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敛财之法

第一百二十一章 敛财之法

  听到方镇海把他们找来的目的竟然为了要想办法弄钱,在场的众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杀人他们在行,赚钱?这貌似应该去找商队。

  顾诚坐在位置上沉思了片刻,忽然道:“属下倒是有个办法。”

  “哦,说来看看。”

  方镇海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来,他最满意顾诚的一点便是,出了什么事情他吩咐顾诚去做,顾诚肯定能够为他办好。

  而有什么事情没有人愿意去做,顾诚他也能够站出来为他分忧解难。

  这样的属下才是他现在所需要的,跟其他那些遇到事情就知道大眼瞪小眼的家伙比,方镇海现在看顾诚可是越发的顺眼了起来。

  顾诚站起来道:“天王,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乱武军现在比不过朝廷之前掌管南嶷郡的时候,毕竟朝廷有着自己的体系,甚至南嶷郡这边告急,还能够向京城求援。

  所以我们想要快速的弄来银钱,便要将主意打到朝廷之前没注意过的地方。”

  “什么地方?”

  “南嶷郡的武林势力!”

  顾诚沉声道:“这些武林势力可是富的流油,之前朝廷因为种种原因没去管他们,但却不代表我们不能去管。”

  方镇海一听便明白了顾诚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向这些武林势力收取税金?”

  之前这种事情朝廷其实也干过,不过只是象征性的。

  比如哪个家族有商队,有店铺之类的,自然要向朝廷缴税的。

  不过那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各种修行材料的交易有些甚至都是有市无价的,他们怎么可能会主动缴纳这些东西的税金?

  而朝廷在南九郡本身的掌控力度便十分薄弱,所以就更加不可能去管这些事情了,一直放任到现在。

  方镇海想了想道:“但这么说,会不会让我乱武军被南嶷郡的宗门所敌视和抗议?”

  顾诚在心中默念了一声,当然会,不过这关他什么事情?他要的便是南嶷郡这帮武林势力的敌视和抗议。

  心中如此想着,顾诚口中却道:“敌视和抗议肯定是有的,不过南嶷郡哪个武林势力敢跟我乱武军直接翻脸?

  之前朝廷没动他们是因为朝廷太大了,要考虑的事情和要顾虑的事情都太多了,所以不敢乱来。

  但我乱武军所要考虑和顾虑的事情便只有一个南嶷郡,而眼下我们能够用最快速度拿到银子的办法也在南嶷郡。

  反正属下便只有这么一个主意了,用与不用,全凭天王您来做主。”

  那边的云海真人轻轻皱了皱眉头,感觉到有些不妥。

  之前乱武军进攻南嶷郡的时候其实是跟那帮武林宗门保证过的,秋毫不犯,但现在这种举动,貌似会影响到乱武军的名声。

  不过看到方镇海的面色之后,云海真人却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因为以他对方镇海的了解,看现在方镇海的面色便知道,他已经心动了。

  此时没钱都快已经把方镇海给愁疯了,顾诚给了他出一个主意,自己若是驳回了,可没有更好的主意交个方镇海。

  所以做事一向小心谨慎的云海真人便选择沉默,没有开口。

  方镇海直接一拍桌子,沉声道:“那好,顾诚,这件事情便交给你去办,联络个大武林势力让他们派人来,务必要把税金收上来,不论任何办法!”

  这时候一直都没有开口的高建德却忽然道:“天王且慢。”

  方镇海皱眉道:“你又要反对?”

  高建德摇摇头道:“这种能为我乱武军增加收益的事情我又怎会反对?

  只不过这么大的事情交给顾诚来做,我虽然相信他能够做好,但我却担心那帮南嶷郡的江湖宗门欺他年少实力弱。

  所以我们最好再派一个人过去帮忙镇场子。”

  蒙山道人皱了皱眉头,高建德如此做便有些过分了。

  办法是顾诚提出来的,结果你却还要派一个人去,这不明显是在摘桃子吗?

  而且这次他们是代表乱武军去的,是代表方镇海去的,七品和六品又有什么区别?

  方镇海上次跟高建德在众人面前争吵了一次,此时也不想因为这点事情再跟他争吵了。

  闻言方镇海望向顾诚:“顾诚,你怎么看?”

  顾诚笑呵呵道:“高大人说的有道理,再派一个人过来属下也没意见。”

  蒙山道人又是惊诧的望向顾诚。

  那晚他跟顾诚谈了许多东西,他也能感觉出来,顾诚虽然年轻,但这城府却不浅,不像年轻人反而是像是个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厮混了多年的老油条一般。

  他应该看出来高建德是什么意思,那他还答应的这么利索?

  实际上对于顾诚来说,来再多的人都无所谓,正好省得他唱红脸了。

  方镇海满意的点了点,这顾诚倒还蛮识大体的,倒也免得他为难了。

  将目光转向高建德,方镇海道:“那大哥准备让谁去?”

  高建德一指法见道:“法见大师去便可以,他也是南嶷郡江湖出身,在加入我乱武军之前在南嶷郡便已经是小有名气了,并且实力也是够格的。”

  方镇海点了点头道:“那好,这件事情便由法见跟顾诚两个人来做。”

  敲定好事情之后,方镇海的请帖立刻让人发到了南嶷郡各大势力那里,约好半个月之后在广陵城商议此事。

  离开大殿后,法见笑呵呵的一边走过来一边道:“顾兄弟别在意,贫僧可不是故意要抢你功劳的,实在是高大人把我推出来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不是?

  不过你放心,这次的事情好处你我两人平分,狠狠勒索那些小宗门一把,保证不会让顾兄弟你吃亏的。”

  说着,那法见还要过来去搂顾诚,但却被顾诚一个闪身躲开了。

  方镇海麾下八大金刚中,除了一个被他弄死的连剑督,他并不厌恶任何人,哪怕是经常找他麻烦的高建德。

  双方只是因为各自的立场所以敌视而已,这很正常。

  但唯独法见这淫僧,顾诚却是最看不上的。

  这年头想要姑娘还不简单?像顾诚这种长相英俊帅气的基本上是不用发愁的。

  先天水平不好的,也可以学学那王临拿银子去砸,照样一堆姑娘扑过来。

  而且这满大街都是青楼,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

  结果这法见不喜欢去青楼,身为六品的高手也不差银子,却喜欢当个采花淫僧,侮辱人家姑娘的清白,顾诚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人。

  这家伙一脸油腻且荤素不忌,顾诚可不想跟他近距离接触,以免染上什么脏东西。

  顾诚淡淡道:“法见大师,我只知道我是为了天王做事,为了乱武军筹集粮饷,你说的这些我听不懂,也不想去做,我还忙着回去修炼,告辞了。”

  说完之后,顾诚直接转身便走,可并没有给法见留丝毫的面子。

  法见那原本带着油腻笑容的胖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呸!不就是干了几件让天王开心的事情吗?嘚瑟什么?

  现在神气,将来有你哭的时候!”

  不屑的怒骂了一声,法见也是转身离去。

  半个月之后,原广陵城郡守府的后堂内,各大门派的人都云集在此,当然除了一些势力是掌门宗主亲自来的,大部分的势力都是派个心腹前来。

  不论结果如何,这种事情若是掌门宗主亲自前来万一谈崩了,那可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后堂内,王临拉着一名三十出头,跟他长相有三分相似,但却要比他沉稳许多的青年人给顾诚介绍着。

  “顾兄,这位便是我大哥王渊,也是代表王家来商议这件事情的。”

  王渊冲着顾诚一拱手道:“久闻顾兄大名,今日得见,果真不同凡响。”

  跟王临相比,王渊的确是更像大族子弟,带人客气有礼,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王临在一旁冲着顾诚眨了眨眼道:“顾兄,这次方天王究竟怎么回事,为何突然要对南嶷郡武林动手,你透露点情况呗。”

  王渊皱眉道:“不得无礼,顾兄乃是天王手下心腹,人多眼杂,有些事情当面说出来岂不是坑害了顾兄?”

  顾诚看着这两兄弟一唱一和的打听着情况,他也没有戳穿,只是苦笑着摇摇头道:“不是对南嶷郡武林动手,而是乱武军当真是没钱了,只能把主意打到南嶷郡武林的身上。

  而且这次的事情也不是我能够做主的,我才来天王身边几天?真正做主的那一位,想必你们也都听说过的,是南嶷郡散修中的高手,‘笑金刚’法见。

  我在天王麾下资历毕竟还是浅,就算是成了八大金刚也是最浅的一个。

  我倒是想要为王家说话,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顾诚在这里装无辜当好人丝毫都不怕被戳穿。

  本来他是准备自己当这个红脸来引起南嶷郡武林和方镇海之间的矛盾的。

  结果这法见利欲熏心,想要主动来当这个恶人,顾诚当然不会阻止了。

  并且当时议事的只有八大金刚在,他们谁都没有理由把事情是他提出来的这件事情传播出去。

  所以这次议事,他顾诚可是很‘无辜’的。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