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制造证据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制造证据

  黄老蛟身先士卒带领手下水匪突袭对方,直接便将那天公岛上的一众人给打懵了。

  天公岛上隶属于张贤部的修行者都是认得黄老蛟他们的,之前双方也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这怎么忽然还动起手来了?

  等到天公岛上已经伤亡了一批人之后,守卫天公岛的那位‘半面真人’陆兆岚这才急匆匆的赶来。

  这陆兆岚绰号半面真人,实际上他也的确只有半面。

  他左边一半脸都被彻底毁容,呈现出赤红斑驳之色,简直就好像是一根根狰狞的肉筋覆盖在那半张脸上一样。

  据说这是因为早年间陆兆岚被人暗害后所留下的旧伤,也是那一次他被张贤所救,从此便加入张贤麾下,鞍前马后,虽然是外姓人,但却也很得张贤的重视。

  他是正统炼气士出身,已经达到六境凝罡初期,见状他立刻拿出一层层符咒来,双手挥洒结印,顿时整个海面上都升起了一层巨大的水幕来,将黄老蛟所掀起的汹涌波涛和箭矢拦下。

  “黄老蛟!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擅自攻打我天公岛,等来日里我定然要禀告天师,让他去方天王那里告你一状!”

  黄老蛟怪笑了一声:“告我一状?可以啊,不过你那天师现在应该已经下地府去了,你想要跟他告状,那好啊,我这就送你去陪他!”

  话音落下,黄老蛟的身形一动,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柄青铜鱼叉来,径直踏浪而行,直奔那陆兆岚而来。

  “顾小哥,跟在我身后一起围攻这厮!”

  黄老蛟一身水道秘术近战远攻兼备,他可不像炼气士那般肉身孱弱。

  而顾诚此时的境界虽然是七品,不过武道练气双修,谁都已经承认,他的战斗力已经逼近六品了,此时出手也一样能给陆兆岚带来极大的压力。

  顾诚跟着黄老蛟踏浪而来,他没有修炼过关于水系的秘术,但那些水浪在经过黄老蛟的秘术加持之后,竟然犹如实体一般,顾诚踏在上面完全可以借力,竟然身不沾水。

  水浪凝聚在黄老蛟的鱼叉之上,犹如一只巨蟒般猛的向着那陆兆岚砸去,威势磅礴无比。

  陆兆岚已达六境凝罡,此时一挥手,强大的灵气化作罡气散发,一层雾蒙蒙的罡气飘散而出,竟然是无比的深寒,所过之处,直接将那水化的巨蟒所冰封。

  下一刻,陆兆岚手捏印决,江边的水雾当中竟然有着雷霆隐现,直扑黄老蛟!

  张贤让陆兆岚守卫天公岛不光因为他是自己的心腹,更因为陆兆岚所修练的《葵水真经》本身就是水系的练气功法,在水边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能来。

  这时候顾诚也已经赶来,扬手便是玄阴十二玉真秘符阵落下,玄阴灵气炸裂开来,发出一声声爆响来。

  陆兆岚早就看到了顾诚,但他没想到这个拿着一柄长剑,周身气血充沛的家伙竟然是双修的修行者,扬手便是一套符阵。

  他一时不查之下被轰退了数步,但周身冰凌竖立,玄阴灵气炸裂并没有给他带来真正的伤害。

  但此时顾诚已经到了眼前,手中血渊剑之上阴烛冥火炽烈的燃烧着,九凤归巢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而来,仿佛下一刻便要将他整个人贯穿!

  陆兆岚骇然无比,一个七品的武者,哪来那么强的力量?

  他虽然是张贤的心腹,但上次跟方镇海对峙的时候他却并没有来,所以只是听说过自家有两个人折在了方镇海手下的手中,但却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陆兆岚手中疯狂结印,一个个符箓从他宽大的袖袍当中飞出,每在半空中炸裂一个,便会形成一堆冰凌箭矢向着顾诚爆射而来。

  次数多了,眼前无数的冰凌箭矢甚至已经将顾诚身前全部笼罩覆盖,看不清身影。

  虽然顾诚这边受挫,但黄老蛟却是趁此时机,手捏印决,无数江水灌注到他的体内,甚至将他那干瘦的身躯撑得跟一个皮球般膨胀了起来。

  在自身膨胀到了极致后,黄老蛟一口喷出,巨大的水柱犹如江河倒灌,蜂拥着向着陆兆岚席卷而来。

  这虽然只是普通的江水,但被黄老蛟的身躯秘法转换之后却是变得漆黑无比,有着腐蚀罡气的作用。

  周身都被那无边的黑水所包裹,其中的腐蚀性透过罡气渗入陆兆岚的体内,让他面色发黑,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周身抖动,甚至就连印法都已经无法维持了。

  咬了咬牙,陆兆岚周身被罡气包裹,瞬间爆发出了最大的速度,冲破那黑水的包围,向着岛内逃去。

  在江边作战虽然他也能够占据地利,但更加占据地利的却是黄老蛟,继续在这里跟他打下去,死的肯定是自己。

  顾诚此时也是斩碎了眼前的冰凌追了上去,黄老蛟在身后喊道:“顾小哥,那家伙便交给你了,事后功劳平分!”

  黄老蛟是旱鸭子,在水中的实力他堪比六品巅峰,就算没有顾诚帮忙,单打独斗耗费一些时间他也能够拿得下陆兆岚。

  但上了岸之后嘛,他一身水道秘术起码要废了九成,战斗力也就相当于是六品初期,甚至还有可能不如顾诚呢。

  反正那家伙都已经被自己重创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分一半功劳给顾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诚一挥手,让寇安都还有陈当归指挥着那三营兵马上岸杀敌,他则是去追陆兆岚。

  陆兆岚虽然达到了凝罡境,可以操控罡气破风前行,速度也一样极快,但毕竟是比不过武者的,所以被顾诚轻易便给追了上来。

  看着眼前的陆兆岚,顾诚四下望去,此地无人,周围都是岛内的荒林,自己也该给妖箭夜罗开开荤了。

  上次对连剑督出手结果却没吸取到对方多少的血肉,那可是让妖箭夜罗有些不满的。

  弯弓搭箭,顾诚的右臂上妖箭夜罗浮现,随着一声邪异尖锐的呼啸声传来,妖箭夜罗脱手而出,直奔陆兆岚!

  邪异的箭矢夹杂着妖异的气息传来,陆兆岚回身一看,骇然之下疯狂的扔出自己的符箓,在半空中凝聚成冰晶来,但却都被妖箭夜罗所撕碎。

  被黄老蛟给重创之后,他的速度太慢了,就那么点的时间,他如何能躲得过妖箭夜罗?

  连续粉碎了数个符箓,妖箭夜罗直接从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射入对方腰腹当中,犹如触须一般的筋肉开始四散缠绕,吞噬着对方的血肉。

  不过这陆兆岚也不知道是修炼了什么功法,他明明是炼气士,但身躯竟然也有着极强的抗性,妖箭夜罗都无法在瞬间把他的血肉吞噬光。

  眼看着顾诚从后方走来,陆兆岚痛苦的大喊道:“放了我!我愿意投降方天王!我跟方天王麾下的大金刚高建德有旧!”

  顾诚原本想要直接解决他的,但闻言他却是问道:“你说你认识高建德?”

  一挥手,顾诚强行控制住妖箭夜罗不要去吞噬对方的血肉,虽然他能够感觉从妖箭夜罗当中传回来一股极其抗拒的意思,不过暂时控制住对方还是可以的。

  陆兆岚连忙道:“当然认识,而且我跟他还关系匪浅。

  昔日方镇海还没有称王,而高建德还是大当家的时候我们便认识了,因为意气相投,所以成了朋友。

  不过因为后来方镇海成了乱武天王,你我两家也多有摩擦,所以便已经有许久没有见面了,但书信联络还是有的。”

  顾诚眯着眼睛打量了对方许久,这才道:“想活命?”

  陆兆岚连忙点了点头。

  “想活命简单,帮我写封信,就以你的口吻写给高建德,意思是高建德给你来信报怨方镇海冷漠无情,不顾当初的誓言打压他,他想要找张贤联手,推翻方镇海,拿回自己大当家位置。

  你的回复则是张贤需要考虑,落笔的时候尽量符合你们闲聊时的习惯,不用盖章,不用太正式。”

  顾诚说完之后,陆兆岚顿时用一脸惊诧的目光望向顾诚:“你究竟是谁?你是朝廷的人对不对!?”

  顾诚挑了挑眉毛道:“你怎么知道?”

  陆兆岚苦笑道:“猜的,我若是按照你所说的内容写一封给高建德的回信,那必然会挑起高建德和方镇海之间的内乱。

  其实这两个之间的关系谁都知晓,敏感的很,这么一封信足以将两人之间的猜忌给点燃了。

  高建德在方镇海的手下可是有着不少心腹在的,一旦双方内斗,方镇海麾下必然元气大伤,除了朝廷的人,我实在想不出来有谁会下这么狠的手推动方镇海去死。”

  “那你写还是不写?”

  陆兆岚惨然一笑:“我当然写。”

  他现在性命都被顾诚所掌握,写了高建德会死的很惨,不写,他就会死的很惨。

  陆兆岚身为炼气士,自然是随身带着符纸笔等杂七杂八的东西,等到他把这封信写完之后,忍着剧痛看向顾诚:“现在可否将那箭矢拿走了?”

  顾诚看了看信中的字迹,的确留有了陆兆岚的力量,他点了点头,一招手,妖箭夜罗回到了顾诚的手臂当中,但同时带走的还有陆兆岚体内大量的气血,顿时让他生机全无!

  看着一脸死不瞑目,好像在控诉他不讲信用的陆兆岚,顾诚摊了摊手道:“我也想讲信用的,但奈何我信不过你啊,你连自己的好友都能出卖,还知道这么多东西,我杀你的理由,可比放你的理由更多。”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