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骨灰都不给你剩

第一百一十六章 骨灰都不给你剩

  PS:感谢书友留級的米蟲一万.asxs.币的打赏

  连剑督这个人虽然毛病有点多,但他却还没蠢到家。

  看到顾诚竟然跟在这鬼将出现在了这里,他顿时明白了这一切。

  “顾诚!你竟然跟妖鬼勾结!?你究竟是谁!?”

  之前高建德说顾诚有些可疑,连剑督还没感觉出来。

  但顾诚却能跟之前与他交战的妖鬼勾结暗中伏杀他,这顾诚可绝对不像他表面上所表现的那般简单!

  “我是谁?我当然是杀你的人!”

  顾诚一招手,妖箭夜罗回到他的手臂当中,但却清楚的传递出一股不满的感觉。

  连剑督虽然是六品涌血的武者,但妖箭夜罗只是吞噬了对方了一部分的血肉,显然是不够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顾诚率先动用妖箭夜罗只是想要在出手之前将其重创而已。

  一个剑客没了右手,他还拿什么用剑?

  歃血毫不犹豫的发动,顾诚周身都笼罩在一层雾蒙蒙的血煞之气当中,一剑斩来,阴烛冥火骤然大盛。

  连剑督冷声道:“你当真以为我没了右手便用不得剑了?”

  将长剑换到左手上,连剑督剑身之上罡气爆发,长剑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弧度向着虚空连点着,顿时虚空炸裂,弯刃一般的剑气弧度四散纷飞,以各个奇异的角度向着顾诚袭来。

  六品涌血境界的武者在江湖上已经可以被称之为是高手了,罡气化形,力敌千军,在靖夜司可以成为大统领,镇守一方,在江湖上也足以开创一个实力不弱的宗门。

  连剑督此人虽然狂傲,但他三十出头便达到六品涌血,也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的。

  他的修瀚海剑典,右手剑大气磅礴,剑气浪潮波涛汹涌,左手剑却是清奇诡谲,犹如暗潮漩涡,防不胜防。

  血渊剑护住周身,那些剑气打在阴烛冥火之上,使得冥火四溅,顾诚的身形步步后退。

  但他一抬手,玄阴十二玉真秘符阵施展而出,浓郁的玄阴灵气汇聚成十二张符阵在连剑督周身炸裂着,同时也将他轰退。

  武道炼气全部达到七境七品,如今的顾诚才算是有了真正二者双修所带来的战力。

  后方的小乙和五脏道人也在那里出手骚扰着对方,虽然无法真正伤到连剑督,但他们二人都是七境的鬼修,这种级别的攻击力也让连剑督无法忽视。

  下一刻,秦简手持血色长枪,周身浓郁的鬼气犹如实体一般凝聚在他的长枪之上,一枪刺出,枪出如龙!

  虽然已经成为鬼将,虽然是阴魂之躯,但秦简这位七百年前的守边将军却是在战阵枪法一道之上有着极深的造诣,这一枪刺出没有任何多余的变化,虽然朴实无华,但却带着极致的刚猛霸气。

  枪身碎裂剑气,撞在了连剑督的身上,顿时将他直接轰飞了出去。

  收枪上挑,鬼气化作冥龙模样,扬天发出一声阴沉嘶吼来,随着长枪抽出,犹如神龙摆尾一般,再次将连剑督整个人都直接抽飞到了天上去。

  当初连剑督是跟秦简交过手的,但那时候的秦简只是被鬼郡守所控制的鬼将,没有灵智,实力其实并没有发挥到巅峰。

  而现在他虽然也是被顾诚所掌控,但却已经回复了灵智,每一枪刺出都带着昔日他战阵厮杀时的那股刚烈和强大战意,武道意境被他以鬼躯使出来,也仍是丝毫不差。

  人在半空当中,连剑督的左手已经发麻,甚至都有些握不住他手中的长剑了。

  左手剑他的确是会,但他却不是专精左手剑的剑客。

  一个顾诚就算是手段再多他也不惧,但现在再加这几个鬼东西,让他怎么打?

  下一刻连剑督猛的一咬牙,他周身所有罡气化作剑罡凝聚在身上,在半空中直接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啸声,一步踏空,借着这股力量竟然向着远方直接逃窜出去。

  不过等他刚刚落到地面上,他却忽然感觉到有一股阴气传来,脚下一沉,身形竟然无法挪动。

  他的脚下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五只小鬼来,布下鬼阵拉扯着他的一条腿,让他无法挪动。

  在连剑督全身都有罡气护体的情况下,顾诚想要用五鬼搬运在他身上拧下什么零件来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但暂时拖住对方的速度却是足够了。

  连剑督脚下墨色罡气轰然爆发,将五只小鬼踢到了一边去,他从怀中拿出了那柄金色小剑来,只听一声劲风呼啸响起,那金色小剑直奔顾诚而来!

  这是高建德给他的底牌秘宝,乃是用一根大妖的利爪所炼制出来的小剑,并且还是经过数位强大的剑修以剑气蕴养而成的,只有一个效果,那就是锋锐,无边的锋锐!

  连剑督几乎将所有剑气都灌注到了其中,这一剑势必要斩杀顾诚!

  不过鬼将秦简的身形直接化作一道黑色残影,周身鬼气化作盘龙萦绕在他的身后,龙形无比的清晰,而他自身的鬼躯却都已经开始模糊。

  冥龙盘踞在血色长枪之上跟那金色小剑对撞,瞬间无尽的剑气和阴灵鬼气开始四散着。

  顾诚周身已经被血煞之气所笼罩,就连他的双目当中都沾着骇然的血色,九凤归巢,一剑出,气势无双!

  连剑督所修的剑道中,剑法要比剑技更多,但此时他几乎所有的剑气都灌注到了那金色小剑当中,迎着顾诚那满含煞气的一剑,他左臂的血肉忽然开始爆裂,极其诡异的缠绕在了他的剑身之上,以血肉之剑,对抗顾诚的歃血之剑!

  连剑督虽然是剑修没错,但他却并不算是纯粹的剑修,草莽江湖出身的他,左道秘法也是会的。

  不过随着后来拜高建德为义父,有了靠山,自身也有了大量的资源,所以那些伤人伤己的左道秘法他便很少去动用了,而是转修正统的剑法。

  如今在这生死局之下,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哪怕是伤人伤己,他也要先逃得一命在说。

  等逃出去,他一定要让这顾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沾染着血煞之气的剑锋跟血肉之剑的对撞让两个人周围都是血雾蔓延。

  顾诚在境界上差连剑督一筹,但连剑督此时也是耗空了剑气,在以自身力量硬扛,双方竟然僵持在了那里。

  但此时在血雾当中,顾诚沉浸在了歃血所带来的杀意中,他的脑海其实已经接近空无一物的状态,只有杀意和战斗的本能。

  这种感觉虽然是歃血的反噬,但其实也是歃血所带来的一种增益的状态。

  忘人忘我,只有杀意永存,这种状态更加的纯粹,也更加的强大。

  不过就在这种状态下,顾诚的脑海中却还浮现出了别的东西。

  那是之前他在那青铜方块上所看到的封禁,那威严肃杀,男相一面的惊目观音。

  惊目观音手捏佛印,烙印在他心底的最深处,这是之前顾诚一直都没有发现的。

  但随着他这种忘我杀境状态的提升,抛除了诸多杂念,这惊目观音却是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顾诚的手下意识的模仿着那惊目观音的佛印,随着那印法结出,连剑督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了一个血色观音像,紧闭着双目。

  随着惊目观音睁开双眼,好似一切的存在都被彻底镇压净化!

  “噗!”

  连剑督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他的精气神都被惊目观音所伤,气血上涌反噬,再也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量。

  趁此时机,顾诚血渊剑之上血煞光芒大盛,径直将长剑贯穿进对方的胸口。

  感受着连剑督的气血之力涌来,补充着歃血的消耗,顾诚却忽然有了一种明悟,一种对于观想境的明悟。

  观想观想,之前顾诚都是按照玄阴灵飞经当中按部就班的修炼,对于他来说,观想只是炼气士中的一个境界而已,而现在他才知道,什么是观想。

  将那些强大的存在,将他们的烙印刻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去模仿,去观想,去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这才是观想这重境界真正的精髓所在。

  至于各种炼气士功法上的观想道纹,那些都是之前的前辈修行者们将自己所领悟出来的东西,转化为道纹谱写出来的,虽然更加的简单易懂,但却少了那种最为原始的神韵。

  而现在顾诚通过观想惊目观音所用出来的印法,才算是真正最为原始的观想之力。

  此时随着连剑督一死,那金色小剑也是被秦简彻底击落。

  顾诚看着地上的尸体,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从连剑督的尸体上掏出了那被符箓封禁的血公子来。

  一看到顾诚,那血公子顿时大声哀求道:“大人别杀我!我……”

  话音未落,他直接就被顾诚给捏成了一堆碎肉!

  而且这还没完,顾诚长剑之上燃起了阴烛冥火,彻底将连剑督的尸体给烧成了飞灰,同时又离的远一些,玄阴十二玉真秘符阵施展而出,直接在原地炸出了一丈多的大坑来。

  这样也没结束,顾诚一次次的施展玄阴十二玉真秘符阵,直到灵气耗尽为止。

  原地都已经被炸裂出了十余丈的坑洞,别说尸体了,连骨灰都没剩下。

  五脏道人一阵目瞪口呆,大人这是在干什么?他这辈子第一次看到鞭尸鞭的如此过分的。

  灵气耗尽,顾诚长出了一口气,喃喃道:“这次连骨灰都不给你剩,我看你还怎么逃!”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