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一十章 鬼郡守(第十更)为贵妃银鳕鱼的白银盟补更

第一百一十章 鬼郡守(第十更)为贵妃银鳕鱼的白银盟补更

  之前被顾诚捏死的鼠妖给顾诚的消息还真没掺假,只不过有些事情还真不是它这个不入流的小妖怪能够知道的。

  就比如这血公子可不是白手起家的妖怪,而是有后台的。

  眼前这身穿官服的老鬼便是北山中有资格建立一方鬼域的强大存在,没人知道其姓名,只是尊称其为鬼郡守。

  虽然他还没夸张到能够管辖一郡之地的鬼物,起码在苍州府至北山的范伟内,这鬼郡守几乎没有任何对手。

  此时听到那血公子的哭诉,鬼郡守懒洋洋坐起身子,淡淡道:“谁动的手?靖夜司的人?出去打血食也不事先探查好情报,吃亏了吧。”

  那血公子摇摇头道:“并非是靖夜司之人,好像是最近那什么乱武天王的人,但不论是什么人,义父您可要帮我报仇啊!”

  说着,那血公子顿时又哭嚎了起来。

  “行了行了,你又不是鬼,嚎什么丧?”

  那鬼郡守伸了一个懒腰,动了动脖子,却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脖子给扭了下来。

  抬手装回去,又正了正,他这才淡淡道:“老祖我也许久都没出去看看了,就当是活动活动身子了。

  孩儿们,开鬼域,布阴云!”

  随着那鬼郡守的话音落下,整个地宫当中瞬间万鬼哭嚎之声传来,鬼域大门打开,无边的阴云汹涌绽放而出,遮天蔽日,使得白昼犹如黑夜一般。

  ……………

  北山的妖穴洞窟当中,顾诚拎着手中的血渊剑从残肢断臂当中走出来,地面上那些妖物的尸体都已经零碎的不成样子了。

  绞杀残余的那些妖物顾诚可是出力最大的一个,每次都是身先士卒,状若疯狂一般上去冲杀一阵,甚至让连剑督都不敢跟他去抢。

  众人都以为顾诚是愤怒于那些妖物食人的场面,虽然也有这个原因,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顾诚想要借此时机,踏入锻骨巅峰。

  之前杀那血公子的时候自己所得到的力量有些弱,那便只能靠数量弥补回来了。

  所以这段时间绞杀那些残留的零星妖物顾诚才如此的卖力,甚至生怕别人跟他抢一样。

  不过倒也不负众望,把眼前这个规模稍微大一些的妖穴剿灭之后,顾诚也是顺利的踏入了锻骨巅峰境界,之后他便可以去钻研体悟涌血,准备跨入下一个大境界了。

  不过武道九品,每三品都是一个大的关隘。

  外练、内练和锻骨虽然看似水到渠成,但从锻骨到涌血却是一个大关隘,想要把真气化作罡气是没那么容易的。

  蒙山道人走过来道:“顾兄弟,应该差不多了,咱们也可以准备撤离了。

  北山外围的这些妖鬼几乎都被我们绞杀了一个遍,那些参与外出掳掠血食的妖鬼,要么死在我们手中,要么直接吓破了胆子,躲进了北山内。

  那种无人区我们最好还是离远一些为妙,这些功劳也足够拿去给天王交差了。”

  顾城点了点头,虽然他还想把自身的力量底蕴积累的更深厚一些,但这北山外围已经没有妖鬼给他们杀了。

  至于一些不入流的精怪幽魂,甚至都没有伤人的能力,顾诚虽然挥手既灭,但以顾诚现在的境界去杀它们,几乎是得不到什么力量的。

  就在顾诚准备要撤离的时候,一股低沉邪异的声乐却忽然在四面八方响起。

  夹杂着浓郁阴气的黑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在密林当中升起,遮掩了天空,遮掩了太阳。

  伴随着悠长低沉的乐声,一队队人……或者说是鬼从其中走出来。

  当先是一个个身穿白甲的纸人,身躯僵直,脸上涂着胭脂红,嘴角咧开一个诡异的弧度,手中举着大旗,上书四个大字:北山郡守。

  再往后是一队队鬼兵鬼卒,阴气夹杂着煞气盘绕在他们身后。

  最后面乃是四尊一丈来高的巨大鬼物抬着一尊青铜辇车,上面斜趟着身穿官袍的老鬼,肩膀上还落着一只血色小蝙蝠,正是那鬼郡守。

  看到这一幕,顾诚等人的心中顿时一沉。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老鬼是什么实力,但起码看这架势便知道,绝对不是之前血公子之流的妖鬼能比的。

  顾诚低声对蒙山道人问道:“这什么北山郡守是哪里来的?你可曾听说过?”

  蒙山道人摇摇头道:“南蛮十万大山中的妖鬼数不胜数,不过基本上都在内部。

  看这老鬼的架势,绝对不是会出现在北山外围的鬼物,一般出现这种级别的鬼物,不光是靖夜司会全力绞杀,当地的宗门也会放下争执,联手将其绞杀的。”

  蒙山道人话是这么说,但所有人心中却都是咯噔了一下,因为靖夜司,已经没了。

  若是靖夜司在时,他们虽然不会深入山林内部,但却都会在北山深处和外围之间布下人看守,还有阵法联络,轮换巡视。

  这样只要一处有风吹草动,立刻就能被发现。

  但现在靖夜司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却导致这种只在北山深处出现的妖鬼,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了外围。

  此时那鬼公子飞起来,翅膀指向顾诚等人,怒声道:“义父!就是他们!杀了他们,扒皮!抽血!炼魂!

  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连剑督怒视着顾诚和蓝彩蝶:“之前这蝙蝠你们不是都杀了吗?怎么他又活过来了?”

  顾诚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不过血公子这件事情也给了他一个教训。

  江湖上的秘术层出不穷,更别说是这些邪异无比的妖鬼了。

  哪怕是黑玉空间已经吸收到了对方了力量,哪怕是他们所有人都没察觉到有半分妖气,竟然还能让对方给逃了。

  下次自己再对付这种妖鬼之类的邪异东西,真应该掘地三尺,将所有东西都砸个稀巴烂,他就不信这样对方还能活。

  蒙山道人低喝道:“够了!现在是追究这些东西的时候吗?”

  这时那鬼郡守轻轻一抬手,无边的阴云化作长龙在上空盘旋笼罩着。

  “老祖我给你们个机会,束手就擒呢,还能死的痛快一点,表现好的,身体壮的还能被老祖我练成鬼将。

  不识抬举的话,都去给老祖我当血食!”

  最后一个字喝出,漫天的阴云怒卷,那股气势绝对超越了六品修行者的程度,让蒙山道人等人面色巨变。

  顾诚神色不变,只是在思量着如何利用黑玉空间来破局。

  面对这种鬼物,黑玉空间无疑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当然他可没指望把那鬼郡守给收入到黑玉空间中。

  虽然斩杀了这么多的妖鬼,黑玉空间已经暴涨了数倍,但根本就不可能把这种级别的鬼物给装进去。

  这时候蒙山道人猛的一咬牙,低喝道:“退!全都退到中心来!”

  随着他话音落下,那蒙山道人拿出一枚金色的令牌来,一拍胸口,大股的鲜血喷在了那令牌上。

  “天威煌煌,照烛幽冥!”

  那金色的令牌悬浮在半空当中,绽放出刺目的金色光芒,径直向着那鬼郡守笼罩而去,那股威压竟然让他跪伏在青铜车撵上,压得他一动不能动。

  “正一敕令!?正一传承早已分裂,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那鬼郡守周身鬼雾缭绕抵抗着那金芒,忽然大笑:“你不是正一传人!

  强行以精血驱动正一敕令,你能挺多久,一刻钟还是半个时辰?都给我上!”

  随着那鬼郡守的话音落下,他麾下三尊鬼将走了出来。

  那三尊鬼将一个身穿血色战甲,手持长枪,正常人那般高,头盔将头部遮掩,只能看到两只猩红色的双目。

  第二个足有三丈来高,简直就是个小巨人一般,周身盔甲残破,拎着一柄缠绕着铁链的流星锤,露出黑红色的皮肤,好似僵尸一般。

  第三个手持弯刀,身形要比正常人都瘦弱,但却生有八只胳膊,好似个人形蜈蚣一般,十分邪异。

  那三尊鬼将带着周围那些鬼物一齐冲杀过来,众人瞬间便陷入了苦战当中。

  三尊鬼将的实力都堪比六级的厉鬼,正面交战胜负尚未可知,更别说此时众人深陷围攻当中。

  蒙山道人等三人各自拦住一个,顾诚则是居中策应,看谁那边挡不住了,便前去帮忙。

  他虽然只有七品,但武道炼气双修,真实战力介乎于七品和六品之间,所以倒还挡得住。

  不过时间越长,众人的心便越沉。

  蒙山道人那正一敕令虽然暂时将那鬼郡守困住,不过能困住多长时间?最多半个时辰而已。

  等那老鬼脱困,谁人能够拦得住对方?

  此时正在跟那用枪鬼将激战的连剑督眼中闪过了一摸不甘之色。

  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过了片刻,连剑督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且战且退,而且还是向着顾诚的方向退去。

  踏入观想境后,顾诚的灵觉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他感觉有些不对,立刻回头,但连剑督那边却已经动了。

  他手中一柄金色小剑浮现,气血和罡气疯狂的注入其中,一瞬间爆发出了极强的冲击力,搅碎了另外一个方向的妖鬼,顷刻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而那持枪的鬼将好像并没有灵智,只有本能,在连剑督消失不见后,他立刻转头便向着距离他最近的顾诚杀去,根本就没去追踪连剑督。

  这一瞬间不光是顾诚目露杀机,就连蒙山道人和蓝彩蝶都在心中对着那连剑督破口大骂。

  原本四人都在,他们还有时间去思虑破局之法,但现在连剑督却是独自逃离,坑的不光是顾诚,还有他们两个!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连剑督竟然做的这么绝,这里可还有一半人是他带来的,都是他跟高建德的心腹手下,他一逃,这些人可也被他给坑在了这里。

  PS:十更完结,求月票,求订阅,大家加油啊~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