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攻城

第一百二十七章 攻城

  方镇海虽然有些膨胀,但他这个乱武天王还真不掺任何水分,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实力打出来的。

  他是草莽出身,并不懂什么行军作战的理论,但任何安排和命令他却都能够做出最适合的选择来,这种只能说是一种天赋。

  并且他行军布阵的思想也是简单粗暴的很,完全就是把最合适的人安排到最合适的位置上,一鼓作气的冲杀之下,往往令对手都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被掀翻。

  这种不讲章法的举动却也正好契合了兵法中侵略如火的特点,再配上他本身的实力和麾下那帮草莽出身但却悍勇无比的手下,就这么摧枯拉朽一般的将南嶷郡给打了下来。

  之前跟朝廷那一战时,北玄军大将军贝邵杰想要试探着杀一杀方镇海的锐气,结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方镇海直接掀翻在地,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次面对张贤时方镇海也是一贯的策略,一鼓作气,直接拿下张贤,这一战不会给张贤任何翻转的余地。

  而顾诚则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来,因为他,终于拿到军权了。

  之前顾诚那一番话不仅点燃了方镇海的野心,也更是让方镇海更加的信任顾诚,把三个营的军权都交到了他的手中。

  虽然三个营的军权并不算多,但要知道,方镇海的麾下总共也才只有十三个营而已。

  乱武军的动作极快,毕竟体量小,不似朝廷那般臃肿,在方镇海下达完命令之后三个时辰,大军便已经开拔,直奔晔城而来。

  十三个营当中方镇海只留下了三个营,而这三个营可以说都是高建德的心腹,甚至只听命于他一人的那种。

  顾诚此时却在心中暗自谋划着,他想要挑拨方镇海和高建德之间的关系,貌似还缺点什么。

  虽然三番两次的争吵已经让方镇海对高建德对他的指手画脚已经很不满了,但双方共事了这么多年,方镇海还是信任高建德的,否则也就不会把高建德和他的手下心腹放在广陵城自己的老巢当中了。

  晔城位于泰康郡的边界,也就是之前方镇海的手下捞过界,结果被张贤的手下当场斩杀的地方。

  方镇海大军来袭,张贤也不是白痴,他当然提前就知道了消息。

  但知道了消息也没用了,那边都已经兵临城下了,而他却是一脸的懵逼。

  之前输的可是自己,手下一死一废,最后还要丢脸交人,所以要恼羞成怒打来的应该是自己才对,他方镇海怎么还打上门来了?这也太欺负人了!

  此时晔城门前,方镇海麾下的乱武军已经彻底将晔城围拢。

  这座小城并不大,甚至还没有广陵城这种大城十分之一大。

  张贤把自家的主要驻地放在这里,只是因为这里乃是泰康郡和南嶷郡之间的交通要道,并且还联通着其他郡,一旦出了事情方便逃离。

  在关乎身家性命这种事情上,张贤还是很沉稳的。

  晔城的城头上竖立着一个个旗帜,不过这些旗帜却并不是代表张贤的旗帜,而是上面刻满了各种奇异符文的阵旗,排列组合之下乃是一座阵法。

  张贤出现在城头,指着下方的方镇海厉喝道:“方镇海!人我都已经交出去了,你还想怎样?现在你派兵前来,还讲不讲规矩了?”

  方镇海冷笑了一声:“规矩?何人定的规矩?本王说的话,便是规矩!

  张贤,本王今日也不跟你废话了,自封修为,开城投降,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否则别说你是天帝转世,你就算是佛祖转世也是一样没用!”

  张贤跟方镇海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很清楚的知道方镇海的性格。

  此人在某些时候可是强势霸道的很,认定的事情根本就没办法改变。

  张贤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方镇海,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别忘了眼下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朝廷才是我等共同的敌人,你现在对我出手除了消耗你自身的力量,可没有丝毫的意义。”

  方镇海淡淡道:“你说错了一点,你是蚂蚱,但我却不是。

  与其在朝廷打来之前留你在这里蹦来蹦去的找麻烦,不如先将你解决掉!”

  眼看方镇海是铁了心的要对他出手,张贤不由得怒声道:“想要动我,也不看看你有几分斤两!

  今日我这晔城你进不来,强行啃下去,也要崩掉你一口牙!”

  随着张贤的话音落下,他手捏印决,城墙上的大旗迎风鼓动着,各种奇异的气息四散而出,七彩烟雾自那大旗之上缭绕着,甚至逐渐将整个城墙所包裹。

  “攻城!”

  方镇海厉喝一声,安康虎立刻带着他手下的先锋营顶了上去。

  没有任何攻城器械,安康虎的先锋营就是最好的攻城手段。

  安康虎麾下的先锋营人数最少,只有百人,但最弱也达到了八品内练的境界,并且各个都是天生神力,力大无穷的那种。

  他们腰佩双刀,身后还背着长枪戈矛,手持一丈来高,能够把自己的身躯全都笼罩在其中的巨大铁盾迎着弓弩箭矢扛上去,并且那铁盾还是经过特殊炼制的,甚至还能够传导武者的气劲。

  这一幕看得顾诚都感觉有创意,大乾都是把正统的武者当成是军官来用的,比如八品已经可以当个校尉了,手下起码指挥着数百普通士兵。

  而方镇海却是将他们集中在一起进行冲杀,这种一队精锐所能够造成的杀伤力自然是不如成千上万大军压境所带来的杀伤力,不过却能够起到一个箭头的作用,直击对方的中央所在。

  眼看着凡俗箭矢滚石什么的根本就无法伤到这队精锐,那张贤双手同时结出印决来,宽大的袖袍迎风鼓动,挥洒出了点点的金色星芒。

  那些金色星芒落到了地上竟然化作了一个个金甲神将,向着安康虎等人冲杀而来。

  太昊妖术·撒豆成兵!

  也不怪张贤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威望如此之高,甚至他称自己是天帝转世这种事情都有人相信。

  实在是太昊妖术这门左道秘法用来糊弄那些愚民百姓效果是在是太好了,起码看着便神异无比。

  安康虎之前虽然输给了张贤的子侄张临,而且还输的很憋屈,不过这位在战阵之上简直便好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手中的狼牙棒上下翻飞,赤血罡气四散,犹如绞肉机一般。

  那些金甲神将被其轰碎,都化作了一个个金黄色的,绘有符文的绢布。

  寇安都和陈当归也跟在顾诚的身后,毕竟只有他们才算是顾诚的心腹,这种时候顾诚当然要带着他们了。

  看到安康虎出手,寇安都不由得撇撇嘴道:“莽汉,白白浪费了一身力气。”

  顾诚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你跟这安康虎的打法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还说人家是莽汉?

  寇安都摸着自己背后的青龙偃月刀,一仰头道:“能用三分力砍脑袋,非要用七分力把人家砸个稀巴烂,这不是浪费力气是什么?”

  寇安都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不过真正上了战场,却还是安康虎这种凶暴的打法更能够增添士气。

  而此时看着自己的撒豆成兵无法拦住安康虎等人,张贤还要出手,方镇海却是大笑了一声。

  “张老道,你的对手是我!”

  随着方镇海话音落下,他一步踏出,浓烈的妖气在他周身弥漫着,脚下一声炸裂,他整个人都已经跃到半空当中。

  以人身修炼妖法,这种堪称是作死胡来的行为却是被方镇海给做成功了,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气运。

  紫黑色的妖气在方镇海身后凝聚着,化作十余丈高的妖物虚影,披头散发,头生双角,周身筋肉虬结,在妖气的凝聚下栩栩如生。

  天妖法相!

  “轰!”

  一声巨响传来,天妖法相那一拳落在了城墙之上,顿时将那城墙轰的一颤,阵旗飘扬,就连那护城的七彩烟雾都震荡了起来。

  这还是顾诚第一次看到五品级别的高手真正出手,并且方镇海的实力应该算是五品巅峰状态了,属于同阶当中少有敌手的那种。

  武道五品观山,起这个名字的含义也很简单,到了这个境界便有资格抬头去看这武道之巅的山究竟有多高了,而五品之下,甚至连山都看不到,只是井底之蛙。

  一般不论是武道五品或者是炼气五境,这个境界的存在都会被人称之为是宗师。

  在江湖上可以建立势力,雄霸一方,传承一世。

  在朝廷也可以成就一军大将,冲锋陷阵,威势无量。

  一拳破一城,一人敌万军,这种比喻并非是夸张,放在五品宗师高手这里其实很恰当。

  此时张贤看到方镇海已经出手,他也无法再防了,况且也防不住。

  这张贤虽然不是炼气士,但自身的战力却也是堪比五品巅峰的,一手太昊妖术已经被他用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此时他双目当中黑色雷光炸裂着,在方镇海的身后,浓郁的乌云不知道何时飘散而来,一团团的黑色雷光顿时降下,轰在那天妖法相之上。

  太昊妖术·玄水阴雷!

  PS:推荐青空洗雨的《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脑洞很大的文呦

  :。: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