安嘛。”

  说到这里时,崔子杰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讥讽之意。

  朝廷近些年策略的确是有些窝囊的。

  招安这种事情一两次也就得了,次数多了,却是让那些不安分的家伙越加的猖狂了起来。

  顾诚点了点头道:“那这招安令什么时候送到?”

  崔子杰道:“那位玄甲卫说过,年底之前送到便好,不是那么着急,虽然贝邵杰提议诏安,不过也想要在诏安之前杀杀对方的锐气,别让对方提太多过分的条件。

  他是因为自己有事情想要快些回京城复命,这才走了小路,导致出意外的。

  不过你最好现在便走。

  你杀了洪督军,消息数日内便会传到玄武真宗的耳中,这段时间你最好离开东临郡。

  对了,这次覆灭长春观也能够得到一批功绩点,反正你都要走了,我提前给你预支了,换了一批你能够用上的东西。”

  顾诚拱拱手,道:“多谢大人!”

  崔子杰能够为他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甚至等到他走了之后,崔子杰说不定还要被谢安之责难。

  赵静明等人也都走过来跟顾诚道别:“我等祝大人前程似锦!”

  这一刻顾诚在他们心中的地位甚至都已经超越了孟寒堂,不过可惜,河阳府他是呆不了了。

  柳盈盈还在那里唉声叹气的报怨着:“好不容易找到个靠山,还没靠稳当呢,山就没了。”

  罗县靖夜司这些人依旧会在崔子杰手下行事,顾诚倒是不担心什么,所以他也没耽搁功夫,立刻准备好马匹,收拾一下简易的行囊后便直接上路往南。

  五日之后,玄武真宗内。

  一名弟子忐忑的敲了敲一间的宅院的大门,其中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进来。”

  宅院当中,一名宫装美妇端坐在院落当中正品着茶。

  看其模样她大概四十多岁,容貌美艳,身材丰腴高挑,但就是气质显得有些冰冷,让人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她便是洪督军的生母,玄武真宗的长老白紫薇。

  若是顾诚看到白紫薇的容貌一定会怀疑那洪督军的父亲究竟是什么容貌,竟然能把洪督军生成那副满脑肥肠的模样,这基因也太强大了。

  “有什么事情?”

  那名弟子站远了一些,这才小心翼翼道:“白长老,您儿子被杀了。”

  “你说什么!?”

  白紫薇身形一动,犹如残影一般,瞬间便来到那名弟子的身前,狂暴的罡气在整个院落中掀起了风暴,让那名弟子差点便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

  “我儿子怎么会死的?”

  当那名弟子艰难的把事情的经过都给她说了一遍之后,白紫薇一张美艳的俏脸上已经遍布狰狞的杀机。

  “顾诚!”

  这两个字从她口中吐出,犹如含着冰碴一般森冷。

  她丝毫都没有管顾诚为何要杀自己儿子,她只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人杀了。

  白紫薇年轻时情路坎坷,她跟洪定山还有一段复杂的往事,要不然也不会洪定山当大将军,而她却依旧在玄武真宗内当长老。

  她在怀孕的时候与人交手伤了胎气,导致她儿子洪承业一辈子都无法修炼武道和炼气,就算是有丹药加成,可能她最后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所以从小到大,她对洪承业都是异常的溺爱,因为她感觉自己亏欠了这个儿子,同样她这个儿子也是她惟一的寄托。

  但现在,这个寄托死了,被人杀了,怎能让她不疯狂?

  身形一动,白紫薇便已经消失在了院落当中。

  那名弟子却是长出了一口气,甚至心中还在想着,洪承业那个白痴早死早好,他在玄武真宗时便惹出了不少的麻烦。

  临安城内,谢安之一脸阴沉的看着眼前的崔子杰。

  “你再说一遍?那顾诚把白紫薇的儿子给杀了?你还放他去南嶷郡送招安令?”

  现在的谢安之可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之前那顾诚留给他的印象是知进退,有手段,而且还够不要脸,颠倒黑白随口胡说那是信手拈来。

  不过这些不重要,最主要的是对方态度诚恳,够听话,这样的人他其实更喜欢去用。

  结果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对方竟然就给自己惹来了这么大的乱子!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白紫薇那个疯女人,他就感觉头疼。

  崔子杰一脸无辜道:“大人,我也没办法啊,那时候我受了重伤,甚至连顾诚杀人的事情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京城靖夜司那位玄甲卫着急的很,立刻就让我找人把招安令送到南嶷郡去,我当然是选个靠谱点的送喽。

  上次大人你可是亲口说过顾诚不错的,整个河阳府内也就只有他得到过大人的赞赏,我当然要选择他喽。

  等到命令发出去我才知道这顾诚竟然做出了此等事情,这是属下失察,还请大人责罚。”

  论及说瞎话的本事,崔子杰也是熟练的很。

  稍微调换了一下时间而已,那位京城来的玄甲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谢安之看着眼前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的胖子,虽然明知道对方肯定是在糊弄自己,他也是拿对方没有办法。

  崔子杰毕竟是大统领,已经算是可以镇守一方的人物了。

  想要撤掉或者是斩杀这种职位的人物,必须要到京城靖夜司总部报备才行,这也是对于镇抚使的一种制约,怕对方在当地一手遮天。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厉喝,白紫薇直接闯入谢安之的大堂内,厉喝道:“谢安之!给我将那顾诚交出来!”

  谢安之头疼揉了揉脑袋道:“白长老你先冷静一下,事情出了一些意外,那顾诚去了南嶷郡,已经不在东临郡了。”

  这女人根本就是个疯子,他最不愿意的,就是跟这种毫无理智的女人打交道。

  “杀了我儿子的凶手你便这么放跑了!?”

  白紫薇一张美艳脸已经扭曲:“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便与你没完!”

  “够了!”

  谢安之厉喝一声,猛的一甩手,强大的罡气绽放,他手边的座椅在那罡气之下,竟然瞬间化作了齑粉,飘荡在空气当中。

  与此同时,他周身如渊的罡气鼓荡着,充斥着整间大殿,浓重的压迫感骤然袭来。

  武道五品观山,观山之高,犹如气冲云霄,耸立山巅。

  “白紫薇,我跟你客气是给你整个玄武真宗面子,这里是我东临郡靖夜司,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你还想与我没完,这也是你有资格说的话?”

  谢安之的确是怕麻烦,不想惹事,但他毕竟是一郡镇抚使。

  而武道五品观山,已经是可以被称之为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了,白紫薇这幅气势汹汹质问的口气,还真拿他当属下了?

  感受到谢安之身上传来的那股压迫感,白紫薇终于清醒了一些。

  半晌之后她才道:“方才我的情绪有些激动,镇抚使大人还请见谅,能否将那顾诚给调回来?”

  谢安之摇摇头道:“晚了,那顾诚已经走了五天,此时都已经离开东临郡了,你让我怎么调回来?况且你认为他现在还会听我的命令吗?”

  白紫薇一脸的不甘之色,但谢安之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办?拆了靖夜司吗?

  等到白紫薇带着不甘离去后,谢安之看到缩在角落里面装无辜的崔子杰,一脸不耐烦道:“滚出去!还想留在这里看热闹不成?”

  崔子杰转身撇撇嘴离去。

  滚就滚,反正这次顺利过关了。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