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八十五章 点名

第八十五章 点名

  /

  在场的众人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们想要杀的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当了这么多年杀手,这种事情还当真是第一次见到。

  那老乞丐大笑了一声:“这位大人还当真是体贴啊,知道我等银子不多,不能付给那些帮派太多的钱用来监视,所以这是送人上门?”

  老乞丐一边说着话,一边操控着他的夜游鬼化作一道黑影,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脚下。

  但这时他却忽然发现,其他人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对。

  看赏金目标去啊,看自己作甚?

  “小心!”

  扛着血刀的汉子厉喝一声,但为时已晚。

  五只小鬼拎起那老乞丐的脑袋拧了一圈,鲜血碎肉均匀的挥洒而出,下一刻,那老乞丐的人头已经被顾诚给握在了手中,同时脚下真气爆发,一脚将那阴影给踩碎。

  随手将手中的人头扔到了桌子上,顾诚一摊手道:“你们看,杀人其实很简单,不是吗?”

  场中寂静了那么一瞬间,随后扛着血刀的汉子厉喝一声:“杀!”

  话音出口,他身形一动,已经向着顾诚一刀斩来。

  他那柄血刀足有半人多高,刀背带着狰狞的狼牙锯齿,刀刃夹杂着血色真气,那赫然也是一位锻骨七品的武者。

  这一刀没有任何变化,只有最霸道的力量和森冷的煞气,堪称是大巧不工。

  顾诚黑僵臂……不,现在应该是血僵臂被他幻化而出,歃血发动,阴烛冥火荡漾在剑锋之上,剑落之处,鬼神张目!

  跟那巨大的血刀一比,顾诚的血渊剑简直犹如牙签一般。

  但在这股单纯力量的对拼之下,那汉子面色却骤然一变。

  森冷的阴烛冥火带着一股诡异的力量,侵蚀消融着他的真气。

  对方那看似不算强大的身躯当中却是蕴含着极致恐怖的力量,真气对撞,刀剑对轰,一声爆响传来,那汉子竟然直接被斩飞了出去,撞碎了数张桌子。

  在场的众人又是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点子扎手!

  那‘血鬼刀’王俊乃是他们这群当中少有正统武者,根基实力都无比的扎实,几乎是最强的一个了,但竟然在力量上输给了对方一筹。

  不过他们却没有人想退。

  这帮左道江湖人都是在这一行厮混数年甚至十几年的,不可能因为死一个人便开始畏惧。

  而且南方这种乱局之地出身的武者,性格也要比中原之地的那些左道散修更加的凶厉。

  “一起上!”

  一瞬间十余人一起冲上来,各种秘术手段闪耀在这小小的酒楼当中。

  那‘飞花公子’慕容器速度最快,他舞动着双手,一枚枚精巧的暗器宛若天女散花一般,以各个角度向着顾诚袭来。

  他飞花公子这个绰号说的不是他的暗器,而是他的暗器手法。

  顾诚的血渊剑之上真气爆发到了极致,长达三尺的阴烛冥火剧烈的燃烧着,横扫之下,任何暗器都在那阴烛冥火当中化作了废铁。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童子,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个矮小的侏儒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顾诚的身后,手中拿着两柄尖刺向着顾诚身后刺去!

  顾诚一抬手,五鬼搬运施展而出,小鬼尖利的笑声传来,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那侏儒的头顶!

  之前顾诚以五鬼搬运秒杀老乞丐的那一幕太过骇人,他们都堤防着呢。

  那侏儒身形一动,竟然遁入了地底。

  不是挖坑,而是正统道门五行遁法中的土遁,怪不得顾诚没察觉到对方是什么时候绕到后面的。

  冷笑一声,顾诚周身歃血之力被他提升到了极致,双手血线凝聚,向着地下猛的贯穿而去!

  瞬间地下便传来了一声惨叫,鲜血犹如喷泉一般的流淌而出。

  “一个。”

  随着顾诚的声音传来,他的身形直奔那飞花公子而去。

  但在半路上,挣扎着爬起来血鬼刀王俊再次向着顾诚斩来,他好像只有这么三板斧,力量虽然大,但却变化不足。

  血鬼刀跟血渊剑对撞,动用了歃血之后,顾诚的双目都变得赤红,随着血煞之气入体,影响越来越大,顾诚的力量要比对方更强,王俊再一次被斩飞,血鬼刀上都浮现出了一丝裂痕来。

  周围炼鬼的修士根本就不敢靠近,纷纷放出自己的小鬼向着顾诚袭来,但却直接被他以降魔金光印击溃。

  这时一个带着甜腻香气的身形却是主动撞入到他的怀中。

  那身材暴露,烟视媚行的女人双目当中流光闪耀,强大的精神力波动传来,甚至堪比炼气七境观想境的炼气士。

  西域移魂大法!

  移魂夺魄,乱其心神。

  但下一刻,顾诚仿佛没有丝毫影响一般,血僵臂直接一把将对方给拎了起来。

  “不可能!为何移魂大法没有半分效果?”

  那女人在血僵臂之下挣扎着,但却瞬间就被捏断了脖子,尸体被甩到一边。

  她也算是倒霉,移魂大法哪怕就算是面对同阶的炼气士也是有一些效果的,但此时顾诚已经进入了歃血状态当中,时刻都被惊人的杀机煞气侵蚀着意志,又怎么会被影响?

  甚至她那移魂大法还给顾诚起到了一个提神醒脑的效果,延缓了歃血的反噬。

  “两个。”

  一抬手,五只小鬼再次浮现,慕容器见状立刻爆发出所有真气来,护住自己的头部,无数暗器疯狂的甩出。

  不过这一次顾诚所用的可不是五鬼搬运,五脏庙鬼径直飞到身前,啃噬着飞花公子的五脏六腑,顿时让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来,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真气。

  剑锋划过,人头冲天而起,也解决了他的痛苦。

  “三个。”

  与此同时,顾诚手中血渊剑直接脱手而出,强大的真气夹杂着歃血之力,直接钉死了一名想要在后方偷袭的武者。

  “四个。”

  顾诚报数的声音简直犹如恶鬼低语一般,响彻在他们耳边。

  这一刻,他们这些混迹左道江湖数年甚至十余年的亡命徒心中都忍不住产生了一丝恐惧。

  不怕死敢拼命的那叫亡命徒,但明知道打不过还要送死的,那叫白痴。

  王俊或许是白痴,或许是杀红了眼。

  他是唯一一个力量极强,能够跟顾诚正面对战的武者,但连续两次被顾诚给轰飞,他好像疯魔了一般,趁着顾诚长剑没再手中,再一次怒吼着杀来。

  但是下一刻,顾诚竟然直接以血僵臂握住了对方的血鬼刀。

  歃血之力涌入血僵臂当中,升级之后的血僵臂竟然能够十分完美的容纳歃血之力,不比血渊剑差。

  强大的力量骤然袭来,那巨大的血鬼刀竟然直接被顾诚捏碎,同时血僵臂瞬间便将那王俊贯穿,捏碎了对方的心脏!

  “五个。”

  他们当中最强的几人都死在了顾诚的手中,这一刻终于是恐惧占据了上风,这帮人开始溃败着。

  在他们身后,顾诚拔出了血渊剑,开始挨个追杀过去。

  这叫有始有终。

  半刻钟之后,最后一名左道江湖人被顾诚从大街上拉回来,他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他好像吓的就只会说这么一句话了。

  “淡定,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

  那名左道江湖人哆哆嗦嗦道:“我们也不知道啊,黑市的规矩,雇主是可以不暴露身份的,我们也不会去问,但只要我们发出了信号,证明任务完成,他便会来拿人头,付尾款的。”

  “那好,发个信号。”

  那名左道江湖人哆哆嗦嗦的掏出来一根竹简模样的东西,扯开之后竟然发出了一声很响亮的尖啸之声。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那这么说,你已经没用喽?”

  对方尖叫着:“你不讲信用!我什么都说了,你为何还要杀我?”

  顾诚淡淡道:“纯属污蔑,我何时说过,你只要说了便不杀你这句话了?脑子不好使也就算了,耳朵还不好使。”

  一剑将对方贯穿,顾诚忽然发现,这酒楼的掌柜竟然还缩在角落里面没有跑,反而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

  他开的这座酒楼本身就是为这些左道江湖人准备的,死人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掌柜的抱歉了,打烂了你的酒楼。”

  那面相憨厚的掌柜轻笑着摇摇头,指着那一地的死人道:“客官不用担心,今天他们把酒楼给包了,钱早就已经付过了。”

  顾诚点点头:“那便好,掌柜的可有什么吃食?”

  来到立阳府时顾诚便风尘仆仆的,随后又大杀一气,肚子早就已经饿了。

  掌柜的又指了指地上的死尸道:“有很多,都是他们点的,可惜这断头饭也没吃上,客官若是不嫌弃,我给您端上来?”

  “他们没吃上,那我们便替他们吃了。”

  掌柜的笑了笑,冲着后厨大喊道:“上菜喽!”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