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伏杀(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伏杀(求月票!)

  在顾诚把他的骨灰扬到黑狗血中的一瞬间,鬼郡守顿时怒啸了一声,周身几乎都化作一道残影想要阻拦,但已经迟了。

  随着那骨灰落到黑狗血当中,其中的神性被黑狗血污秽,切断了跟鬼郡守之间的联系,他顿时捂着脑袋哀嚎了一声,周身的鬼躯开始不稳,阴云鬼气四处飘散着,力量瞬间低迷到了极致。

  “快!带我走!带我回到北山鬼域当中!”

  鬼郡守冲着三尊鬼将还有周围那些小鬼大吼着,想要逃离。

  骨灰被污之后,没有了神性的支撑他的魂魄已经不全,若是不想办法回去修补,他这一身的修为可都要废掉的!

  “困住这老鬼,先把其他那三尊鬼将解决,然后集中解决这老鬼!”

  蒙山道人点了点头,再一次将那正一敕令拿出来,将鬼郡守困在其中。

  他这东西倒是没有浪费,几乎都用在了那鬼郡守的身上。

  同时他们三人也是出手分别拦住三名鬼将,当然顾诚所迎上的,自然是那已经成为自己人的秦简了。

  鬼郡守的魂魄被重创之后,就连那操控着鬼将的鬼印也开始有些不稳,导致鬼将的战斗力下降,倒是比之前好对付多了。

  这时一直都在一旁观战的连剑督看到这一幕,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之前自己私自逃离了,结果他们却都回来了,等回到方镇海那里,保不齐他们要告自己一状。

  虽然有着自己义父当靠山,连剑督有把握自己可以安然无恙,但肯定还要被责骂一番的。

  不如趁此时机捞一些好处回来拿给天王,将功补过。

  如此想着,连剑督也是出手了,不过他却没对被困在那里的鬼郡守出手,而是杀退了一众妖鬼,将那化作小蝙蝠的血公子给抓在了手中。

  “带我去那鬼郡守的老巢!否则我现在便捏死你!”

  那血公子之前以为靠着自己义父的威势可以将这帮该死的人族都拿下,没想到不光上次没成功,这次还把自己扔在里面了。

  闻言他立刻颤抖着哀求道:“大人饶命!我这便带大人您过去。”

  掏出一张符纸贴在那血公子的身上,连剑督立刻直奔北山深处而去。

  看到这一幕,正在激战的蒙山道人和蓝彩蝶都怒骂了一声无耻。

  他们费尽心力的在这里跟那鬼郡守搏杀,这连剑督什么事情都不做还想要捡便宜,等回去之后他们一定要在方镇海棉签狠狠告他一桩!

  顾诚一边假模假样的跟秦简动手,一边道:“二位不用着急,这么多人看着呢,这功劳该是谁的便是谁的,跑不掉的,就算他拿着东西回去那功劳也是咱们的。”

  一边说着,顾诚却是装作跟秦简激战到关键时刻,身形也是遁入了北山丛林当中。

  蒙山道人和蓝彩蝶倒是没感觉到不对。

  顾诚毕竟只有七品境界,此时跟六级的鬼将对战,稍微困难一些很正常。

  彻底离开众人的视线后,顾诚沉声道:“五脏道人和小乙那边可都安排好了?”

  秦简沉声道:“主上请放心,他们都在前方埋伏着,那人绝对逃不掉的。”

  此时在北山外围和内部的交界处,五脏道人和小乙都已经埋伏在这里了。

  以他们的实力强杀连剑督肯定是不可能的,甚至正面对战都不可能,但在这里偷袭拖延对方一下还是够的。

  小乙所修炼的是五脏道人家传的鬼修秘法,没有名字,但却能够很好的凝聚鬼躯。

  而他真正的手段还是得自那湘西炼鬼一脉的秘法。

  湘西炼鬼一脉的秘法有很多种,他所得到的只能算是残篇,有引鬼、融鬼、役鬼三种手段。

  现在小乙所用的便是融鬼,在秦简的帮助下,他将一些凶厉鬼卒的碎片融合在一起汇聚自身,这让身后隐隐约约有着一尊鬼将模样的虚影,手持双刀,煞气冲霄。

  之前小乙虽然是炼气士,但他却羡慕武者那种强健的体魄,结果现在成了鬼修,反倒是体验一下武者的感觉,虽然只是形式上的。

  而五脏道人没了五脏庙鬼,但他炼鬼的法门还有许多,此时十多个鬼火在盘踞在他身边,但仔细看去,每个鬼火的深处都有一只小鬼在。

  两个人已经在这里埋伏好长时间了,五脏道人闲得无聊忽然对小乙问道:“小乙,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五脏道人对于顾诚还是有些畏惧的,在他看来顾诚就是披着一张年轻人的皮,实际上却是一个转世的老怪物,自己一句话说不好都有可能被对方给捏死,所以必须要恭维,拼命的恭维。

  但之前他跟小乙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却发现小乙有种很特别的气场,平易近人,跟他相处起来基本上没什么压力。

  小乙想了想道:“我想要这世间没有这些妖邪鬼物。”

  五脏道人一愣:“你现在便是鬼,虽然准确点来说是鬼修,但也没了肉身,你却还想要这世间没有鬼?为什么?”

  小乙反问道:“你不觉得这世间其实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妖邪鬼物这种东西吗?

  我之前是道士,师父说这天下万物都是平衡的,有阴便有阳,但我后来却发现这并不平衡。

  妖鬼遍地,我们求神拜佛,但何曾看到有神佛降临解救苍生?

  有神佛,才有妖鬼,但现在神佛何在?所以我一直都觉得,这世界并不平衡,妖鬼本不应该存在。

  我师父曾经说过,人活在世上已经如此艰难,但却还要跟死人争命,这是劫难。”

  五脏道人愣了愣,对于他这种左道江湖出身的修行者,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

  “那五脏道长你想要的是什么呢?”

  “钱!”五脏道人斩钉截铁道:“当然是钱!”

  “为何?”

  小乙对五脏道人的追求有些不了解。

  他小时候便被道观收养,所以对于钱并没有太深的概念。

  后来加入靖夜司,靖夜司的俸禄很高的,但他吃住都在靖夜司,又没有什么特殊的不良癖好,所以银子发下来就被他攒着,他是真没觉得钱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的。

  五脏道人嘿嘿一笑:“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老道我不能一日无钱,这天下什么都能缺,唯有银子不能缺。”

  说到这里,五脏道人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来:

  “我是半路出家的,家传的鬼修功法我是知道的,但在我父亲那一辈就不去修炼了,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或许是修炼炼鬼秘法的报应,我父亲在我幼年时便死了,在我三十多岁的时候,我的妻儿同时染上了恶疾,我变卖了家产,却被人骗个精光,最后凑不齐汤药费被药店掌柜赶了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病死。

  你说当时我若是有银子,是不是就不用看着妻儿惨死了?

  从那时候我便知道,这天下只有一种病没办法治,穷病!

  老道我文不成武不就,就是废人一个,拿什么赚钱?

  虽然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好受,但起码这赚银子方便多。”

  小乙有些默然,似乎他也没想到,五脏道人这个一直以来看似不怎么着调的家伙,竟然还有这样一段有些悲惨的过往。

  就在这时,五脏道人忽然低声道:“我的火鬼传讯,那家伙已经来了!”

  小乙和五脏道人立刻开始隐匿自身阴气。

  此时的连剑督在血公子的指路下,直奔那鬼郡守的老巢而去。

  就在这时,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猛的一停,眼前十余个鬼火突兀的升起,结成了一个阵势将他包裹在其中,轰然炸裂。

  连剑督做为六品涌血的高手,虽然被偷袭有些意想不到,但他反应倒也算是快,手中的长剑之上荡漾起了一层黑色罡气,犹如怒浪咆哮一般,径直横扫而出,瞬间便扑灭了眼前的鬼火。

  这时小乙也是欺身而上,身后那鬼将虚影闪耀着,阴魂鬼气合成十字双刀向着连剑督斩来,但对方却是左手并指为剑,剑指接连点出,十余道剑指罡气爆射而落,强大的力量瞬间便将小乙给轰飞出去。

  刚被偷袭的时候连剑督还惊讶了一下,不过随后看到竟然是两个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鬼物,他顿时冷笑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正好,今日让你们连鬼都做不成!”

  不过小乙和五脏道人却都是同时后撤,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对方。

  连剑督耳朵一动,他忽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啸叫之声传来。

  回头一看,一只宛若枯骨手臂般的长箭正向着他爆射而来,箭身上筋膜缭绕,宛若一只只触手一般舞动着,强大的邪异气息从其中绽放而出。

  “这是什么鬼东西!?”

  连剑督的面色骤然一变,长剑连点,剑罡犹如蛟龙出海,剑气连续爆发三重,但却都无法将其粉碎。

  最后他手中的长剑跟那妖异的箭矢对撞,强大的力量终于让那箭矢停下,但那邪异箭矢却好像是活物一般,上面的筋膜触须竟然沿着他的手臂撕咬而来,瞬间便将他的小臂撕裂下一大块血肉这才被轰飞。

  连剑督捂着鲜血淋漓的右臂,不敢置信的看着正冲着他走来的顾诚,还有紧跟在他身后,一副手下模样的鬼将!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