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九十六章 编造黑白

第九十六章 编造黑白

  虽然口吐芬芳显得有失身份,不过对于现在的顾诚来说,这个字却完美的诠释了他现在的心情。

  在那士卒喊出天王两个字后,顾诚便已经猜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城中那些士卒的军纪如此涣散,像江湖草莽多过于像大乾的边军精锐。

  怪不得守门的士卒看他的模样如此奇怪。

  怪不得在这将军府内,竟然有这么做奇形怪状的左道江湖人。

  眼前坐着的可不是北玄军大将军贝邵杰,而是那位掀起南嶷郡战乱的‘乱武天王’方镇海!

  而实际情况也跟顾诚猜测的差不多,方镇海坐在这里,那贝邵杰去了那里也就不用多想了。

  之前崔子杰跟他说,贝邵杰不着急用招安令,其实是想要在诏安之前杀杀方镇海的锐气,让他在招安的时候别提那么多过分的条件。

  贝邵杰身为一军大将还是要脸的,朝廷派他来平叛,他感觉没有绝对的把握平定叛乱,想要招安也就算了。

  若是他一兵不发,上来便要求招安,那朝廷随便派一个文官来便好了,何苦还要劳师动众的调遣北玄军过来,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呢?

  所以贝邵杰便想要象征性的打两场,挫挫对方的锐气再提招安这件事情。

  结果没想到,贝邵杰却自己玩脱了。

  试探性的打两场,竟然把整个北玄军,把整个南嶷郡,把他自己都给打没了,直接让方镇海占领了广陵城,彻底掌控南嶷郡。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三天前,只不过南嶷郡这里的叛乱太多了,所以方镇海占领广陵城,老百姓根本就习以为常一般。

  而方镇海麾下的军队基本上也都是江湖草莽,当然没有能力弄来战甲了,所以入城便打开了军械库,把大乾的精制战甲都套在了身上,起码在外人看来,现在的广陵城跟之前属于贝邵杰掌控的广陵城,没什么两样。

  顾诚也是有些倒霉的,若是没有宛林府靖夜司那帮人在半路上耽搁了他的行程,他便可以在贝邵杰死前来这里了,结果现在却是撞到枪口之上。

  议事厅内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放在了顾诚的身上,眼中露出了玩味的神色。

  方镇海更是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顾诚:“你是代表朝廷来给贝邵杰送东西的?让我猜猜,送的是招安令对不对?

  可惜啊,本王是用不到那东西了,朝廷施舍的残羹冷饭本王不屑去吃!

  招安令现在贝邵杰是收不到了,不过你可以到下面给他送去。

  来人,拖出去砍了!”

  眼看着这外面的人便要动手,顾诚忽然大喊道:“天王且慢!

  我虽然是靖夜司派来送招安令的,但实际上我却是准备前来投靠天王的!

  天王不分青红皂白便杀了我,岂不是让那些准备弃暗投明,前来投奔天王的义士心寒?”

  方镇海一挥手,淡淡道:“你说你是来投奔我的?小子,你以为本王是白痴不成?”

  顾诚脑筋急转,上前一步,拱手沉声道:“在下怎敢蒙骗天王?

  在下虽然是靖夜司的人,但却不是京城靖夜司中人,而是东临郡河阳府麾下的巡夜使。

  因为河阳府驻军督军害死我的兄弟袍泽,在下一怒之下便杀了那狗督军,拧下了对方的狗头,但却也惹了大祸。

  正巧京城靖夜司派人下来送招安令,但却在河阳府出了意外,在下听闻天王在南嶷郡的义举,便主动接下这个任务,前来南嶷郡投靠天王您。”

  说到这里,顾诚做出一副激愤的模样:“当今天下,朝廷无道,法纪不公!

  在下为朝廷卖命,兄弟袍泽为了镇压妖鬼邪修出生入死,结果却被自己人害死,在下不服也不甘!

  那狗督军有着极深的背景,甚至我东临郡的镇抚使都要扔我出去顶罪,在下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揭竿起义!

  所以在下前来送招安令是假,实际上是想要探听一下那贝邵杰的虚实,然后带着情报来见天王,希望以微薄之力,助天王拿下整个南嶷郡。

  但谁承想天王神威,在我来之前便已经将那贝邵杰给解决。”

  在场的众人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顾诚。

  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但他说的若是假的,这家伙是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编造出来这一切的?还栩栩如生的,跟真事儿似的。

  方镇海狐疑的看了顾诚一眼,淡淡道:“说的倒是不错,但本王怎么信你?就凭你一张嘴?”

  顾诚沉声道:“在下所说之事在东临郡几乎是人尽皆知,南嶷郡怎么也有跟外界联络的渠道吧?天王稍微打听一下便知,在下绝对没有半句谎言。

  而且在下得知了天王的义举之后,也多番打听过关于天王您的事情,心中更加钦佩。

  得知天王您修炼天妖九劫,寻常丹药并不能提升修为,所以在下来的时候,特意找了一个妖穴,屠尽其中的妖物,夺得一枚赤月妖灵珠献给天王,当做是见面礼!”

  一听这话,方镇海顿时神色一动:“你说的当真?”

  顾诚直接掏出那枚赤月妖灵珠递了上去:“天王请看。”

  方镇海接过那赤月妖灵珠,只看了一眼顿时便露出了一抹喜色来。

  他的天妖九劫用寻常的人族丹药修行效果有限,甚至基本上没什么效果,唯有这种妖族灵物才能够提升他的修为。

  这一枚赤月妖灵珠对于他来说,足可以让他的修为上涨一截了。

  此时方镇海看向顾诚的目光已经有些变了,起码信了一半。

  对方应该不是朝廷的卧底,毕竟自己攻陷广陵城只是三天前的事情,之前朝廷还惦记着要招安自己呢,怎么可能派卧底前来?

  不过方镇海也并没有第一时间便认可顾诚说的,他喊了一声:“蒙山。”

  “属下在。”

  一名中年道人站出来,应了一声。

  “我好像听说你那一脉有个师弟便在东临郡,用你那一脉的万里牵魂秘法去问问对方,究竟有没有这回事情。”

  那名叫蒙山的道人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不过东临郡太远了,属下这一脉的万里牵魂也不可能真正达到万里,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还请天王稍等。”

  说着,那蒙山道人盘坐在地,手捏印决,一股灵气溢散而出。

  最为奇异的是,他头顶竟然有个透明的影子飘散着,好像就是他的模样,犹如灵魂出窍一般,飞散而出。

  在场的众人在那里等待着,或好奇,或冷笑着打量着顾诚。

  这家伙说的若是真的,那献上宝珠的功劳足够他在方镇海麾下占据一席之地了。

  但他说的若是假的,呵呵,他定然会后悔说假话的。

  方镇海可是最恨有人骗他的,等这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才知道,活着还不如被人一刀砍了。

  整个大堂当中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当中,顾诚却是一副镇定的模样,显得底气十足。

  因为他并没有‘说谎’,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不要去编造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假的始终是假的,早晚会被人给拆穿的。

  但在真正发生过的事情中换一个说法叙述出来,意思可是会截然不同的。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那蒙山道人的‘魂魄’才真正归位。

  他长出了一口气,面色略微有些泛白,好像消耗极大的模样。

  “天王,这顾诚所说的基本上没错,都是真的。

  我那师弟说了,这件事情在东临郡掀起的风波极大,那督军的父亲乃是朝廷的一位大将军,母亲乃是东临郡大派玄武真宗的长老。

  而且这顾诚竟然是在白云观道士的守护之下,强行斩杀的那督军,当真是义士也!”

  这蒙山道人好像还对顾诚颇为赞赏一般,似乎很欣赏对方的勇气。

  方镇海闻言顿时站起身来,走到顾诚身边,拉起他的胳膊大笑道:“小兄弟莫怪,我等干的是杀官造反的买卖,做事自然是要严谨一些了。

  你说的对,当今天下朝廷无道不公,跟着本王,你是不会失望的。”

  转过头去,方镇海大喊道:“来人,设宴!今日迎接一下这位从靖夜司弃暗投明来的顾诚小兄弟!”

  单独一个七品的武者来投靠方镇海,他顶天只是看一眼,勉励几句打发一下便足够了,设宴欢迎什么的,基本上不可能。

  但顾诚却是靖夜司的人,被朝廷逼迫,‘弃暗投明’来加入他麾下的,这种事情宣传出去可是大大给他长脸的。

  最重要的是,顾诚还给他献上了那枚赤月妖灵珠,光是这个功劳就足以让顾诚受到这种款待了。

  当然这也做给别人看的,让他们知道知道,只要投靠他方镇海,只要献上足够分量的东西,那就值得他如此礼贤下士的对待。

  顾诚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道:“多谢天王!”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