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打僵尸

第一百二十五章 打僵尸

  PS:感谢书友RhinoLee十一万起点币的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九位盟主^_^

  张贤的麾下这种下九流的左道修行者特别多,应该说他麾下几乎全部都是这样的存在,这时候竟然还跳出来一个赶尸一脉的修行者。

  赶尸一脉的修行者其强大之处便在于他们的僵尸,一旦僵尸没了,他们可以说是不堪一击的。

  原本顾诚是想要省力一些,直接用五鬼搬运从对方的身上拧下来点什么零件的。

  但这林福师的周身竟然还笼罩着一层浓郁的阴气,好像是从那些紫僵的体内吸纳过来的,直接护住了他的周身,五鬼搬运有可能会失效。

  不过这也不要紧,他可是还有一样对付的僵尸的大杀器呢,便是那血僵臂。

  此时那林福师好像也吸取了之前张琦的教训,并没有废话太多,直接一挥手,三头紫僵便发出了一声声低沉的嘶吼,向着顾诚杀来。

  僵尸这种鬼物在前期一般都是靠肉身强大取胜的,顶天再加一些尸毒之类的,是玩不出太多花样来的。

  但是在赶尸一脉的修行者手中,只要僵尸的数量足够多,加上他们炼制和指挥,战力绝对能够暴涨一大截。

  巨型紫僵最先涌来,简直犹如一座坦克般,脚步踏在地上,地面上立刻就会被踩出一个脚印坑洞来,周围遍布裂纹。

  那看上去瘦弱的紫僵竟然趴在他后背上,犹如刀锋般的指甲上笼罩着浓郁的黑色阴气。

  而那穿着青铜战甲的紫僵则是从侧面而来,手中的狼牙棒上下翻飞,没有罡气,但却带着绝强的力道,它竟然好像还保存着一部分的神志,有着一些的属于武者的记忆。

  三头紫僵互相配合,竟然展现出了武者之间包围合击的感觉来。

  观战的张贤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他派出这林福师来,其实是属于一种作弊的手段。

  顾诚是七品,但这林福师却并不算是七品,他的真正战斗力甚至都已经接近六品了。

  这三头紫僵每一头都堪称是极品,单独匹敌七品武者丝毫都不会落下风。

  而此时在林福师的操控之下,三头紫僵合力围攻,没有七品武者能够挡得住。

  方镇海的手下都是招揽来的,死了一个不心疼,但他手下的人,可是他的后代子侄,都是他耗尽心血所培养出来的!

  顾诚这次算是惹怒了他,这一次他便要让那顾诚不死也残!

  不过接下来的场景却是让所有人再次讶然。

  面对三头紫僵的围攻,顾诚不退反进,手中的血渊剑上阴烛冥火爆发,长剑架住那挥舞着青铜狼牙棒的紫僵,强大的力量骤然袭来,让顾诚忍不住后退一步。

  与此同时,顾诚左臂换成了血僵臂,猛的架住了那巨型紫僵,虽然顾诚又被轰退了一步,但血僵臂却是在那巨型紫僵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下一刻,那巨型紫僵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嚎来,那几道血痕好似可以感染一般,浸染到了紫僵的体内,让其周身不断浮现出一缕缕血痕,

  与此同时,趴在那巨型紫僵背后的,那双爪犹如利刃一般的紫僵身形犹如一道紫色残影一般向着顾诚冲来。

  但顾诚只是轻轻的一抬手,对方那十只犹如刀锋一般的利爪便已经探入了顾诚的血僵臂当中。

  但还没等对方的利爪彻底碎裂血僵臂,那犹如刀锋的利爪上竟然开始浮现出了一缕缕黑烟,一丝丝裂纹来,犹如那巨型紫僵一样,周身开始浮现出大量的血痕来。

  看到这一幕,那林福师彻底慌了。

  对于赶尸一脉的修行者来说,这些僵尸是什么?是他们的命!

  “住手!我的宝贝儿!”

  顾诚听了之后不禁恶寒了一下。

  这帮玩僵尸的怎么如此肉麻?

  柳盈盈管自己的僵尸叫大黑小白也就罢了,毕竟人家妹子长得萌。

  但你一个自己就像是个僵尸的家伙还管自己的僵尸叫宝贝儿?神经病嘛。

  “你的宝贝还给你!”

  顾诚右手血渊剑之上真气爆发,将那紫僵的狼牙棒荡开,同时左手直接探入对方的体内,紫僵那堪比金铁一般的肉身在顾诚的血僵臂之下却是犹如豆腐一般被切开。

  拎起那紫僵,顾诚直接向着那林福师甩过来。

  这林福师在炼僵尸上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的,但他的肉身实在是太过孱弱了,虽然也有一些赶尸一脉的秘法在身,不过也都是偏向阴邪诡异性质的,此时面对这么一大坨僵尸砸脸上,他又有什么办法?

  只听一声惨嚎传来,那林福师直接被紫僵给压在了身下,虽然没死,不过却也是筋断骨折,身躯扭曲成了一个奇异的角度,只剩下一口气了。

  而再反观那三只紫僵,周身已经布满了血痕,脓血不断的从血痕当中流淌而出,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彻底化成一滩脓水的,已经彻底没救了。

  这次在场的众人,包括是那一直都在看热闹的真定陀罗都是用异样的目光在看着顾诚。

  如果说之前顾诚斩杀张琦时的操作他们还能看得懂,那他们现在可是一点都看不懂了。

  那好似湘西乌家截脉炼鬼术一样的东西是怎么玩意?为何如此克制僵尸?

  寻常三只紫僵一起围攻,外加还有个赶尸一脉的修行者操控,几乎同阶武者没人能够挡得住。

  结果这顾诚却是摧枯拉朽一般,用这种奇异的手段便将对方给解决,而且那林福师已经废掉了。

  不是说他的人废掉了,那些伤势只要有丹药供着,还是可以治愈的,但他那三头紫僵估计用不了多久便会成为一摊血水了。

  对于一名赶尸一脉的修行者来说,自己的僵尸废掉了,那他自然也就废掉了。

  张贤此时的面色已经能够滴出水来,又是愤怒又是后悔。

  愤怒的自然是顾诚杀了他的子侄,又废了他手下一位高手。

  后悔的是早知道如此,损失会这么大,他还不如直接交人呢。

  虽然交人会丢脸,但跟名声比起来,这些实际上的损失却是更大。

  这时方镇海看了顾诚一眼,略微有些不满。

  他方才都告诉顾诚这次别下死手了,但顾诚竟然还打的那么狠,虽然人没死,但这跟死也没什么区别了。

  但战斗已经结束了,方镇海自然是不会当场斥责顾诚的,他只是冷眼看着张贤,淡淡道:“张老道,你输了,现在可愿意交人了?”

  方镇海不想跟张贤翻脸,实际上张贤却也没有跟方镇海翻脸的胆子,他冷哼一声道:“愿赌服输,三天之后人我会给你送来的。”

  说完之后,张贤一甩衣袖,直接转身便走。

  在张贤走了之后,方镇海也是冲着窦广权等人一拱手道:“这次麻烦诸位来一趟了,我也告辞了。”

  等到方镇海走后,真定陀罗笑呵呵的开始挨个收取赌注。

  最后一局他可是下注顾诚赢的,而大部分人因为知道那林福师的实力,都是下注在他身上,倒是让真定陀罗赚了一笔。

  窦广权皱眉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去赌?

  多事之秋啊,方镇海称王,张贤也不安分,这南九郡怕是要更乱了。”

  那‘移花公子’江无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朵小红花,一边摘着花瓣,一边慢悠悠道:“您老就是想太多了,咱们南九郡什么时候安生过?

  方镇海称王,那老神棍看着不爽很正常嘛,反正他们看不顺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窦广权叹息道:“以前呢,南九郡虽然乱,但咱们是乱中有序,就连朝廷来剿灭我们都是带着规律来的,只要别太膨胀,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而朝廷也没能力把咱们赶尽杀绝。

  但自从方镇海席卷整个南嶷郡,甚至灭掉了北玄军之后,这些默认的规矩便被打破了,朝廷虽然没了一军,但却还有几十个军在呢。

  当年西疆叛乱,闹出的声势可比咱们大多了,那是真正有分割天下的趋势,结果还不是让朝廷派遣大军给平定了?

  方镇海占据南嶷郡,已经相当于是在朝廷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了,足够引起朝廷的重视了。

  万一这张贤再闹起来,那说不定会波及到咱们的。

  朝廷平叛当然不会只平定一方叛乱,拿下了方镇海,顺便把咱们都给清除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我更怕方镇海因为这件事情跟张贤闹翻,朝廷还没来剿灭咱们呢,咱们自己便开始内斗上了。

  历年来可有不少人不是死于朝廷的剿灭,而是死于内斗当中的。”

  真定陀罗嘿嘿笑道:“窦老放心,张贤那老神棍其实做事谨慎的很,这次他虽然吃了亏,但也只敢在暗中下绊子,打不起来的。

  至于方镇海那家伙也不是白痴,他知道现在应该先对付谁的。”

  “希望如此吧。”

  窦广权叹息了一声,话虽如此,但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是多年来经历大风大浪和跟朝廷打交道后所培养出来的一种感觉。

  :。: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