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让天王‘失望’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让天王‘失望’

  安康虎败了,败的毫无还手之力,这让方镇海的面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

  八大金刚当中安康虎排名第五,实力并不算弱,但此时却败的如此难看,甚至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这已经不光是输一场的原因了,更多的则是丢人。

  虽然说安康虎是因为被偷袭的原因,一时失了先机,但这输的也未免太过难看了一些。

  此时方镇海也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如此,他就应该把黄老蛟给带来了。

  方镇海麾下达到六品的修行者,其实最强的应该是黄老蛟这个水匪。

  云海真人是正统炼气士出身,擅长阵法卜算等各种手段,但是论及真正的战斗力,他却是不如水匪出身,历经搏杀,手段阴险毒辣的黄老蛟。

  蒙山道人在顾诚耳边传音道:“等下天王应该会让你上场的,到时候小心一些。

  这张贤虽然号称是什么天帝转世,其实都是糊弄愚民百姓的把戏,他的太昊妖术乃是他在南蛮十万大山中所得到的上古邪修的传承。

  据说这太昊妖术有三百法门,各个奇诡毒辣无比,你也都看到了,堪称是防不胜防,只要被对方给占得一丝先机,一连串的诡异妖术糊在脸上,几乎无法反击。”

  顾诚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抹沉思的神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康虎面色苍白的走回来,低声道:“天王恕罪,是属下给天王丢人了。”

  方镇海虽然也想要发怒,但在场这么多人呢,他也不好发作。

  而且他也知道,这件事情还当真不能去怨安康虎。

  若是论及战阵冲杀,十个张临也比不过一个安康虎,他那赤血狼牙棒上了战场,简直就是绞肉机一般。

  但是在这种一对一的厮杀中,而且对方还是擅长太昊妖术的张临,安康虎这一身战力的确是发挥不出多少来的。

  “行了,回去吧。”方镇海黑着脸道。

  那张贤得意一笑道:“八大金刚,不过如此,下一场张琦你来。”

  从张贤身后又走出来一名身穿道袍的青年人,跟之前的张临也很像。

  这位太昊天师似乎很喜欢用自家人,他所培养出来的人才,都是自己的子侄后辈。

  “顾诚,你来,莫要让本王失望。”

  方镇海阴沉着脸说道。

  顾诚笑了笑道:“天王请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天王‘失望’的。”

  在失望两个字上,顾诚还加重了口气,好像带有某种特别的意思般。

  那张琦看着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自己不认得的家伙,他不由得皱眉道:“天王也未免太小看我等了吧?就派这么一个家伙出战?”

  张贤麾下的人其实跟方镇海麾下的不少人都是认得的,不说外界闻名的八大金刚,其他一些厉害角色他们也都是知道的,但眼前这人,又是哪个?

  方镇海冷哼道:“顾诚乃是本王麾下新晋的八大金刚之一。”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愣,一个连六品都不到的家伙,也能成为八大金刚之一?

  张贤更是直接嘲讽道:“看来方天王麾下是缺人才啊,什么样的人都能够成为八大金刚,再过段时间,是不是天王麾下的厨子都能成八大金刚了?”

  “少说废话!你究竟还打不打了?”

  张贤也不想真惹急了方镇海,闻言他直接一挥手,示意那张琦动手。

  张琦冲着顾诚一拱手,笑呵呵道:“这位顾什么来着?秘法无眼,你可要小心一些……”

  这张琦看似大度小心的提醒着,但在他拱手的时候,手中却已经开始偷偷摸摸的捏着印决。

  他们这一脉的人似乎这种左道秘术用多了,就连正大光明的出手都不会了。

  随着张琦的话音落下,从他手中瞬间爆发出了五柄白骨刀刃,每一柄白骨刀刃上都沾染着强大的阴魂,发出一声声震摄心魂的尖锐怒啸来。

  太昊妖术·白骨魂刀!

  顾诚就这么抱着血渊剑站在那张琦的身前,一副‘请开始你的表演’的模样。

  顾诚不歧视下九流的左道秘法,实际上这种下九流的左道秘法修炼到了极致威能也十分强悍,就比如这太昊天师张贤,在当地甚至被认为是神仙人物,甚至能够跟五品巅峰的方镇海公然叫板。

  但下九流这一道始终不是正路,有些人后门走多了,却是忘了正门应该如何去走。

  在那白骨魂刀来到身前的一瞬间顾诚才终于出剑。

  歃血爆发,真气鼓动,烛阴剑所带来的阴烛冥火在长剑之上炽烈的燃烧着,九凤归巢的剑技施展而出,剑势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白骨魂刀上的阴魂顷刻间就被阴烛冥火和歃血所带来的血煞之气彻底抹杀,骨刀被血渊剑撕裂成了碎片,那一往无前的剑势冲击的张琦差点便睁不开眼睛。

  在看到顾诚出剑的这一瞬间,张琦的面色顿时一变。

  对方明明只是七品的武者,为何这一剑的威势,竟然让他感觉比见到了掌控罡气的六品武者还要恐怖?

  来不及多想,张琦的身形向后急退而去,同时手捏印决,他的双臂竟然化作了枯木模样,一节节枝桠从他双臂当中扭动着生长而出,犹如活物一般,仔细看去,每一节枝桠上竟然还有着一个扭曲的人脸。

  太昊妖术·同生树妖!

  但在顾诚那凝聚着自己至强力量的一剑下,任凭张琦的太昊妖术再奇异也是无用。

  阴烛冥火将枝桠点燃,枝桠中的人脸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嚎来。

  张琦还想要反击,但顾诚左手却结印落下,犹如佛印,浩瀚威严。

  惊目观音印!

  张琦的眼前好似浮现出了一尊男相观音法相,双目张开,净化镇压一切邪崇!

  这惊目观音乃是昔日古金国的大萨满用自己性命为代价所铭刻的封禁,威能异常的强大,顾诚只是看了一眼便已经心神遭到重创。

  他经过观想所用出来的惊目观音印虽然威能不及原版的威能万一,但在对同阶修行者出手时,威能也是堪称惊人了。

  在那惊目观音印下,张琦心神一片空白,甚至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力量一般,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

  下一刻,炙热的剑锋从他脖颈处划过,鲜血均匀的挥洒出了半圈,顾诚退后一步,身不染血。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愣在了那里,场中一片寂静。

  方才那张临一路压制安康虎,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将他击败,这点众人还是理解的。

  但现在顾诚却只出了一剑一印便将张琦斩杀,其力量简直不像是一个七品修行者所能够展现出来的。

  张贤猛的站起来,周身萦绕着一股黑雾,让周围数十丈都变得阴寒无比。

  “敢在我面前行凶下死手,小辈找死!”

  顾诚没有丝毫畏惧,只是淡淡道:“刀剑无眼,冲突当中死个把人都是在所难免的,这可是你方才说的。

  我所修的武道就是这般,一旦出手便收不住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怕死还混什么江湖,变变戏法,糊弄一下那些愚民百姓去更安全。”

  顾诚的态度堪称嚣张,但他却是有恃无恐。

  反正背后有方镇海撑着,他怕什么?

  而且顾诚此举,本身便有激化方镇海和张贤之间矛盾的意思。

  果然,在这种场合之下,方镇海怎么可能坐视他手下的人被威胁?

  轻哼一声,那声音却是犹如虎咆,闷如雷吼,驱散了张贤的压力。

  虽然他也有些不满顾诚擅做主张的下死手,但这却还轮不到他张贤在这里威胁。

  “张老妖,你若是输不起,那就别玩,咱们战场上见!”

  那真定陀罗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嘿嘿笑道:“死个人而已很正常嘛,下注下注,继续继续。”

  张贤咬牙切齿道:“林福师,这次你上。

  方镇海,敢不敢让你这手下再跟我打一局?”

  方镇海看了顾诚一眼,见到顾诚点了点头,方镇旗淡淡道:“有何不敢?”

  话是这么说,但方镇海还是暗中给顾诚传音了一句:“这次别把对方弄死了。”

  方镇海不是怕了张贤,他只是不想在这种时候跟张贤死磕到底。

  毕竟他现在唯一的对手是朝廷,在张贤这里浪费力量有些不值得。

  所以就算是他的手下被张贤所杀,他这次来主要也是想来讨个说法的,否则他早就带领大军来攻打张贤了。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一副尽在掌握当中的模样。

  这一次出手的林福师终于不是张家的人了,而是一名穿着灰扑扑长袍,身材干瘦,简直好像一具骷髅一样的中年人。

  最为奇异的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察觉不到他的修为,他身上好像不包含任何力量,就是个普通人一般。

  那林福师桀桀怪笑了一声,一挥手,宽大的袖袍展开,一阵阴气迷雾浮现。

  等到那阴气迷雾消散,在场赫然浮现出了三具僵尸来。

  一具身高两丈,浑身肌肉虬结,一具看似瘦弱,但却双手却生有数尺的黑色利爪。

  最后一具则是身穿破旧的青铜铠甲,手中竟然还拿着一柄青桐狼牙棒。

  这三具僵尸唯一的相同点便是,它们浑身都长满了紫色的毛发。

  三具紫僵。

  顾诚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莫测的笑容。

  打僵尸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