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位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位

  高建德这么一发声,让方镇海的面色有些阴沉。

  这些年来他跟高建德产生的这么多不愉快,就是因为高建德的这种态度。

  他还以为自己是老大哥呢,是之前山寨的时候。

  虽然这个寨主的位置是他让出来的,但现在的乱武军又是之前山寨的多少倍大?这些可都是他方镇海一双铁拳打出来的!

  深吸了一口气,方镇海沉声道:“有些事情不能这么算,八大金刚的位置主要是可以来回调动和对外的,顾诚他也不需要直接掌兵,这个位置新人和老人又有什么不一样?

  况且顾诚他所做出的来功绩都在这里摆着呢,绝对有资格成为八大金刚之一,你光考虑着老人的感受,但你让新人怎么想?

  我知道你因为连剑督一事还有些心中不好受,不过莫要因为私事,而影响到公事啊。”

  高建德道:“天王,我反对可不是因为连剑督的事情,而是贸然将一个新人提拔到八大金刚的位置,这简直堪称草率!”

  大堂内随着两个人争执瞬间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在这种时候插嘴。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了,高建德跟方镇海之间的关系貌似已经有些微妙了,但此时这么公然在众人的面前因为一件事情各执己见的争吵这还是第一次。

  这时候顾诚站出来,拱了拱手,叹息了一声道:“天王,属下自知能力浅薄,而且资历也是不足,所以这八大金刚的位置,属下也不敢去坐。

  还请天王收回成命吧,莫要因为属下这点事情而伤了天王跟高大人这么多年来的兄弟和气。”

  顾诚一副为了大局委曲求全的模样和语气,好像真的是受了委屈,在为方镇海着想一般。

  但顾诚这种语气却是让方镇海一阵心头火气。

  他本身就是那种刚愎自用之人,他可以听其他人的意见,但却不允许其他人替他做决定。

  而现在高建德的行为却正是在挑战他的底线,为他做决定。

  他是‘乱武天王’方镇海,整个南九郡之地最大的反贼之王,掌控整个南嶷郡的存在,结果现在却连自己手下的任命都无法插手吗?这简直就是笑话!

  方镇海当即便冷哼道:“从今天开始,顾诚便是我麾下八大金刚之一,接替连剑督的位置。

  我乱武军自从起兵以来,凭什么从一个小山寨一路席卷到现在的规模?凭的就是两个字,公平!

  朝廷不公,到处讲究资历,使得下面的人无法出头。

  我在我方镇海的麾下却不一样!

  只要你有能力,不管你加入多长时间,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给你出头的机会!

  今日我乱武军壮大了,自然要将这点给发扬光大,而不是去走那昏庸朝廷的老路!”

  高建德的面色铁青,因为在他听来,方镇海这简直就是在指桑骂槐,说他依仗资历胡作非为,跟那昏庸的朝廷一样。

  眼下方镇海都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拍板做了决定,高建德也无法反驳。

  他一甩衣袖,拱拱手道:“天王,我不舒服,就暂且先回去了。”

  说完高建德也没等方镇海说话,直接转身便走。

  看到在场的气氛有些凝重,方镇海挥挥手道:“都散了吧,顾诚留下。”

  等到在场只剩下他和顾诚时,方镇海这才叹息道:“顾诚,今日这些事情你也都看到了,我麾下可不是铁板一块啊。

  大哥他变了,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哥了,我今日将你提拔起来,不惜跟我的结拜大哥反目,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方镇海将顾诚留下来说这些,无疑就是招揽人心而已,让顾诚知道,究竟是谁把他放在这个位置上的,今后又要忠于谁。

  只不过这方镇海的手段有些太糙了一些,并且他选择的不是时候。

  高建德是你的结拜大哥,当年因为看好你,甚至将寨主的位置让给你。

  虽然今日高建德也有认不清自己地位的原因,但方镇海选择跟其争吵翻脸,却也足以显示出其为人之心性凉薄了。

  你都能对自己的结拜大哥这种态度,那对其他人还用得着多说吗?

  顾诚做出一副感激的模样道:“属下在朝廷遭遇不公,幸得遇到天王这等明主,还请天王放心,属下定然为天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方镇海的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要的便是手下的这种态度。

  “行了,这段时间你也是忙了许久,回去休息去吧,你们从那老鬼手中拿到的东西,除了妖丹之外,其余的东西你们便都自己留下吧。”

  方镇海摆摆手,心满意足的让顾诚离开。

  他却没看到,在顾诚扭头的一瞬间,他脸上的笑容却全部消失不见,变得无比沉静。

  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天色都已经黑了,这时候黑玉空间忽然传来了一阵阵颤动。

  顾诚进入黑玉空间内,涟漪波纹闪耀,小乙的身形从其中踏出。

  “你们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

  小乙摇摇头道:“一切顺利,我们已经占据了之前鬼郡守的那座地宫地域,秦简将军收拢了一些前朝的阴兵鬼卒,他们都没有杀过人,没有吞噬过阳气,只是战意不灭,被阴气滋养才成了鬼物,可以培养。

  我来是要给顾大哥你一样东西的,是我们从那老鬼的地宫中发现的,你应该用得着。”

  小乙从自己的鬼躯内掏出一个盒子交给顾诚后便离去了,顾诚退出空间一看,锦匣内是一卷帛书,上面竟然也记载着一式剑技。

  烛龙张目。

  以顾诚现在的剑道修为粗略的看了一遍,这式剑技的威能绝对要强过九凤归巢,其中精深处的剑意,就连现在的顾诚都无法看懂。

  最重要的是在帛书的最后写着四个字:山海剑经。

  这四个字明显就是人为后添加上去的,这让顾诚忍不住挠了挠头,这山海剑经,貌似来头很大?

  顾诚叫来了侍卫江元冬,吩咐他去外面的酒楼买了一桌酒菜,拎着去找蒙山道人。

  此时虽然也是夜里,但顾诚敢肯定蒙山道人还没有睡觉。

  炼气士在夜里都是用打坐来代替睡觉的,正经炼气士谁睡觉?睡觉的肯定不是正经炼气士。

  当顾诚敲开了蒙山道人的房门时,对方果然还没睡。

  顾诚笑着道:“多谢白天道长的推荐,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找道长你聊一聊。”

  蒙山道人看着顾诚拎着的食盒道:“聊天还知道带酒菜,讲究。”

  进到屋内,摆放好了酒菜,蒙山道人跟顾诚干了一杯,咂咂嘴,这才道:“白天的事情不用客气,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毕竟在天王麾下并不好混,特别是对于你我这种没有根脚的人。”

  “为何如此说?”顾诚问道。

  蒙山道人又喝了一杯,长出了一口气道:“顾兄弟,以你的城府,应该能看出来天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天王只需要听话的人,只需要对他有用的人,什么时候你我若是变得没用了,那时就该想办法互相照应着点了。”

  说到这里,蒙山道人忽然压低了声音道:“还有一点,难不成顾兄弟你真以为,天王的反能造一辈子?

  近些年朝廷虽然对天下的掌控力虽然逐年下降,导致边疆战乱四起,妖鬼横行,但只要中原之地依旧安康,没有丢失,朝廷的底气便扔在。

  我等,始终要给自己想一个退路才是。”

  顾诚诧异的看了蒙山道人一眼:“道长你跟我说这些,就不怕我去给天王打小报告?”

  蒙山道人说的这些可是有犯忌讳的,而且他的酒量应该也不会差到这种地步吧?一杯酒下去就什么都敢往外秃噜?

  蒙山道人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不会的。”

  “为什么?因为我叫顾诚?”

  蒙山道人摇摇头道:“你叫顾信也没用,我信你是因为曾经在东临郡为了自己的手下袍泽出头,宁肯冒着丢了前程的风险也要拧下那狗督军的人头,这样的人是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的。

  我信你是个有底线的人。”

  从一开始蒙山道人对顾诚有好感便是因为这件事情。

  他虽然是道士,性格也很淡然,但实际上却也有那么一丝江湖人的草莽血勇之气。

  顾诚一拱手:“多谢道长看得起,不过有些事情,在下其实也是没什么底线的。

  不过道长既然知道天王这里可能不长久,又为何选择留在这里呢?”

  蒙山道人摇摇头道:“就跟你一样,我也是别无选择,乱武军席卷南嶷郡,不想当敌人,那就当自己人喽。

  其实天王麾下能看清这点的人不少,蓝彩蝶就是想要找个安身之所,在哪里都无所谓的。

  法见此人你要小心一些,这淫僧见利忘义,手段卑鄙下流,不是什么好货色,他呆在天王麾下,只是为了利益。

  而黄老蛟此人看的更明白,他若是真认为天王能够成功,恐怕早就交出自己麾下的那些水匪,全心全力的为天王做事了,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死死捏着手中的权利丝毫都不放开。”

  顾诚略有些诧异的看了蒙山道人一眼,他是真小瞧这道士了,其实他看的要比大多数人都清楚。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