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八十四章 想死还不简单?

第八十四章 想死还不简单?

  广宁郡益阳府的一座大宅内,一名年近五旬的中年人看着冰蓝色飞灵纸鹤上传来的消息,他的眼中不禁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他便是玄武真宗的执事段元功,负责玄武真宗在南九郡所有的商队,虽然不在宗门内,但绝对算得上是宗门内最有权势的执事之一,甚至若不是因为修为稍弱了一些,他这个执事甚至可以直接晋升成长老。

  白紫薇猜测的没错,她的要求,自己不会拒绝。

  三十年前他愿意为了白紫薇放弃一切,现在也是一样。

  三十多年前的白紫薇还不是现在这个性格暴躁乖戾的疯女人,而是玄武真宗的一颗明珠,气质优雅高冷,天赋潜力惊人,不输于男儿,飒爽英姿,令人一见倾心。

  那时候整个玄武真宗的同辈弟子,谁没有爱慕过白紫薇?他段元功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却是爱慕的最深的那个。

  但那时候的白紫薇却并没有选择宗门内的众多爱慕者,甚至就连东临周家一位嫡系弟子的求亲都拒绝了,反而看上了那个该死的男人,结果被毁了一生。

  这次白紫薇来信让他帮忙劫杀顾诚,这个要求他无法拒绝。

  哪怕明知道信中没有宗主的印记,应该是她私自的要求,但段元功也不会拒绝。

  就像三十多年前,他帮助对方跟那个男人私奔逃出玄武真宗一样。

  “承建,拿出商队内所有可以流动的资金,还有一些丹药,去黑市悬赏那顾诚的人头。”

  那名叫承建的弟子是他的亲传弟子,也看到了信件的内容。

  闻言他不由得犹豫迟疑道:“师父,白长老私自做的决定,我们若是帮她,将来可是会被宗主责难的。”

  “怕什么?责难我一个人扛着。”

  承建苦笑了一声:“但是师父,那个顾诚可是靖夜司的人,那些黑市杀手怕是未必敢接单子。

  况且广宁郡这么大,十余个州府,谁知道他会通过哪个州府前往南嶷郡?”

  段元功淡淡道:“那帮人都是亡命之徒,只要东西给够了,他们什么人不敢杀?

  再说这里南九郡,靖夜司的影响有限。

  至于路线,告诉所有杀手,都埋伏在立阳府内便好了。”

  “为何?”

  “从中原腹地进入广宁郡,立阳府是最近的一个州府,外面都是荒林野地,他要补充干粮给养,不去立阳府去哪?

  这封信中还有顾诚的画像,让他们认准了再动手。”

  那承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按照段元功说的去办了。

  虽然他感觉师父听那女人的话一定没好下场,但他了解他师父,认准了的事情,他是不会回头的。

  …………

  荒草遍地的官路之上,顾诚踏马疾驰,风尘仆仆,甚至他身上的一身黑色玄甲都披上了一层土黄色。

  从东临郡前往南九郡,顾诚已经走了一个多月,再往前不久便要踏入广宁郡的范围了,而广宁郡便是南九郡之一,是最贴近中原腹地的一个郡。

  这一路上顾诚都在赶路没有停歇,但是越走,他的感慨便越深。

  之前在京城和东临郡,顾诚从来都没有感觉过这是一个乱世。

  虽然各种案件等等都有发生,但朝廷、修行者宗门,还有妖鬼之间却达成了一个平衡,不会太乱,起码大部分的百姓还是都能够保证安居乐业的。

  但是越往南便越是荒凉,直到顾诚快要进入南九郡的范围他才发现,大乾的统治在边缘地域,其实已经开始崩溃了。

  荒村遍野,鬼魅横行,有时候顾诚一天甚至都遇不到一个人,村子中只有枯骨和幽魂徘徊。

  就算是偶尔遇到了一些州府,也都是破破烂烂的,有着兵戈攻伐的痕迹,甚至看其模样,时间也不会间隔太远。

  那些州府内的行人百姓气色也是远不如东临郡这等中原之地,城内地下帮派横行,街面上公然厮杀斗殴,一片混乱,也不知道靖夜司的人究竟在干嘛。

  这些事情顾诚没有管,因为他管不过来。

  就算他将那些地下帮派屠尽又如何?转眼间又会有其他人投入到其中,取代旧人,换成新人,但秩序却不会变的。

  又在狭窄的官路上疾驰了数日,顾诚这才看到了一座像点模样的州府,立阳府。

  跟东临郡这种中原之地的州府相比,南边的州府大多数都显得很小,这立阳府说是一个州府,但实际上比罗县大不了多少。

  不过好歹眼下这也算是一座正常点的州府,可以让顾诚稍微歇息一下,顺便准备一些干粮什么的。

  刚刚踏入立阳府的街道内,顾诚的脚步忽然一顿,皱了皱眉头。

  有人盯着他!

  不是对外来人那种好奇的打量,而是有人认出了他来,专门在盯着他。

  达到炼气八境养神之后,顾诚的感知力已经远超同阶修行者了,他敢保证,自己没有感觉错。

  转身回头,周围全部都是立阳府的百姓和来往的路人,根本就分辨不出究竟是谁。

  顾诚冷笑一声,手握在血渊剑之上,大步向着那边走去,眼中满是杀气,仿佛是看到了仇人,下一刻便要拔剑砍人一般。

  大部分的行人都是一副莫名其妙外加准备看好戏的神色,有经验的也只是下意识的让开。

  只有一个汉子满脸的慌乱,立刻转身便逃。

  ‘嗤’

  一道真气弹射而出,打在他的膝盖之上,让他顿时跌倒在地。

  顾诚将对方给拎起来,冷声道:“为什么盯着我?你认识我?”

  那汉子叫屈道:“这位官人可冤枉小人了,小人什么时候盯着您了?”

  “那你跑什么?”

  “官人这话说的有趣,哪条法王规定,这大街上还不允许跑了?”

  顾诚懒得跟对方废话,血渊剑‘铿锵’一声直接出鞘,拍在对方的脖子上,森冷的剑锋刺的对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说不说?”

  那汉子果断认怂:“是‘血鬼刀’王俊、‘飞花公子’慕容器等人花钱让我游马帮盯着官人的,小人只是最低级的帮众,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最低级的帮众介乎普通人和江湖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节操可言,在性命和节操面前,当然是果断选择了前者。

  “这些都是什么人?”

  “都是广宁郡中一些江湖左道散修,平日里什么都做,当杀手,做门客等等。”

  “他们人在哪里?”

  “林坊街五合楼。”

  顾诚把手中的血渊剑收回来,淡淡道:“带我过去。”

  这帮左道江湖人为何会盯上他,顾诚心中有些猜测。

  发现麻烦便解决麻烦,这里可不是东临郡,容不得某些人一手遮天。

  至于求助当地靖夜司,这点顾诚没想过。

  一个是因为之前崔子杰跟他说过,出了东临郡之后,就连靖夜司也不能完全相信。

  自家各扫门前雪,每一郡的靖夜司究竟是什么风格,什么态度,那可都不一样。

  况且顾诚想要在立阳府找靖夜司也是很困难的,因为这立阳府,没有靖夜司分部在。

  南九郡的情况就是这么惨,东临郡只是无法保证每个县都有巡夜使驻守,而南九郡甚至都无法保证每个州府都有靖夜司驻守。

  此时五合楼内,这座专门给一些左道江湖人提供食宿的小酒楼大门紧闭,直接被十余名左道江湖人包场了。

  这些人奇形怪状,有老人有童子,有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也有敞胸露怀的粗鄙大汉,总之是一片乌烟瘴气。

  一名穿着金色绣花长袍,有些娘气妩媚的年轻公子轻声道:“这次的任务目标竟然是靖夜司的人,并且还开出如此多的悬赏,别是有诈吧?”

  扛着血刀的汉子不屑道:“怕个啥子?靖夜司的狗头爷爷我也不是没砍过,你胆小便退出,我们来分赏金。”

  那年轻公子眉头一竖:“粗鲁!杀人也要想个安稳方法不是?”

  “一刀下去人头落地,要甚方法?”

  捧着小酒壶喝酒的老乞丐咧着满口黄牙嘿嘿一笑:“不如让我这夜游鬼去吧,保证让那厮睡了就再也醒不来。”

  老乞丐身后,一团阴影在他身后邪异的摆动着。

  一名三十多岁,烟视媚行,穿着暴露的女子‘咯咯’媚笑了一声:“你们别这么粗鲁嘛,听说对方可是达到了七品锻骨的武者,还很年轻呢,不如让我先睡服他,牡丹花下死,怨气也能少点嘛。”

  扛着血刀的汉子不屑的呸了一口:“你这烂货也好意思叫牡丹?味道这么重,韭菜花还差不多。”

  女子刚要骂回去,‘砰’的一声巨响传来。

  大门被直接轰碎,顾诚拎着长剑缓步踏来,冲着在场的众人咧嘴一笑。

  “杀人而已,哪来那么多花样?想死还不简单?”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