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九十九章 上青楼

第九十九章 上青楼

  顾诚这一番话说的是义正言辞,先不论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起码他这个态度在方镇海看来就要比其他人默不作声的模样舒服多了。

  方镇海沉吟了片刻,暗中跟云海真人传音几句,最后沉声道:“顾诚,你刚刚加入本王麾下,可能有些事情不太了解。

  你有帮本王做事的心是好的,不过也是要量力而行的,军中无戏言,这件事情你若是接下了,解决了会有奖赏,弄砸了,可也一样会有处罚的。

  所以本王给你一个机会,你再考虑一次,这事情,你当真要接?”

  顾诚站出来沉声道:“属下说出去的话便不会再收回去,此行定然竭尽全力,为天王解忧!”

  方镇海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你可需要什么东西?”

  顾诚道:“只需要一枚能够代表天王的令牌,和一位熟悉南嶷郡武林的随行护卫便可以了。”

  方镇海点了点头,一挥手,直接让人把这些东西给顾诚安排好。

  等到顾诚走出议事大厅后,八大金刚中的老大高建德皱眉道:“天王,你为何要让这小子去做此等重要的事情?

  他之前只不过是一个靖夜司的巡夜使而已,实力也只有七品,就算是献上了宝珠算是个大功劳,但让他坐在这里已经算是抬举他了,又将这等重要之事也交给他?”

  方镇海咳嗽了一声,云海真人在一旁笑了笑道:“天王也是想要试探一下此子而已,虽然此子说的事情都是真的,还献上了宝珠,不过事情总有些巧合,还不能完全相信。

  这次的事情不论成败,等只需要看他究竟是认真做事,还是在暗中坏天王的根基,便知道对方是真是假了。

  而且四极宗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诸位都是天王麾下的心腹,这件事情若是大家去做的话,一旦跟四极宗真正翻脸,那便极难挽回了。

  但此子不一样,这顾诚只是刚刚加入天王麾下了,若真是办砸了,也可以将其扔出去平息四极宗的怨气,进退自如。”

  高建德皱了皱眉头,方才方镇海暗中跟云海真人传音应该就是商量这些。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天王竟然开始跟别人商量这些事情,而不是跟自己商量了?

  顾诚拿着代表着方镇海和整个乱武军的令牌,领了一队侍卫,大约有十多人。

  领头的侍卫统领是一名大概三十出头的青年武者,他冲着顾诚拱手道:“属下江元冬,见过顾大人。”

  “你是这南嶷郡本地的武者?”

  江元冬点头道:“属下在未加入天王大人麾下开始,便在这南嶷郡厮混了。”

  “那好,给我介绍一下关于四极宗的种种事情,还有整个南嶷郡武林的大致情况。”

  其实这些东西顾诚都是知道的,秋二娘给他的情报资料详细无比,甚至详细到了根本就不像是江湖风媒能够打探出来的消息。

  但他初来乍到,若是表现的太过了解反而可疑,所以他要来这一队侍卫不光是给自己做掩护,还是为了能让方镇海安心。

  他敢肯定,现在方镇海绝对没有完全信任自己,也不会放心自己拿着他的令牌四处招摇的,肯定会派人来暗中监视自己的。

  既然是这样,自己索性大大方方的要一批人过来,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行事,把人摆在明面上。

  江元冬说完之后,还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顾诚。

  他虽然是南嶷郡的人,但却并不是方镇海麾下的老兵,只是寻常人的江湖人,被方镇海开出的优厚待遇所吸引,这才加入他麾下,跟其一起造反的。

  南九郡这地方朝廷的掌控之力薄弱,三天两头就闹叛乱,对于这些底层江湖人来说,造反还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于顾诚此人,他还当真是有些好奇的。

  毕竟这年头只听说过有造反的投降朝廷被招安,还没听说过有朝廷的人,主动去投靠反贼呢。

  顾诚沉思了片刻,对江元冬等人道:“你们先去把身上的盔甲都换了,换一身寻常的衣物。”

  “换衣服做什么?”

  “上青楼。”

  顾诚说上青楼,是真的上青楼,此时他便穿着一身玉白色的锦缎华服,坐在广陵城最大的青楼碧玉楼当中,就连血渊剑都被他弄了一个镶金带玉的骚包剑鞘,好似富家公子一般,而江元冬等侍卫则是打扮成了家丁的模样。

  虽然南嶷郡刚刚经历过战火,不过却并不影响城中的繁华模样。

  不管是朝廷也好,还是方镇海这等反贼乱党也罢,广陵城不论谁来执掌,都只是城头变幻大王旗而已,大家也一样是该吃饭吃饭,该逛青楼就逛青楼。

  所以整个广陵城只是在方镇海刚刚进城的时候稍微的骚乱了那么一瞬间,第二天便一切正常了。

  碧玉楼内此时开始选着月度花魁,这也是跟京城那边学的招数。

  一堆姑娘们莺莺燕燕的走出来,哪位客人捧场便花钱买花献上去,一朵花便是一两银子,哪位姑娘得的花最多,便是这个月的花魁。

  所以这碧玉楼也是成了一帮纨绔子弟一掷千金的消金窟,那些得到花魁的姑娘也是会用尽浑身解数,报答自己的恩客。

  一排排的姑娘在楼中央的花台上婷婷袅袅,顾诚此时端着一杯酒,却没去看台上的酥胸长腿,而是在看一个男人。

  那男人大概二十出头,容貌还算俊朗,此时正撸胳膊挽袖子跟人家拼酒,点评着台上的女子,一副标准纨绔子弟的做派,实际上这位也是南嶷郡中很有名气的一位纨绔子弟。

  这人名为王临,乃是南嶷王氏家主的小儿子,因为其相貌跟王氏现在的家主王楷之年轻时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颇为受宠。

  而南嶷王氏则是南嶷郡世家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王氏跟四极宗有仇,有大仇。

  昔日王氏一位家主便是死在了四极宗的手中,王氏本身更是被四极宗重创,若不是因为那一代王氏出了几位人杰力挽狂澜,可能便没有现在的南嶷王氏了。

  顾诚来这里,自然就是为了这位王家家主最为宠爱的小儿子来的。

  王临此人也是有些奇葩的,此人好酒好色好玩,正常来说这也没什么,纨绔子弟的标准配置嘛。

  但是这王临的口味却是有些奇葩,王家这么多美貌侍女他看都不看,去偏偏喜欢有成熟风韵的,年龄大的。

  此时台上一名三十多岁,身材丰腴,容貌美艳的女子走上来,王临顿时眼睛一亮,举着酒壶大吼着:“为我席雅姐姐拿上一千花!”

  碧玉楼虽然是广陵城中最大的青楼,不过一掷千金,为了捧一个女人就花一千两的还真不算多,毕竟一千两都能够赎身大部分的姑娘了。

  旁边有人嗤笑道:“王公子这是缺少母爱啊,咱们都是捧现在的头牌姑娘,您倒好,捧个十多年前的头牌姑娘,这是想回家吃奶了?哈哈哈!”

  周围的众人跟着大笑了起来,他们也都是广陵城或者是南嶷郡出身的大族公子,倒也不怕对方的身份。

  况且青楼当中的一些争执,他王临若是好意思用背后的家族来压他们,那才叫丢人呢,这也是他们这些纨绔子弟的一些潜规则。

  而且王家家主就算是再宠爱这个儿子,也不会为了青楼中的争端为他出头的,他可丢不起那个人。

  王临冷笑道:“老子愿意你管得着吗?哪像你们几个,出门捧姑娘都舍不得银子,玩不起就别玩!”

  被王临这么一激,那几人顿时心头火起,大喊道:“给我兰香姑娘加五千花!”

  王临大怒道:“给我加六千!”

  他旁边的下人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王临。

  “干什么?”王临没好气道。

  “公子,咱们的银子不够了。”

  王临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们出门怎么就拿这么点银子?”

  那下人委屈道:“您这个月的份额都用光了,也就只剩下这么点了。”

  周围的人听到,顿时大笑道:“到底是谁玩不起?王公子还是先回家拿银子再来捧姑娘吧,但我估计王家主把你吊起来抽一顿的可能性比较大。”

  就在那王临羞怒交加,不知道应该怎么搬回一局的时候,顾诚忽然喊来一名青楼的下人,扔出一叠银票,淡淡道:“给那位席雅姑娘加上一万花。”

  此言一出,整个青楼都安静了下来。

  这年头奇葩是越来越多了,竟然有人花一万两银子去捧一个‘年老色衰’的过气花魁?

  花台上那席雅姑娘简直都快要站不住了,她也没想到,自己都快要到当老鸨的年龄了,竟然还有人肯这么捧自己,难不成现在这人的口味真的变了?

  其他几名纨绔子弟面色不善的看着顾诚:“小子,你哪来的?我怎么看你如此眼生呢?外面的肥羊也敢来掺合我们的闲事,活的不耐烦了?”

  顾诚轻哼了一声,直接扔出了方镇海的令牌来。

  看到那上面‘乱武’两个字,众人顿时都不吭声了,连忙灰溜溜的低调离去。

  广陵城乃至于整个南嶷郡的天都变了,现在的南嶷郡究竟归谁管,他们的父辈可都叮嘱他们好几天了。

  他们敢去跟王临叫板,但可不敢在这种时候得罪方镇海麾下的人,特别还是因为青楼妓女这种滑稽的事情而得罪。

  王临这时候却是眉开眼笑的走到顾诚的桌前,递上一杯酒,挤眉弄眼的笑道:“多谢兄弟给我解围了,看来兄弟也是同道中人啊。”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