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八十六章 舔狗不得好死

第八十六章 舔狗不得好死

  玄武真宗的那承建听到州府内传来的尖利啸声,他还有些微微发愣。

  这帮下九流的左道修士看着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过这动手还是很利索的嘛,这么快就把人解决了?

  他立刻向着五合楼走去,准备拿顾诚的人头。

  等他走到楼前才发现大门都破碎了,浓郁的血腥味从其中传来。

  踏入五合楼内,满地的尸体顿时让他吓了一跳,更别说还有一个身影正背对着他在那里享用着一桌酒菜。

  在一堆尸体当中大吃大喝着,这种场景怎么看怎么有些诡异。

  那承建皱眉道:“杀一个顾诚而已,怎么死了这么多人?”

  背对着他的身影转过头去,淡淡:“杀一个顾诚,可是会死更多人的,不止眼前这些。”

  看到眼前这人的模样,承建简直仿佛见了鬼一般。

  十几名胆大包天亡命徒,实力不弱的左道江湖人一起出手袭杀此人,竟然却被他一个人全给杀光了,这是什么怪物?

  白紫薇传来的信件当中只提了顾诚乃是靖夜司的巡夜使,丝毫都没有提顾诚的实力等等,但一个靖夜司的巡夜使怎么可能有这种实力?

  承建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便是,白长老把他们害惨了。

  念头闪出,承建转身便逃。

  但他只有八品的修为,怎么可能逃得出顾诚的手掌心?

  还没跑出楼内,便直接被顾诚给拎了回来。

  “说说吧,你是什么人?究竟为何要杀我?”

  承建咬着牙,一言不发。

  “咦?挺硬气的嘛,你不怕死?”

  “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承建的眼中虽然露出了畏惧之色,但他却知道,自己说了,可能死的更快。

  顾诚唤出五脏庙鬼来,冷笑道:

  “啧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硬气多久!”

  不过说完顾诚却摸了摸下巴,感觉有些不对。

  这话说的怎么像是那些反派恶人?自己明明是无辜受害者才对。

  五脏庙鬼啃噬的剧痛不是一般人能够坚持下来的,承建坚持了不到一百息的时间,哀嚎惨叫连连,已经彻底挺不住了。

  “我说!我全都说!”

  承建涕泪横流,一股脑的把所有事情都招了出来。

  “我是玄武真宗的人,白紫薇长老因为大人您杀了她的儿子,所以传信我玄武真宗在广宁郡的商队执事,也就是我师父来杀大人您。

  白紫薇的举动并没有通过宗主的允许,但因为我师父是白紫薇昔日的爱慕者,到现在也痴情不改,所以宁愿冒着被宗主责罚的风险,也要动用商队的财产来召集杀手截杀大人。”

  顾诚摸了摸下巴,这跟他猜测的差不多,除了玄武真宗,也没有人会特意在半路选择截杀他。

  “段元功在哪里?实力如何?”

  “在益阳府内,师父的实力是七品锻骨巅峰。”

  “你们玄武真宗在外,便只有这么一个商队?”

  “有好几个,不过其他商队实力都很弱,甚至还有一些都是普通人组成的,只有在南九郡这里我们需要收购的东西较多,才有宗门的执事亲自来执掌。”

  顾诚活动活动手腕,吃饱喝足,又要杀人了。

  三日后,益阳府中,顾诚拖着那承建一路来到玄武真宗商队的驻地。

  益阳府要比立阳府大很多,并且因为是广宁郡的中心,所以来往的商队行人都不少。

  顾诚一脸煞气拖着一个人前行,这幅场景略有些奇怪,不过却没人来多管闲事。

  在整个南九郡之地的人都知道,闲事,不是那么容易去管的。

  越是离玄武真宗的商队越近,承建的心中便越是慌张。

  自己当了叛徒,把顾诚给引来了,若是最后师父杀了对方,那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但看那顾诚心狠手辣的程度,最后也一样不会放过自己。

  到了门前,承建小心翼翼的对顾诚道:“大人,我去叫门,可以杀对方一个出其不备。”

  看到顾诚点头,承建走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谁啊?”

  承建忽然大喊道:“师父!快逃!顾诚杀来了!”

  说完之后,他周身气劲爆发,直接向着一旁逃去。

  有了这样一句话,万一他师父真把那顾诚给干掉了,自己也有了示警的功劳不是?

  他想的倒是不错,但跑着跑着他忽然感觉不对。

  地面上为什么有具无头的尸体在奔跑?

  下一刻,他的人头便已经被顾诚握在了手中,向着大门甩去!

  大门刚刚打开,里面的人便看到一个人头冲着自己飞来,这顿时让他们吓的大叫了一声,顿时一片混乱。

  这时段元功从其中出来,看到外面的顾诚,他的面色猛的一变。

  这么多左道江湖人竟然没能杀得了对方,还让对方顺着线索追了过来,承建究竟是怎么做事的?

  不过下一刻,他便看到了院落中,承建的那颗人头。

  顾诚看向段元功,淡淡道:“段元功段执事对吧?

  听说你因为爱慕白紫薇那个女人,所以主动掺合到这件事情当中来要杀我?

  啧啧,三十多年前的时间,人家都嫁了人,儿子都有了,你竟然还这么深情,主动来趟这趟浑水。

  你可知道,像你这样的人,在我们那里有个称呼,叫做舔狗。

  而舔狗,通常都是不得好死的。”

  段元功并不知道舔狗是什么意思,不过沾上一个狗字,通常都不是什么好话。

  他冷声道:“之前雇佣那帮左道江湖人杀你,只是因为我不想沾染上麻烦,毕竟商队以后还要在广宁郡办事。

  但现在看来,那帮左道江湖人太过废物,乌合之众,办事就是不靠谱。

  也罢,你既然主动送上门来,我便亲自杀你!”

  随着段元功的话音落下,他脚步一踏,强大的真气轰然爆发,瞬间便已经来到了顾诚的眼前,并指如剑,真气离体,幽冷森然的锋芒向着顾诚周身大穴接连点出。

  阴脉剑指!

  血僵臂被顾诚换到了左手之上,一条手臂护在身前,将那些真气锋芒全部挡下,同时直接抓向段元功。

  但段元功的身形却好像是一条游鱼般,脚下踩九宫变化,三步踏出便已经来到顾诚身前,迎接他的却是一柄闪耀着幽深冥火的长剑!

  不过下一刻,段元功手中冰寒的真气被他催发到了极致,双手握爪,竟然直接握在顾诚的血渊剑之上,每一爪落下,都爆发出了冰寒至极的玄冰真气,压制着阴烛冥火之力,沿着顾诚的血渊剑抓向他的胸口。

  二十四式擒兵散手!

  玄武真宗能够立足东临郡,成为东临郡最为顶尖的宗门,自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玄武真宗主要突出的便是一个‘真’字,信奉除了自己的肉身,包括任何兵刃都是外物。

  所以玄武真宗的弟子甚至就连兵器都不用,而是将近战搏杀的种种功法变化给演绎到了极致。

  眼看那闪烁着寒冰真气的双手已经要捏向顾诚的双臂,歃血爆发!

  弃剑出掌,浓重的血色煞气犹如实质一般在顾诚的掌中爆发,五指之间五道血线编制成网,划过对方的双手,轻易便撕裂了对方的寒冰真气。

  段元功闷哼了一声,方才那一瞬间,他的双手就已经被那血线割裂的鲜血淋漓。

  那股力量简直好像是无坚不摧一般,他的真气竟然完全挡不住那股切割之力。

  但段元功却并没有退。

  好不容易把对方逼到弃剑,自己退了,才是真正的败了。

  鲜血淋漓的双手结印,寒冰真气汇聚其中,化作拳印轰然落下!

  顾诚也是将歃血之力还有自身真气融入血僵臂当中一拳拳跟对方硬拼着力量。

  真气和真气对轰,血僵臂跟拳印相撞,段元功已经感觉到双臂有些发麻了。

  这时他看准一个空隙,准备用他玄武真宗的秘技裂风腿突袭顾诚,但真气刚刚想要凝聚在他的双腿之上,他却顿时惨叫了一声。

  就在那一瞬间,他的一条腿便已经被五只小鬼硬生生的拉扯了下来!

  血僵臂一拳砸落,将对方的真气彻底击溃,歃血之力提升到了极致,五道血线凝聚成了一股血柱,直接将那段元功的胸口捅出个血洞来。

  “商队执事当久了,光顾着做生意了,就连怎么与人搏杀都忘了吗?”

  顾诚拿回自己的血渊剑,轻轻摇了摇头。

  段元功白瞎了他这一身七品巅峰的修为,论及生死搏杀的经验,他甚至还不如那帮整日里打生打死的左道修士。

  此时整个商队据点都已经鸟兽人散了,这地方只是玄武真宗在外的商队总部,所以其弟子的质量并不怎么高,主要都是精通行商类型的弟子。

  顾诚也懒得去追杀,而是直接开始翻箱倒柜,看看对方究竟积累了什么好东西。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他来一趟,可不能白来。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