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群魔乱舞

第一百二十三章 群魔乱舞

  方镇海他们议事的是一座叫做林丰的小城,此时那座小城上挂着花里胡哨的各种大旗,看的顾诚都有些眼晕。

  踏入城内,这座小城几乎不存在什么百姓了,都是南嶷郡的叛军乱匪,闹哄哄一片,简直堪称是群魔乱舞。

  跟他们一比,方镇海麾下的乱武军虽然也带着浓重的江湖草莽之气,不过他们毕竟是跟朝廷的军队激战过的,纪律要比这些叛军好多了,而且都穿着朝廷的制式铠甲,看模样便要比这些叛军乱匪整齐一些。

  刚刚入城,便有人大笑着道:“方天王,许久不见,你现在这当真是阔气了啊。

  这刚一入城,我还以为是朝廷的精锐边军打进城了呢。”

  说话的那人是个胖子,一个大胖子。

  大到什么程度?他整个人身高接近两丈,横向却也接近两丈,剃着光头,上身只披着袈裟一样的东西,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画满了狰狞可怖的魔纹。

  蒙山道人在后面低声对顾诚道:“这人叫真定陀罗,西域人,绰号‘肉弥勒’,不是武者也不是炼气士,一身西域之地的奇诡秘法防不胜防,堪比五品。

  而且这人性格怪异,喜怒无常,高兴时除了自己的命,他什么都能赏给自己的手下,包括自己的老婆小妾,不高兴了,前一天还被他提拔的心腹,第二天他便能直接捏死。”

  方镇海听着对方那阴阳怪气的话,轻哼了一声道:“精锐边军算什么?北玄军在我乱武军面前仍旧是不堪一击,北玄军大将军贝邵杰的人头现在可还在我后堂内挂着呢!”

  真定陀罗怪笑道:“方天王霸气,那老神棍在里面等你呢,咱们几个可是许久都没见面了,可别见了面就打起来,和气生财嘛。”

  方镇海冷声道:“我方某人当然也想要和气生财,但前提是,有人别搞事情!”

  说着,几人一路来到中央的一座大宅内,步入堂中,里面已经有十余个人在了,他们背后也都站着一些手下心腹。

  整个堂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也是一派乱糟糟的景象。

  蒙山道人小声给顾诚传音道:“看到那廋的跟竹竿一样,穿着黑色道袍,头顶的高冠比脑袋都长的老者吗?他便是太昊天师张贤。

  还有那个穿着红色锦衣,头上还别着一朵花,骚里骚气的年轻人,他是‘移花公子’江无艳,别看他年轻,实际上真正年龄却已经过五十岁了,因为有着双修秘法在身,所以才能够保持容颜不老。

  对了,这位的双修是不分男女的。

  前面的那个看似老农一样不起眼的老头子是青龙寨寨主窦广权,他是南嶷郡这些叛军里面资历最老的一个,南嶷郡十八路盗匪都是他扶植起来的,昔日高建德还曾经受过他的恩惠。”

  蒙山道人把在场的众人挨个给顾诚介绍着,其实这些所谓的叛军乱匪,绝大部分还都是草莽当中的乌合之众,虽然站出来反对朝廷,却还没有像方镇海这样公然覆灭朝廷大军,他们像匪多过于像军。

  方镇海踏入大堂当中,看着那太昊天师张贤淡淡道:“张老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手下杀了我的人,痛快的交人便是了,你却还非要把大家都给折腾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张贤冷笑了一声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这个道理这没错,但你就不问问,我手下为何要杀人吗?

  方镇海,现在你占据南嶷郡,覆灭朝廷一个大军,当真是威风的很,霸道的很,南嶷郡容不下你,现在都要把手伸向其他地方了吗?

  你手下的人都把手伸到我的地盘上抢肉吃了,难不成还想要我手下的人忍气吞声,当瞎子聋子吗?

  刀剑无眼,这种冲突当中死个把人不正常吗?想要人,先把你手下捞过界这件事情解释一下!”

  方镇海虎目一瞪,周身一股妖气缭绕,那股气势简直犹如蛮荒凶兽降临一般,让整个大堂内的元气都为之凝滞。

  “这么说来,你是不准备交人喽?你不想交没关系,某今日便亲自来拿!”

  那张贤的眼中竟然闪烁着点点黑色雷光,闻言冷声道:“好啊,正巧在下也想要领教一下方天王的天妖九劫!”

  看到在场的气氛变得如此凝重,那老农一般的窦广权连忙开口道:“二位,大家都是自己人,同时在这南九郡讨生活,抗衡无道朝廷。

  此时大家的日子刚刚过的好了一些便互相残杀,这般做可不值得。”

  窦广权的实力和势力肯定是不如方镇海的,不过他的资格太老了,哪怕是方镇海也要给对方一个面子。

  闻言方镇海拱手道:“窦老说的是,我也不想动手,但我手下的兄弟却不能白死。”

  张贤也是寸步不让:“我也没有把自己手下人扔出去抵罪的习惯!”

  看到两者又是这般,窦广权也是感觉到都有些头疼。

  这两位现在一个已经是南九郡中势力最大,威势最响的反贼,起码明面上是这样的。

  另外一个实力也不弱,同样也是不想认输,双方就这么较劲起来。

  这时候那真定陀罗忽然大笑了几声,道:“我说你们中原人就是讲究多,这种事情哪用得着这么麻烦?打几场不就知道喽。

  输的人就按照对方说的办,就这么简单,何苦这么磨磨唧唧的?”

  这真定陀罗的主意简单粗暴,窦广权皱眉道:“我等也都是一方势力的领袖了,还在为了这点事情打生打死的,成何体统?”

  真定陀罗随意一摆手道:“那就让手下去打喽,签个生死状,打的激烈一点,生死随意嘛,对了,佛爷我开盘,有没有跟的?”

  这真定陀罗可不是在为双方出主意,他纯粹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此时竟然还想要赌上两把。

  不过别说,他的主意还真就是最暂时最有用的,既然争执不下来,那就靠拳脚刀剑来解决喽。

  方镇海轻哼一声道:“这方法不错,我同意了,你看如何?”

  张贤也是冷哼一声:“打便打,不过怎么个打法,双方出多少人?”

  真定陀罗在一旁嚷嚷道:“你们办事当真是不爽利,三局两胜,六品一个,七品两个,怎样?”

  两个人同时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安康虎,你上。”

  “是,天王!”

  安康虎拎着一柄赤血狼牙棒走向场中,一指张贤那帮人,闷声闷气道:“哪个过来送死?”

  张贤冲着身后一名跟他有五分像的青年人道:“临儿,你去,下手轻点,别把这位方天王麾下的八大金刚给弄死了,人家凑个吉利数字可不容易。”

  那青年人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道:“叔父放心,侄儿会手下留情的。”

  这张临正是张贤的亲侄子,一身修为尽得张贤真传。

  两名堪比六品的修行者交手,在这大堂之内肯定是摆不下的,所以众人直接出去,去外面的空地演武场。

  那张临穿着一身古拙的道袍,冲着安康虎一礼道:“兄台小心,在下要出手了。”

  安康虎下意识的也要拱手回礼,毕竟礼节上不能输嘛。

  但还没等他拱手,眼前的张临身形却突兀的化作了一潭清水,渗入地下。

  “小心他的太昊妖术!”

  方镇海忽然大喝了一声,暗道一声糟糕。

  他是知道张贤的修为底细的,谁承想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的侄子也给培养到了这种境界。

  安康虎虽然一时不察,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他的临战经验丰富,手中的赤血狼牙棒猛的向着地面上砸过去,顿时爆发出了一股极强的波动来,血色罡气颤动着,散布到地下,只见他脚下的大地寸寸碎裂,被他这一棒砸出了一个数丈的坑洞来。

  但这时他身后却忽然浮现出了一层水雾来,张临的身影自那水雾当中浮现而出,手捏印决,两只头生双角,面貌狰狞恐怖的鬼头向着的安康虎的后心撕咬而来!

  太昊妖术·五行化遁!

  太昊妖术·双鬼夜行!

  安康虎猛的一回头,周身爆发出了一股剧烈的虎啸龙吟之声,血色罡气浸染在狼牙棒之上,回身横扫,一声劲风啸叫响起,径直将那两只鬼头给砸的粉碎!

  但就在这一瞬间,张临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诡笑来。

  那鬼头被粉碎的一瞬,竟然化作无数黑色丝线迎着那赤血狼牙棒,缠绕在安康虎的身上。

  任凭安康虎一身强大的罡气如何爆发,竟然都无法将其挣脱。

  太昊妖术·鬼怨缠丝!

  张临做出弯弓搭箭的姿态来,他身后浮现出了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袍的厉鬼虚影来,手持白骨长弓,血色箭矢爆射而出!

  太昊妖术·吞血鬼箭!

  血色箭矢落在安康虎的身上,竟然奇异的融化了他的护体罡气,渗入让的体内,犹如活物一般,吞食着他的气血。

  安康虎犹如一头暴躁的猛兽一般,扬天发出一声怒啸来,终于挣脱了那鬼怨缠丝,但下一刻,随着那张临手中两道符印落下,一灰一白两种力量在其周身瞬间炸裂。

  灰色力量犹如幽冥鬼气,吸纳阳气,白色的力量犹如妖气,侵蚀肉身。

  太昊妖术·妖冥敕令!

  鬼气妖气同时炸裂,安康虎顿时一口鲜血喷出,单膝跪地。

  张临似笑非笑道:“你输了。”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